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理会喧然大哗的众位看客们,也没有红夫人激动人心的煽动和发言,凯斯转过身,径自走出斗兽场。

    罂粟等候已久,见到凯斯出来,也不自觉露出了喜不自胜的笑容:“先生,您果然没有让我失望。这一次我们发财了!”

    她一直很看重这个叫做“阿瑞”的男人的实力,但是没有想到这个男人在面对斗兽场称霸三年之久的霸王虎,依然胜得这样轻松!

    今天的这一场战斗,超出了她的想象,也才让她知道,她那天去接待,究竟是撞上了什么样的好运气!

    凯斯从罂粟手里接过一张币卡,上面显示的数据拥有长长的一串0,看着相当令人眼馋。

    罂粟知道“阿瑞”个沉默寡言的人,明明到地下黑市里的人要么是亡命之徒,要么就是来寻找刺激的。可是“阿瑞”却不像是两种中的任何一种。每一次都是机械性地上斗兽场走一遭,又轻轻松松地下来,从他的眼睛里看不到半点激情。

    可因为他这个调调偏偏很多人喜欢,从最初对他的不看好,到第一场战斗后的狂热,到以后每一场战斗胜利后的疯狂,看客们下注也一次比一次更大。

    不过现在连霸王虎都不是他的对手,那么他也就成为了新一任的兽王之王!

    接下来的几天里,斗兽场的场主应该就会来召见这个人。如果不出意料的话,“阿瑞”的待遇也会进一步上升了。

    凯斯照旧没跟罂粟废话,他直接走出这一片区域,与此同时,始终呆在隐蔽处的沃夫也动了,默默地跟在凯斯身后,离开。

    说实话,罂粟对这个始终戴着黑面具但始终一句话也没说过只永远守着“阿瑞”男人更感兴趣。

    如果他也能参加赌战,就更好了……

    ☆☆★★★

    退了租好的房子,方瑞算一下币卡中的贡献点,发现自己的存款还有不少。不过考虑到黑炎市的开销,他忍住了再买一些东西的**,而和蓝珠一起往地行车站走去。

    因为只是县城的沿途车站而已,所以非常小。方瑞必须提前一个小时到达,以避免可能会出现的任何让他误车的问题。

    和方瑞第一世的火车不同的是,地行车从不晚点。

    车来了,方瑞拿着票上去,被蓝珠带领着坐到一节舒适的双人包间里。

    事实上,为了省钱,方瑞曾经表示要做普通车厢的,然而却被蓝珠阻止了。

    蓝珠的笑容很美丽,语气很恳切:“阿格瑞恩主人,如果您选择坐普通包厢的话,凯斯大人一定会处罚蓝珠的。”

    方瑞顿一下:“……大哥不会知道的。”

    蓝珠也顿一下:“这是必须向凯斯大人汇报的。”

    于是一旦涉及到凯斯,妥协的也只能是方瑞了。

    地行车意外地平稳,完全没有颠簸的感觉。蓝珠照旧无微不至地伺候着方瑞,端茶倒水递纸巾上盒饭什么的全部不在话下。

    方瑞倒是觉得这好几天的车程有些无聊,于是干脆把囤积的三种空白卡轮番着又各做了一百张,开始进行四级能量卡的制作了。

    早在奇索的时候,方瑞已经把三级能量卡现有的所有卡阵都认真地学习过,后来前段时间囤积贡献点过程中,他就将这些卡阵统统熟悉了好几遍。而现在他的三级能量卡已经做得差不多,在奇索时背下来的四级能量卡卡阵,如今也可以尝试着做做看了。

    到四级能量卡这里就是一个坎儿,不像前三个等级那样容易领悟了。四级能量卡的卡阵相当复杂,是由无数弧线、折线、直线构成,而且凌乱而没有规律。方瑞必须在记住它们每一个轨迹的前提下一气呵成,一个错误都不能有,一点停顿都会将卡片毁掉——

    非常考验手的熟练度和精神丝控制的细致程度。

    不过方瑞只要开始制作卡片,就自动进入了屏蔽外界声音的状态,变得相当忘我。这一次也不例外,方瑞拿着一支笔——当然不是卡笔而是普通的——在一张白纸上缓慢地画出他记忆中最简单的一种四级能量卡卡阵。

    首先是慢慢描,然后是用这种普通的笔把图案画熟,直到闭着眼睛画图都毫无错误时,才允许自己进行下一步。

    卡墨都是无属性的,能够兼容任何一种材质的空白卡,但是空白卡里面包含的不同矿石对于卡墨的适应度却不一样。

    因此,尽管在白纸上画得再熟练,一旦开始使用卡笔往空白卡上画时,还是会有阻碍的——里面蕴含的矿石中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细微能量,在用卡笔画卡阵的时候会变得很敏感,这时候,就必须用精神丝来校准图案延伸的位置了。

    这也是因为方瑞没钱。

    如果是那种富豪子弟,根本不会像方瑞这样,先用普通白纸画上个几百甚至几千遍才开始使用空白卡。对那些富豪子弟而言,低等级的空白卡就是消耗品,他们完全浪费得起。

    但不得不说,如方瑞这种省钱的穷人也不是没有好处。他们对卡阵的熟练度往往要高过富豪子弟,毕竟,他们要旧能的节约材料,那么就必须旧能的在最少的次数里成功。故而在纸上时就精益求精。

    而富豪子弟们对空白卡完全可以画一张扔一张,所以偶尔成功一次,哪怕是撞运气呢,往往也会就控制不住地去画下一张了。这样的后果可想而知,就是基础打得不牢。

    连续在纸上画了两天四级能量卡卡阵,方瑞总算是有些满意了,下面,他才拿出一张淡红色的空白卡,右臂稳稳地停放在胸前,右手做出握卡笔的最标准姿势,开始下笔,一丝不苟。

    精神丝们很灵活,它们在肉眼看不到的地方迅速探入卡墨之中,灵活地束缚着每一滴卡墨的流向,不让它们有一点漫出。另外几根金属丝牢牢地捆缚专笔,让它保持垂直,不会因为手臂长久的僵硬而颤抖、毁掉卡片。

    都说工作中的男人是最吸引人的,哪怕方瑞现在的外表看起来不过是个瘦弱少年,但他认真的表情还是让人忍不状了又看。

    唯一的观众蓝珠,因为需要忙活的事情已经超额完成,所以现在正相当专注地盯着正在描绘四级能量卡卡阵的人。

    他很久没能这么正大光明地盯着阿格瑞恩主人看了。

    蓝珠有的时候也很无奈。不过,谁让凯斯大人是个醋坛子呢?虽然不能腹诽自己侍奉的人,可蓝珠还是会在某些时候产生这样的想法:

    凯斯大人既然独占欲都这么强了为什么不干脆推倒阿格瑞恩主人算了呢?明明阿格瑞恩主人看向凯斯大人的眼神里每时每刻都传达着温馨情意,可喜欢着阿格瑞恩主人的凯斯大人偏偏看不出来——

    其实,一直觉得阿格瑞恩主人很迟钝的凯斯大人,也很迟钝吧。

    >

    想到凯斯大人,就难免想到凯斯大人的“影子”,那个叫做沃夫的男人。那个男人也是被阿格瑞恩主人救下来的,但却并不是和他一样从奴隶场中出来。听说,是某一次阿格瑞恩主人陪同凯斯大人一起出门,捡到了受伤的沃夫。

    在阿格瑞恩主人的恳请下,凯斯大人救了他,后来,沃夫就成为了凯斯大人的追随者。

    然而沃夫的身份与蓝珠是不同的,蓝珠自己心里也很明白。

    那个叫做沃夫的男人有着相当强大的战斗力,所属的种族虽然是在二等人的范围中,但却是二等人中的上等。尽管不知道为什么会受伤那么严重,可是后来伤愈之后,却能够拼下凯斯大人所有的追随者,成为凯斯大人独一无二的“影子”。

    当然,他的忠心也是不容置疑的。

    有沃夫在的地方,当有人想要对凯斯大人不利的时候,总是还没能接近到五米范围之内,就已经死无全尸了。

    就像凯斯大人的武力从来只能让人见到冰山一角外,作为他的“影子”的沃夫的战斗力,也还没有人看到过极限。

    蓝珠以前没有机会跟沃夫接触,现在沃夫被下令帮着自己清理铁羽后,两个人终于慢慢有一点熟悉。

    或许跟蓝珠自己的实力提高有关,才能有这样跟沃夫平等对话的机会。这也由此让蓝珠发现,这个叫做沃夫的家伙……兴许比凯斯大人还要木讷也说不定。

    蓝珠觉得,自己以前看待沃夫这个人,多半都是“强大、冷酷、寡言”这一类与凯斯大人相似的印象——要不怎么说是凯斯大人的影子呢?然而现在,蓝珠却觉得沃夫与凯斯大人一点也不像了。

    凯斯大人不会这么听话,也不会这么……笨拙。

    沃夫这家伙,对他说话根本就是一个指令一个动作才行,完全不懂得变通啊……接触久了,蓝珠对他也有些伤脑筋了。

    蓝珠想着,等找到凯斯大人以后,他应该会继续跟沃夫一起共事。到时候自己伺候凯斯大人和阿格瑞恩主人,而沃夫就守护着那两位,这样一直过下去,其实也挺美好的。

    一直在认真制作四级能量卡的方瑞没发现自己的追随者在发呆,而蓝珠也没有发现,本来还在欣赏自家主人工作时魅力的自己,思维不知不觉的已经跑到另外一边去了……

    地行车还在前行,距离黑炎市,也越来越近了。

章节目录

机甲触手时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衣落成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衣落成火并收藏机甲触手时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