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蓝珠根本没去留意那个胆敢攻击他的人是谁,就猛然一个侧踢,让那人直接横飞出去,重重地撞在墙上!

    那人发出一声沉闷的呻吟,倒在地上半天没有爬起来。

    而负责叫门的、本应只为凯斯服务的夜莺,正瑟瑟发抖带着恐惧地看着动作优雅似乎不带一丝烟火气、却其实相当凌厉的蓝珠。

    蓝珠低下头,目光冷漠:“我想,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夜莺发抖得更加厉害,用手捂住了脖子:“他、他掐我……威胁我……”

    蓝珠很轻蔑地扫了她的脖子一眼,而后温和说道:“如果还有下一次,掐你脖子的人会变成我。”

    秉承着不给主人惹麻烦的精神,蓝珠属于“狂欢夜会”的地盘对他们的人下杀手。只是那个倒霉的敢来挑衅凯斯的愣头青却没有这么好运了——二次觉醒后的蓝珠力量不小,就算没用铁羽也没用全力,单是那一腿过去,想必那人也肋骨也断了一大半了。

    不及时去救治的话……恐怕是活不成了。

    很显然的是,那个人是独自过来挑衅的,而VIP区距离那边的热闹场所不近,因此,根本不会有人来对他施以援手。

    夜莺怕得说不出话来,娇弱的身躯抖得仿佛筛子,再也找不到一丝美感。蓝珠见她这副吓破了胆的样子,眉头皱得越发紧了。

    这种人,怎么能奢望能好好伺候凯斯大人……

    正在蓝珠对夜莺百般不顺眼的时候,去为凯斯弄位子的罂粟娉婷走来。

    她一眼就看到了此时的场面,眼波再往墙角处一瞟,心里又明白了七八分。

    蓝珠知道这个人就是凯斯的助理,同时也算是“狂欢夜会”的人,就带着些许不悦地开了口:“你们‘狂欢夜会’的VIP区伺候的人就是这种素质吗?不仅不保护贵,反而将找茬的带上了门。而且这种样子,也未免太过无用了。”

    罂粟被噎得笑容一僵,但也知道是自己这方理亏。不过其实夜莺也不是这么差,她到VIP区服务也是有道理的。

    这一只夜莺是相貌最为出众的,诱惑人服侍人的功夫也是一流,可以说,在床上属于天生尤物的那种。她的服务不是偏向于生活质量和职业道德,而是偏向于让人身心愉悦……早先的那些人们,对她的评价都不算低,才让她稳稳地在VIP区呆了下去。

    可哪知道,这回遇到的是凯斯这么个死板板的家伙呢?擅长的地方全无用武之地,缺点却全部暴露出来了……

    现在受到了指责,罂粟不仅不能反驳,还得把刚才那一顿奚落吞下去。于是熟练地摆出个带着风情的笑脸:“这是我们的失误,我会很快给铁豹先生换一只更好的夜莺来……”

    她刚这样说着,话却被蓝珠一口打断。

    “不必了!”蓝珠毫不犹豫地说道,“我不相信你们的服务质量,大人身边的琐事,从现在起会由我一力担当。”

    摆明了看不上那些“夜莺”。

    罂粟美艳的面容很快扭曲了一下,而后瞬间恢复正常:“既然这样,我们也不勉强。”随即她狠狠看了夜莺一眼,怒喝道,“还不滚下去,丢人现眼的东西!”

    她的地位比夜莺高多了,最近更有水涨船高之势。夜莺被骂得这么狠,也只能红着眼退下。

    罂粟却没让她这么好过,又冷冷加了一句:“把墙边那玩意拖走。”

    夜莺颤了颤,还是只能咬牙去做。

    再看向蓝珠时,罂粟又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了。

    蓝珠对这个女人的果断倒是有一瞬欣赏:“那不是人?”

    罂粟吃吃笑道:“VIP区是不能械斗的,他既然没遵守这个规矩,那死了也是理所当然。”

    蓝珠这才有些满意:“主人和铁豹大人在屋中等候已久。”

    罂粟笑道:“看来我还是来迟了。”说完就被蓝珠让进了门。与他擦身而过时,她不经意问道,“不知这位先生怎么称呼?”

    蓝珠也笑了笑:“叫我蓝珠就行了。”

    进门后,罂粟在凯斯与方瑞面前站定,这时凯斯早把弟弟抱进怀里,罂粟却好像没看见似的,一点异色也没有流露。

    方瑞倒有点不好意思,拍拍自家大哥的手臂,坐到了旁边。

    凯斯抬头:“位子有了?”

    罂粟笑道:“铁豹先生想要的东西,就算再难得,罂粟也会弄到。何况只是区区几个座位罢了。”

    凯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就没再理会他,侧头对方瑞说道:“阿瑞,我带你去好。”

    方瑞冲自家大哥笑笑:“好。”

    罂粟听到“阿瑞”这个称呼,不禁露出了讶异的神情。虽然在这个男人进入斗兽场后,她就改口叫了对方的诨号“铁豹”先生,但是她可是记得的,男人在之前告诉过他自己叫做“阿瑞”这个事实。如今看来,似乎不是这么回事……

    方瑞看到了罂粟这个表情,就看向她:“助理小姐,是有什么为难之处吗?”

    “不,没有。”罂粟猜到了什么,在心里惊异男人对这少年的在意的同时,也露出了惯常的笑意,“都忘了自我介绍,我叫罂粟。”

    方瑞点点头:“罂粟小姐。”

    对于这个少年也无视自己美貌的事实,罂粟已经很淡定了。她只是站起身,摇曳生姿地往外面走去:“斗兽惩快要开场了,几位请跟我来吧。”

    出去之后,不知道是夜莺亲自动手还是有人帮忙,总之墙角处那个重伤濒死的家伙已经不见了,连血迹也不剩一星半点。一切就跟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之前一样。不过这时候,凯斯想起来之前的事情。

    “蓝珠。”凯斯开口,“汇报。”

    蓝珠心领神会,躬身道:“是,凯斯大人。”就把他开门时受到攻击并且怎样打发掉那个不入流家伙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方瑞听完蓝珠的叙述,在他希冀的视线飘过来的时候,很不吝啬地夸奖道:“蓝珠,你做得很好。”

    蓝珠的眼睛一亮,里面的笑意也更真切了些。

    弟弟表扬过了,凯斯就不发表意见了。反正一切以阿瑞为主,阿瑞说好,自然就是好——虽然凯斯认为蓝珠还需要更进一步的训练——其实完全可以一击毙命的。

    r />

    而旁边那个精明的女人罂粟心里又多了心思。

    怎么从刚才那一幕看来,这个叫做蓝珠的身手不凡的青年,竟然是那个似乎依附着铁豹的瘦弱少年的仆从……难道说,这个少年的身份有什么不一般?不,罂粟在地下黑市混了这么多年,黑炎市有几个上流人物她还是很清楚的。这个少年绝对不是其中的一员。

    那么是说,这叫做“阿瑞”的少年其实有什么过人之处?但以罂粟自己的眼力,她觉得她完全没看出来啊……

    不管她心里九拐十八弯地想了些什么,斗兽场很快到了。之前在“狂欢夜会”豪赌的赌徒们,也纷纷涌入看台,占据了自己早就买到的位子,开始尽情地期待接下来的疯狂。

    罂粟给几个人定下的都是嘉宾位。

    所谓嘉宾位,就是直面斗兽场的看台上最前面的那一排位置,和第二排之间有铁丝网隔开,中间的区域里,摆放的都是单个的厚皮沙发。

    凯斯是第一次以看的身份到这里来,可这不妨碍他直接把相邻的两个沙发拖到一起,搂着方瑞坐了进去。

    因为已经变成了恋人,方瑞也没有排斥大哥经常宣示主权的动作,就很顺从地坐下。

    蓝珠和沃夫坐在了方瑞的左边,主要保护这一位。而凯斯的右边则坐着罂粟——难得遇到这么一位给她带来了巨大利益的“兽”,她当然不能让自己这个助理的身份旁落。殷勤殷勤再殷勤,这是理所应当的。

    越来越多的人挤了进来,方瑞听到了身后的铁丝网咔咔作响,回头一看,人山人海,让他甚至想到了第一世难得几次看国际球赛的时候……那也是如此疯狂。只不过,在这个地方,更增加了许多球赛上没有的暴戾气息。

    凯斯发觉了方瑞的异状,低头问他:“阿瑞,怕?”

    方瑞摇摇头:“不。”不是怕,是亲切感。

    凯斯摸摸他的头:“怕可以到我怀里来。”

    ……又不是小孩子。

    方瑞赧然:“我真的不怕。”

    不知道自家大哥是不是因为自己死过一次的缘故,总担心自己害怕血腥似的。方瑞想道,但其实自己并没有留下什么阴影。

    毕竟,杀死自己的是锋锐的铁羽,而一直保护着自己的,也是锋锐的铁羽。来自大哥的铁羽。

    方瑞三世为人,自觉心理素质还是很过硬的。而且在爱兰帝国的时候,尽管他大哥一直不肯让方瑞看见他的厮杀,事实上方瑞见过的血腥,也不算少。

    毕竟那是个走在路上都能经常看到械斗的地方,作为二等人的方瑞,在凯斯不得不离开的时候,也少不了会碰到一些……他是被保护着没卷进去,可眼睛看到什么的,却是无法阻止的。

    只是这是属于亲人兼爱人的关心,方瑞非但没有觉得烦恼,反而是很乐意地接受了偶尔来自于面瘫大哥的唠叨。

    其实,大哥的这一面也挺可爱的不是?

    好吧,似乎也有点小甜蜜……

章节目录

机甲触手时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衣落成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衣落成火并收藏机甲触手时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