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已是深夜,人们大多睡去,徐真走到一家农户前,只见柴扉紧掩,听闻屋里齁声不断,想是人家睡得正香,他不忍打扰,于是沿着院子竹篱走到后院,但见那里有一驴舍,舍里堆着一大堆草料,正好可以做一个安乐之窝,徐真心想:我可以在此讲将就半夜,想那农家也不会十分计较,等到明儿我早早起来,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去也未尝不可。

    于是他从篱下一洞口钻了进去,避开驴子眼线,偷偷地钻到了草堆里,他一躺下去,弄得簌簌作响,亏那驴子是头蠢驴,竟半点也没察觉,只是答吧着嘴巴,悠闲地嚼着食料。

    此刻徐真已是十分困倦,不一会就沉沉睡去了。到了下半夜,突然一阵急促的咳嗽把徐真吵醒,他钻出草堆,看到农舍里亮起了灯火,一个佝偻的身影投影在窗纸上,想是位上了年纪的老人,徐真但见那老人兀自猛咳不止,屋里灯火摇曳,使得映在窗纸上的身影也是飘摇不定,过得一会,屋里还是只有他一个人的身影,孤苦伶仃,有些惨淡,徐真心想:也许他也是孤寡老人一个,到了夜里惊醒过来,发现身边没有陪伴,于是暗生伤感,独自惆怅。不知道爹爹在家里是不是也如这般?徐真突然想到自己的爹爹,感到十分惭愧,出神地的看着窗上那个孤零零的身影,竟不知不觉眼睛湿润了。于是他轻轻地念了句:“父母在不远游。”,直到此刻他才真正体会到此中含义。

    呆晌片刻,他睡意全无,竟然越来越清醒,于是他索性也不睡了,只是坐在草堆上,叼着一根禾杆,静静的想着心事。

    不一会,但见那个影子动了动,像是下床了,紧接着屋里传出几声**,徐真心里一惊:“难道他发现了我。”,于是不多细想,钻回草堆隐藏起来,静观其变。

    老人推开房门,走了出来,徐真看到他一瘸一拐的,行动甚是缓慢,于是他细细一看,原来老人的左脚缠上了厚厚的绷带,看来受伤不轻,只见他捂着痛处,蹑手蹑脚的走到一处墙根下,看了看四周,神情警惕,然后猫腰下去,扒开泥土,挖出了一个巴掌大的盒子,双手托着,视若珍宝,但见他低声喃喃自语道:“嘿嘿,今儿可是用着你的时候了。”,说完正要打开盒子。突然从篱笆左首跳出一个人影,行动迅如脱兔,瞬间就欺近了老人身旁,老人大惊失色,还来不及把宝贝藏起来,那人就已经出手按住了他肩头脉门,老人死灰着脸,惊愤道:“你!”

    那人一脸阴笑,得意道:“想不到吧,糟老头,我在这苦守了你一个多月,今天你终于肯把它拿出来了,休要再藏,快快给我。”

    说完手型一变,迅速朝那盒子夺去,老人带伤在身,行动不便,难以和他抗衡,于是在瞬息间也不及多想,运劲及指,噔的一下,把盒子飞甩了出去,盒子直朝徐真所隐藏的草堆飞来,当的一下,正中他脑门,徐真“啊”的叫了一声,只觉脑袋嗡嗡作响,几欲要昏了过去。

    老人和夺宝之人都是吃了一惊,想不到草堆里竟然藏着一个少年。徐真看着滚落于地上的盒子,此刻已被打开,从里面滚出一颗明晃晃丹珠,徐真看着那颗丹珠,不知所措。

    此时,老人一个翻滚,脱开那人的锁咬,奋不顾身的朝丹珠抢去,那人见势,也是突然转身,脚下呼呼两下,就跳到了徐真身旁。

    徐真看清了这人脸面,但见他剑眉倒挂,眼珠圆睁,一身青衣打扮,却是个道人。徐真与他目光相交,冷不丁打了个寒战。只见这位青衣道人朝徐真怒视道:“小孩儿找死!”

    说完飞出一物直朝徐真刺去,此刻老人已经扑到,见事情不妙,于是也不顾金丹了,突然转了个方向,当的一下把暗器打掉。他独脚支撑着身体,站在道人与徐真之间,只见他朝那道人冷冷道:“你为何要这般歹毒,连小朋友也不放过。”

    那道人迅速地捡起地上丹珠,一脸阴邪,淡淡道:“哼,凡是看到此丹的人都得死。”

    老人怒视着他:“你!李明基,你不得好死。”

    原来此道人不是谁,正是李明基,那日他被叶灵珊和钱无量识破之后,郁郁寡欢,回到自己住所越想越是气愤,拍桌摔碗,抓狂得没处发泄,一气之下索性拿着仅有的一点仙气到坊间黑市去赌博一番,以便能赢回些本钱,然后再到凡间闹市去游说欺骗一番,可是他一连好几盘下来都手气不佳,越输越多,终于欠下一个场子黑老大的高利贷,他本来就毫没积蓄,骗说自己是得道高人,可以灵丹相抵,没想到后来被识破,被场子黑老大追着还债,于是他东躲西藏,极力逃避追铺,过得甚是狼狈,最后实在没办法了,突发灵感,想到丹鸣峰去偷些灵丹妙药,用来偿债。

    然而他已经脱仙还俗,不归仙界管辖,想要再次进山却是有些困难,于是他想到了以前的一位同门师姐——程英英,恰好他的这位师姐在访仙镇上有个凡人老相好,名叫穆忠义,此人就是眼前的这位伤腿老人,这位老人平日里以打柴为生,长年累月行走于访仙道上,一年之前,钱无量和叶灵珊刚到丹鸣峰时路遇的那位打柴老人就是他,以前李明基在太乾派当修徒的时候曾经见过他,那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当时穆忠义并没有现在这么老,也就是四五十岁的样子,正值壮年,样貌虽说不上俊朗出众,但是也是五官端正,高大英武,李明基曾暗中看到他与自己的师姐私会,当时仙界条令甚严,决不允许门徒滋生**,私通凡人。那会李明基不思进取,整天好吃懒做,修为更是原地打转,半点也没有长进,是以吃尽了师长的冷漠和同门的鄙视。当时他的师姐程英英修为略有所成,常常得到师长和门人的称赞,李明基心胸狭隘,很是妒忌。

    于是他心生歹念,想以此相胁,索要师长赐给她的提高修为的丹药,然而程英英是个明理之人,看到李明基三头两日地威胁她,于是一气之下竟申请调离班队,远远地避着李明基,从此她也断绝了与穆忠义的来往。

    穆忠义不明其中原由,以为是她变了心,只求得道成仙,摒弃之前所有的恩情,于是失意之下,郁郁寡欢,把天下女人都看成了是贪图名利,冷漠无情的负心人。悠悠十载过去了,他竟愈发衰老,样貌大变,成了如今孤独落寞的糟老头。

    终于到了今日,李明基在仓皇躲债中又突然想起他,于是心生一计,想以他师姐相诱,从他口里骗得进山门径,然后盗些丹药来告急,因为以前他发觉穆忠义正是通过偏僻路径进得仙山与他师姐私会的,现今他化身打柴老人,天天游走于访仙道之上,李明基想他必定也是知晓入山的门道了。所以那天他千方百计,骗得穆忠义相信自己,说他师姐十年来对他终是念念不忘,有一物什要交与他,要他进山去与她相见,以平心中遗憾。

    穆忠义本来不傻,明知他要使诡计,但是十余年来,他为情所困甚深,是以抱着一丝希望,依他所说走上了访仙道,从新寻觅那条十年未走的幽僻小径。

    ;

章节目录

修仙历险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眼镜0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眼镜01并收藏修仙历险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