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瑞是在被一座大山压住的噩梦中醒来的,而且整个身体都被另一个人紧紧地箍在怀里,后

    方隐秘之处甚至还仍然被塞得满满的……这让满满反应过来的方瑞一点点地染红了脸。

    想起来了……昨天的事情。

    那种把整个人身心都席卷进去的疯狂,到现在全部重新回到了方瑞的脑子里,让他瞬间觉得自己可能要冒烟了。

    还有大哥……昨晚的大哥,很奇怪也很……热情。像是要把他彻底吃下去一样的热情。

    捂住脸,方瑞小心地扒拉了一下横在面前的手臂,准备不着痕迹地离开这个怀抱。而且还有

    身后那东西……方瑞的脸更红了。

    就算是后来他昏迷过去了大哥也不能就这么插了一个晚上啊!

    但是没扒拉动,那条手臂反而搂得更紧了。

    “阿瑞,醒了。”平铺直述的话,带着睡醒后的些微沙哑,正是他大哥凯斯的声音。

    方瑞僵住了。谁能告诉他这种情况他到底要怎么反应?

    凯斯低下头,在方瑞的耳珠上轻轻咬了咬:“阿瑞好舒服。”

    这种形容……方瑞觉得自己身体里的那个东西也很满足地往前捅了捅。

    细小的热流逼得方瑞嗓子一哽。

    “大哥,我要起来。”顿了一顿,方瑞忍无可忍地开口。

    凯斯继续跟方瑞贴近:“不。”

    方瑞的手指掐篆斯的胳膊:“大哥……我要洗澡!”

    大概是听出了方瑞微不可查的磨牙声,凯斯很失望的开口:“一起洗?”

    这回轮到方瑞拒绝了:“不要。”

    凯斯慢慢地把自己的东西拔出来,在抽出的刹那,发出“啵”的轻响。

    原本忍耐着那东西一点点磨蹭出去感觉的方瑞恢复了的脸色霎时间又是面红耳赤了。

    之后他再伸手去扒拉凯斯的胳膊,就顺利地扒拉开,而方瑞自己也是撑着酸软的腰站起来。

    啊,他该说幸亏还能站起来吗?

    下了床往浴室方向走,被弄了大半夜几乎无法闭合的后方湿漉漉地,有些微凉的液体顺着大

    腿流下,让方瑞不禁又是全身僵硬。

    深深地吸了几口气,方瑞有些别扭地缩紧后面,尴尬而快速地奔入了浴室之中。洗澡,这个

    是当务之急的。

    等整个人都躺在在了浴池里,满腔通红的方瑞才吁了口气,觉得自己刚才简直是要窒息了。

    终于还是做了啊……好像也不是很难受。

    好吧,其实做到后来,那种感觉还蛮不错的。就是时间久了点,下一次或许应该跟大哥提前

    说情楚。

    事已至此,方瑞也没什么好矫情的,除了早起走路的时候尴尬些,别的倒也没什么。只是绝对不能在事后跟大哥一起洗澡就是了,不然的话……想想大哥禁欲了这么久,就知道肯定结果好不了。

    拍了拍脸,方瑞把手指试探地伸入下方,放松了身体,把里面的东西引出来。很快水面上泛起了点点自浊。窘了一下后,方瑞立刻放水,把这些东西全抽走,才重新浸在蓄满温水的池子里面。

    也许是因为他这一番折腾太久,外面有人敲门了。

    之后还没等方瑞说话,人就直接走了进来。

    能在这个时候进来的,也就只有凯斯一人。他裸露着精壮的身躯,很从窖地迈步走来。

    以方瑞这个视线角度,能看到的恰好就是耶沉甸甸的不该看到的东西。

    方瑞忍不住往后缩了一下,跟着觉得自己的反应有点奇怪,又靠坐好:“大哥,不是说我先洗澡的吗?”

    凯斯直接跨入浴池:“一起洗。我想起来,应该帮阿瑞。”

    方瑞一顿:“……不用了大哥,我已经弄好了。”

    凯斯过去搂着方瑞的腰,手往下放滑去——被方瑞捉住。他问道:“阿瑞后面没事?”

    方瑞抓紧凯斯的手不让他动:“……没事。”

    凯斯说道:“我看看。”

    方瑞摇头:“真不用了。”

    凯斯很惋惜,但是没坚持:“那我帮阿瑞擦背吧。”

    显然哥哥拗不过弟弟,凯斯妥协,自己在一边给自己擦身体。方瑞略松口气,也自己擦洗起来。他却没看到,在他刚转头刹那,凯斯落在他遍布斑驳的身体上的幽深目光。

    好不容易洗完澡,方瑞忐忑的心总算是安定下来。虽然仍是有些不好意思吧,可做都做了,世界上也没人比凯斯跟他更亲近,倒也没有要求凯斯什么背过身不许看之类的。而是很大方地穿上浴衣,跟凯斯一起走出浴室。

    蓝珠早已经端着热气腾腾的食物候在外间了,他抬眼看到方瑞露在外头白皙皮肤上的紫红色淤痕,有些喜悦又有些担忧地笑了笑。喜悦的当然是凯斯大人与他的主人两情相悦终得圆满,担忧的却是以凯斯大人这样的体力这样忍耐已久的欲望,他的主人该是吃了多大的苦头……

    直到发现方瑞眉宇间没有痛苦都是安然,他才放心下来,把食物呈上。

    早已经给自己补充了很多相关之事的蓝珠当然明白这时候他应该奉献的食物是什么种类,准备的也就是熬了许久调味完美的粥品,又能调理主人“受创”的身体,又不会伤害到主人的肠胃。

    方瑞还是被抱在凯斯的怀里——尽管那硬邦邦的大腿显然没有沙发舒服,不过带来的安稳感却是沙发所不能媲美的。

    这时候就需要忠心的追随者出场了,蓝珠给沃夫使了个眼色,阴影中的沃夫就突然冒出头,手里还提着个厚实柔软的毛垫子。

    凯斯接过垫子,给方瑞垫在下方,这样就舒服多了。刚享受过一夜的凯斯对蓝珠的服侍很满意,破天荒地给了他一个赞许的眼神。

    &nbsp

    蓝珠唇角的弧度很完美:“凯斯大人,这是给阿格瑞恩主人的粥,请……”

    凯斯拿过来,熟练地用勺子给方瑞喂食。

    方瑞有点不自在:“大哥,这个我自己吃可以。”

    以前两兄弟其实也亲亲密密地互喂过,但是在已经做了更亲密事的第二天早上当着追随者的面这样……方瑞不得不承认,他再怎么做心理建设,还是害羞了。

    “害羞”这个词可真不该出现在一个活了几辈子的男人身上,但这男人活了三辈子才终于不是处男……出现这种情绪似乎也不该那么奇怪……吧。

    凯斯没有拒绝,不过改为自己端着碗,让方瑞自己吃。因为考虑到的确身上疲惫,方瑞这回没有拒绝。

    好不容易把一碗粥吃完,饥肠辘辘的胃也得到了良好的抚慰,这时候凯斯也开始自己吃东西,当然,他就不需要和方瑞一样有所忌讳了~

    而方瑞看一看时间,是上午十点,就开始询问蓝珠,这半天里是否有什么事情发生。

    蓝珠于是说道:“莱伊家的人来敲过门,属下因为主人和凯斯大人还在睡觉婉拒了,其他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方瑞点点头,表示明白。

    其实在这里住了这段日子了,也不是每一次都要跟他们一同进餐,而今天突然过来,多半是为了格雷尔的事情吧。

    快速地休整一下,方瑞从凯斯的腿上下来,去里间换了一套稍微正式些的衣服,也顺便遮挡遮挡这几乎蔓延到脖子上的吻痕。

    之后方瑞就跟自家大哥一起出了门,去和莱伊家的人会晤一下。

    果然,虽然科斯家主和葛兰这段时间一直处于忙碌中,但是安利斯却留了下来。一见到方瑞等人下楼,就起身相迎。

    方瑞笑道:“抱歉,今天我们贪睡了。安利斯,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安利斯请几个人坐下,又跟旁边服侍的人吩咐了两句,才说道:“是有一点事情询问。”他沉吟一下,“关于格雷尔,他昨晚失礼了,我很抱歉。”

    方瑞心知肚明,格雷尔的决定显然是背着家人的私自决定,而安利斯跟格雷尔关系不错,在昨晚必定已经跟格雷尔好好地研究过了。而现在的谈话,大约也是莱伊家共同讨论的结果……又或者是全部交给了安利斯来负责。

    安利斯现在明显在想着合适的措辞,具体是怎么想暂时未知。就在这个时候,格雷尔已经被刚才安利斯派去的仆人叫了下来。

    “二哥。”他唤道,再看向方瑞,“老师,还有老师的大哥。”

    方瑞挑挑眉,凯斯也看了他一眼。

    这还是第一次凯斯在称呼上作为方瑞附属而存在,带给兄弟两人一种很新鲜的感觉。方瑞不讨厌,而凯斯无所谓。

    方瑞笑笑点头,算是应声。

    而安利斯则拉着格雷尔坐到自己旁边,认真端详了他一会儿。

    现在的格雷尔脸色红润,身体看起来比以前好了很多,就连精神仿佛也振作不少,完全没有以前那种苍白赢弱的模样。

    先不提格雷尔是否真的能成为方瑞的学生,安利斯站起来,鞠了个躬:“方瑞,很感谢你,让格雷尔的身体康复了起来。”

    事实上,早在昨晚他就连夜带着格雷尔用精密的仪器检查了身体,其中有几项需要时间观察的,今天早上也得到了结果。

    格雷尔确实已经完全恢复了降,甚至比普通人的素质更好了很多。作为宠爱弟弟的兄长,安利斯怎么能不感激方瑞呢?

    请朋友们百度直接搜索:晨露文学

    而且就他看来,能够这么快而且完全看不出副作用地提高格雷尔的身体素质,那种药水,一定非同猩。

    ——————————————————END————————————————————

    凯斯大哥吃了一晚的肉之后,阿瑞居然还能站起来……不厚道的托下巴,大哥这应该是给弟弟留了情?不然阿瑞同学的体力应该没有这么强壮吧

    扭动……大哥既然已经开了荤,那岂不是以后夜夜都……哈哈,阿瑞要不要补补身体啊?蓝珠,这就要靠你啦!!

章节目录

机甲触手时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衣落成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衣落成火并收藏机甲触手时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