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孙绍宗心中莫名之际,那边厢太子妃也已然瞧见了他,当下曼妙的舞姿就是一僵。

    紧接着又低垂臻首,默默遁入了西侧游廊。

    这让孙绍宗又是一愣。

    方才他都已经准备好,要远远的见上一礼了,哪想到太子妃竟主动退避三舍。

    这又是怎么个意思?

    之前不管是相请还是偶遇,太子妃可一直是落落大方,从未似这般扭捏作态。

    莫非……

    是因为刚才放飞自我的模样,被自己给瞧见了,所以一时羞怯难当所致?

    勉强拼凑出个相对合理的解释,也容不得孙绍宗再多想,那引路的宫女就指着西侧角落道:“大人请进吧,殿下已经在里面等候多时了。”

    “有劳了。”

    孙绍宗冲她微一点头,迈步到了她所指之处,却见里面黑漆漆一团,隐约似乎还点着烛火。

    啧~

    孙绍宗咂摸着嘴,虽然觉得如今展板局势,太子没理由会对自己不利,但还是暗暗提高了警惕。

    一面留意着四下里的风吹草动,一面在门前通禀:“殿下,臣孙绍宗奉诏觐见。”

    好半晌,里面才传来个闷闷的回应:“爱卿不必多礼,进来说话吧。”

    这听着像是隔了一层什么似的,但的确是太子的嗓音没错。

    孙绍宗心下愈发狐疑,却也不好在门外耽搁太久,于是迈步跨过门槛,躬身做出恭谨装,趁机眯着眼睛先四下里扫量了个遍。

    就只见屋子十分逼仄狭窄,而且里空荡荡的,并无什么家居器皿,只在当中摆了张矮榻、西墙下立着盏烛台。

    而这一览无余的,也并不见太子的踪迹。

    “殿下?”

    孙绍宗试探着呼唤了声,同时做好了随时退出去的准备。

    “孤在这里。”

    太子的嗓音应声而起,但却是从隔壁传来的。

    孙绍宗又四下里打量了一番,确定除了自己背后的房门之外,这里并无其他出入口,不由疑惑道:“微臣愚钝,不知殿下这般布置,内中可有什么深意?”

    “此中深意,非是只言片语能够说清楚的,爱卿不妨先在那塌上安坐,再听孤慢慢道来。”

    他这一说,孙绍宗反倒更不敢坐了。

    只稍稍往前凑了凑,在那床头拱手道:“未曾当面拜见殿下,臣如何敢放肆无礼?不知殿下召见微臣有何吩咐,还请先行示下。”

    只凑近了这几步,绍宗倒又发现些蹊跷处——两人中间相隔的,似乎并不是砖瓦木石所造的墙壁,而是一层薄薄的熟牛皮。

    那烛光摇曳,将他魁梧的身形映在上面,在对面的太子眼里,多半便和皮影戏仿佛。

    “爱卿……可还记得王真人?”

    正端详着牛皮墙,忽听太子提起那专治不孕不育的道人,孙绍宗心下忽的灵光一闪,暗道这些布置,莫非都是为了求子所设?

    可转念一想,又实在想不出,这些布置和生孩子有什么干系——至于借种什么的,他更是第一时间就否决了。

    太子想要子嗣,是为了向皇帝证明,自己依旧能延续皇家血脉。

    尤其他眼下的境况尽人皆知,要想取信于人本就已经难上加难,更别说再从中作梗了。

    他一边不住的揣测着,一边恭声应道:“臣曾在殿下府上,与王真人见过一面。”

    “那爱卿可还记得,王真人曾说过的话?”

    虽是问句,可太子却并没有等孙绍宗回应,便主动揭开了答案:“孤虽遭奸人所害,但根本仍在,只要借助外力适当的刺激,依旧有令人受孕的能力!”

    顿了顿,他沉声道:“现如今德妃产子,孤的储君之位已是危如累卵,唯有请爱卿助孤一臂之力,方能渡此厄难!”

    借助外力?

    适当的刺激?

    当初那王真人的确曾说过这话,不过眼下这阵仗,太子又说什么‘一臂之力’的……

    他怎么也知道二爷的口径?!

    孙绍宗只觉浑身寒毛倒竖,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就待开口拒绝——旁的要求也还罢了,这搅屎棍的差事,他却是宁死不从!

    不想话到了嘴边儿,又听太子在隔壁道:“待会儿若有妇人入内,爱卿无需拘谨,只管放浪形骸便是。”

    原来是这么个意思。

    孙绍宗心下稍稍松了口气,随即却又是无语至极——太子这急吼吼找自己来,原来竟是为了隔墙听房!

    亏自己昨儿还绞尽脑汁,琢磨了许多应对之道,到头来全是直来直去的力气活儿!

    虽说这差事,他是再熟练不过了,可正常的男欢女爱和出演*****,到底不可同日而语。

    因此孙绍宗在松了口气之后,又忍不住讪讪道:“肯为殿下效劳之人,必然不在少数,何必非要微臣……”

    “若是随便哪个,都能有效果的话,孤又何须等到爱卿回京?此事孤已有定计,万望爱卿不要推脱!”

    太子的语气里,明显已经带了几分不耐。

    这让孙绍宗不得不慎重衡量,其中的利弊关系。

    眼下太子显然将子嗣,当成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如果自己硬是顶着不肯就犯,极有可能与其反目成仇。

    这样一来,孙家就等于是绑死在二皇子身上了,万一那没满月的孩子日后有什么闪失……

    左右也不是被围观,只不过是隔墙有耳罢了,便豁出去一回又能如何?

    刚想到这里,就听外面脚步声渐行渐近,等到了门口,又踌躇不前起来。

    这等举动,倒让孙绍宗又忍不住好奇起来——既是太子早就安排好的,怎又如此瞻前顾后的?

    难道说,这人还敢违逆太子的命令不成?

    越想越是狐疑,他便忍不住凑到了门前,探头向外窥探。

    等看清了来人的模样,孙绍宗心下顿时恍然,原来门外竟是太子妃的心腹女官邹轻云,怪不得……

    正想着,却见那邹轻云银牙一咬,上前敲响了——隔壁的房门。

    “什么人?”

    “殿下,娘娘方才忽感不适,怕是无法前来侍奉……”

    竟是太子妃?!

    孙绍宗听到这里,哪还不知道太子想要的‘刺激’究竟是什么?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