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来岳炔光的义父,能谅城主陶禹泯正在为这“陞牧令”饱受困扰,几个月前,一个农夫在锄地的时候意外挖到了一块古怪的令牌,将它献给了城主。可自从得了这宝物后,陶禹泯就成了众矢之的,麻烦不断。最先得到消息的是左丞相赵无敌,当即命令陶禹泯尽快派人将宝物护送到京城。这边护卫人马刚选定,那边混沌盐行驻太平州总管郭赧才的信使就来了,带着五百万两银票和几大箱珠宝,一心要得“陞牧令”。抛开混沌盐行冠绝天下的财力和在朝中盘根错节的关系网不说,其背后的大靠山右丞相何不为就不是个好惹的主。陶禹泯不敢应承也不敢拒绝,礼就更不敢收了,也知道搬出左丞相来是根本压不住混沌盐行和右丞相的,只得推托说为了确保万无一失,眼下“陞牧令”已被送往一位世外高人处进一步鉴定真伪,出于安全考虑不便透露细节,请那信使在客栈中多候几日,待鉴定结论出来后再做计较。将信使打发走后,陶禹泯马上召集幕僚门客商议对策,会还没开完,智虚国“鬼怒将军”率军来夺宝物的加急密报就从天而降,吓得众人屁滚尿流。能谅城多年来一直专注道德建设,致力于打造“宽容、忍耐、和平”的城市标签,军队早已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官差、百姓们更是歌舞升平醉生梦死,此时别说是一支军队,就算只来一个傀魈,都能把能谅城搅得天翻地覆了。

    焦头烂额的陶禹泯一边将密报急呈兵部,一边派人四处求救,忙至深夜才回卧室,刚爬上床,一支暗箭破窗而入,插在他脑袋右边不到半寸远的墙壁上。箭头钉着一封信,陶禹泯拆开一看,上面写着十六个字:人间有道,日月同皿,天圆地方,进寸退尺。落款是一个墨绿色的“人”字印章,陶禹泯虽然胆小懦弱,头脑却不笨,一下便看明白了人道盟的夺宝宣言。“人间有道,日月同皿”合起来正是“人道盟”的名号;“天圆地方”既有时空之意,也寓指心性圆融通达、行事正直规矩,这是在劝陶禹泯看清形势,想清楚何事可为何事不可为,从而做出正确的选择;“进寸退尺”的意思则是说,今天这支箭离你的脑袋不到半寸,你识相点就把“陞牧令”交出来,否则下次这半“寸”没了,你还是要把那“陞牧令”退出来。

    左丞相、右丞相和混沌盐行、智虚国、人道盟,这四股力量同时盯上了“陞牧令”,陶禹泯自知不能善了,只好求助于宝辛阁的掌柜毕载恪。毕载恪与陶禹泯的交情不一般,既是同窗好友,也是连襟,这些年还一直受到陶禹泯的多方照顾,生意红火,日进斗金。不过,陶禹泯想到毕载恪不止是因为交情,更是看中了宝辛阁的超强硬件——地下银库。这座地下银库离地百尺,四壁铺满二十尺厚的花岗岩,戒备森严,库门上还有多道保险,除非是毕载恪本人亲自开启,否则连苍蝇也休想飞进去。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陶禹泯还让义子岳炔光在宝辛阁内安插了数名武艺高强的心腹,并且命岳炔光昼夜监视。这岳炔光的父亲岳仁龙曾是陶禹泯的贴身护卫,在一次护送陶禹泯家眷回城的任务中遭遇山贼劫杀,岳仁龙独自殿后,力战而亡。陶禹泯厚葬了他,并收其子岳炔光为义子,视同己出。岳炔光自幼好摆弄兵器,曾拜在灵刀门下研习暗器,一手飞刀使得出神入化。他还喜欢结交江湖人士,仗义疏财,有求必应,颇有孟尝之风。他见能谅城的捕快和官兵们终日游手好闲,荒废武艺,很是痛心,奈何自己并非管事之人,而且碍于义父的脸面,不便多加干涉。于是他另觅解决之道,亲自到太平州各地搜罗了一批身强力壮、血气方刚的少年,亲手调教,反复锤炼,终于培养出一支三千多人的私人武装——夜魅军。夜魅军人人黑盔黑甲,皆使铁鞭,每日上午休息、下午操练,夜间则出没于能谅城的大街小巷,执行各种秘密任务,顺带打击犯罪分子,深受百姓爱戴,岳炔光也因此被人们称为“夜神岳”。

    听完他的自我介绍,沙本善不禁对眼前这个少年产生了一丝敬意,没想到他年纪轻轻能有如此造诣,真是让他这个只比他小几岁的江湖师弟也有几分汗颜。自从下山以来,他一直想成就一番事业,让师父刮目相看,可始终都是在逃亡的路上,根本没有什么杰出的表现。可这岳炔光竟然有了自己的一支“军队”,还在这么大的一座城池里呼风唤雨。

    这边五个人边走边聊,几百里外的一座小镇上,一位白胡子老头一手拿着竹竿,一手牵着一个黄衣服的小丫头走在荒凉的街道上。小丫头一边吃冰糖葫芦,一边不解地问道:“老不死的,我们在这烛龙镇呆了一个月了,不是住的好好的,怎么又要搬家了?现在是要去哪里?”

    不语者停下脚步,凝视前方风沙弥漫的街道,似乎在感叹,幽幽地说道:“嗨,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流涌动,恐怕将有一场空前的浩劫降临到这荒蛋岛了。”

    小丫头好奇的看着不语者,纳闷道:“老不死的,你到底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什么风平浪静,什么暗流涌动,什么空前浩劫?怎么就降临到荒蛋岛了?就算降临到荒蛋岛了,我们离开这岛不就行了?大惊小怪什么。”

    不语者看了看这个思想简单的小丫头,笑笑道:“傻丫头,想离开哪有那么容易的,你以为这里是你家菜园子?赶紧赶路吧,再不快点恐怕今晚要在荒郊野外过夜了,那可是你最大的浩劫了,哈哈。”

    小丫头吐吐舌头:“确实,要是碰到猫头鹰就惨了。”

    要是旁人听着一定觉得这爷俩都是不正常的,一个说话玄乎其玄,开口闭口什么浩劫什么天下,另一个说话幼稚无比,在荒郊野外担心的不是什么豺狼虎豹,居然是什么猫头鹰。可这街道上空无一人,只有一个老头和一个女孩,这么漫无目的地走着。他们自东向西,踩着非常均匀的步子,不慌不忙地走着,看上去有几分诡异。

    更诡异的是,这条路似乎一直都走不到尽头,他们从天亮走到天黑,竟然还没走出烛龙镇的这条街,就像这条路是不停循环往复似的。这时,不语者忽然伸出手里的竹竿,朝面前的空气中轻轻一点。

    那空气就像被刀划开了一般,露出一道与他身高差不多的裂缝,这裂缝越来越大,不一会儿就变成了一扇门。不语者对小丫头笑笑,拉着她的手,穿了过去。

    刚踏出这道门,就听见几声急促的马鸣声,以及几个人的吆喝声,“吁吁”不止。小丫头很惊讶:“咦,是你们!这么巧啊!”

    更惊讶的是那几个人,沙本善最惊讶:“我去!这是什么情况?半路还能开出一道门来的?!你们家是安在马路中央的嘛?怎么就这么突然冒出来了?”

    凌金又惊又喜,对岳炔光道:“哈哈哈,你们能谅城怎么规划的啊,这不是占道经营吗?”

    岳炔光只是一头雾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里从来没有人出来过啊,这一直就是条普通的马路啊,我每天骑马从这里过少说也有十来次,这么多年也有成千上万次了,从来没有遇到这种情况呢。”

    雨闻和毛衍负面面相觑:“什么鬼?”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章节目录

荒蛋岛奇幻历险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郑能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郑能亮并收藏荒蛋岛奇幻历险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