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务交完,一行人转又出去。原本到这里还是想要四处逛逛的,只是方瑞惦记着之前看到的没见过的卡阵,所以没心情再多逛下去。

    凯斯惯常的陪弟弟,到这个地方以后,他发现自家弟弟比在联邦时还要开心很多。想一想,大概就是因为这里属于三不管地带吧,没有在爱兰的地位之别,也不用担心联邦什么时候为难自己。

    方瑞拉着凯斯的手腕,兴冲冲地往原路返回。

    肯德尔几人还需要在这里交任务接任务,就没有跟着他们回去。他们该说的也都说了,路也给人引了,剩下的也就没什么事了。

    不过还是留下了彼此的联系方式,要是再遇到个什么困难的任务需要帮手,请人帮忙也容易些不是?总之,对凯斯这群人,肯德尔他们是以交好为主,就算在人家那里挂不上号,也绝对不会得罪。

    很快坐着电梯向上,方瑞直奔之前看过的柜台。

    幸好这时间不长,那一张淡红的卡片还在。

    凯斯难得看到弟弟这样兴奋,过去大掌按住他的脑袋揉了揉:“阿瑞想要?”

    方瑞仰头:“这个卡阵我没见过。”

    凯斯很淡定:“买了。”

    万能的蓝珠送上币卡,在那方格下一刷,被方瑞指点着的能量卡就“嗖”一下掉出来,正好落在下方的阻拦筐内。

    方瑞拿起来,用手指摩挲摩挲它的质感,觉得很厚实,上方的花纹虽然有轻微的凹凸,不过却包含着某种特殊的规则,让他不由得爱不释手。

    这时候,旁边的店老板忽然走上前来,凑近说道:“人喜欢这张能量卡?”

    方瑞点点头:“结构很特殊。”

    店老板笑得脸上开了朵花儿似的:“原来人也懂得制作能量卡啊。”

    方瑞也回了个笑容:“我是个制卡师。”

    这店老板刚看着方瑞在挑卡片那么专注,心里就已经有所猜测了,现在听他确认,不禁对方瑞的年纪有些惊讶:“这么年轻的制卡师?”

    ……很年轻吗?

    方瑞不太理解店老板的诧异。在奇索的时候,十六七岁的制卡师有很多,普通的同院学员都起码能制作一级能量卡,只是未必一定去进行制卡师的资格认证罢了。

    就比如方瑞自己,他本身已经可以制作四级能量卡了,也没有去做过什么认证啊。但就算没做过认证,难道又能否认他其实是个制卡师的事实?

    其实这是方瑞自己不了解焦火星的常情。

    这个星球本来就是联邦的偏僻地带,星球民或者是当年和现在的逃犯,或者是当年逃犯的后代。经过这么多年发展人口虽然也算多了,但因为没有太多悠久传承的缘故,文明发展比联邦要倒退无数年。

    加上星球的磁场问题,光脑不能普及,星球的资源也不能满足大部分人对于能源的开发,所以甲修的技巧也是停留在多年前的。而且机甲材料制作来之不易,甲修的数量本来就少,制卡师这类凭借精神力才能达到高峰的人群,自然就更少了。因此,能达到一定水准的制卡师,通常年纪都不小了。

    像方瑞这种十多岁就能制卡的……是少之又少。

    如果这店老板知道方瑞甚至已经能制作四级能量卡,恐怕心情就不单单只是惊讶就能形容。

    不过方瑞也不好就这么说出自己的疑问,像是炫耀似的。所以他就笑了一下,转个话题:“这里还有其他的能量卡吗?最好是卡阵特殊些的。”

    既然开的是能量卡的店子,品种又这么多,想必对能量卡多多少少也是有些了解的。

    果然店老板就笑了,直接把方瑞拉到另一边:“这里的能量卡都是半废卡,很多都是制卡师们改进卡阵或者自己设计卡阵后失败的作品。对于普通人而言或许没什么用处,但是对于制卡师说不定能有启发的作用。所以,很多制卡师也会经常来找找灵感。”

    方瑞听了,也不用老板过多推荐,他就直接向前一步,仔细查看起来。

    这个柜子不大,比起之前看到的一人高的要矮上起码一半,里面的卡片也没有分等级地摆放着,显示的能量值也往往不高。

    可就是这样简单的柜子里,却有十多张卡片吸引了方瑞的注意。

    有七张一级能量卡,三张二级能量卡和一张三级能量卡,总共十一张。每一张的卡纹结构都很奇特——当然并不是说其他的卡片就不够奇特,而是这些被方瑞看中的卡片卡纹描绘得要更加圆润,这就证明起码在成熟度上是远超其余卡片的。

    不过卡纹的修改和设计的确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这些半废卡中,多数都是一二级的能量卡,这也跟它们的等级最低有关,然后是三级有一些,四级更少,再高级的就几乎没有了。

    方瑞只是大致地看过了,没有回去进一步分析并且自己试手去绘制之前,他还不能确定他看中的几张,卡阵的设计修改思路是正确的。一个制卡师,只有不断地动手实验,才能保证绘制的成功。

    不知什么时候凯斯又一次出现在方瑞的身边,突然开口:“阿瑞想要?”

    方瑞点头:“想要。”

    凯斯说道:“买了。”

    于是蓝珠再度付出贡献点,方瑞得到了这十一张让他同样很是喜爱的能量卡半废卡。

    虽然不是量购的,不过那些半废卡反而比普通能量卡更贵。它们的价值早已不在卡片中尚存的能量了,而是在于卡阵本身。

    于是店老板小赚一笔,笑得更是开心。

    得到想要的东西,方瑞准备回去了。老实说,他现在都有些迫不及待——那些卡阵真的很新颖啊!

    只是似乎老天总是不喜欢让方瑞太激动,在他刚要离开的时候,电梯里重新上来了几个人,面色凶狠地堵住了他们回去的道路。

    方瑞满腔的热情,在这一刻仿佛被泼了冷水。

    “……麻烦让我们过一下行吗?”他还是很有礼貌地开了口。

    那几个男人满身的凶煞之气,看着就不像是过正常日子的。加上是刚从地下黑市里出来,越发显得霸道了:“嗨小子,艾莉是老子的女人,你他妈给我离她远一点!”

    方瑞有一瞬间的迦弧

    艾莉……是谁?

    也许是他的一时没反应过来被那个发话的男人

    看做了挑衅,当即脸色黑沉:“不跟老子开口,你小子哑巴了?”

    方瑞嘴角一抽,他是真不知道艾莉是谁。而且这一幕也未免太过熟悉了吧,第一世的时候似乎总是在电视剧上看到……

    这种时刻他如果不快点发话,按照惯性就将会引起一系列的后发事件,导致事情不可收拾。

    于是方瑞快速开口:“我不认识艾莉,这位先生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不过既然天意不想让他好过,又怎么会这么轻易就让误会澄清呢?

    所以理所当然的,那个身材魁梧的男人是半点也不相信,开口就骂:“小白脸!不要给老子给脸不要脸啊!”

    话音一落,素来鲁莽——或者说直来直往的男人一拳打过来。在他看来,不过是个小鸡仔似的菜鸟,这一下子足够让他好受的了,肯定能给他个教训。

    只是很可惜,他那“钵大的拳头”遇上了“铁钳似的手掌”,一下子就被人抓住了,是生疼生疼的。

    这回蓝珠的动作慢了点,就在自家弟弟身边的凯斯发挥了自己应有的作用,在敌人的攻击中很好地保护了方瑞。而后他稍稍加了一分力道,那个男人就“嗷”一声,发出了野兽受伤时的惨嚎。

    凯斯好在还记得最好不要在大庭广众下杀人,所以在听到那男人骨节发出呻吟后,就松了手,轻轻一推。

    男人立刻踉跄后退,拳头都被捏变了形。

    他身后的几个人也都用惊惧的目光看着凯斯,能一下子打退他们老大,这家伙是什么来头?

    惊疑中没有发问,拳头变形的男人恼羞成怒地开口:“你这小白脸只会躲在别人后头吗,有种出来!”

    方瑞听了这话,反而往凯斯身后走了一步:“他是我大哥。”

    也就是说,不是别人。

    在打架打不过的时候召唤亲人来帮忙,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早在第一世孤儿院中的时候,他就是这样想的了。

    上学的时候也因为自己孤儿的身份受到嘲讽,作为男人,年少时气性大跟人打架也不是没有过。只是其他人总是有哥哥叔叔甚至父母护着,只有他什么也没有。从开始到最后都只能一个人坚持——让他羡慕着,甚至是嫉妒着的。

    可是他现在有了。

    比任何人都强大都完美的大哥,在他被欺负的时候会为他出头的大哥。

    他为什么要因为其他乱七八糟的原因而不去“使用”呢?他是很享受这种被人帮忙出头的感觉的。

    凯斯很高兴。对他而言,弟弟的认同比什么都重要。

    所以高兴的后果就是,凯斯走上前几步,非常干脆地一拳一个将人都轰了出去。他的力道控制的不错,店子里的摆设物品没有任何一件受到损伤——也不会因为要赔偿损失而被向来节俭的弟弟念叨了。

    方瑞看着那些摔得七荤八素的男人,觉得有点好笑。

    他还是决定要解开这个误会,就拉着大哥一起走出店外,开口问道:“请问……那个‘艾莉’到底是哪位?”

章节目录

机甲触手时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衣落成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衣落成火并收藏机甲触手时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