【案情理的不顺……六千字头一天失败了,且容我寒号鸟明日再战江湖!】

    将黄斌派出去调查那些工匠之后,孙绍宗就径自到了验尸台前。

    这验尸台是就地取材,用后院堆放的木料搭起来的,上面又铺了一层不知从哪儿淘换来的旧皮子。

    除此之外,那解剖台四周足足支起了六盆炭火,一靠近就跟到了蒸笼里似的。

    这是因为尸体在正殿门外挂了大半夜,早就冻的石头仿佛,想要让某些线索浮现出来,自然必须先解冻才行。

    却说孙绍宗来到验尸台前,伸手戳了戳尸体的小腿,见皮肉已经恢复了柔软,立刻从脚踝开始,一寸寸的往上揉捏着。

    检查的结果是:死者的小腿骨轻微变型,膝盖关节处的肌肉,触感也同别处有明显的区别,疑似是反复郁结的结果。

    大腿根部没有磨损的迹象,可见这些异常,并不是因为长期骑乘所致。

    结合被凶手带走的头颅、衣服,死者是一名长年盘坐的道士的可能性,又大大的增加了。

    而如果将他的身份假定为道士的话,通常来说,会有以下两种推断。

    一种是天师府的冤家对头,为了挑衅抹黑天师府,故而杀死了天师府的道人,或者与天师府有渊源的道人,并挂在了正殿门外。

    但这种情况下,凶手貌似没必要再带走死者的头颅和衣服,反而巴不得让死者的身份暴露。

    另一种是内部倾轧,凶手杀死受害人之后,炮制出这一切都是天师府对头所为的假象。

    可这就更难解释,他带走死者头颅和尸体的行为了。

    莫非……

    死者的头颅和衣服上,留下了什么证据?

    又或者是死者的身份,同凶手有某种关联?

    正推敲着案情,其中一个仵作凑了上来,小心翼翼的道:“大人,死者胃里的东西已经检查清楚了,都是清淡的素食,并没有什么荤腥之物。”

    这愈发像是一名出家人了。

    当然,未曾出家的居士,也有长期打坐吃斋的——可一般在家修行的居士,很少有十几岁就开始潜心向道的。

    “除此之外呢,还发现了什么没?”

    “还有就是……”

    那仵作和同伴一起,将尸首侧翻起四十五度,指着左肩胛骨和颈后的两处淤痕道:“尸体解冻之后,背后就显出两块痕迹,似乎是生前曾被人大力按压过的样子。”

    孙绍宗凑上前仔细打量了半晌,不置可否的皱起了眉头,随即又把死者的左臂抬起来,来回摆动着观察了一番。

    两个仵作在旁边看的莫名其妙,却碍于身份准备,并不敢乱问什么。

    等放下死者左臂之后,孙绍宗又问道:“可曾发现有中毒的迹象?”

    他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死者身上虽然有大力按压的痕迹,却不见有挣扎留下来的痕迹。

    尤其是死者的左臂。

    一般情况下,被人死死压住肩胛骨时,关节处总会留下挣扎的痕迹,但方才仔细观察之后,却并没有发现类似的迹象。

    却说听了孙绍宗的问话,两个仵作对视了一眼,又齐齐摇头——这倒并不是否定的意思,而是他们也拿捏不准,死者生前到底有没有中毒。

    没办法,眼下还没有各种科学仪器辅助,很多毒素只要没达到破坏脏器的分量,就难以检测出来。

    而除了那两处痕迹,仵作们便再没有什么发现了。

    倒是孙绍宗自己,又在死者的锁骨上,发现了个浅浅的印记。

    那印记本就有些模糊,又离着胸腔上的铁钉不远,故而被血污盖住了大半,若不是孙绍宗眼尖,怕是就错过去了。

    将血污清理干净之后,也只能隐隐瞧出,是个长方形的轮廓,而且边缘是凸出来——若非如此,怕是连这浅浅的轮廓都压不出来。

    孙绍宗沉吟半晌,交代两个仵作再细致的检查一遍,然后径自才出了工棚。

    这一出来,就发现外面又多了个年青道人——不过看站位就知道,这新来年青道人,显然并非什么重要人物。

    孙绍宗也不理会那少天师,径自向其中一个中年道士问道:“你们天师府在京城的弟子,如今可有人行踪不明?”

    “哼!”

    不等那中年道士回话,冷着脸的少天师便嗤笑了一声,继而向身后的年轻道人一扬下巴:“王师弟,你同他说清楚!”

    “是。”

    那年轻道人恭声应了,越众而出向孙绍宗拱手道:“小道王处义见过孙大人,自从听说天师府出了命案,家师宏元真人便下令,命在京的弟子前去汇合,然后又知会了在京的正一同道。”

    “经过这半日的排查,以及确认我天师府的弟子皆安然无恙,其余在京的正一道人也并无缺失。”

    孙绍宗对此倒并不觉得奇怪,若这么容易就能排查出死者的身份,那凶手带走他的头颅和衣服,又有什么用处?

    正犹豫着,要不要把死者胸口印有长方痕迹的事儿,拿来试探这几个道人,那王处义便又开口道:“家师让小道给大人带句话,他如今奉旨主持贾真人的法事,实在脱不开身,大人晚上若是有暇,还请拨冗前往宁国府一叙。”

    没想这种时候,皇帝竟然还派宏元真人,去主持贾敬的超度法事。

    说起这位宏元真人,据传在当代天师府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术法通神、人情练达,去年春天作为天师府的开路先锋,进京不久就得了皇帝的信重。

    这座新修的天师府,当初就是他提议修建的,为的就是替当代张天师铺路扬名。

    而孙绍宗之所以听说过他的名字,则是因为近来发生的南北道门之争,据说就是宏源真人的弟子首先挑起来的。

    眼下天师府出了这么大的纰漏,皇帝却钦点他去主持宁国府的法事,足见这位的圣眷之隆,远非一般人可比。

    说实话,要是这宏元真人邀请孙绍宗登门造访,他肯定是一口拒绝。

    但去宁国府……

    勉强也算是主场作战,就当是去接尤二姐的时候,顺便与他聊一聊案情吧。

    正好也看看,这位传说中能驱使鬼神的主儿,究竟是何许人也。

    当下孙绍宗微一点头,道:“本官走访清虚观之后,便会前往宁国府。”

    听到‘清虚观’三字,对面的四名道人皆是一愣,继而那少天师就亢奋起来,拨开王处真,直愣愣的盯着孙绍宗问:“这事儿,是清虚观做下的对不对?!”

    “不。”

    孙绍宗淡然道:“我只是去问问,清虚观的道士可有行踪不明的。”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