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方瑞怎样纠结,凯斯都好像没有这回事一样。

    他只是很淡定地把方瑞从自己的大腿上移到自己的身侧,给他摆弄出一个舒服的姿势,而后自己也半躺下来。

    方瑞很僵硬,脑袋转过去,而后又“咔咔”地转回来。

    因为凯斯在他转过去的同时——也许不是故意的——做了一件事。

    自渎。

    方瑞虽然只是匆匆一瞥,但他还是看到了,凯斯修长的五指握住了那个坚硬的东西上下撸动,有条不紊的,一丝不乱的。

    就连表情都没什么变化……

    胡乱想了一下类似于“啊,大哥到底有没有□”“怎么做这种事情的时候也面瘫吗”,又或者“喂有没有搞错然连汗都没有一滴”等等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想到了以后才发现,自己大概是搞错重点了。

    事实上,做大哥的为什么会在弟弟旁边做这种事啊!而且为什么做这种事的时候还然面无表情表现得跟吃饭喝水一样平常啊啊啊!

    方瑞觉得,自己越来越搞不懂自家大哥的想法了。

    又或者,其实是他自己想多了吧……

    做贼心虚的方瑞完全不敢再次侧头了,他只是很……貌似若无其事地转了个身,保持背对凯斯的姿势,侧靠在池边。

    眼不见为净……为不了净啊!

    也不知是怎么回事,方瑞只觉得,自己没有看到的危险后,听力突然变强大了很多。

    大哥越来越粗重的呼吸声什么的……

    难道是因为我很想听所以使听觉放大了吗……方瑞捂住脸,面红耳赤地想着。

    过分自我唾弃的方瑞却没有发现,在他背过去的刹那,有一双眼睛直接落在了他白皙的裸背上,而且还不自觉地,顺次向下。

    其实要说自我唾弃,实在轮不到方瑞才是。

    不知道过了多久,方瑞的意识都模糊起来。

    在睡着的前一刻,他还在想着,大哥是不是太久没……过了,所以半天都出不来……

    好不容易发泄出来,凯斯在旁边随便冲了冲手,再次把弟弟搂到怀里。

    又累得睡着了,很方便。

    方瑞所不知道的是,自从他这个星期锻炼精神力固化以来,每一天晚上洗完澡后,他都会陷入“死一样”的睡眠。

    而在这睡眠中,他大哥对他做了很令人发指的事情。

    就比如现在,凯斯不再是如方瑞醒着的时候那样用海绵给他擦身,而是用他粗糙的手掌,从方瑞的后颈开始,顺着脊椎一点点向下抚摸。

    光滑的,柔韧的,甚至是细腻的……

    凯斯很热爱这项活动,在弟弟意识清醒的时候他不敢,可当弟弟“睡死”了,他就变成了“有便宜不占是傻蛋”了。

    真的很好摸啊。

    摸着摸着,凯斯的眸光变得深沉起来。

    有些不满足了。

    就和前几天一样,凯斯缓慢地把唇印在了方瑞的肩头。

    方瑞的身体依然柔软。

    很好,没醒。

    凯斯继续下去,小心地没有留下印子,他轻轻舔舐方瑞□的皮肤,留下蜿蜒的水迹。

    甘美的味道,带着湿润的水汽,无比让人眷恋。

    凯斯不记得自己存在这样的心思有多久了,恍然好像是在十多岁的某一天,他刚刚洗完澡,看到浴缸里仍然浸泡着温水的弟弟红扑扑的脸,心里微微一动。

    那时候的方瑞——不,是阿格瑞恩才是个小小的少年,青涩而远远没有长成。只不过爱兰星人的身躯比联邦人要魁梧很多,所以那时候的阿格瑞恩,似乎就是娇小的,一如现在的模样。

    在那个晚上,凯斯做了一个梦,在梦里,他将一个人压在身下肆意妄为。将从前在奴隶场所看到的那些而隐秘的事情,一一对身下的人实施。

    无比畅快,仿佛刚刚在战场上经历了一崇烈厮杀一样的酣畅淋漓,凯斯激动了一整个晚上,那种……坚硬被柔软所包容的感觉,无法忘怀。

    等到天快亮时,凯斯突然看到了被他蹂躏了一晚上的人的脸,然后惊醒过来。

    那时候,的确天亮了,可凯斯却觉得天黑了。

    因为他看到的那张脸,是属于他唯一的亲人……心爱的弟弟……

    阿格瑞恩的。

    凯斯不是没有经过心理挣扎。

    虽然说,在那些糜烂的爱兰星贵族人群中,拿亲生的兄弟姐妹泻火的事情屡见不鲜,玩够了送给想要拉拢的其他人的事情,也很常见。但是凯斯却在那时候,感受到一种对自己由衷的厌恶。

    他的小阿瑞,是最初对他伸出手的那个人,他们相依为命了那么多年,彼此相亲相爱,亲密无间。

    凯斯曾经一度以为,自己和阿格瑞恩的感情可以持续到他们的死亡,却没有料到,自己会是最先想要打破的一个。

    而最让凯斯无法原谅自己的是,那个时候的阿格瑞恩,根本没有成年!

    凯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己心爱的弟弟,他一面惭愧,一面克制不住每当见到阿格瑞恩就想撕开他的衣服进入他的身体的!

    后来,凯斯只能再次进入战场,用无数厮杀来满足自己无法餍足的难以启齿的贪婪□。这才能让他每一次回去之后,能够表面上平静地,和自己一无所知的弟弟相处。

    但是尽管如此,他能够坚持的时间还是越来越短了,以至于他不得不长期地在外征战,用无边的忙碌让自己冷却发热的大脑。

    那个时候的凯斯以为,一切只是短暂的。

    爱兰星人天生高大,他们更喜欢柔软而娇小的、美貌的东西。凯斯以为只是因为弟弟还没有成年,才会让他如此难以把持。等到弟弟觉醒铁羽之后,身材发育,那么一切都会好起来。

    &nbsp

    凯斯以为自己是一时迷惑,所以他放任了自己短暂的逃离。

    可是,他错了。

    他的阿格瑞恩在觉醒的时候,失败了。

    失败以后的小阿瑞被打落尘埃,凯斯毫不犹豫地接手了他们之后的身后。那时的凯斯已经有了举足轻重的地位,不过是要一个沦落为二等人的爱兰星人,没有人会不满足他。

    凯斯想要保持以往与弟弟相处的和谐,也没有想要利用这个就此将弟弟变成自己的禁脔。他依然想要做一个好哥哥,起码,他在知道弟弟觉醒失败的第一时间想的是如何安慰,而不是将他占为己有。

    再说了,即使觉醒失败、无法像觉醒成功的爱兰星人一样健壮,可成年的未觉醒者依然会很快地发育成熟。

    但是凯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阿格瑞恩一如他所想得变得修长而挺拔,成为了俊朗的青年,可是当他看到他的时候,那种嗜人的竟然依旧没有消失!

    凯斯终于发现,原来一切都是自己自欺欺人。

    无法容忍自己在强行占有弟弟之后、自己可能会面对的弟弟的怨怼目光,更不能因此和弟弟之间产生一点嫌隙,凯斯下意识所作出的决定,依然是忍耐。

    忍耐着不去接近,忍耐着在拥抱时不作出更加过分的事情来,享受着弟弟依赖的目光,享受着两人毫无隔阂的亲近。

    凯斯以为,一切都是值得的。

    就这样忍着吧,只要还能两个人在一起,也是很好的。

    可凯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会在那一天急匆匆赶回来想给弟弟送上准备了很久的生日礼物时,接到弟弟的噩耗。

    他的小阿瑞,他最重要的弟弟,他最心爱的人……怎么会死去呢!

    是安德家的杂碎干的!他们怎么敢……怎么敢!

    失去阿格瑞恩的凯斯疯狂了,当他听说凶手是安德家的肯利维时,立刻请他上了决斗台。

    事实上,凯斯知道,不会是肯利维干的。

    肯利维是安德家的支柱,他没有那么蠢。然而能让肯利维承认,那么凶手必定属于安德家。

    帝国想要凯斯知难而退,安德家以为凯斯不敢对肯利维怎么样——顶多只是教训一下,吃点苦头。

    但是对凯斯而言,阿格瑞恩就是一切。

    害死了阿格瑞恩的安德家,一个也不能留。肯利维又怎么样?他只是必须要死的其中一员罢了。

    当在凯斯杀死肯利维之前的那一瞬,他被帝国阻止了。

    这也同时,坚定了凯斯离开的决心。

    当凯斯想要杀死一个人的时候,无论谁阻止都是没用的,所以在临走之前,凯斯直接杀死了安德家最大的希望肯利维,并且带走了他的尸体,作为自己投诚的礼物。

    凯斯知道联邦的存在,他决定要并入联邦籍,然后在潜伏足够的时间后,重回爱兰,将安德家连根拔起!

    一切都很顺利,只是凯斯没有想到的是,他在联邦得到了意外的惊喜。

    联邦送来的一个小仆人,他低头的弧度、小动作、生活习惯……无处不在告诉他,这个人,是他的弟弟。

    凯斯毫不犹豫地试探了,果然,他的弟弟一直努力地在告诉他,他还活着,他的弟弟……一直希望他能够认出他。

    于是他认出他了,他的弟弟,终于回到了他的身边。

    无论这是多么奇异的难以理解的事,可凯斯却在忽然间想了明白。

    生离死别过后……他不想再继续忍耐下去。

    他决定,要让他的弟弟心甘情愿地、完完整整地属于他。

    不过,还是要慢慢来。

    凯斯眯着眼,舌尖从方瑞的肩头,逐渐滑到颈部……他终于将方瑞翻过来,让他伏趴在自己的腿上。

    以舌头代替手指,凯斯沿着之前手掌的路线,从方瑞的后颈向下依次舔过。

    后背微凹的弧度,温润的肌肤,柔韧的腰线……凯斯无法停止,也不准备停止。他还没有得到足够的享受,还能够……更进一步。

    终于,他的舌逡巡到弟弟挺翘的臀,他感受到那里的绵软,忍不住加大力道,在弟弟润白的臀尖上吸吮。

    很快,那里出现了一点红印,是他留下的记号,也宣示着凯斯强大的占有欲。

    很漂亮,凯斯这样想着。

    可他依然不愿意停止……弟弟不会醒的,不是吗?

    难以遏制的让凯斯忍不住揉捏起那两片臀丘,将它们送到口中,轻轻啮咬。而后舌尖再次舔上,逐渐地,进入到更深的地方……

    睡梦中的方瑞感到很热,虽然仍然觉得很疲惫,大脑也有些混沌,可是,身上逐渐升起的热度,还是让他醒了过来。

    模糊间,方瑞觉得有什么滑滑润润的东西在身上弄来弄去,而弄的地方……等等!

    他的眼前是温热的池水,趴的地方是一双坚硬的大腿。无疑,这仍旧在浴室里,而抱着他的人,除了大哥也不会有别人。

    那么,他现在的感觉是……

    方瑞有些僵硬,然而沉迷中的凯斯并没有发觉。

    直到凯斯的舌头快要进入方瑞最隐秘的部位……方瑞才终于反应过来。

    “大哥,你、你在干什么?!”

章节目录

机甲触手时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衣落成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衣落成火并收藏机甲触手时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