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本月一号开始搞‘FL’,实在是疲不能兴,好在今儿晚上终于要完工了,明儿争取恢复两更。】

    斗转星移,又到了例行休沐的日子。

    这日上午,孙绍宗抱着女儿,跟在饶有兴致的香菱身后,正巡视着两座即将要重新装潢的小院。

    女人对于家居设计这种事,似乎总有着超乎常理的兴趣,尤其是香菱这样,有些文青气的女子。

    打从初二那天,将这两个小院的内部装潢设计,交由她主理之后,香菱那娇小的身躯里,就焕发出了惊人的活力。

    这几天意识流的草图不知花了多少,还托人买来了《木经》、《营造法式》等专业书籍,俨然是要深入钻研一番的架势。

    还是孙绍宗委婉的提醒她,最晚年底自己就要纳平儿进门了,而邢岫烟就算晚一些,也不会超过明年开春。

    再说了,自己只不过是要重新装潢,又不是要推倒重建,参考些内部样式即可,完全没必要系统的学习土木工程。

    香菱这才调整了方案,准备仿照荣国府大观园,因地制宜的布置——当然,论奢侈的程度,肯定不能与大观园相提并论。

    这倒不是孙家出不起钱,因在五溪州缴获颇丰,眼下孙家账上的余财,怕是比荣宁二府加起来都要阔绰些。

    可常言道‘不患寡而患不均’,这两座院子弄的过于奢侈了,却将阮蓉、平儿、尤二姐置于何地?

    不过这个道理,香菱怕未必能够领会。

    正巧今儿孙绍宗得闲,便陪着她过来实地考察一番,顺带也把大政方针给她定下来:花钱多少无所谓,但至少在表面上,不能超过原本院落太多。

    以香菱随遇而安的性子,自然也不会在乎这些。

    把孙绍宗的叮嘱认真记下,她便又兴致勃勃的,带着碳条与小册子,在屋里比比划划、写写涂涂。

    孙绍宗对于装修这种事儿,却实在没什么兴致,于是干脆就带着女儿在附近玩耍。

    然而……

    小丫头似乎更乐意同奶娘嬉戏,对自家亲爹则是各种的嫌弃。

    最后孙绍宗只能悻悻的退到一旁,无奈的琢磨着:莫非是最近总用胡子叫醒她,被这丫头给记恨上了?

    摸着颌下的微须,孙绍宗正考虑着,以后要不要换一种表达父爱的方式,就有婆子匆匆找了过来,呈上了最新一期的邸报。

    这是孙绍宗早就交代下的。

    因为十月初二呈上《普法下乡》奏章之后,已经整整过去五天了,内阁和皇帝却始终没有任何回应。

    这其实也是常有的事儿,毕竟越是重大的决策,需要论证的时间也就越久。

    但毕竟事关己身,再加上李文善每日里热锅蚂蚁似的催问,孙绍宗也禁不住有些躁动。

    后来又听人说,这类政策进行正式讨论之前,或许会在邸报上先吹一吹风,孙绍宗昨儿就特地交代下,只要有新一期的邸报送到府上,立刻就要拿给自己过目。

    只是……

    他翻来覆去在那邸报上找了半天,也不见有《普法下乡》的消息。

    反倒是前天的致朝鲜国国书,全文刊载在了这次的邸报上。

    却说当初孙绍宗的推测,或许在细节上还有些出入,但其中一部分却很快成为了事实。

    十月初四,朝廷经反复彻查,认定李恩贤之死,系朝鲜使团内部管理不善所致,与大周并无瓜葛。

    但他毕竟是死在了大周境内,而我天朝又素为礼仪之邦。

    故而经内阁提议,朝廷逐应李恩贤生前所请,准备明年提师北上,犁清通往朝鲜的陆路‘屏障’。

    届时自然也免不了,要督促朝鲜国兴兵以应王师。

    对于这番应对,孙绍宗初时颇为不解,毕竟以朝廷现在的处境,两年内要想抽调兵马粮饷,彻底荡平辽东女真,怕是力有未逮。

    若只是为了震慑朝鲜,就如此仓促出击,难道不怕因小失大,反而导致整个北疆都糜烂掉么?

    不过等他仔细研读完这次刊发的全文之后,却发现上面通篇都是‘犁清道路’,全然没有提及辽东女真半句,心下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还有这种骚操作!

    朝廷眼下固然没有一举荡平辽东女真的能力,但派一支官兵‘打通’前往朝鲜的道路,却并非什么难事儿。

    尤其眼下东南倭乱也到了尾声,届时大可调集适量的精锐兵马,沿渤海湾向朝鲜进军,然后再从王子腾麾下调一支船队北上,专门负责沿途的粮草供给。

    总之,这其中还有很多可以操作的余地。

    具体如何处置,那就要看朝中大佬的态度,以及辽东、朝鲜的局势变化了。

    却说把这份国书反复研究了几遍之后,孙绍宗正想看看还有什么其它消息,不曾想又有人过来禀报,说是太子遣人求见。

    孙绍宗心下就是一凛,一边琢磨着太子最近是不是又遇到了什么难题,一边忙同香菱打了招呼,匆匆迎到了前面大厅。

    结果仔细一问,才晓得是太子准备今晚去望江楼消遣,特地邀约孙绍宗同行。

    虽然早就知道,这年头的梨园‘名角儿’,比之后世的流量小生也不差多少,但孙绍宗显然还是低估了蒋玉菡的影响力。

    打从月初起社开始,望江楼是场场爆满,不论是王公贵胄还是豪商巨贾,皆是趋之若鹜。

    莫说保持这势头下去,只要以后能维持住眼下一半的收入,年利润都能赶得上孙家与王熙凤的官倒生意!

    闲话少提。

    听说是太子要去望江楼,孙绍宗忙问道:“不知可要本官出面,提前把望江楼包下来,也免得有人无意间冲撞到殿下?”

    “这倒不必。”

    那太子家奴在孙绍宗面前,将姿态摆的极低,躬着身子赔笑道:“太子爷的意思,是要与民同乐——不过娘娘和世子也要到场,届时还要大人多多费心照应。”

    太子妃和世子也要去望江楼?

    这就有点意思了,看来太子倒并非是单纯对望江楼起了兴致,而是准备按照自己之前的献策,借机提升‘世子’的存在感。

    “除此之外,可还有什么需要本官注意的地方?”

    “应该没别的——噢,对了!国舅爷和北静王夫妇也在邀请之列。”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