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莱伊家的人交过底,回帖的事情就交给了科斯处理。非常文学只是还没到晚上宴客的时候,艾斯琼尼就差人送了份礼物过来。

    方瑞坐在凯斯的旁边,有些讶异地看着来人。

    这是一位神情严肃的中年人,穿着管家的制服也是管家的模样,手里正捧着一个看起来就华贵非常的盒子。

    方瑞也认识这个,盒子只是外壳,里面则是真空包装。

    那管家模样的人态度很恭敬:“方瑞先生,艾斯琼尼殿下吩咐臣下将此物献上,作为殿下送给您的礼物。”

    方瑞接过来,虽然不明白里面是什么,但还是先道谢:“多谢殿下的好意,我和大哥愧受了。”

    他知道对方最在意的是自家大哥,当然也要代替凯斯接受这份好意。

    中年人送完了礼物,就立刻告辞离去。这时候安利斯才说道:“这位就是殿下的管家赖恩先生了,殿下请他代为送礼,想必也是想让他见一见两位。”

    方瑞点点头,表示明白。

    艾斯琼尼正忙于各方斡旋,当然不可能时时刻刻地围着他们兄弟俩转来转去,派了他宅邸的管家过来,也是表达重视之意。安利斯这么急着解释,也是怕他们对艾斯琼尼没有亲自上门有意见吧。

    尤其是在又有其他人送拜帖的情况下。

    挑了挑眉头,方瑞拆开了盒子的外壳,里面的透明真空装清晰地显示出悬浮在其中的……材料。

    红釉树黏液。

    方瑞怔了怔,神情有些微妙。

    这个东西本来是他去拍卖会的主要目的,但是在看到了那块终于能给大哥买到的矿石之后,他因为兴奋而发呆,竟然就忘了这件事了。

    现在反应过来,他不由得产生了一点歉疚。

    凯瑞是已经被他们承认的“儿子”,帮着他眷得到一具**也是他们说好的条件,可也许还是相处时间太短没能真正放进心里的缘故,凯瑞的事情,还没有能让方瑞达到绝不会忘记的地步。

    这个也是没办法的,感情这种东西,不是说了接受说了会有就能在短时间内立刻培养起来……这个需要长时间的积淀和双方的不断磨合。

    方瑞也只能在心里告诫自己,以后要多多注意了。

    把红釉树黏液交给蓝珠收好,方瑞对艾斯琼尼的好感也多了几分。一个能及时用恰当的东西骚你痒处的聪明的合作者,绝对比总是让你伤脑筋的愚蠢的合作者好太多了。

    方瑞于是笑了笑:“科斯家主,烦请替我向殿下表达我们的谢意。”这回是真的有些感激,不然的话对凯瑞失去了信誉,这不符合他的做人原则。

    ……还好得到了补救。

    大概晚上六点左右,一辆普通的座驾停在了这一片别墅区前,自然有莱伊家的仆人将人引入,一直来到了庄园外围的一座精致的小别墅中。

    主宅不是接待这一类客人用的,罂粟虽然代表了地下斗兽场,但也没有资格进入莱伊家的私人居住地。

    小别墅里已经准备着上好的食水,只由葛兰与安利斯这两个成年的莱伊家人陪同凯斯与方瑞对客人进行招待。

    罂粟的地位,还不足以让莱伊家所有人一齐出动。

    时针指在六点整的时候,罂粟也正好从门外被带领进来。

    她今天穿着一身玫瑰红的礼服,戴着镶嵌有一粒水滴状宝石的华贵项链,头发更是高高挽起,簪了一朵与礼服同色的宝石玫瑰花,并露出了她雪白而线条优美的脖颈。在日暮的余晖下,浅薄的光芒给她镀上了一层淡金的光芒,把她显得尤其美貌动人。

    罂粟的表现很贴切,尽管还带着地下黑市中服务人员特有的一丝狡猾,可仍然让人为之赞叹。

    她首先优雅地行了个淑女礼:“冒昧拜访,请收下我的礼物。”

    罂粟今天来到这里,身后也跟着好几名同样美丽的女子,她们的手里捧着礼物,在进门之后已经恰如其分地奉上。

    同样有侍者过来接受了礼物,彼此才坐到了各自的位置上。

    罂粟这一次的装扮毫不吝啬地展露出了她丰润的身材,纤细的腰肢以及傲人的胸围,而□的双臂也显现出了她莹润的肌肤与完美的曲线。

    作为一个女人,她已经做到了她能够做到的最好的仪容打扮。

    相反凯斯和方瑞就没有这么精心了——没理由为了一个肯定不会接受的拉拢而折腾自己,不是吗?

    倒是安利斯和葛兰,为了显示出莱伊家对方氏兄弟的重视而盛装打扮了一番。也幸亏这样重视,才没有被一个女人给比下去。

    罂粟是做好了很多准备过来的,她甚至已经在心里预言了无数次对话的嘲与对白,但到后来她却发现,一种都没用。

    以她那几个月时间对铁豹的了解,这家伙根本不会跟你绕弯子,更别提让他欣赏所谓的谈话的艺术、并且从那些七拐八弯的话语中找到相应的信息了——想想吧,既然是兄弟,做哥哥的不擅长,做弟弟的难道会喜欢到哪里去?

    更何况,罂粟对方家的弟弟也是有过几面之缘的,也确实印证了她的想法,这位弟弟也不喜欢跟人绕弯子,只是在自家大哥不愿意的情况下勉为其难地进行应付而已。[非常文学].

    最终罂粟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做那种刚谈话开始就会被人赶出去的事情好了……对于铁豹这家伙,她还是直率一点直接上贿赂和利益最好。

    罂粟在心底里深吸一口气,面上却不露声色。她递给了方瑞一个薄薄的、只有手掌大的纸袋,而后微微一笑:“方小先生,上一次在斗兽场没能好好招待你,实在过意不去,这是我一点小小的心意,还请你不要拒绝。”

    人家都说得这么诚恳了,除非你很讨厌这个人,要不然也不会就这么拒绝对方。方瑞就只好接过来,直接交给了蓝珠:“请不要太介意,我和大哥在那里过得很开心。”

    ……开心的话会走得这么快吗?

    虽然知道这不是在故意对她进行讽刺,罂粟的表情还是有一瞬的僵硬。而后她稍稍弄了弄头发,淡淡的香气弥漫在厅里,她的动作和神态都现出了那风情万种的韵味,而她说出来的话也是很直接的。

    “铁豹先生,方小先生,不知道能不能请你们到地下斗兽场去玩几天?”罂粟笑道,“当然一切开销都由我们处理,当然,我们也准备了一些礼物,希望还能入了两位的眼睛。”

    她说完,再递过去的就是一个烫金封皮的册子,里

    面密密麻麻的都是相当华丽的文字。

    对,这就是罂粟的办法。

    从她得知这一次的拜访是在莱伊家的时候,她就知道拉拢是十有**不会成功了,而她之所以还会来到这里,就是为了那飘渺的一线希望。

    莱伊家的人不会让两兄弟单独跟她见面这个也在意料之中,但难道莱伊家的以为这样她就没办法进行开出价码了吗?还是说她会给莱伊家人机会让他们在她和两兄弟的对话中间打岔挑拨?

    罂粟唇角的弧度很完美。

    她没这么蠢,所以她直接把价码列成了清单交到两兄弟手里。不管是莱伊家的哪一位,只要还要脸面,就不可能从他们手中直接抢来清单去看。

    这样无论如何,她起码“开价”这第一步是做到了。

    方瑞也被她弄得有些讶异,他还真没想到罂粟会来这一手。

    实在是……漂亮?

    还真不好形容她的做法。

    收起清单,方瑞有些忍俊不禁地笑了笑:“我会仔细看的。”

    罂粟也回以了笑容。

    莱伊家的两兄弟对视一眼,则都有些哭笑不得。被这个女人打乱了步调,让他们两个完全没有了发挥的余地。

    之后晚餐正好准时送上,双方就各怀心思地……上桌子吃饭去了。

    罂粟在吃完饭后就走了,可以说是匆匆而来匆匆而去,礼数都尽到了,却也算是赢了莱伊家的人一筹。

    安利斯、葛兰还有方氏兄弟也回到了莱伊家的主宅里,科斯听安利斯说完了事情的经过,也不由得摇了摇头。

    “这个女人识时务又懂得变通,在地下黑市中也是不常见的。”这位莱伊家主说道,“你们要应付各种突发状况,还需要更多经验才行。”

    葛兰笑了几声:“真是跟被耍了一样。”

    而安利斯则是严肃地点了点头:“这个女人的确不简单。”

    科斯冷哼一声:“在我看来,她比斗兽场的主子明白多了。”不然的话,铁豹明明是在斗兽场出头的,又怎么轮得到他们莱伊家的人来拉拢?

    这一番对话他们并没有避着正在旁边看清单的方氏兄弟,这也是因为双方更加融洽的缘故。当然方瑞也没有避着他们,罂粟给方瑞的“见面礼”是一张比卡,蓝珠检查过后直接也汇报了,里面有100万贡献点之多。

    清单上的东西一串一串的,各种珍奇无数,总价值更是不可估量,仅仅是内含千万贡献点的币卡就有十张乃至更多。地下斗兽场盘亘这么多年,油水绝对充足,可这些东西全划拉下来,起码也是斗兽场主亲自咬了一大块肉下来。

    这种放血的疼痛,啧。

    严格说来,方瑞在艾斯琼尼这里得到的利益绝不会超过这张清单上的,可他仍然是不太在意地把单子直接掷到了科斯手里。

    “大手笔啊。”他笑道,“可惜没有我得不到的。”

    有一句话叫做投其所好,艾斯琼尼一直都能做到,所以其他的东西再多,都比不上迫切需要却又得不到的啊。

    作者有话要说:于是备份如下:——

    和莱伊家的人交过底,回帖的事情就交给了科斯处理。只是还没到晚上宴客的时候,艾斯琼尼就差人送了份礼物过来。

    方瑞坐在凯斯的旁边,有些讶异地看着来人。

    这是一位神情严肃的中年人,穿着管家的制服也是管家的模样,手里正捧着一个看起来就华贵非常的盒子。

    方瑞也认识这个,盒子只是外壳,里面则是真空包装。

    那管家模样的人态度很恭敬:“方瑞先生,艾斯琼尼殿下吩咐臣下将此物献上,作为殿下送给您的礼物。”

    方瑞接过来,虽然不明白里面是什么,但还是先道谢:“多谢殿下的好意,我和大哥愧受了。”

    他知道对方最在意的是自家大哥,当然也要代替凯斯接受这份好意。

    中年人送完了礼物,就立刻告辞离去。这时候安利斯才说道:“这位就是殿下的管家赖恩先生了,殿下请他代为送礼,想必也是想让他见一见两位。”

    方瑞点点头,表示明白。

    艾斯琼尼正忙于各方斡旋,当然不可能时时刻刻地围着他们兄弟俩转来转去,派了他宅邸的管家过来,也是表达重视之意。安利斯这么急着解释,也是怕他们对艾斯琼尼没有亲自上门有意见吧。

    尤其是在又有其他人送拜帖的情况下。

    挑了挑眉头,方瑞拆开了盒子的外壳,里面的透明真空装清晰地显示出悬浮在其中的……材料。

    红釉树黏液。

    方瑞怔了怔,神情有些微妙。

    这个东西本来是他去拍卖会的主要目的,但是在看到了那块终于能给大哥买到的矿石之后,他因为兴奋而发呆,竟然就忘了这件事了。

    现在反应过来,他不由得产生了一点歉疚。

    凯瑞是已经被他们承认的“儿子”,帮着他眷得到一具**也是他们说好的条件,可也许还是相处时间太短没能真正放进心里的缘故,凯瑞的事情,还没有能让方瑞达到绝不会忘记的地步。

    这个也是没办法的,感情这种东西,不是说了接受说了会有就能在短时间内立刻培养起来……这个需要长时间的积淀和双方的不断磨合。

    方瑞也只能在心里告诫自己,以后要多多注意了。

    把红釉树黏液交给蓝珠收好,方瑞对艾斯琼尼的好感也多了几分。一个能及时用恰当的东西骚你痒处的聪明的合作者,绝对比总是让你伤脑筋的愚蠢的合作者好太多了。

    方瑞于是笑了笑:“科斯家主,烦请替我向殿下表达我们的谢意。”这回是真的有些感激,不然的话对凯瑞失去了信誉,这不符合他的做人原则。

    ……还好得到了补救。

    大概晚上六点左右,一辆普通的座驾停在了这一片别墅区前,自然有莱伊家的仆人将人引入,一直来到了庄园外围的一座精致的小别墅中。

    主宅不是接待这一类客人用的,罂

    粟虽然代表了地下斗兽场,但也没有资格进入莱伊家的私人居住地。

    小别墅里已经准备着上好的食水,只由葛兰与安利斯这两个成年的莱伊家人陪同凯斯与方瑞对客人进行招待。

    罂粟的地位,还不足以让莱伊家所有人一齐出动。

    时针指在六点整的时候,罂粟也正好从门外被带领进来。

    她今天穿着一身玫瑰红的礼服,戴着镶嵌有一粒水滴状宝石的华贵项链,头发更是高高挽起,簪了一朵与礼服同色的宝石玫瑰花,并露出了她雪白而线条优美的脖颈。在日暮的余晖下,浅薄的光芒给她镀上了一层淡金的光芒,把她显得尤其美貌动人。

    罂粟的表现很贴切,尽管还带着地下黑市中服务人员特有的一丝狡猾,可仍然让人为之赞叹。

    她首先优雅地行了个淑女礼:“冒昧拜访,请收下我的礼物。”

    罂粟今天来到这里,身后也跟着好几名同样美丽的女子,她们的手里捧着礼物,在进门之后已经恰如其分地奉上。

    同样有侍者过来接受了礼物,彼此才坐到了各自的位置上。

    罂粟这一次的装扮毫不吝啬地展露出了她丰润的身材,纤细的腰肢以及傲人的胸围,而裸露的双臂也显现出了她莹润的肌肤与完美的曲线。

    作为一个女人,她已经做到了她能够做到的最好的仪容打扮。

    相反凯斯和方瑞就没有这么精心了??没理由为了一个肯定不会接受的拉拢而折腾自己,不是吗?

    倒是安利斯和葛兰,为了显示出莱伊家对方氏兄弟的重视而盛装打扮了一番。也幸亏这样重视,才没有被一个女人给比下去。

    罂粟是做好了很多准备过来的,她甚至已经在心里预言了无数次对话的嘲与对白,但到后来她却发现,一种都没用。

    以她那几个月时间对铁豹的了解,这家伙根本不会跟你绕弯子,更别提让他欣赏所谓的谈话的艺术、并且从那些七拐八弯的话语中找到相应的信息了??想想吧,既然是兄弟,做哥哥的不擅长,做弟弟的难道会喜欢到哪里去?

    更何况,罂粟对方家的弟弟也是有过几面之缘的,也确实印证了她的想法,这位弟弟也不喜欢跟人绕弯子,只是在自家大哥不愿意的情况下勉为其难地进行应付而已。

    最终罂粟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做那种刚谈话开始就会被人赶出去的事情好了……对于铁豹这家伙,她还是直率一点直接上贿赂和利益最好。

    罂粟在心底里深吸一口气,面上却不露声色。她递给了方瑞一个薄薄的、只有手掌大的纸袋,而后微微一笑:“方小先生,上一次在斗兽场没能好好招待你,实在过意不去,这是我一点小小的心意,还请你不要拒绝。”

    人家都说得这么诚恳了,除非你很讨厌这个人,要不然也不会就这么拒绝对方。方瑞就只好接过来,直接交给了蓝珠:“请不要太介意,我和大哥在那里过得很开心。”

    ……开心的话会走得这么快吗?

    虽然知道这不是在故意对她进行讽刺,罂粟的表情还是有一瞬的僵硬。而后她稍稍弄了弄头发,淡淡的香气弥漫在厅里,她的动作和神态都现出了那风情万种的韵味,而她说出来的话也是很直接的。

    “铁豹先生,方小先生,不知道能不能请你们到地下斗兽场去玩几天?”罂粟笑道,“当然一切开销都由我们处理,当然,我们也准备了一些礼物,希望还能入了两位的眼睛。”

    她说完,再递过去的就是一个烫金封皮的册子,里面密密麻麻的都是相当华丽的文字。

    对,这就是罂粟的办法。

    从她得知这一次的拜访是在莱伊家的时候,她就知道拉拢是十有**不会成功了,而她之所以还会来到这里,就是为了那飘渺的一线希望。

    莱伊家的人不会让两兄弟单独跟她见面这个也在意料之中,但难道莱伊家的以为这样她就没办法进行开出价码了吗?还是说她会给莱伊家人机会让他们在她和两兄弟的对话中间打岔挑拨?

    罂粟唇角的弧度很完美。

    她没这么蠢,所以她直接把价码列成了清单交到两兄弟手里。不管是莱伊家的哪一位,只要还要脸面,就不可能从他们手中直接抢来清单去看。

    这样无论如何,她起码“开价”这第一步是做到了。

    方瑞也被她弄得有些讶异,他还真没想到罂粟会来这一手。

    实在是……漂亮?

    还真不好形容她的做法。

    收起清单,方瑞有些忍俊不禁地笑了笑:“我会仔细看的。”

    罂粟也回以了笑容。

    莱伊家的两兄弟对视一眼,则都有些哭笑不得。被这个女人打乱了步调,让他们两个完全没有了发挥的余地。

    之后晚餐正好准时送上,双方就各怀心思地……上桌子吃饭去了。

    罂粟在吃完饭后就走了,可以说是匆匆而来匆匆而去,礼数都尽到了,却也算是赢了莱伊家的人一筹。

    安利斯、葛兰还有方氏兄弟也回到了莱伊家的主宅里,科斯听安利斯说完了事情的经过,也不由得摇了摇头。

    “这个女人识时务又懂得变通,在地下黑市中也是不常见的。”这位莱伊家主说道,“你们要应付各种突发状况,还需要更多经验才行。”

    葛兰笑了几声:“真是跟被耍了一样。”

    而安利斯则是严肃地点了点头:“这个女人的确不简单。”

    科斯冷哼一声:“在我看来,她比斗兽场的主子明白多了。”不然的话,铁豹明明是在斗兽场出头的,又怎么轮得到他们莱伊家的人来拉拢?

    这一番对话他们并没有避着正在旁边看清单的方氏兄弟,这也是因为双方更加融洽的缘故。当然方瑞也没有避着他们,罂粟给方瑞的“见面礼”是一张比卡,蓝珠检查过后直接也汇报了,里面有100万贡献点之多。

    清单上的东西一串一串的,各种珍奇无数,总价值更是不可估量,仅仅是内含千万贡献点的币卡就有十张乃至更多。地下斗兽场盘亘这么多年,油水绝对充足,可这些东西全划拉下来,起码也是斗兽场主亲自咬了一大块肉下来。

    这种放血的疼痛,啧。

    严格说来,方瑞在艾斯琼尼这里得到的利益绝不会超过这张清单上的,可他仍然是不太在意地把单子直接掷到了科斯手里。

    &

    nbsp;“大手笔啊。”他笑道,“可惜没有我得不到的。”

    有一句话叫做投其所好,艾斯琼尼一直都能做到,所以其他的东西再多,都比不上迫切需要却又得不到的啊。

章节目录

机甲触手时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衣落成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衣落成火并收藏机甲触手时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