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题,掰扯这里卡文了。】

    五更鸡鸣。

    又是一夜过去了。

    绣橘眼见时辰已经差不多了,便蹑手蹑脚的到了里间,绕过屏风,正待往床前凑,脚下却忽然踩到了什么,发出了‘咔’的一声脆响。

    “谁?!”

    紧张的质问声,立刻从红鸾帐里传了出来。

    “二奶奶,是我——绣橘。”

    绣橘一边急忙开口表明身份,一边低头仔细分辨,就见自己脚下踩着的,却是一柄镀银的剪刀。

    是了,这应该就是昨儿二爷进门时,二奶奶拿来偷袭用的那把。

    当时自己还吓了一跳,可两人拉拉扯扯推推搡搡的,不知怎的就又到了床上……

    若说是二爷使了蛮力也还罢,可等到了床上,二奶奶那两条长腿,却分明比这剪刀张开的还快些,稍一‘点拨’,便直往那虎背熊腰上裹缠。

    这前一刻还嚷着你死我活,后一刻便水乳交融,再无一丝缝隙,也难得他二人转圜的游刃有余,半点不见生涩、勉强。

    唰~

    正想着昨晚上的事儿,那红鸾帐就被撩起了半边,却是孙绍宗翻身坐起,将两条粗壮的大腿搭在了床沿上。

    绣橘忙收敛了心思,快步上前取过裤子,跪坐在脚榻上小心侍奉着。

    便在此时,那床上又传出了王熙凤幽幽的叹息声:“你这恶贼,坏了姑奶奶的清白……唔……”

    话说到一半,却忽地转为了闷哼。

    绣橘诧异的抬头去看,才发下是孙绍宗侧着身子,狠狠吻上了她的朱唇。

    这一吻,直如要持续天荒地老似的,等到孙绍宗抽身而退的时候,王熙凤脑中已是一片空白,只余下大口喘息的本能。

    而等她好容易缓过劲来,屋里却哪还有孙绍宗的影子?

    …………

    却说孙绍宗通过地道,回到书房之后,想起昨儿晚上同王熙凤斗志斗力的经过,便忍不住失笑起来。

    当时他刚一进里间,就听到贾迎春尖叫示警,接着王熙凤挥舞着剪刀合身扑上,满嘴的你死我活。

    有那么一瞬间,孙绍宗还真以为她是要拼死一搏,好自证清白呢。

    不过劈手夺走剪刀,又向贾迎春张望了一眼之后,他心下顿时就跟明镜似的——真要是想刺杀自己,又怎会丝毫不限制贾迎春的行动,让她能够提前示警?

    若是个无知蠢妇,或许还有疏漏的可能。

    但王熙凤么……

    显然,她这只是为了表明某种态度,或者是为了增加谈判的筹码。

    果不其然。

    孙绍宗只不过稍一试探,就引出了她想要约法三章的意图。

    其实看在一夜云雨的份上,她要是提出一些适度的要求,孙绍宗肯定也不好拒绝。

    然而……

    这妇人显然是被一只耳【贾赦】养刁了嘴,竟妄图趁机将孙绍宗纳入鼓掌之中。

    不过孙绍宗又岂是一介妇人,就能轻易糊弄住的?

    当下顺水推舟连消带打,将甜头吞了干净,却把王熙凤那满盘算计,一股脑都堵在了喉咙里。

    呃~

    最后那一吻貌似……

    想到方才多半是出口转内销了,孙绍宗心下顿时膈应的不行,忙取了牙粉、牙刷,反复折腾了能有一刻钟。

    等他洗漱整齐,从内书房里出来,就见院赵仲基正在外面,不住往里巴望着。

    “怎么?有事?”

    “回二爷的话,大理寺天不亮就派了人来,说是请您上午务必回衙门一趟。”

    让自己务必去衙门一趟?

    孙绍宗眉头一挑,又沉吟半晌,才开口问:“赵楠昨儿是不是在衙门里当值?立刻派车把他接回来!”

    赵仲基点头应了,却并不急着离开,而是又从袖子里取出份帖子,双手奉上道:“二爷,给孙祭酒的寿礼已经备好了,这是礼单,您要不要先过目一下?”

    这两天忙着查案,他不提起来,还真差点忘了要给孙焘贺寿的事儿。

    貌似太子后天也要到场来着,可不能等闲视之。

    孙绍宗接过礼单,又示意赵仲基去安排马车,尽快接赵楠回府。

    等赵仲基领命离开之后,孙绍宗便径自去了前院客厅,一面命人传菜,一面查看那份礼单是否得当。

    谁曾想这饭菜还没端上来呢,外面忽然闯进两个人来,其中一个正是孙绍宗派人去接的赵楠,另外一个则是师爷秦克俭。

    “怎么?”

    看到秦克俭,孙绍宗立刻起身问:“衙门里出岔子了?”

    原本这次去林府查案,是该带秦克俭一起去的,毕竟对方也是老刑名了,说不准儿就能给自己拾缺补漏。

    但因为黑帖的事儿,孙绍宗心里总绷着一根弦,而眼下又还无法确定,林家的案子与黑帖有没有关联。

    因此考虑再三之后,就决定让秦克俭留守,免得真出现什么蹊跷案子,反被那些尸餐素位的货色给错过了。

    因此一见秦克俭找上门来,孙绍宗就以为是衙门里出了差池。

    “倒也不算差池。

    秦克俭拱了拱手,肃然道:“我赶着过来,是提醒大人暂时最好不要回衙门,免得平白损了名声。”

    损了名声?

    孙绍宗一愣,忙追问究竟,这才知道自己专注破案的时候,朝堂上又起了不小的风波。

    据说是首辅贺体仁一力坚持,要暂时对后金国进行怀柔政策。

    既然是要怀柔,因为斗殴和袭官,被关押在大理寺的两个金国使者,自然也就只能轻拿轻放了。

    怪不得一大早就有人传讯,让自己上午务必会衙门一趟呢!

    大周立国以来,对周边异族一向是采取高压政策,这破天荒头一回怀柔,必然会引起非议。

    贺首辅眼下肯定已经是众矢之的了。

    而自己若轻判两个女真罪囚,多半也会名声扫地……

    这林齐晟死的真是时候啊!

    否则自己职责所在,就算是委派别人去审,也多半要担个连带责任。

    但现在么……

    “赵仲基!”

    孙绍宗几步抢到门前,扬声吩咐道:“派人去衙门回话,就说本官素来仰慕林总宪的风骨,现如今林总宪遭逢不测,不管于公于私,本官都必须要一查到底!”

    “至于衙门里的琐事,先烦请魏大人一力担待!”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