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子华和焦公礼把处置黎刚这个汉奸的权力都交到了安若道的手里,安若道倒也没有客气,当即便打断了黎刚的四肢,接着又吩咐金龙帮弟子把黎刚绑在一根木柱子上,要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上去吐他一口吐沫。

    这个主意得到了在场众人的欢呼,大家一拥而上对着黎刚吐开了吐沫,还有人觉得吐一口不够,还要多吐一口。到了后来,连着连吐了好几口的也大有人在。

    那黎刚被绑在木柱子上,全身流满了唾液青痰,安若道在一旁看了一会儿,觉得真是恶心,便不再看了,招呼闵子华和焦公礼到了一处僻静之处,开始替他们讲和。

    安若道把当年闵子叶被杀事件中的那些当事人所留下的凭据都给了闵子华,闵子华没有想到他兄长当年竟然犯下了那么大的错事,当时便羞得无地自容,表示再也不会找焦公礼寻仇,并且多谢焦公礼多年来为他保守这个秘密,也感谢安若道刚才在群豪面前没有拆穿这件事情。

    安若道笑了笑,说道:“我主要是气不过‘太白三英’那样的卖国贼,你只不过是被他们利用,不应当因为他们三人而受到牵连。”

    焦公礼也附和道:“闵大侠在江湖上扶危济困,素有侠名,老焦我对您也是素来钦佩的,得知您因为当年令兄之事来找我时,我其实是宁愿自杀也不向您出手的。”

    安若道又接话道:“这话是真的,我刚来金龙帮时也是偷偷潜入进来的,因为我想看看他焦公礼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结果你猜怎么着?我看到他跟他徒弟罗立如说‘我只愿以一死了解焦闵两家的恩怨,如果我死了之后闵大侠没有迁怒到你们,你们就一定要把当年之事烂死在肚子里,我死了就死了,不要毁了当今江湖侠义道上的一位豪杰才是!’,当时我听了这话,是大受感动啊,这才站出来向他表明了身份,说是愿意给你们二人说和,否则我才不管他的死活嘞!”

    焦公礼在那边看着安若道睁眼说瞎话,不由得惊讶的张开了嘴,而那边闵子华却因为羞愧而低着头,没有在意到焦公礼的表情。等安若道把这一番话说完之后,闵子华已经变得满脸是泪,一个“噗通”跪在了焦公礼身前,哭道:“是闵某不分是非,差点害了焦帮主的性命,多谢焦帮主宽宏大量,不计前嫌,为家兄遮瞒丑事这么多年。”

    焦公礼这个老狐狸当真是应变神速,见闵子华向他表示感谢,他就立刻收敛了自己的惊讶,瞬间变得满脸堆笑,赶紧上前也跪在了闵子华的身前并伸手作势扶起闵子华,口中也连忙说道:“闵大侠当真是折杀老朽了,当今江湖上像闵大侠这样热心侠义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老夫又怎么舍得让令兄因为当年之事留下的恶名毁了你呢?其实当年之事也有我的错在,若我当初能够有一念之仁,不伤了令兄的性命,或许令兄也会改过自新,重新做一个侠义之人。唉,都是当初太年轻,容易冲动啊!”

    安若道看着眼前“相亲相爱”的两个人,嘴角勾起了一丝坏坏的微笑……

    在焦公礼和闵子华之间化干戈为玉帛的当天晚上,安若道在焦公馆内收到了数名黑衣蒙面武者的刺杀,但最后这几位黑衣人却都被安若道给打倒俘虏了,经过安若道的审讯,这几人都是满清在中原的奸细,其中有一人正是安若道白天口中所说的洪胜海,最后安若道单独将洪胜海和另一个也是走投无路之下投奔满清的武者留了下来,剩余的那几个都是为了荣华富贵投靠满清的黑衣人则被安若道一一打死交给了焦公礼处理。

    一天后,焦公礼的金龙帮和闵子华及其所邀请来的一众豪杰在一起开了一场“除奸大会”,此次大会还迎接到了原本是来应闵子华之邀前来质询焦公礼的五台山十力大师和东南七十二岛联盟盟主“碧海长鲸”郑起云这两位名望极大的高手做嘉宾。在这次大会上,大家对通敌卖国的汉奸“摩天手”黎刚处以了凌迟之刑,由在场的诸多豪杰中挑出了一百人轮番上前给黎刚割肉,最后在割到第七百六十二刀的时候,黎刚终于咽了气,结束了他从一个无名小卒奋斗到武林名宿最后却身败名裂的一生。

    除奸大会结束之后,群豪又在焦公礼的安排下接着吃了一天一夜的流水宴,这才终于都离开了南京城,其中闵子华在离开时对安若道说他已经厌倦了江湖争斗,准备回仙都派出家当道士,在走之前他把自己在南京大功坊的那处宅子送给了安若道当住处,而安若道也就毫不客气的收下了。

    在这几天里,安若道和聚集在南京城里的群豪互相之间谈武论道,安若道对很多人武学道路上的修行尤其是内功的修行上进行了指点,而同时他也学习到了很多武林高手秘传的绝学技巧。安若道来自于武道昌明至极的主世界,对于整个宏观武学体系的理解本来就比碧血剑位面的武者们高出很多,即使是穆人清也比不上他,他所修的《修身诀》在主世界也是一门上乘的扎根基的内功心法,放在碧血剑位面那就是完全可以媲美《易筋经》的神功了。

    但是在微观上的武学技巧而言,安若道这具身体的前任身为一个不受宠的庶子,其实学到的东西都简陋,碧血剑位面中的这些老江湖又确实能够提供给安若道很多现阶段非常实用的诀窍。就这样,双方在一片祥和的气氛中实现了优势互补。

    可是好景不长,就在安若道送走了闵子华,回到大功坊的那座大宅子里正准备挖宝藏的时候,却有人打上了他的门!

    “碰!”随着一声巨响,安若道新居的大门便已经碎成了一块块碎片,也幸好安若道已经把这座宅子里的仆人都给遣散了,要不然那四散的碎屑说不定还会造成一些无辜地伤亡呢。

    听到了前门巨响的安若道带着他的两个挖宝小帮手——重新回归本民族阵营的洪胜海和蓝大山,又是一路跑回了前院中,在满地狼藉的大门下,四个人的样子映入了安若道他们的眼睛之中。

    孙仲君,一对看上去打扮土气的中年夫妇,以及那妇人怀中所抱的一个婴孩儿。

    安若道眼角一抽,他已经猜到了那对夫妇的身份——“神拳无敌”归辛树和他的老婆归二娘!

    “仲君,欺负你的那个人就是他?”归二娘眉头一皱,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没错,师娘,就是他,你不要看他年纪小,武功却是十分的狠辣阴险,弟子和两位师哥都是伤在了他的暗算之下!”孙仲君毫不犹豫的当着安若道的面对他本人进行着人身攻击和人格污蔑。

    安若道简直都要被这个疯婆子给气笑了,事实上他已经被孙仲君给气笑了。、

    “哈哈哈哈哈!”只听安若道仰天发出了一阵周星驰式的大笑,然后才又看向了孙仲君等四人,“好你个孙仲君,本少爷三番五次饶你性命,你却如此不知好歹,还敢上门来找茬,你莫非是活得不耐烦了么?”

    安若道话音刚落,那边一直沉默着的归辛树却突然沉“哼”了一声,虽只是一声“哼”,但是就像是一记闷雷一般震人耳鼓,显示出了他一身不俗的内力。

    归二娘也在此刻皱着眉头,摆出了一副江湖前辈的架势,教训安若道道:“无知小儿竟然敢在我夫妇面前对我们的徒弟大呼小叫,你师父是谁,没有教给过你该怎样尊敬长辈吗?”

    安若道听了归二娘的这句话,突然不知怎的联想到了他刚穿越到这个世界时,温青青和那个龙游帮的荣帮主之间的对话,那个荣帮主也是像归二娘这样在这里摆出了一副倚老卖老的样子。

    鬼事神差般的,安若道张嘴就把温青青当初说过的那番话模仿了一遍:“尊长也要有尊长的样儿,想摆摆空架子,就想占便宜,那可不成。”

    归二娘见安若道这般顶撞她,也是气极,伸出手来在大门的门框上一拍,只见木屑纷飞,落掌处的门框已然全部化作碎屑,而且门框后的石墙上也被震出了道道裂纹,归二娘的一手精湛掌力在此展露无疑!

    但是她的这个举动却让安若道看了只想笑,当初那个荣帮主在被温青青顶撞了之后不也是通过用手拍裂桌子来示威的吗?这些倚老卖老的家伙,武功之间虽然差着四五筹,德行却都是那副德行!

    安若道再次模仿温青青的语气说道:“归二娘前辈的功夫如何,我早就知道,左右也不过这点玩艺儿,又何必在小辈面前卖弄?你要显功夫,去显给华山掌门穆老先生看看啊,看他夸不夸你?”

    归二娘柳眉一竖,当即就要发作,却不料她老公归辛树却伸手拦住了她。

    只见那归辛树冷冷地看了安若道一眼,用一种平静到极点,没有任何抑扬顿错的语气朝安若道说道:“明晚三更,紫金山雨花台边见,你若有胆便来与我决一死战,如若不敢,现在废掉自己的一只右手,我饶了你。”

    安若道眼睛微微眯起,目中闪过了一道寒光,接着他幽幽地回了归辛树一句话:“明晚三更,不见,不散。神拳,魔拳,生死一战!”

    安若道这句话落下之后,归辛树的眼神在那一瞬间有一丝晃动。

    两个人互相看着对方,一大一小两对眼睛之间似乎有莫名的火花在闪动。归二娘、孙仲君、洪胜海、蓝大山四人在这一刻似乎感应到了气氛有些不对,集体陷入了沉默,只有归二娘怀里的那个孩子依旧时不时的发出两声含糊不清的虚弱嘤叫。

    终于,归辛树一声不吭地转身就走了,归二娘和孙仲君这才感到气氛为之一松,接着便赶紧转身赶上归辛树的步伐,孙仲君在临走前还狠狠地瞪了安若道一眼。

    ;

章节目录

异界之历险江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见道不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见道不走并收藏异界之历险江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