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在感情上外,方瑞并不是一个迟钝的人,所以他当然接收到了罂粟的求助目光.只是他不太明白,为什么罂粟会觉得,自己能帮她?

    怎么看,他都和大哥的关系更好吧……还是说,罂粟其实觉得他是一个心软好说话的人?

    好吧,方瑞知道自己在很多时候是不太喜欢惹麻烦,所以有些事情揭过去了就当做没看到,不必要发火的地方也就不会发火,能省事的无伤大雅也就按照省事的方法去做了……

    这也不能怪他,三世为人,他的心态其实已经很苍老了。

    在苍老的心态下,他一心一意想跟自家大哥过安定平稳的日子怎么了?

    从上一世有了这个唯一的亲人以后,方瑞低调着隐忍着努力着,一切都只是为了跟大哥在一起而已。这一世和自家大哥两度重逢,他的身份是多了一重,可他的想法依然没有变化。

    罂粟她,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信心,觉得自己一定会帮她呢?

    方瑞不太明白。

    还是说,但凡是跟他们有过接触的人,在让大哥不快后,都觉得只要求一求他就可以安枕无忧?

    虽然事实是这样没错,这也证实了自己在大哥心中的地位绝对……可是,他为什么要为了不相干的人而让大哥不快活?

    也许是被之前鲜血淋漓的“斗兽”激起了心中的黑暗因子,方瑞在这个不应该发呆的时候,突然想起了海恩。

    那个时候他觉醒失败,而大哥却依然对他宠溺无比,两个人的生活并没有太大变化。而且在自家大哥的陪伴下,方瑞之前担心自己失败就会被大哥嫌弃的阴影也渐渐消失……就是在那个时候,他救下了蓝珠和海恩,也许是因为心情好,也许是因恰好他们的出现触动了他的某根神经,让他做了这么一件好事。

    他其实并不是经常做好事的,毕竟他那时候已经深知爱兰帝国的丛林法则并且已经融入进去了。

    在那十多年里,方瑞记得曾经沃夫身受重伤,他因为沃夫与大哥相似的气场而救下。也记得蓝珠和海恩,那是一次想要有些什么见证的心血来潮。算来算去,也只有这两件事而已。

    这样就……成了耳根子软的烂好人了吗?

    所以海恩之所以敢那样背叛,也是因为他平时对下面的人态度太过和蔼的缘故吧。他太过和蔼以至于海恩会觉得自己去死也无所谓?还是说,就是因为这个,海恩也觉得他太懦弱而看不起他,才敢真的见死不救?

    方瑞后来没有杀他,不是原谅了海恩,只是因为他没伤到大哥,而且只是从犯的缘故。/非常文学/不到万不得已,方瑞不会亲手杀人,他不习惯。可不习惯不代表不敢……也许很多人已经觉得他是不敢了。

    想法有些混乱,因为罂粟——这个明明是陌生人却敢向他提出要求的女人,让方瑞突然有些怀疑自己的处事方式了。

    明明只是因为“大哥”想要留在这里赚钱,他才会尽量柔和“大哥”的人际关系的,在罂粟眼里,是不是很多时候就变成了是自己不想让其他人为难?

    方瑞觉得,他有必要让其他人都忘记掉这种错觉才是。

    罂粟作为大哥的助理,连系大哥和斗兽场主人的人,她更应该要明白。

    于是他只是平静地看了罂粟一眼,就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在凯斯身上。

    这个罂粟应该醒醒脑子了。

    罂粟很诧异。

    她以为这个少年会拉一拉方凯斯的袖子让他冷静一下什么的……他之前一直是这样做的,不是吗?

    可她却发现,名为方瑞的少年,在接到她求助的目光后,似乎眼神恍惚了一瞬,随即,就从平时的温和变成了冷漠。

    他不愿意帮她。

    罂粟不知道到底是哪里错了,方瑞的变化怎么会这么突然?

    这让她忍不住再度打量起这个少年,却发现,方瑞在看向杜老板背影的目光,一点点变得冰冷起来。

    他在不满。

    不满……什么?

    罂粟猛然回神。

    她真是太大意也太想当然了,她怎么会忘记少年和方凯斯的关系!

    杜老板是一个身居上位的人,习惯了下面的人对他阿谀奉承,即使是斗兽场出来的高手,在他的面前也只能低头。因此即使方凯斯武力值高,对于杜老板而言也只是高级打手,杜老板看低了他,就给了他下马威。

    而罂粟却觉得,那个方凯斯曾经肯定也是一个身居高位的人。那种迫人的气场,不止是战斗中的杀气而已。杜老板离得远感受不到,罂粟自己却时时感受着。

    一直跟着方凯斯在一起感情又如此亲密的弟弟方瑞,自然也知道方凯斯曾经的身份。

    杜老板以为的下马威,对方凯斯而言就是扫面子。

    看在方瑞眼里……当然也是。

    所以方瑞对杜老板的不满,只会比方凯斯多,而不会少。

    罂粟恍然大悟了,她立刻感觉到了气氛的冰冷,也明白了她现在应该做什么。

    作为方凯斯的助理,想要留住方凯斯,也想要让杜老板满意,她只能豁出去找杜老板,而不是被动等待。

    因为之前方凯斯已经合作地甚至是有些隐忍地愿意被她带来,可是之后做事差池的是杜老板。罂粟要缓和气氛,先要解决的,也是杜老板。

    几乎是立刻调整了状态,罂粟对着那两兄弟露出个歉意的笑容,而后踩着高跟鞋,姿态袅娜地走到了杜老板的身侧。

    她低下头,在杜老板的耳边说了些什么。

    从方瑞这边的视角来看,那两个人的谈论似乎并不愉快。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能看到,罂粟的表情带着急切,然而那位杜老板,却一直没有转过来给他们一个正脸。

    方瑞可以知道,就算是罂粟最后说服了杜老板,他的大哥在这里也肯定没办法呆下去了。

    那么,还不如不呆着。

    他正在默默思忖着是否要当即离去,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下。

    &nbs

    p;方瑞抬头:“大哥?”

    凯斯低头:“你不高兴,阿瑞。”

    方瑞点点头,叹气:“是啊,我看那个杜老板很不爽。”

    凯斯揉一揉他的头顶,又好像是当年每求必应的好大哥模样了,甚至还更多了几分宠溺的:“我去杀了他。”

    方瑞侧头:“大哥,我不高兴是因为他看不起你。”

    凯斯很平静:“我知道。”

    方瑞和自家大哥四目相对:“那大哥,你生气吗?”

    凯斯说道:“他让你生气了,所以我很生气。”

    绕来绕去,其实两个人都是在为对方而气愤而已。

    忽然间,方瑞的气消了。

    凯斯深黑的眼中带了一丝笑意:“阿瑞不气了。”

    方瑞点头:“是啊。”

    凯斯轻轻捏了一下他的脸:“我也不气了。”

    兄弟两个这回很是心有灵犀,一起回头看了眼还在与杜老板交涉的罂粟,而后又一起转过身,走到了这个房间。

    赌钱的人依然在赌,作为庄家的曼珠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在他们出来的刹那,就留意到了。只是当她往两人身后看去,却没见到罂粟,这让她的眼波微微闪了闪。

    蓝珠和沃夫一左一右地等候着,见到两位主人出来,就将恭敬的目光投过去。

    方瑞笑道:“我们走吧。”

    蓝珠识趣地没有多问,沃夫更加寡言,但动作都是统一的。

    他们抢先来到大门背后,同样是一左一右,拉开了那由特殊金属制作的,足足有一吨的沉重大门。

    蓝珠说道:“阿格瑞恩主人,凯斯大人,请小心。”

    方瑞朝他笑笑:“辛苦蓝珠了。”

    得到蓝珠反馈的美丽笑容。

    如果说除了凯斯以外还有其他人被方瑞真正纳入心里的话,就是蓝珠和沃夫了。蓝珠是因为他对方瑞从始至终不变的忠心,在他的心里,方瑞永远是第一位的,那么将心比心,他在方瑞心中当然也会占有一席之地。作为最倚重的属下和亲近的弟弟。而沃夫,方瑞对他更多的则是爱屋及乌。

    沃夫对凯斯的忠诚,就如同蓝珠对方瑞的,所以方瑞在放心沃夫的同时,也乐意有这么一个可以在自家大哥休息时起到保卫作用的影子。

    自从离开爱兰帝国之后,他们四个人才是一家人。

    而可能会多出的009……不,现在应该叫他方凯瑞了。这个建立在交易上得来的天生就“高智商”的“儿子”……方瑞不排斥在将来的某一天,他能真的成为自家大哥所期望的“爱情”结晶。

    不过现在说这个还太早了,目前最急切的事情是,他们得赶快回去洗个澡。

    地下黑市的味道不太好闻,而且既然大哥多半不会在斗兽场做了,之后要赚钱,大概就要找一找其他生财的路子。

    方瑞记得自家大哥提起过,赌战只是来钱最快的“工作”,其实还可以用其他的方式赚贡献点。

    斗兽场他们不准备去了,但地下黑市的其他地方,还是可以去的——那里从来不缺赚钱的活儿。

    一瞬间想了很多,而真实中方瑞和凯斯其实才刚刚走出大门而已。

    门口的两个壮汉护卫见没人按铃他们就自己打开门出来,平板的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了惊异的神情。

    尤其是,开门的其中之一还是蓝珠这看起来瘦削的。

    一行四人没有理会他们,直接向外走去。

    而与此同时,仍然在跟杜老板软语赔笑的罂粟,不经意间眼神一瞟,却发现屋中她带来的人,不见了!

章节目录

机甲触手时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衣落成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衣落成火并收藏机甲触手时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