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更,吃晚饭去】

    因这回相见之后,就是生离死别了,又搭着守在外面的周达,也并没有要催促的意思,故而这探监的时间是一拖再拖。

    到最后还是张成看看时辰已经不早了,委婉的提醒了两句,众女这才依依不舍的辞别了秋纹。

    等到了大门外,张成转身拱手道:“周司狱请留步吧,你那些话我必定带到。”

    “多谢、多谢,张爷若是有闲,改日我做东……”

    周达还想再和张成联络联络感情,就听前面大呼小叫起来,下意识的抬头望去,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却见那拿钱去买酒肉的牢子前面引路,后面七八衙役个扛着只毛毛绒绒的东西,正马不停蹄的往牢房这边儿赶。

    特娘的!

    这是要吃垮老子不成?!

    周达心下暗骂不已,等离得近了才发现,在那横杆上攒着四蹄的,其实并非是什么野味,而是个满身皮草的大胡子。

    这大胡子虽被捆的粽子仿佛,又用破抹布堵了嘴,却兀自摇头摆尾的挣扎着,负责抬着木杠的四个衙役,直被他晃的打摆子乱颤,足见这厮是一身的蛮力。

    周达见状,忙向张成告了声罪,抢步迎上去探问究竟。

    “这厮在迎春楼与人殴斗……”

    “还伤了咱们好几个兄弟……”

    “后来用弓弩逼住……”

    众衙役们你一言我一语的,把前因后果讲了个大概。

    却原来这大胡子今儿下午,跑去迎春楼里喝花酒,因看中了楼里一姑娘,想要包下来过夜。

    不成想却有人出面与他相争,两下说岔了,就在迎春楼里动起手来。

    结果对面七八人,愣是一拳一个被放倒了,其中一人还磕破了头,血流的堵都堵不住。

    架打成这样,要换成一般人早跑了,这大胡子却没事儿人一样,丢下银子硬拉了那姐儿上楼快活。

    后来顺天府的衙役们闻讯赶到,又被他随手伤了几个,最后不得不用弓弩逼住,这才将其拿下。

    周达听完之后,顺手就把这大胡子的皮帽子摘了,见他满头毛发剃去大半,只留下尾指粗细的一条辫子,用细麻绳一圈圈的缠着,干枯发黄还透着股羊骚味,当下恍然道:“原来是辽东那边儿的骚鞑子,这玩意儿怎么跑咱京城来了。”

    “这谁知道?!”

    “唉、我听说南城这边儿来了不少呢。”

    “真的?不是听说鞑子的商队,不准入山海关的么?”

    同衙役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了半晌,周达才猛地想起,旁边还有几位贵客在呢,忙转头去找张成等人,却哪里还寻的到踪影?

    …………

    因下午同尤二姐、晴雯盘肠大战了一场,孙绍宗原定晚上要睡个囫囵觉的。

    谁承想彩霞从顺天府探监回来,便磕了药似的主动,还硬拉来晴雯助阵,花样百出的足足折腾到了后半夜。

    这般连轴转了几场,饶是孙绍宗这铁打的身板,也有些吃不消,于是第二天早上直睡到日上三竿,才迷迷糊糊自床上起身。

    因屋里积了无数浊湿腥气,孙绍宗顺手推开了窗户,结果被冷风一吹,猛地想起自己与孙承业有约,便急急忙忙洗漱了,连早饭都没吃就往衙门赶。

    果不其然。

    等到了左寺官署,孙承业早已经恭候多时了。

    见孙绍宗自外面进来,他忙起身相迎口尊叔父。

    孙绍宗摆摆手,示意他不必多礼,一面往主位上坐,一面随口胡诌道:“我昨儿见了几个旧部,一时兴起多喝了几杯,倒让三哥儿在这里久等了。”

    “十三叔说哪里话,小侄也是刚来不久。”

    叔侄俩也不是外人,场面话有两句就得,只等赵楠奉上茶水,孙绍宗便开门见山的问:“闲话就不多说了,你昨儿找我究竟有什么事?莫不是遇到了难处?”

    “小侄闭门苦读,能有什么难处。”

    孙承业说着,起身从袖筒里取出封书信,双手奉到孙绍宗面前:“其实是家里怕七弟执意胡来,白白耽搁了大好前程,所以想请十三叔帮着做些铺垫,让他留在京城历练几年再说。”

    这所谓七弟,说的是金陵四房嫡长子孙承涛。

    当初金陵长房的次子孙承业、女婿于谦,同这孙承涛一起赴京赶考。

    结果于谦同孙承涛都考中了进士,唯有孙承业这个做哥哥的,因怯场而落第。

    后来于谦留京进了翰林院,这孙承涛则是外放江西做了一任知县——这缺还是孙绍宗帮着补的。

    却说孙绍宗接过孙承业递上的书信,拆开封皮抖开信纸,一目十行的看了个大概,却原来是金陵那边儿,托孙承业转交的家书。

    根据信上所述,孙承涛这小子去了江西之后,再没有叔伯兄长在身边束缚着,就只当是天高海阔,急不可待的要人前显圣、鳌里夺尊。

    这急功近利之下,理所当然的与本地士绅生了嫌隙,听说风波闹的不小,甚至还曾有人买凶行刺。

    孙承涛自己倒没怂,直叫嚣着要同归于尽。

    可他家良田千倾就这一根独苗,那舍得就这么葬送在异地他乡?

    当即在江西上下疏通,给他评了个政绩卓著,让其提前半年回京述职。

    而眼下给孙绍宗写信,则是希望他能想法子,劝孙承涛留任京城——哪怕是个闲职也好,起码先娶几房妻妾,等开枝散叶之后,再由得他去折腾。

    看完之后,孙绍宗把家书撇在一旁,问:“他什么时候到京?”

    “约莫就这几日了。”

    孙承业苦笑道:“头一封家书是上月初发的,可谁承想半路撞上水匪,送信的被抢光了盘缠,一路乞讨着回到金陵,四叔那边儿才又打发了别人送来。”

    怪不得孙承业急着找自己呢。

    就几天的功夫,想给孙承涛安排个合适的差事,可没那么容易。

    孙绍宗咂了咂嘴,觉得这事儿还是得集思广益,于是吩咐道:“晚上……不,还是今儿中午吧,你去把廷益喊来,咱们叔侄好生合计合计,看最近有什么妥贴的差事出缺。”

    孙承业忙躬身应了,因离着正午已经不远了,他就想立刻动身去户部找于谦过来。

    谁知孙绍宗刚把他送出门外,就见寺副陈敬德急吼吼的闯了进来。

    因见孙绍宗正在门口,陈敬德也不管孙承业还在旁边,便脱口道:“大人,顺天府那边儿刚送了个烫手山芋过来,怕是要您去亲自交接一下!”

    烫手山芋?

    孙绍宗初时以为是又出了什么疑难杂案,那破罐子破摔的顺天府治中葛长存,就又干脆丢给了大理寺处置。

    可细一打听,却与想象中的有些差距。

    这的确又是葛长存甩锅没错,可这案子本身却并没有疑难之处,甚至可说是一览无遗。

    问题出在犯人的身份上——失手殴伤人命的,是金国派来称臣纳贡的副使。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