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将”中的韩侗感觉自己被一股强烈的杀机锁定,从“屠戮者”身上传来的冰冷感让他为之心悸。

    肌肉绷紧到极限,被光脑连接了精神丝的大脑高度集中,韩侗前所未有的冷静,在他所“看”到的视线范围里,那“屠戮者”忽然间——如他所料的动了。

    场外的观众们清楚地看到,“屠戮者”好似脚下踩住了弹簧般猛然跃起,就像是猛兽扑击,两只前爪亮出森寒的十片指甲,直接跳上了“星将”的肩头!

    “啊!”观战台上有人惊呼。

    一片哗然后,满场寂静。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

    “星将”也仿佛早有感应,就在“屠戮者”发起进攻之前,已然重新用出了微变向弧步。然而“星将”的反应却慢了,在他躲开之前,“屠戮者”先行在他肩头着陆。

    韩侗坐在驾驶舱里,明明应该没有感觉的,此时却好像那“屠戮者”是踩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如负山岳!

    “屠戮者”当然不会给“星将”喘息的机会,凯斯那一杆子的操纵也远远不是仅仅跳到“星将”身上而已。几乎在同一时间,“屠戮者”十片指甲已经从侧面刺入“星将”的头颅——

    强烈的危机感让韩侗无意识在操纵台上飞速按了几下,“星将”的脑袋就也偏了偏——虽说那十根指甲依然戳入“星将”,却只是刺进了脖颈,而没有破坏机甲中枢。

    这短短两秒钟的攻防太过激烈,场外的观众触目惊心,直到听到指甲刺入机体发出的刺耳声响,才发觉自己原来已经有些呼吸不畅了。

    “太惊险了……”

    凯斯在“屠戮者”中,深黑的眼中也划过一丝暗芒。

    战斗意识还算不错。他想着。

    在之前凯斯的故意“耍弄”下,韩侗的身体受到高速变向的剧烈冲击,早就到达了极限,之后也不过是强撑着而已。凯斯刚才那一击,原本是想就这样解决了这次对他而言相当儿戏的“战斗”的,不过没想到的是,韩侗却在这时候突破了——不止是精神力得到了锤炼、与机甲融合度更好,最大的收获,恐怕还是再这种极限状态下获得的手速突破。

    然而韩侗来不及欣喜,因为他目前的状况很不好。

    由于先前太过频繁的使用激光炮,如今磨损已经非常严重,除非他想换新的,否则,还是不要继续使用为好。

    另外,能量也不足了。

    高速微变向弧步耗费的能量是非常巨大的,目前光脑正在提示的除了激光炮的磨损率之外,就是能量的剩余数。

    不足15%……而当下降到10%以下之后,机甲就无法再进行稍微高段些的活动了。只能维持最基本的走路和跑动。

    略微犹豫了一下,趁着“屠戮者”还没有进行下一个攻击——就像是刻意在给他喘息的时间似的——韩侗左手飞快地在驾驶座边摸了一下。

    出现在手上的,是一张银色的能量卡。

    这是一张难得的九级能量卡,内含能量5w点之多,也是韩侗的珍藏。他曾经以为要到生死关头的时候才会使用它,没料到,却在这一场仅仅不过是学院之间的交流活动上使用了。

    不过,韩侗并不后悔。

    说实话,他现在真的很累了,肌肉酸软到了一个极限,两边太阳穴处也一直刺痛着。可他依然很亢奋。

    因为韩侗发现了,自己在突破。

    虽然不知道他这回招惹上的是怎么样一个对手,可韩侗在这一场战斗中所得到的,比他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多。

    这让他舍不得结束,无论如何都要坚持下去。

    再说,就算激光炮不能用了又怎么样?韩侗眼中闪过一丝兴奋,跟着毫不迟疑地带着那张九级能量卡起来,用手掌在操纵台某个位置轻轻一抹——

    顿时能量卡消失在操纵台上,而光脑也准时提示:“您现在所剩余的能量数为50239点,新增5w点,请使用。”

    韩侗手指的动作不停,又迅速输入了另一串指令。

    一如他刚才所想,激光炮不能用了没关系,他还有另一种武器。

    而这一种武器,说不定会更合他对手的胃口。

    与此同时,“星将”的身躯在僵硬了一秒后也动了,它牺牲自己的颈部,避过了“屠戮者”充满杀机的强袭。紧接着,它就趁“屠戮者”手指仍插在它身体中的机会,双手握住了本来挂在两边腰侧的铁锤柄上。

    只听得到一阵强烈的破空风响,原来“星将”已经左手抡锤砸右肩,狠狠地往“屠戮者”后背敲去!

    这当然不可能击中,“屠戮者”轻巧地跃起,整个已经滞留在半空——这种滞留只能坚持一两秒而已,可“星将”的下一个动作却像是早有准备,是解脱了的右臂再抡锤,一个横扫——

    “屠戮者”也不慌乱,它竟然硬生生在半空转了个身子,踩在了那本来要砸它的铁锤上面,下一刻,再猛然跳跃,目的地直向“星将”后背。

    “他要做什么?!”有人被这紧张气氛所感,不由得问道。

    他身边的人没能给他回答,然而在休息室中观战的洪展却似乎有同样的感叹,几乎是同步地说出一句话:“凯斯想到铁锤触碰不到的死角去。”

    娄胤也紧接开口:“只要他攀上‘星将’后背,‘屠戮者’的利爪就可以直接破坏‘星将’的头颅。”

    而这一回,后背没长眼睛的“星将”将无法准确避开。

    “星将”的脑后生风,韩侗在驾驶舱里也察觉到不妙。光脑只能预测“屠戮者”在他们身后攻击的角度,却不能确定攻击的轨迹。

    韩侗操纵着“星将”弯了个腰,企图让“屠戮者”顺着攻击轨迹擦到“星将”身前来,然而“屠戮者”并没有如他所愿。

    “屠戮者”也在半空中变了个向,就这样踏上了“星将”的背部。“星将”整个弓着腰,犹如一张拉成满月的弓,蓄起了浑身的力量。可是“屠戮者”却连连在他背上前进好几步,就要刺穿它的头颅!

    韩侗脑中有如利刺来回穿透,精神力的透支已经到了一个难以为继的地步!但是不能停!如果停下来,他将一败涂地!

    快点,快点……快点!

    韩侗的手指交织成一片朦胧的虚影,他的精神力忽然一炸,手速竟然又快了两分!而就是这两分的加快,让他的“星将”险而又险地再度侧开了头!

    &

    nbsp;“屠戮者”这回刺穿了“星将”另一边颈项,带出了里面还“噼啪”闪烁着细微电光的光路。“星将”的头虽然内部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可从外观上看去却有摇摇欲坠之感……总觉得,再稍微用大一点力气,就要掉下来。

    坐在“屠戮者”中的凯斯厌倦了这样躲来躲去的防御,他神色认真了一两分,决定开始为这场“战斗”收尾。

    于是,“屠戮者”倏然再次跳起,借着“星将”妄图甩开它的姿态直接窜到前方,重新与“星将”对峙。

    这一回,“屠戮者”不再用轻巧灵活的身姿给“星将”找茬,而采取了最原始的、也是最野蛮的攻击形式。

    冲撞。

    热血的男人们多半都喜欢冲撞,在机甲与机甲的激烈碰撞中,他们能够体会到某种深藏于血脉中的兽性,激发出他们更加火热的斗志!

    在爱兰帝国那个远比联邦蛮横的宇宙中,雄性们更喜欢**与**的对撞。凯斯也不例外。他深爱着用铁羽撕碎敌人的快感,更喜欢血液喷薄于脸面上的湿润与腥甜。

    这个时候,凯斯不能自己亲身上阵,用“屠戮者”的身体来上一回,总算也聊胜于无。

    所以“屠戮者”再次动了,这一次,和之前的很多次都完全不同。

    就好似一支离弦的利箭,又仿佛一颗飞坠的无火流星,“屠戮者”奔跑如风,直直撞上了才刚刚挺起身体的“星将”^大的冲力使“星将”来不及躲避,它就像是一个真正的人类,不自觉地微微弓身,捂住被撞处向后连退了十几步!

    “屠戮者”的冲击却没有停止,它压根不给“星将”反应的时间,再次猛冲!也再次撞上了“星将”的腹部!

    在所有人的视线里,“屠戮者”足足冲击了五六次,而“星将”根本无法在这暴风骤雨式的的冲撞中回过神来,不得已连连后退,终于无法握紧手中的大锤,让它们掉落在地。

    “屠戮者”似乎正等着“星将”失去武器的刹那,它最后撞击一次,“星将”终于无法站立,向后栽倒。但韩侗依然做了补救,他突破了的手速在倒地的瞬间完成了一串指令,使“星将”硬生生将右臂转了个方向,撑在地面,使“星将”由躺倒变成了跌坐。

    可“屠戮者”却不觉得这两种状态有什么不同。

    凯斯左手里的操纵杆与右指下的按键同时配合,“屠戮者”就径直扑到了“星将”的正脸。

    “星将”的电子眼彻底被遮挡住,“屠戮者”没有给韩侗反应的时间,双爪抱住“星将”的头颅两边一拧——顿时那头“轱辘辘”地滚向旁边。同时“屠戮者”双爪在“星将”前胸顺次下划——刹那间金属切割的“昀病鄙不绝于耳。就在这瞬间,“星将”的前胸出现十道抓痕。

    而“屠戮者”却再一个用力,爪子顺着抓痕直透而入,再往两边用力一撕!

    韩侗只觉得眼前一亮,整个人都暴露在“屠戮者”的眼中。

    原来“屠戮者”竟然撕开了“星将”的外壳,直接剖开了驾驶舱!

    “屠戮者”轻巧地后跃,落地时丝毫没有声响。它就这样静静趴伏,犹如一头亘古凶兽!

    毋庸置疑,是“屠戮者”赢了!

    作者有话要说:不好意思,本来昨晚应该更的,但昨天去教研了,很累,没写完,今天趁上午不用过课,我就写了发一下……

章节目录

机甲触手时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衣落成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衣落成火并收藏机甲触手时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