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感冒,感冒而已——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明天恢复上午的更新。】

    帮衬徐辅仁入阁什么的,自然是孙绍宗一时异想天开。

    且不说他有没有这能力,就算真有这等影响力,以徐辅仁的老谋深算,也绝不可能在此时明目张胆的上门勾连。

    哪他这次找上门来,究竟意欲何为呢?

    面对孙绍宗的疑惑,徐辅仁倒也没藏着掖着。

    分宾主落座之后,他就将一份公文放在了茶几上,轻轻推到了孙绍宗手边:“老夫今日前来,是想让孙少卿过目一份公文。”

    孙绍宗忙双手捧起,先一目十行的看了大概,然后就不由得暗叹了一声:徐辅仁入阁的事儿,果然是彻底凉了!

    因为这份公文,其实是一份告身【任免状】,大致内容是重新征辟致仕官员徐辅仁,担任礼部侍郎一职。

    从内阁次辅到礼部侍郎,这落差不说天地之别,起码也是不可同日而语。

    看来越是顶层大佬,站队就越需要谨慎啊!

    孙绍宗感叹之后,正待宽慰徐辅仁几句,话到了嘴边儿,却忽又起了疑心——徐辅仁这大张旗鼓的到访,难道就是为了让自己知道,他没能入阁,而是做了礼部侍郎?

    这怎么想也有些不对劲儿吧?

    于是把那宽慰的言语,先且按下不表,孙绍宗再一次仔细阅读了这份告身。

    公文本身的内容,自然不会多出什么,但他细品之下,却渐渐琢磨出些味道来。

    首先,礼部侍郎的官阶,对徐辅仁这样的大佬来说,似乎有些过于低了,而且三年前徐辅仁已经主持过一回春闱了,也不可能再次担任主考官。

    刨去最重要的科举,单以礼部侍郎的实权而论,颇有些投置闲散的味道。

    以徐阁老的江湖地位,按理说对于这种隐隐有贬低、侮辱性质的任命,完全可以直接无视。

    可他却欣然领命,甚至还把告身带到了自己面前。

    再想想礼部的职能,以及之前贺阁老的表态……

    “徐老。”

    孙绍宗双手捧着,将那告身往前送了送,小心试探道:“莫非朝廷有意,让您出使后金?”

    如果他是以礼部侍郎的身份,先行出使后金国,回京后再另行任命的话,那就说的通了!

    “是巡视。”

    徐辅仁认真的更正了孙绍宗的说法,又拂须赞道:“孙少卿果然是机敏的紧,只看了这告身,便猜出了朝廷的用意。”

    随即他却又是一声叹息:“唉,南疆战事不顺啊,周云光只当人家令出多头,必然首尾不能相顾,便想着先歼灭其中一部,也好挫敌锐气。”

    “不曾想却中了诱敌之计,非但被人三面夹击,大败亏输了一场,更让真腊国乘势夺了几个军寨。”

    “现下南疆大军虽根基未损,可到底是让人家站稳了阵脚,这两边儿对峙起来,也不知几时才是个头。”

    南疆竟吃了败仗?

    这周云光忒也大意了吧?

    记得当年他辅佐史湘云的老子平定高丽时,可是以稳扎稳打思虑周全著称的,不然朝廷也不会特意将他从陕西,调去南疆主持战事。

    正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南疆战事不顺遂,朝廷原本针对女真人的计划,自然也要做出相应的调整与延后。

    难怪内阁会突然改了口风,要对后金国采取怀柔政策,感情是逼不得已,必须要行缓兵之计。

    不过……

    南疆战事不顺的消息,此前自己从未听过半点风声,显然还属于军事机密,眼下徐阁老却如此直言不讳,怕是有些不妥吧?

    徐辅仁似乎看穿了孙绍宗心中所想,立刻又道:“老夫毕竟年事已高,难免有照应不周之处,故而此次巡视辽东,免不了要寻个年轻力壮的副使襄助。”

    “如此说来,是徐老向朝廷推荐了晚辈?”

    孙绍宗顿时恍然,既然要让自己跟着出使后金国,自然要提前说明白,这所谓怀柔政策的缘由所在。

    “不。”

    徐辅仁却微微摇头:“是陛下钦点的,孙少卿文武双全,又曾担任过驻外武官,堪称是副使的不二人选。”

    也是。

    这年头有驻外经验的官员可不多,有资格给徐辅仁担任副使的,就更是屈指可数了。

    不过……

    孙绍宗不自禁的皱起了眉头:“大人方才说,不是出使而是巡视?”

    “巡视。”

    言简意赅的两个字,却让孙绍宗大感为难。

    因为既然是以巡视为名,那隐含的意思,自然仍是将辽东的女真人视为治下子民,而不是单独的一国。

    既不肯给对方名分,又要怀柔安抚,这缓兵之计实行起来,恐怕没那么容易。

    “孙少卿无需过虑。”

    就听徐辅仁笑道:“朝廷要稳住女真人,女真人遣使者来京,又何尝不是为了稳住朝廷?”

    这倒也是,后金国那边儿也是刚刚确立集权统治,内部倾轧都还没彻底完成呢——近来举家逃到大周的部落贵族们,就是明证——此时想要与大周全面开战,显然也是力有未逮。

    “可朝鲜国那边儿怎么办?难道要坐视不理?”

    这显然也是不可能的,毕竟太上皇还活着,而覆灭高丽、扶立朝鲜,乃是太上皇毕生引以为傲的功绩。

    如果坐视后金国把朝鲜吞并,或者让朝鲜被迫与大周为敌,那太上皇的脸还要不要了?

    就算是广德帝自己,怕也是面上无光吧?

    就更别说,一旦任由后金吞并朝鲜,女真人就有了足够的战略纵深,以及粮饷兵源,届时再行征讨的话,怕是要难上十倍不止。

    不过这事儿上,徐辅仁显然就不肯多说了,只是摇头道:“此事朝廷已有定计,无需你我劳心。”

    朝廷已有定计?

    眼下朝廷单单支应南疆军需,就已经捉襟见肘了,显然无法加派兵马去辽东。

    而以辽东的兵马,再加上一部分神机营,守成或许无忧,想要进取就……

    那这定计又是从何而来?

    孙绍宗琢磨了半晌,都不得要领,下意识端起茶杯抿了两口,却忽地心头一亮:水?!

    东南的王子腾?

    眼下东南海患已经减弱了不少,如果抽调一部分水军沿岸北上,一来可以震慑朝鲜上下;二来也可以在鸭绿江附近,协助朝鲜抵挡女真人的入侵。

    不过这番猜测究竟对不对,却不好找徐辅仁求证,恐怕也只能看以后的形势变化了。

    此后孙绍宗又简略的,同徐辅仁商量了一下出使的路线,以及对待女真人的基本态度。

    其实说白了也简单,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

    而且不用多想,孙绍宗这个做副使,肯定要负责摆出强硬姿态,否则朝廷为嘛非要挑个武将出身的做副使?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