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整个被笼罩在大哥的身下,大哥那里的庞然大物与自己的紧紧挨着,上下磨蹭。

    这种感觉……很奇特。也很火热。

    三辈子处男的方瑞根本无法抵挡这种让头皮发炸的快感,几乎只没摩擦了几秒钟,就泄了出来。

    可凯斯仍然生龙活虎,忽然间,绑住自己右手的铁羽慢慢向下移动,一直把他的手触碰到大哥的坚硬上,这是……要让他握住吗?

    方瑞的脸色烫红,身上被凯斯吸吮的地方带来滚滚热意,似乎……要被凯斯吞进肚子里一样。

    屏住呼吸,方瑞手指缩了一下,随即就发扬了大无畏精神,将凯斯的东西握住,上下笨拙地撸动。

    凯斯的身体僵硬了一下,之后在那片白皙皮肤上的啃噬更加热情。方瑞浑身酥麻,手指也忍不住松了一下。而这个时候,凯斯不满意了,他移开一个还在弟弟身上享受的大掌,包裹住弟弟失措的手,与他一起运动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方瑞朦胧间还有心情感叹大哥的持久力,终于在他手软脚软全身都软的时候,让凯斯也发泄出来。

    凯斯粗重地喘气,火热的吐息喷薄在方瑞的肩头,顿时一股麻痒感顺着脊椎而上,让方瑞呼吸一窒。

    之后慢慢放松下来,凯斯也静静地伏在方瑞身上,良久也没说一句话。

    空气里的淫|靡气氛渐渐消散后,留在兄弟两人之间的变成了脉脉的温情。这时候,方瑞总算是匀了气,脸色红红地推了推凯斯:“大哥,你很重。”

    凯斯冷静的:“哦。”翻个身,睡到方瑞旁边,然后一把将他拉到身上,让方瑞伏趴在他的胸口。

    两人又安静地呆了一会儿,方瑞忍不住笑起来。

    老实说,在久别重逢又新进行了一番激烈情事后,他不该是这个表现的,尤其是他现在衣服被撕扯得乱七八糟,基本上就是个□状态……可不知怎地,就觉得他和大哥之间现在这情况很搞笑啊。

    凯斯声音闷闷的:“阿瑞,你在笑什么?”

    方瑞轻咳一声:“大哥,你刚才真……急。”

    凯斯沉默一下:“我已经很忍耐了。”说着挺了挺胯,因为抱着自家弟弟光裸白皙柔软的身躯,下面很不老实地又硬了起来。

    方瑞僵住,干笑道:“是啊。”看来还是不要撩大哥的好,不然受苦的还会是自己。

    其实男人都是有侵略性的,不过方瑞还是很老实地把自己定位在下方上。倒不是因为他本来是个直男所以不好对身为男人的大哥下手——而是他无法想象自己压着大哥的样子。

    本来么,他这身子起码比凯斯小上几圈,先不说他对凯斯下手会是个什么可笑的样子,单说身体硬度……方瑞不觉得,自己真的能“攻”了凯斯。摊手。

    所以,反正上下都是享受,他体力差,就让大哥辛苦好了。

    只是再怎么有心理准备,但两个人互相表白也没多久吧。之后又是一番分离,根本身份还没来得及换过来。突然就那个什么……总觉得有点不够慎重的样子。

    方瑞想着,好在大哥还是很尊重自己的样子,起码只是浅尝辄止,而没有真正地做到最后。

    神游了一会儿,凯斯见方瑞没反应,就揉揉他的头:“累了?睡吧。”

    几天地行车坐下来,就算在包厢里,累也是肯定的啦。方瑞很熟练地在凯斯胸口蹭了蹭:“大哥陪我睡吧。”

    刚刚亲密过,好歹也是新出炉的情侣,还是挺不愿意分开的。

    凯斯求之不得:“好。”

    方瑞打了个呵欠,闭上眼,准备睡——忽然觉得不对。自己身上现在是光溜溜的,可他大哥却是只把裤子脱了一半啊……粗糙的衣料跟皮肤贴在一起,真不太舒服。

    反正能看不能看的都看过了,方瑞也不矫情,伸手去扯凯斯的衣领:“大哥,你穿衣服睡,我不舒服。你也脱了吧。”

    凯斯身子一僵,按住方瑞的手。

    方瑞愣住:“为什么不脱?”

    凯斯拍一下方瑞屁股:“别折腾,我会忍不住。”

    感受到比之前明显更涨了一圈的硬物,方瑞懂了。

    “大哥把短裤留着就行了。”他说道,随后自己翻到一边,“我不动手,大哥自己脱,总可以了吧?”

    弟弟难得提出的要求……凯斯看向方瑞,发现他眉眼间的确很是疲惫了。于是妥协。

    快速脱得只剩下一条短裤,凯斯重新把方瑞抱进怀里。这时候柔软的触感跟他坚硬的身体相贴,是无法形容舒适感受。同时,下方的叫嚣也更厉害了。

    算是……甜蜜的折磨?不管怎么说,凯斯自己也是愿意跟弟弟更加亲近的。至于难忍的……之前也算是发泄过一次,忍就忍吧。好歹现在还能过过手瘾,以前可是连这点福利都没有的。

    方瑞如愿以偿地与自家大哥四肢交缠,感受到让自己安心的宽阔且结实的怀抱后,就真的眼皮耷拉,睡了过去。

    只留下默默望天属羊的凯斯,在心里暗暗地松了口气。

    嗯,刚才的凯斯,其实是有点冲动的。

    等了弟弟太久,而且又是在两情相悦的前提下分离的,以至于期盼相距的日子变得更加煎熬。以至于在地行车站,一看到和之前一样白皙清秀的弟弟,内心那把火就止不住地燃烧起来。

    兽性一瞬间取代了人性,连凯斯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把人一下子掳了回去,完全顾及不到其实是应该先要跟弟弟两个诉一诉衷情的——

    所以就有了之后的那一幕。

    后来扒开弟弟的衣服后,那种清新的让凯斯万分眷念的气味,就更是让他忍无可忍。干脆利落地实现了自己忍耐多年的**,撕衣服,全部撕干净!

    于是脑充血,于是就把自己以前想过的事情都做了一遍……还好潜意识中还记得不能伤害弟弟,才在发泄一次后,暂时恢复了理智。

    结果事情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本来是准备和弟弟好好拥抱一下说说话的,变成了滚上床——

    当然凯斯是心愿得偿了一小半,可事后却难免有些担心他“心爱的小阿瑞”的接受度了。要知道,虽然他们确实是互相告白过的,可他弟弟能不能接受自己这种程度的亲密,还是两码事啊!

    之前那

    一段短暂的双方都不说话的空白,就是这么来的。

    方瑞忙着喘匀气,凯斯则是在脑子里想对策不敢发话。

    好在结果不错,他的小阿瑞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笑了起来。

    尽管之后的发言和举动都让凯斯有点小无奈,不过这种亲密感,却更甚一层。

    说到底,兄弟之间再怎么亲密,在深度上都不可能与爱人相比的。

    从现在起,凯斯和他的小阿瑞,就是互通心意的情侣了。

    心理上的愉悦到底还是压住了生理上的不满足,凯斯满意地抱紧方瑞,给他调整了一个相当舒服的姿势,就这么也闭上了眼。

    弟弟都在怀里了,真正能内个啥的……还远吗?粗糙的大掌在方瑞脊背上缓慢地摩挲着,凯斯觉得,他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这样惬意。

    另一边,蓝珠在跟沃夫打过招呼后,发现自己跟随的阿格瑞恩主人已经被凯斯扛走了,顿时微笑僵在了嘴角。

    凯斯大人甩人……是不是太快了一点?

    不过心理素质过硬的蓝珠很快摆正了心态,跟同样被抛弃的追随者沃夫走到了并肩的位置。

    沃夫转身,跟他一起走。

    蓝珠笑道:“我不知道凯斯大人住在哪里,还要劳烦你带路。”

    沃夫:“哦。”

    两个人默默无语,一路走到凯斯购买的小别墅前。

    蓝珠看着被踹成两半的门,脸色轻微地扭曲了一下。

    不用说,这肯定是凯斯大人的杰作。

    到底为什么这么急……

    好的追随者是不会随便发问的,所以蓝珠没有问。然后他看到沃夫上前确认了指纹后,这让他几不可察地顿了一下。

    都变成这样的门了,还有确认指纹的必要吗……

    不过蓝珠还是跟着走进去,而后笑道:“我也录一下我的指纹吧,凯斯大人有给你其他的指示吗?”

    沃夫:“哦。没有。”

    早已习惯了和沃夫的简易版对话,蓝珠很快把指纹录好。又说道:“不知道阿格瑞恩主人被凯斯大人带到了哪里。”

    沃夫抬眼向上看。

    蓝珠明白了,凯斯大人的房间在二楼,那么,阿格瑞恩主人多半也被带到了哪里。思考了一下,蓝珠还是缓步走了上去。

    整个二楼只有一个房间最大,阿格瑞恩主人明显是要跟凯斯大人住在一起的,那么,这两位应该也在里面吧。

    这样想着,蓝珠慢慢走过去。刚到门口,他敏锐的直觉突然告诫了他,让他不能再往前走——随后,继承于阿达拉族的优秀听觉告诉了他屋里的两个人现在在做什么——

    蓝珠耳根红了。

    他不由自主地后退一步,再后退一步。撞到了一个人坚硬的胸膛。

    平静一下心绪,这屋子里不会有第三个人,他撞到的一定是沃夫无疑。

    蓝珠回头,看向沃夫:“怎么?”

    沃夫缓慢地伸出手指,指点一下那扇紧闭的门:“守门。”

    一点红晕从蓝珠的耳根开始向上蔓延,一直到颊边,最后布满了整张脸。

    他轻咳一声,说道:“我觉得,没必要。”

    沃夫不解。

    蓝珠正色道:“如果不希望凯斯大人生气的话,你就别呆在这里。”

    沃夫还是不解。

    蓝珠叹口气:“算了,不明白也没关系。你过来帮我洗菜吧……我不会害你的。”

    沃夫:“哦。”

章节目录

机甲触手时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衣落成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衣落成火并收藏机甲触手时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