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更】

    喜乐、红烛,鸾帐。

    邢岫烟顶着龙凤呈祥的金丝盖头,独自一人惴惴不安的,坐在宽大的拔步床上。

    那金丝盖头极大,几乎将她的头颈遮了个严严实实,可古怪的是,透过仅有的一条缝隙,外面喜宴那热火朝天的场景,却是一一映入邢岫烟眼底。

    就仿佛……

    她并非是坐在婚床上,而是从高处俯视这一切。

    又或者……

    那喜宴是开在九幽地府的!

    这种种诡异的情景,让邢岫烟忍不住心下惶惶,有心揭下盖头细看究竟,双手却压根不听使唤,无论怎么催动,也只是规规矩矩的交叠在小腹上。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邢岫烟愈发的惶恐了。

    就在此时,那婚宴中有人似是发现了邢岫烟窥探的目光,于是抬头笑盈盈的望了过来。

    四目相对,那粗豪的相貌、鹰鹫也似的眸子,却不是孙绍宗还能是哪个?

    紧接着,孙绍宗那高大魁梧的身形,就从喜宴上一跃而出,脚踏实地的站在了邢岫烟面前。

    而那仿佛开在九幽地府的喜宴,则如同镜花水月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一幕同样是诡异至极,但邢岫烟却没来由的心下一安,原本惶恐不安的心态,也被新妇的娇羞所替代了。

    她甚至开始揣测,孙家二哥是会先用秤杆,挑开自己的盖头,还是先说上几句体己话。

    然而让人想不到的是,孙绍宗却猴急的很,连盖头都顾不得挑,便伸手袭向了她胸口处。

    邢岫烟惊诧之余,下意识的退缩闪避,却又哪里能避的开?

    当下又羞又恼,欲要呵斥一声,可嘴里冒出来的,却是羞人的呢喃声。

    而且孙绍宗那手也是极怪,隔着厚厚的礼服,竟也温热的一塌糊涂,虽是没轻没重的,却还是让邢岫烟渐渐有些情动起来。

    不!

    这样不合礼数的事情,怎么能、怎么可以……

    “岫烟、岫烟?”

    便在此时,伴随着两声轻唤,一只冰凉的手突然贴在了邢岫烟额头,让她忍不住一个激灵,挣开了眼睛。

    却只见昏暗的陋室内,哪有什么红烛、鸾帐、金丝盖头,又哪来的什么孙绍宗?

    自己分明正睡在栊翠庵的禅房之中!

    唯一还算真实的,约莫也就只有那一双抓在胸前的小胖手了。

    “你醒了?”

    这时温柔低沉的嗓音,再一次自身后响起。

    邢岫烟茫然回头,就见一身百衲衣的妙玉,正关切的望着自己。

    见她回头望来,妙玉嫣然一笑:“本来没想叫醒你的,可我在院里洗漱回来,见你不住的说些听不懂的胡话,脸上又红的异样……”

    说到这里,便忍不住好奇道:“莫非做了什么噩梦?”

    听她说自己脸上红的异样,邢岫烟顿时又想起了方才那古怪的梦境,当地下羞的什么似的。

    下意识往床沿缩了缩身子,想要避开那胖嘟嘟的小手,不曾想她这里一动,那两岁大的女童,便也扭着身子追了过来,两只手一边胡乱摸索,一边似醒非醒的叫着:“肉、肉肉……”

    “这丫头!”

    妙玉这才发现了邢岫烟的窘境,有心伸手把‘过儿’抱到一旁,可刚把手插进被褥里,就又缩了回来,无奈的道:“我手上太凉了,要么你先把胳膊塞给她,试试看能不能哄住。”

    邢岫烟忙如法炮制,那女童似有不满,但闭着眼睛咂了咂嘴,到底没再继续往高处攀。

    邢岫烟暗暗松了口气,随即却又觉得身上有些粘腻,竟是梦里出了一身的细汗。

    若只是这些也还罢了,偏又有那难言的窘迫之处,让她压根不敢在妙玉面前更衣、解困。

    因此心下不觉便有些后悔,若早知道会遇到这等窘迫,昨儿便不该从蘅芜苑搬回来住。

    不过现在后悔而也晚了,邢岫烟只能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悄声道:“过儿有我照应着就成,你去大殿里做早课吧。”

    若换个有经验的妇人,少不得要从她那羞红的面孔中,察觉出她现如今的窘境。

    但妙玉却是自小长在尼姑庵里,虽说已然动了凡心,到底对男女之事一知半解,因而也没多想便点头应了,然后悄悄退出禅房,又反手掩住了房门。

    妙玉这一走,邢岫烟才算是松了口气,只是要在不惊醒过儿的情况下收拾妥当,却也并非易事。

    等到好容易处置完了,外面天色已是大亮。

    这时同两个小尼姑睡在一处的篆儿,也睡眼惺忪的寻了过来,由她帮着看顾过儿,邢岫烟这才得了空闲洗漱。

    …………

    用罢了早上的斋饭,邢岫烟正心不在焉的,同妙玉说着诗词佛理,外面小尼姑进来禀报说是,贾宝玉、林黛玉联袂而至。

    妙玉、邢岫烟忙起身迎了出去,却见二人并未进门,反在墙外对着几株红梅品头论足。

    临的近了,便听贾宝玉扼腕叹息:“上回下雪时,我摘了一枝梅花过去,姐妹们嫌是花骨朵,说是未曾开花就先被我毁了,都怨我是个俗人来着——谁曾想这梅花正艳时,反倒不下雪了。”

    说到这里,他仰头疑惑道:“莫非这天上的神佛,也俱都是俗人不成?”

    这天真的言语,让妙玉、邢岫烟皆是莞尔不已。

    林黛玉却是嗤笑道:“依着我看,这天上的神佛皆是大雅之人,只是害怕你这凡夫俗子,又趁着下雪的时候前来盗花,所以才不敢再降下瑞雪了!”

    贾宝玉被她噎住了个瞠目结舌,好半晌才工硕作揖道:“妹妹高论!”

    说着,便闷头往栊翠庵里闯,却并不与邢岫烟、妙玉搭话。

    “你做什么去?”

    眼见他闷不做声的直奔正殿,林黛玉忙赶上去追问。

    贾宝玉故作苦恼的回头道:“自然是去向神佛忏悔,不然若因我这区区俗人,坏了姐妹们赏雪的兴致,岂不是糟糕至极?”

    见他说的煞有介事,三女都忍不住哄笑起来。

    笑罢多时,林黛玉一手一个的挽住了妙玉与邢岫烟,斜着宝玉道:“两位姐姐莫同他一般见识,走,咱们去禅房里说话——我可是有些日子,没吃过妙玉姐姐亲手烹制的好茶了。”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