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更】

    荣国府,东跨院堂屋。

    就在大理寺常委会上达成共识之际,一场家庭会议,也在这堂屋客厅里正式展开了。

    与会的分别是发起人:邢夫人。

    重磅嘉宾:贾赦。

    以及被传召而来的贾迎春。

    因为早上与邢忠父女不欢而散,邢夫人眼下的情绪,自然好不到哪儿去。

    而贾赦刚刚被咬掉左耳,这几日疼的半边脸都木了,又被白布缠成木乃伊仿佛,能好看的了才有鬼呢。

    面对这一对儿丧门星也似的父母,贾迎春早唬的脸都白了,若非这两年在孙家做太太,也算是居移气、养移体,说不得一进门就要屈膝跪地。

    她战战兢兢的,按照邢夫人的示意,坐到了下首的椅子上,却并不敢坐实,只虚虚的挨了半个屁股上去,好等贾赦夫妇一发问,便立刻起身回话。

    然而但等待她的,却是久久的沉默。

    直到贾迎春心下愈发忐忑,连腰肢都有些发江之际,贾赦才忽然横了邢夫人一眼,骂道:“愣着作甚?有什么事赶紧说,当着自家儿女的面,有什么好掖着藏着的?!”

    邢夫人其实一直都在等他发话,这没来由的挨了训斥,心下自是委屈的紧。

    不过她素来将贾赦当成是自己的天,甚至为此不惜帮贾赦谋算儿媳妇王熙凤,眼下这小小的委屈,又怎敢表露出来?

    当下忙强笑着赔了个不是,又转过头对贾迎春道:“原本这事儿我也不想管,可这半个多月了也不肯消停,我再不管也是不成了。”

    贾迎春忙起身道:“究竟是什么事儿,还请母亲示下。”

    这恭谨的态度,倒颇让邢夫人满意。

    尤其想到她平日里孝敬不断,那脸色就不由的柔和了些。

    伸手往下虚按了按,示意她坐着回话就成,然后才道:“听说我那哥哥猪油蒙了心似的,非要把岫烟送给孙家二郎做妾,不知可有此事?”

    贾迎春一听这话,忍不住诧异的抬起了头,紧抿着的樱桃小嘴儿微微张开,却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是好。

    邢夫人见状,还以为她并不知情,当下又做声作色道:“我也不管这里面有没有孙家二郎的意思,那岫烟是我嫡亲的侄女,正正经经的姑娘家,怎么能做别人的小妾?!这要让旁人听了去,我这老脸又该往哪儿搁?!”

    贾迎春的嘴,又不由自主的长开了些,失态的露出了两排贝齿。

    “总之,这事儿是决计不成!你若是还念着我这个母亲,就赶紧把这事儿回绝了,让孙家二郎彻底断了念想!”

    邢夫人疾言厉色的说完,心下那是得意非凡。

    不想给自己好处是吧?

    那自己就干脆把这桩婚事给搅黄了,且看他父女二人如何自处!

    要说起来,也难怪她一贯不受贾母待见。

    这为了些许银钱,就能把亲哥哥、亲侄女当仇人对待,真要让她做了当家主母,这荣国府上下还不得给她卖个精光?

    而眼瞧着邢夫人那一副畅快的嘴脸,贾迎春也终于无法保持沉默了。

    “母亲,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她打量着邢夫人的脸色,小心翼翼的道:“中午的时候,舅舅才特地托我帮着做媒来着,还说您也是同意了的……”

    “放屁!”

    邢夫人自椅子上一跃而起,愤然道:“你莫听他满嘴喷粪!这丢人显眼的东西,硬是要把岫烟往火坑里推,我怎么可能同意?!”

    这一番话说得干净利落,竟是半点也没有心虚的样子。

    贾迎春虽早知道这位继母,是个反复无常的小人,可面对她这恬不知耻的嘴脸,还是忍不住惊的哑口无言。

    邢夫人却还兀自愤愤不平,又把邢忠进京之后,花天酒地寻衅惹事的种种劣迹,一一列举出来,最后厚颜无耻的道:“若不是仗着有我,他怕是早被人剁成肉泥拿去喂狗了!如今他还敢造我的谣,真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这就更让贾迎春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邢忠之所以会变成如今这副模样,虽然也是因为他自己把持不住,但贾赦的因素至少占了一多半!

    至于看邢夫人的面子云云——贾迎春倒的确是看在她的面子上,才屡屡帮那邢忠善后的。

    但邢夫人自己,却连一次都没有替邢忠出面过!

    真亏她红口白牙,还能说的如此理直气壮。

    却说贾迎春见她咬死了不认,心下其实就有退缩之意。

    可转念一想,孙绍宗对那邢岫烟可是颇为赞赏的,若因为自己主动退缩,导致这桩婚事付诸流水,那自己在孙郎面前又该如何解释?

    于是便又硬着头皮道:“可是女儿已经答应了舅舅,怕是不好……”

    啪~

    不等贾迎春把话说完,贾赦忽然一拍桌子,龇牙咧嘴的道:“你们两个啰嗦什么?回去告诉孙家二郎,这婚事也不是不成,只是人从咱们荣国府里抬出去,总也不能不清不楚的,他好歹也该有些心意才是。”

    当真是强中更有强中手!

    邢夫人为了钱出尔反尔,就已经无耻之尤了。

    贾赦却干脆把话挑明了,想促成这桩好事,就必须得给上供些好处才成。

    其实这番话,也算是赤裸裸的打了邢夫人的脸。

    不过邢夫人向来是夫唱妇随,何曾在乎过自己的脸面?

    当下也忙改了口,摆出一副老爷说什么都对的架势。

    眼见这夫妇二人,都将脸皮抛到了九霄云外,贾迎春情知再多说什么也是于事无补。

    于是先模棱两可的应了,顺势告罪回府——她这两日里,都留在贾赦身边侍疾。

    一路无话。

    却说回到孙府之后,贾迎春先同鸳鸯细论了此事,然后又找来邢忠,将贾赦与邢夫人的言辞,原样复述了一遍。

    邢忠听完又悔又恨。

    悔的是若早知道,女儿其实已经动心了,自己说什么也不会求到邢夫人头上。

    恨的是这嫡亲妹妹,竟如此不顾血脉亲情,当初把父女三人当成累赘也还罢了,现如今又想把自家女儿当成筹码,好从孙家二郎手上换取好处。

    这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当下他也不顾是在贾迎春面前,咬牙切齿的臭骂了邢夫人一通,又拍着胸脯表示:要怎么嫁女儿是自己的事儿,同早就嫁出去的妹妹全无相干。

    但贾迎春这做女儿的,又怎么可能不顾及贾赦和邢夫人的意见?

    最后只得暂且安抚了邢忠几句,琢磨着晚上请孙绍宗亲自拿定主意,顺便一慰相思之苦。

    …………

    却说邢忠回了客房,越想越是气不过,最后干脆去马厩借了车马,想从荣国府里把女儿接出来,也免得被邢夫人扣做人质。

    不曾想紧赶慢赶到了荣国府,却吃了个闭门羹——那门子得了贾赦的吩咐,既不肯放他进去,又不肯帮着通传。

    邢忠直气的在荣国府门外跳脚骂娘,全然忘了自己与邢夫人是同胞兄妹。

    骂了许久,除了三五个闲汉远远围观,那荣国府里竟不见一个出来应答的,邢忠终于是气馁了。

    原想着先这么回去,再慢慢想办法‘营救’女儿。

    临上车时,却突然瞧见隔壁宁国府白幡招展,邢忠心下忽地一动,想起中午在荣国府用饭时,曾听过尤氏过府求援,却被一口拒绝的闲话。

    她家既然刚同荣国府起了隔阂,说不定就愿意帮自己传话进去。

    届时自家女儿主动要求出门探望父母,难道荣国府还能扣着不放人?

    想到这里,邢忠忙在附近买了些供奉之物,然后打着荣国府舅爷的名头,前往宁国府吊丧。

    若是小门小户的,就冲他方才那一番跳脚骂娘,宁国府的人也不敢随意放他进去。

    但这荣宁二府虽然比邻,门户间却隔着将近二里地,远是不算太远,却足以阻断视听。

    再加上邢忠坐的,还是孙家的制式马车——这几日里,宁国府上下早就看惯了的——故而也没多想,就把他放了进去。

    却说邢忠假模假式的,在那灵堂里上香祭拜完,到了家属答谢的时候,就见两个披麻戴孝的娇俏妇人,一起迎了上来。

    那邢忠也是头一回来这宁国府,竟分不出那个才是婆婆尤氏,那个才是而儿媳妇胡氏。

    好在到了近前,胡氏自觉的落后了半步,邢忠这才确认了正主,忙躬身道了身:“见过大奶奶。”

    “舅舅多礼了。”

    尤氏忙避开半边,满面‘悲怆’的,正待说几句场面话,不曾想邢忠却抢先道:“实不相瞒,我这次除了吊丧,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跟着,便将邢夫人利令智昏,竟隔绝掉自家父女的联系一事,简单的讲了一遍,最后躬身道:“万望大奶奶成全。”

    尤氏听说贾赦夫妇为了‘止损’,连软禁自家侄女的事情都做得出来,也不由的为之咋舌。

    不过宁国府眼下,就指着荣国府当靠山,她虽然心向孙绍宗,可到底不敢做的太过明显。

    犹豫再三,心下忽地想起个人来,忙道:“此事我不便插手,不过我家二妹如今正在这府上,由她出面倒是并无不可。”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