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求生欲,这一章我斟酌修改了好久,才敢发出来。】

    却说这头杯酒敬罢,席上原本还算融洽的气氛,就渐渐变得尴尬起来。

    因为太子也不知怎么想的,喝完这头一杯酒之后,就再没了别的言语,只是拿眼在太子妃和孙绍宗之间,不住的来回打量。

    初时他目光里还有几分清明,慢慢的竟开始恍惚起来,一副神游物外的模样。

    这货该不会已经喝醉了吧?

    孙绍宗心下无语至极,太子妃更是窘迫的紧。

    她原本被迫过来陪酒,就已经是抱着莫大的决心了,却哪曾想刚刚入席,就被太子不闻不问的晾在了一旁。

    这样三人沉默以对,实在让人尴尬到了极点!

    她有心点醒太子,可当着孙绍宗的面,却又实在羞于开口。

    别看她方才表现的落落大方,可直到这会儿还是心如鹿撞,每每用眼角余光扫到孙绍宗那雄壮的身影,身体就僵硬的不成样子。

    就这样没过多少工夫,桌下的两条长腿竟隐隐酸胀起来。

    太子妃下意识的往回缩了缩腿,足底在地板上擦出了些轻微的动静,不成想对面太子听到之后,竟是浑身剧烈的一颤,随即目光灼灼的望了过来,连呼吸都变得十分急促。

    这是怎么了?

    太子妃莫名其妙,孙绍宗在一旁也是看的满脑袋浆糊。

    这副模样,要换在别人身上,孙绍宗肯定以为对方是发春了,可太子么……

    莫非是孙焘送来的酒有问题?

    可自己方才明明也满饮了一杯,怎么就没觉察出半点不妥之处?

    再说了,孙焘往太子酒里下东西,这事儿怎么想也说不通啊!

    “殿下。”

    犹豫半晌,孙绍宗终于忍不住开口试探道:“臣也敬您一杯。”

    太子却依旧直勾勾的盯着太子妃,那目光竟比当年新婚时,还要炙热十倍不止。

    这夫妻二人不是感情不和么?

    怎得竟一副要发狗粮的架势?

    不过……

    就算要发狗粮起码也先凑齐一公一母吧?

    “殿下?”

    孙绍宗又提高了音量:“微臣敬您一杯!”

    太子这才反应过来,不过他这反应,却依旧透着诡异——他先是身子一震,紧接着又目光灼灼的望向了孙绍宗,那眼神里蕴含的激情,可一点不比方才看太子妃时少。

    这……

    这货究竟怎得了?

    孙绍宗百思不得其解,也只能硬着头皮举起了酒杯。

    太子虽然表情呆滞,却也欣然举杯相迎,只是放下酒杯之后,那一双眸子里更是异彩连连。

    孙绍宗被他瞧的头皮发麻,旁边太子妃也是坐立难安。

    好在太子除了神情古怪,沉默寡言之外,却也并未表现出更多的异常来。

    这一顿酒宴,吃的可说是诡异至极。

    但真要说穿了,其实又简单的很。

    太子固然是个荒淫……呃,固然是个暴虐无道之人,又惯爱关起门来,做些无法无天的事情。

    可他到底不是个傻子。

    一声招呼都不打,直接在太子妃娘家,就要求她与孙绍宗行苟且之事,想也知道太子妃绝无可能答应!

    再说了,就算真要撮合,总也要先确定,这法子比凭空想象更有效果,才好投下重注吧?

    毕竟一旦事有不谐,可没处买后悔药去。

    故此今儿特地把孙绍宗和太子妃凑在一处,为的是升级自己的发散性思维——也就是当面意淫。

    席上太子妃与孙绍宗,皆是规规矩矩的,连眼神都没对上过。

    但在太子眼【脑】中,两人非但已经秋波暗度,台面底下更是纠缠的不可开交,什么老树盘根、双龙绕柱、牵丝扳藤……

    总之四条腿裹的麻花仿佛,又上下其脚,夹、撩、戳、磨,无所不用其极!

    方才那鞋底的摩擦声,分明是太子妃已经褪去了鞋袜。

    孙绍宗主动敬酒,则是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好遮盖两人在桌下的抵死缠绵。

    太子妃明着是拿帕子擦嘴,可哪手垂下去之后,还不知抹去的是什么痕迹。

    孙绍宗微微欠身,定是难掩胯间丑态!

    太子妃……

    不得不说,太子在这方面的想象力,实在是丰富的紧,如果生在后世岛国的话,妥妥是做导演的料!

    就这样,不断的发散着思维,随着时间的推移,太子的情绪也渐渐积攒到了顶点,然而却又无处宣泄,直憋一张脸紫茄子似的。

    “殿下?”

    孙绍宗首先瞧出了不妥,关切的问道:“您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太子妃听他这一说,也才注意到太子憋到发涨的诡异模样。

    当下忙起身就要往太子身边凑。

    “殿下,您……”

    “不用从这边儿!”

    她刚往前迈了两步,嘴里的关切也只说了个开头,就听太子闷声低吼道:“从左边、从左边绕过来!”

    从左边儿绕过去?

    太子妃先是一愣,因为她本来就是要从左手边绕过去的。

    不过马上她就恍然大悟,这说的自然是以太子为准。

    不过这除了中间隔着个孙绍宗之外,还能有什么区别吗?

    太子妃只觉莫名其妙,可看太子的状况,又实在不太对劲儿,故而也顾不上多想,忙又转从左侧绕了过去。

    “慢……慢些走!”

    太子的声音都打颤了,说的话也是越来越云山雾罩。

    不过太子妃还是顺从的放缓了脚步。

    而太子的目光,再一次死死钉在了她身上,那通红充血的眸子,就仿佛随时要喷出什么来似的!

    渐渐的,在他的视线里,太子妃的身影与孙绍宗重合到了一处。

    就在这一瞬间,太子突然剧烈的颤栗起来,原本挺直的腰板脖颈,也一下子烂泥也似瘫软了。

    “殿下!”

    太子妃见状,再顾不得缓行,急忙上前扶住了他的肩膀,关切道:“您没事吧?要不要躺下休息休息?还是我让兆麟去请大夫过来?!”

    太子艰难的摇了摇头,脸上的血色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然完全褪了下去,整个人显得苍白柔弱,眼神却出奇的清澈,再不复方才那热辣的样子。

    “让孤……让孤坐着歇……”

    他有气无力的说着,忽的神情一变,低头瞄了一眼,转而皱眉道:“不,孤要回府、现在就回!立刻让人备好车架!”

    一刻钟后。

    孙绍宗目送太子府的车架匆匆远去,脑袋里却像是灌满了浆糊一般——这扶不起的阿斗,究竟在搞什么鬼?!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