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老头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他想让萧逐月上战场。不是在后方做后勤人员,也不是上前线搏命厮杀,而是跟着特殊军队深入敌腹,去寻找并且摧毁虫族的母巢。上演釜底抽薪的戏码。

    萧老头的这个想法,并不是临时起意。

    联盟的领导人三年一换,除去极少数的例子以外,基本没有连任的情况。萧逐月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萧家老头子已经退位了。而他退位之前的职位,赫然是联盟五位最高领导人之一。萧振东能在这个年纪登上元帅之位,不仅是因为他累积的赫赫战功,更是因为有这么一个位高权重的父亲。朝中有人好做官,这是亘古流传下来的不变真理。

    萧逐月身负逆天的治愈异能,这件事,萧家对外瞒得死死的,但是却不会瞒着这位家族的暗中执掌者。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之后,他们发现萧逐月跟大多数小孩不一样,她的戒心十分的严重,轻易不会信任人。哪怕丢失了从前的记忆,过往一片空白,她仍然坚守着心底的防备,不曾对任何人打开。

    无法完全掌控的棋子,变数太大,不到万不得已的,是不会轻易使用的。

    正因为如此,萧家虽然打着萧逐月的主意,但是一直不曾付诸现实。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了八年,让她得以侥幸生活在这样虚伪的温情之中,差点付出生命的代价。

    后来萧子琰出了意外,萧逐月替他挡下了致命的伤害,自己却流落于茫茫宇宙之中。于情于理,萧家都应该用尽全力去寻找她。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但是权衡一番利弊之后,他们作出了选择,放弃寻找,因为前期投入太大,期间变数太多,找到了的话一切都值得,但是能找到的可能性实在太低了,他们不愿意在一件成功率低得几乎可以不计的事上面投资。

    理所当然的,萧逐月就这么被放弃了。

    现实从来都是残酷的。

    当然,当初在作出决定的时候,他们还设想过,如果侥幸找到了人,该怎么挽回。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一个周,一个月,一年……三年之后,萧逐月这个人几乎已经完全从他们的记忆中消失。

    可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萧逐月又回来了。不仅完好无损的回来了,除了被隐瞒的治愈异能之外,竟然又展现了强悍的攻击异能。

    双系异能!

    这是什么概念?

    联盟几千年的历史里,身负双系异能的人,屈指可数。而两种异能之中,还有一样是极其稀少的治愈系异能的,一个都没有!

    再没有比这更适合前往敌人后方险地的人了!

    萧老头在得知情况的一瞬间,就已经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也要将这个人送上敌人后方的战场!为了达成这个决定,甚至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萧老头说完他的要求之后,萧逐月并没有第一时间给出答案,而是抬起头与之对视,眼中满是鄙夷之色。

    “谁给你的自信,在发生了一系列的不愉快的事情之后,再度开口对我提出要求,而且还是这种要求?”

    萧逐月的语气十分的不好,萧老头倒也不在意,他甚至还笑了笑,眼中有几分志在必得的情绪,道:“我知道,你恨萧家,恨我儿子跟儿媳妇。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你不恨我的三个孙子。子琰,子墨,子钰。他们不曾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而子墨跟子钰这三年来更是没有停止过寻找你。”

    “八年的感情,或许还没有融入骨血不可磨灭,但也不是那么容易割舍的。在这样的前提下,你忍心见他们陷入危难之中而不救吗?”

    萧逐月听到这话,心里一瞬间生出不好的预感。虽然她已经竭力隐藏自己的情绪了,但是坐在她面前的是活了几十年并且身居高位最擅洞察人心的老狐狸,这只老狐狸此刻又在打着她的主意,所以她的任何情绪都逃不过对方的眼睛。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萧逐月像是漫不经心的开口问道。

    然而,从她开口问出这话的一瞬间,她就已经输了。只是她暂时还不知道而已。

    “联盟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凡是军方的高层领导,家中的孩子只要不是废得无可救药,想要走上高位,就必须要完成规定的任务,其中就包括奔赴敌后险地的这一条。即使不想要官位,也必须去,除非家中当权者自请退位。”

    “所以,高层子弟的生活看起来虽然风光,但这份风光却需要拿命来博。我们萧家世代身居高位,同样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原本这一代该由子琰去执行任务的,连日程都安排好了,却不想出了意外。然而,除他之外,萧家还有两个孩子,子墨,子钰。在此之前,他们已经跟着军队,奔赴敌人后方的战场了。”

    萧老头话虽然这么说,但事实却并非如此。他所说的联盟内部不成文的规定,确有其事,但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就是明文规定的条款还是会有人找出漏洞,更何况这种类似于口头协议一样的惯例。

    军队日程哪怕再赶,也必须让萧子墨跟萧子钰参加完了萧子琰的追悼会,才会出发前往敌人后方。而且,萧子墨跟萧子钰两人的名字根本不在这次的名单中。

    不过,他这话一出口,也就成了事实。萧子墨跟萧子钰的名字,会被临时添加了到这次的军名册中去。

    萧老头从来都是这样的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

    从离开灰色领域开始,萧子墨跟萧子钰是萧逐月在这个世上为数不多的牵挂着的人,但也仅仅是牵挂而已,如今的萧逐月再也不会有从前那样,为了一个人甚至可以押上生命的强烈感情了。

    如果萧子墨跟萧子钰出了意外,在什么都不知道的前提下得到了消息,她会难过。而像如今这样知晓了缘由并且可能可以挽救他们的生命,但她却什么都没有做,她大概会愧疚,却不会后悔自己的决定。毕竟生命只有一次,而她又经历过背叛,再也做不到为了别人抛弃一切。

    这样看来,萧逐月该是拒绝了萧老头的提议的。但是她最终还是答应了,固然有担心萧子墨跟萧子钰两人安全的因素在里面,但最终促使她做出这样的决定的关键因素,却是系统的提示。就像是三年前萧子琰订婚之后,系统曾经发出的那个强制性限时任务一样,她再度接到了一个强制任务,时间上比三年前那个任务宽裕不少,但失败惩罚却没变。

    任务失败将被抹杀。

    最终,萧逐月在萧老头平静的目光萧家夫妻复杂的眼光注视下,点头答应了这个要求。

    凯撒一直在旁边,虽然不懂萧逐月为什么会答应萧老头的要求,但他不会质疑她的决定。

    参加完萧子琰的追悼会之后,又过了一周,萧逐月便接到了萧老头的通知,他派了人过来接她去跟基地,跟着第二批人员一起奔赴敌人后方战场。凯撒原本是要跟她一起去的,临行前夜,凯撒却接到了翠的讯息,他们抓到了当年部分异兽叛变主使者之一,并且从它口中得知了极其重要的信息,需要凯撒立刻赶回去处理。

    事关种族内部平定的大事,萧逐月跟凯撒抖分得清轻重。临行前夜一番缠绵之后,在萧逐月还熟睡着的时候,凯撒独自离开了。

    萧逐月醒来

    之后发现身侧已经没有了熟悉的身影,略微惆怅了一下之后,便收起了所有的情绪,简单收拾了一下之后,就跟着萧老头派来的人离开了。

    ——

    后记(一):

    星河纪年3790年11月23日,由中央星域飞往虫族后方第一基地的飞船在虫族第九星系的跳跃点时被虫族大部队所拦截,全员阵亡,无一幸免。

    ——《军部内部日志》

    后记(二):

    半个月后。

    位于虫族第六星系的军第二据点。

    在外围防线巡视的士兵巡逻期间,发现一个昏迷不醒的可疑女子。一身怪异却十分精致的服饰,面容精致冷艳不可方物,眉间的暗红色枫叶纹案天然生就,然而最为显眼的,却要数那一头刺目的白发。

    巡逻的士兵将昏迷的女子带回了基地内,关进了守卫最为森严的地下实验室内,同时调派了军医为其诊治。

    一天一夜之后,女子才醒了过来。第二基地的负责人亲自过问了她的情况。

    “这是……哪儿?你是谁?”女子望着眼前年轻英俊得不可思议的军官,问道。

    军官似乎有些意外,不过表情微不可查,他道:“这里是第一基地。我是基地负责人。你呢?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声音清冷仿佛长白山顶终年不化的积雪。

    “我是……萧逐月。”女子答道。然而,除了这个名字之外,她再想不起别的东西。

    后记(三):

    军飞船出了意外的消息,尽管军部已经尽力压下了,但最终还是在小范围内传开了。

    在消息传出的第二天,便有十数艘从不同渠道获得了失事飞船航行路线的飞船从各地出发,赶往失事地点。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卡了这么久的文,终于写下了完结章。结尾拖了这么久,跟追文的小伙伴说句对不起。

    关于结局,到底没改成1v1,依旧是np,只是没能把所有人的结局写出来。大哥没死,最后出现的基地负责人就是他,他的死只是因为要从人们视线中消失转入后方需要而安排的。最后出发的那些飞船里所乘坐的飞船里,包含了所有的男主。

    全文到这里就正式结束了,后续还有几位男主的番外,但是不会在这篇文里更新了,我会重新开一个番外集,不定时更新番外,是免费的,虽然要不了几个钱,就当是我的歉意。真的很对不起大家。

    另外,机甲时代有幸提名现言系统推陈出新奖项,希望小伙伴们可以投我一票qvq

    地址:

章节目录

重生机甲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夙夜笙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夙夜笙歌并收藏重生机甲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