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了许许多多的事情之后,齐陆陆还是迎来了她成年的这一天,而正如许多人早就料到的那样,她和张家和的婚礼也早早的就被等不及的张家夫妇安排在了她刚刚在法律上拥有结婚权力的第二天。

    几年来,早就被联邦公认为天才少女的齐陆陆一刻也没有停止过她前进的脚步,而在她还没有从克里米学院毕业的时候就已经接到了联邦的特招令,成为了又一个破格提前进入军队的“幸运儿”。

    她的光芒并没有随着绝对不准许向外界透露的部队生活而埋没,相反地,自从因为全机甲大赛暴露了面容之后,许多联邦民众都更加对这位天才少女的生活感兴趣起来。男人们心动于那楚楚可怜的面庞以及与之截然相反的铁血气质,而女孩们则憧憬于发生在她身上的巨大变化以及那个听起来十分罗曼蒂克的故事。

    当然,在齐陆陆和张家和的恋情公布之后,许多少女这才发现这个传说中的男人也许并不像是众人眼中的那么不近人情,最起码他也是会为某个美女心动的。于是鉴于张家和的身份、地位、能力、容貌,一的女人终于鼓起了勇气发动起了攻击,但是她们也只是用一张张惨白的脸孔以及残破的内心证实了这位大校的确如传说中一般冷酷无情,不过这也让一些女孩看着张家和的目光更加梦幻——毕竟比起身份地位,许多明智的女孩还是更加欣赏忠贞的伴侣。

    六年来,已经订婚的张家和似乎也明白了什么。行军决策中一日比一日变得稳健起来,而张元帅也为此十分的欣慰。

    只是让张家夫妇十分担心的是,这六年之中齐陆陆身上所发生的变化更是巨大——虽然原本她就是十分迷人的,可是女孩成年前后自然是不会一样的。而这些年来,齐陆陆原本就十分精致的面庞愈发的明艳了起来,而她身上那许多女性都没有的气质更是让原本摄于张家势力和张家和的凶悍的男人们愈发的蠢蠢欲动起来……对于儿媳的受欢迎程度,张家夫妇集体表示很欣慰,但是看着儿子那视所有男人为浮云,根本看不到他们眼中的的表现又让他们不由得有些担心这优秀的儿媳会不会随着儿子的低情商就这么浮云走……

    于是在当事人默认以及未来两公婆的极力促成下,齐陆陆在生日当天就和张家和一起办了婚姻登记,而第二天就举行了婚礼……

    只是两人已经拿到了结婚证的当天晚上,正忙着筹备婚礼的王上将突然大叫一声,马上跑到儿子那里,当着未来儿媳的面把儿子拉到了一边……

    “儿子,你明天就结婚了。”王上将欲言又止,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才好。

    张家和却是一脸迷茫:“我以为我今天就已经拿到了证件。”

    终于意识到委婉的话语在自己这不开窍的儿子这边只会变成擦边球,王上将只能无奈的直说:“我的意思是——结婚是要圆房的。”

    天塌下来也岿然不动的张大校显然也被自家母上的彪悍给震住了,表情也有几秒钟的的空白:“所以?”

    眼神漂移了一下,王上将这一刻却是完美的复制了自家丈夫在开会的时候的严肃表情:“所以你需不需要我在这方面给你一些常识性的帮助?”

    不是她爱操心,只是这么多年来她发现自家儿子唯一花费了心思的也就是暴力,后来虽然他舍得把心思花费在了齐陆陆身上,但是表现的却更像是一个肌肤饥渴症患者。每次看着他们在牵手甚至是拥抱的时候那纯洁的表情,王上将都不由得怀疑自家儿子缺少的神经是不是太多了。

    于是在儿子早已成年很多年后,她终于考虑强撑着把因为张家和过于专注于暴力活动而在当年被落下的青春期知识普及给补上去。

    不过显然任何一个男人在结婚前被进行如此的质疑都不会开心,哪怕眼前那个是他的母亲也一样。

    所以张家和难得的在王上将面前发怒了:“拜托,你在乱操什么心?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该知道的我都知道!”

    只是那位母亲的脸色在听了这句话之后依旧不容乐观,不过当她发现儿子的脸已经快要发黑的时候也不得不担忧着离开。

    而在那个晚上来临的时候,张家和感受着自己有些湿润的手心,回忆着前段时间自己看过的投影,不得不承认母亲的忧虑其实不无原因——毕竟理论知识只是理论知识,当它被运用到实践之中的时候还是有很大的不同的。

    他当然知道该怎么做!很显然,王上将虽然很了解自己的儿子,但是还是低估了每个雄性的生理本能。虽然没有真正投入过实践过,但是张家和也是和自己左右手当了许多次的好兄弟的。

    只是老婆和右手是有很大的不同的,最起码他就从来不用给右手脱衣服。

    齐陆陆很美,每个女人在结婚这一刻都是最美的。可是美丽是要付出代价的,而眼前繁琐的礼服更是让一脸严肃的研究脱法的张家和暗自心虚。

    这不能怪他,通常情况下他都会连带着刺穿对手的衣服和身体,而自己那几件军服的穿脱方式更是无比的熟稔。

    这么为自己找着理由,杀伐决断的张大校默默地和各种绳结以及扣子争斗了快要半个小时,而一直在顾虑着他的自尊心的齐陆陆终于也站的脖子酸痛:“我想……也许我们可以进行下一项了。”

    原来在张家和正认真的研究腰部的一个扣子该怎么解开的时候,齐陆陆的手不着痕迹在脖子处一抹,然后那一袭如丝衣裙便顺着她光滑的身体滑了下去。

    但是她发现自己的丈夫正在用震惊的眼神研究她的身体比例,而根本没有听清她的话……别问她是怎么从那张张家一脉相承的死鱼脸上看到震惊这种表情的,

    于是原本因为曾经有过的经历而有些心结的齐陆陆默默地辶耍并且深深地为自己曾经有过的各种紧张不安而觉得浪费。

    只是她等了又等,却依然没有等到每次见她都抱得理所当然的张家和下一步的动作。

    于是她只好贴过身体,把自己的双唇主动印上他的。

    似乎是被触动了哪个开关,张家和终于自然而然的搂过了她,而放在光裸后辈上的大手也仅仅是僵硬了几秒钟便凭借着本能探索下去。

    而在两人不知何时倒在床上之后,他才终于舍得把自己的唇和她的分开:“天,你身上怎么这么凉。”

    “我想那是因为你让我在空气中呆的太久了。”搂着他的脖子,齐陆陆内心微笑着,可是脸上却依旧维持着严肃。

    然而听了她的话的张家和却犹豫了一下便坐起身,想要做些什么的样子。

    刚才还被某个硬挺的器官戳着的齐陆陆不敢相信的拉着他,脸上不由得开始泛黑:“你这是要干什么?”

    “我去给你找些东西盖上。”哪怕是知道齐陆陆的身体素质不会因为这小小的凉而有什么不良反应,某个地方在燃烧着的张家和还是下意识的害怕她觉得不舒服,并且在第一时间在两人的需求间做出了选择。

    终于为了他这可爱的反应柔和了唇角,齐陆陆再次贴上嘴唇,手顺着自己丈夫的腰间滑进裤子中,不老实的碰了碰某个部位:“比起那些,我更希望你和我‘同甘共苦’,一起受冻。”

    呼吸猛地沉重起来,张家和这时候还不明白就真的是傻子了。

    于是他的手再次袭向少女柔软的胸部,身体随着齐陆陆的动作运转,慢慢的将身上的一幅除去。

    于是两个人终于□相见,并且狠狠地纠缠在一起,仿佛要将对方缠入自己的身体里一样。

    只是当张家和呼吸沉重着将自己的昂扬对准齐陆陆的密洞并缓缓地挺入的时候,少女的僵硬还是让他不由得紧张起来:“你觉得很难受吗?”

    他问,脸上的汗水大颗大颗的滴下,忍得很是辛苦。

    看着他认真的表情,齐陆陆笑了,强忍着疼痛和内心的不适感吻了他:“不,我很好,再也没有比这更好了。”

    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她所爱的人,她的一切都是属于他的,能够和他融合自然是最好的事情了。

    虽然齐陆陆这么说,但是张家和的动作依然是十分的缓慢——他从上知道女人第一次的时候总是会疼痛的,而体贴她们是男人们的天职。但是这种缓慢无疑是对他本身的巨大折磨,那种和右手截然不同的触感已经折磨的他快要发疯,但仅剩的理智却告诉他要注意注意更注意。

    而在他终于完全没入并且停滞了一段时间之后,脸色好了许多的齐陆陆再一次用吻引导着两人进入了下一个阶段。

    令人沉醉的冲刺中,张家和不停地亲吻着自己可以触碰到的位置,似乎这样才能发泄自己所有的情感。

    他的唇吻着她的唇,他的胸贴着她的胸,他的那里和她的那里结合着,他身下的这个人是他的爱人,是他要相伴一生的那个人。

    攀登到顶峰的一瞬间,张家和紧紧地抱着怀中的身躯,神智模糊的想:母亲果然是明智的,虽然结婚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形式。但两人还是只有早早的结婚才能做这么美妙的事情啊!

    作者有话要说:不要怪我白板以及乌龟……看着侄子的童真笑颜我压力山大啊,半夜从床上偷偷爬起来有没有……

章节目录

重生之机甲风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小水妖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水妖精并收藏重生之机甲风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