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是贴近山群就越是寒冷,方瑞缩在一大堆毛绒保暖的东西里面,感觉自己一点儿也不冷——虽然风拂过发丝的时候,有些寒气传来。

    在自家大哥怀里总是最安全的,方瑞很放心,但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来。

    “大哥,我记得我的衣服上还缝着录音的纽扣……”

    是的,他们这一组录音的东西是封在方瑞身上的,凯斯因为威名太重因而负责缝纽扣的人并不敢接近。

    可是方瑞现在都脱光了从里到外换上了其他的衣物,那纽扣可怎么办呢?

    凯斯说道:“在次空间里。”

    ……没被大哥随便扔掉就好。

    不过,在次空间里,根本是寂静无声无法完成任何工作的吧……

    凯斯是很了解方瑞的,马上解答了:“不关它。出去前再换回来。”

    反正空间钮的设计是能够让纽扣在其中正常工作,但次空间这玩意,谁让那些人都不知道呢?

    方瑞也不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老实说,他也不喜欢自己在跟大哥独处的时候有什么东西一直监视着他们——即使是声音,也够别扭的了。

    几步之后凯斯到了山脚,下面就是爬山了。

    刚刚因为六角蛇形貌太恶心,方瑞也没提醒自家大哥装上那异兽的头颅,也就是说,他们两个现在的成绩为0……必须要寻找其他的异兽才行。

    这座挡在面前的山很陡峭,中间只有一条很窄的山路,而且从近处观察才发现,这山的形态也是很奇怪的。

    山上的数目很茂盛,但似乎普遍很矮小,压得密密实实的,不知道是什么品种。再往高一些,树木逐渐变得稀少,而藤蔓则逐渐增多,又是一大片一大片的,让人看得眼睛发花,再多看一会儿,就好像得了“密集恐惧症”一样脑袋发晕了。

    而藤蔓之上,是一片一片的白,耀目极了。如果方瑞没看错的话,那应该是……雪?

    总之,依然很怪异就对了。

    正在方瑞发呆的时候,凯斯已经想好了怎么上山了。

    无声无息地,方瑞觉得,自己被什么东西给卷住,整个腾空起来——这绝对和刚才自家大哥抱着自己的感觉不同。

    艰难地侧头一看,两条长长的铁羽不知什么时候从凯斯的脊背上穿出来,牢牢地箍在了扎得紧紧实实的单人睡袋外面。铁羽给人的感觉和怀抱给人的感觉是不同的,一刹那间,方瑞仿佛有了另一种安全感。

    还是凯斯自己给自己增加的麻烦,方瑞全身上下裹了这么多东西,把他整个人显得起码肥了四五圈。在平地上就这么抱着还无所谓,可如果是在爬山的时候也这样——一不小心恐怕就是摔下来的结局了。

    所以凯斯当机立断,改用自己的触手来代替人手的功能。两根触手一圈圈地缠住了睡袋,不仅在外面形成了一个金属的保护层,也起到支撑的作用,将方瑞整个固定在凯斯的侧面,就好像一个蚕蛹。方瑞倒是舒服得很,在铁羽塑造的空间里躺得安安稳稳,既没有危险又能看到自家大哥的脸,可谓享受极了。

    凯斯爬山的速度很快,他两根触手护着弟弟,又伸出另两根,左右前后地扫荡出一片可以行走的道路来。

    爱兰星人的铁羽总是那么霸道,但凡是阻拦在道路前方的矮小树木,管它扎根多深又是多么有“群体力量”呢,统统地□扔到一边。

    于是很快地,在凯斯的前方就出现了一条遍布深深浅浅大坑杏的道路来,而原本极窄的只能勉强下脚的山道,也霎时被拓宽了很多。

    只是事情显然不会这么容易发展的。

    就在凯斯向上走了差不多五六十米后,从其中一个深坑里,骤然蹦出了一只有西瓜大小的异兽!

    方瑞只觉得眼前寒光闪动,他知道,那是异兽锋利的爪子!

    凯斯的触手总是那么善解人意,还没等异兽窜到凯斯的面前,它们就已经挡在了凯斯面门的前方。

    只听到“叮叮叮叮”的一阵金属摩擦的声响,竟然是异兽的爪子以极快地速度在铁羽上敲击不停!

    方瑞不由得咋舌。这只异兽的滞空能力可真是厉害……

    因为这只异兽跟铁羽交锋的时间不短,他侧着头,现在也看清楚了它的形貌。

    竟然是一只类似松鼠的蓬尾生物,通身都是褐色的,但是一点也没有松鼠可爱。它身上的毛发很短,有些泥泞的光滑感,而尾巴倒是跟松鼠相似,也是滑飞时能张开如伞状的那种,有着很松软的长毛。

    另外显得格外丑陋的是那张脸,并不似松鼠那样憨态可掬,而是带着狡诈的那种,尤其是一双细长的眼睛,尤其让人感觉不适。而它的指甲很长,并且尖锐,张开口时有两排尖利的牙齿,上下各有四颗,形态犹如粗长的钢针。

    这只异兽方瑞不太记得了,只是仿佛有点印象,应该是C级异兽的一种。平常都藏在植物的根须下面,能轻易感知到地面上生物的脚的动作。每逢有人或者动物经过的时候,会趁着人松懈的时候突然袭击,是一种食肉的异兽——不管什么肉都吃。

    方瑞担心凯斯把它就当做小虫子似的解决掉了,赶紧开口:“大哥,它的头留下来!”

    触手的动作立刻停止,恰好顿在那个刚好捅穿这只异兽正要抛尸的状态。随后触手换个方向,扭掉异兽的头,收进了空间钮里。

    方瑞松口气,总算是这一只没有浪费掉。

    虽然说C级异兽是需要最多的,远不如狩猎B级、A级异兽划算,但谁知道这一路走过去能发现多少只更高级别的异兽呢?反正也不费什么事,还是有多少收多少比较靠谱。

    也许是发现这是个硬点子不容易找茬,接下来凯斯一直走过这片矮树,弄出更多的坑坑洼洼,也没见再有这种异兽跳出来送死。

    于是在凯斯的高效率之下,两人很快又来到了那大片的藤蔓面前。

    走得这么近了,两人才发现。

    这藤蔓,可不是单单只是藤蔓这么简单。

    从远方看时,藤蔓是翠绿的颜色,连成一片时仿佛碧玉,格外美丽。

    而只有在近处看才发觉,在那碧玉之中,还有无数极淡的红色丝线,缀连成网状的东西,密密实实地贴在藤蔓的根部。

    而在红色的丝线之上,攀爬出无数拳头大小的灰白色虫子,跟山壁的色泽相似,盘踞在藤蔓的茎叶之下,并不显眼,但看清楚了却会觉得很是渗人。

    &

    nbsp; 凯斯才刚看到这些虫子,忽然眼前就出现了无数红色丝线。他原本准备用铁羽挡住,然而下一刻却发现了什么似的,退到丝线所及的范围之外。

    果不其然,丝线没有打中凯斯,就这样黏在了地面上。霎时间,地面发出“辍钡南焐,被黏住的地方骤然被腐蚀,翻起了汩汩的泡泡,就像是被融化了一般,出现了一个和丝线一样粗细的黑色小洞。

    “啪啪啪啪啪!”所有的丝线都打在地面上,顿时这一块山地就如同被弹珠砸烂了的豆腐似的,变得残破不堪。

    方瑞骇然地倒抽一口凉气:“大哥,这是什么东西……”这种虫子,就连常见的异兽介绍上都没有,究竟是什么玩意儿?

    那种丝线的腐蚀性,好强烈!

    凯斯抬起一根铁羽,试探地在距离他最近的黑色小洞附近沾了沾,体会了一下这丝线的腐蚀性……嗯,不会造成太大的伤害,但感觉也不会太好就是了。

    想了想,他还是不准备拿弟弟冒险。谁知道那玩意儿对雪域长毛熊的皮毛是腐蚀性有多大呢?万一碰到点儿就穿过去了,阿瑞不是就糟糕了吗?

    凯斯没犹豫,又放出八支铁羽,在两侧一振。很快地,他就带着弟弟直接向山顶飞去。也没人说过这山一定要亲自用脚爬上去不是?

    方瑞知道大哥是为了自己,脸在雪白的绒毛上蹭了两下,随即就抬眼观赏大哥飞天的英姿。

    同样是很多触手乱舞来着,大哥总是比其他人帅很多啊……

    凌空飞过了藤蔓之后,就是白雪。

    方瑞不禁打了个哆嗦:“大哥,要落下去吗?”他在想是不是让大哥穿个雪地靴之类的……

    凯斯低头看了这片雪地一会儿,摇头:“不忙。”

    方瑞一愣,这雪地……也有玄机吗?

    下一刻他就知道了,这不是玄机可以形容的。

    凯斯向来是个野蛮的面瘫,他在绕着雪地飞了一会儿后,又往前行进一阵确保距离藤蔓够远了,才再次地,分出了两根铁羽来。

    金属的触手直直地垂下,迅速地延伸,几乎带起了破空的声响。而后它们豪爽地戳进了雪地里,一阵痛快地翻搅,霎时就让这临近的一片雪地被捣了个天翻地覆……在雪山顶格外清醒的空气中,方瑞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气。

    触手们嚣张地回来了,末端各穿着一只足有小牛犊大的奇特异兽。

    精瘦的弯弓一样的身体,凹陷的腹部,犹如虫子的口器,不断摆动的触角。另外,只有四条腿。

    这就像是虫子和哺乳动物的集合体,怪模怪样的,但从那张合的口器却可以看出,这东西是靠着吸食□为生的。

    方瑞模糊知道,这大概也是一种C级异兽。

    “大哥,它们的头也有用的。”他说道。

    凯斯的目光暗沉:“嗯。”

    跟着,七八根触手一齐出动,无数同样的异兽被从雪地下面掀了出来!

章节目录

机甲触手时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衣落成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衣落成火并收藏机甲触手时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