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瑞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

    那声兽吼太可怕了,震得他心脏急剧跳动,仿佛马上就会从胸口蹦出来,或者即将被过于强烈的频率弄得爆炸一样。

    然后就是止不住泛起的恶心感,眼睛发花,鼻腔里也有些发热起来……他模糊间伸手一摸,竟然是鲜红的血。

    凯斯第一时间察觉到弟弟的不适,周身顿时爆发出一种带着猛烈怒意的气势来。而后他伸手为弟弟捂住了耳朵,对着方瑞的眼,一字一顿做出口型:“进去‘屠戮者’,外放精神力抵抗声波。”

    方瑞胡乱地点头表示明白,以他目前的状况也不过只会给自家大哥拖后腿而已。他之前激怒了这只S级异兽,就沦落到要吃苦头的地步,也是一步错步步错。

    “屠戮者”很快出现在两兄弟的面前,方瑞外放出精神力后,自然而然地就触碰到了空气里那些旋转着的、犹如海啸一般激烈的声波,犹如实质。一边努力地往“屠戮者”里钻去,一边将精神丝凝结成精神索与声波进行撞击,不时地也能感觉到汹涌而来的浪涛一样的东西被击碎,又或者缠住了精神索不放,最终将其卷入到潮水之中。

    总算进入“屠戮者”,恰在此时,那只金色的异兽也正一声吼完。

    凯斯抬手将“屠戮者”举起,轻飘飘地把它掷到另一侧,方瑞几乎没感觉到震动,就安稳地随着机甲一起落到了地上。

    而后,浑身低气压已经电闪雷鸣的健壮男人,正面朝向了那头金色的大家伙。

    凯斯的脸非常黑,像是能滴出墨汁来。

    显然那只异兽也没准备打什么好主意,用兽吼发泄了不满之后,下一刻,长长的尾巴好似甩鞭一样,狠狠地抽来!

    “啪!”重重地砸在地上,爆发出一声巨响。

    第一次攻击凯斯躲开了,随后迎来了第二次甩鞭,而这一回,凯斯却扬起手臂,直接抓住了长尾的末端。

    掐得很紧。

    金色的异兽在侧身也无法抽回长尾时,猩红的兽瞳里闪过一丝狠戾。

    紧跟着犹如钢铁的足蹄对准了凯斯的头颅用力踩下,在凯斯闪避的刹那落在一块巨岩上,霎时间,巨岩被踩得粉碎,迸发出无数碎石。

    好大的力气!

    一踩不中,就是一连串的踩踏,使得周围的地面轰轰作响,甚至有些稍微干燥的地方,已经被踏出了数道裂纹。金色的异兽似乎极为愤怒长尾被控制的景况,竟然是发了狠要活生生把踩成肉饼!

    可凯斯的身形太过灵活,金色异兽的庞大身躯根本无法奈何了他,让他在再度用劲拉扯了长尾之后,然一弹身跃起,结结实实地落在了金色异兽的后背上。

    这一下就仿佛是戳中了金色异兽的逆鳞,让它瞬间狂怒起来。

    无论是更加激烈的兽吼还是越发疯狂的踩踏甩尾,都没有半点能动噎斯的举动。他在冷眼旁观了异兽的暴怒发泄后,抬起拳头,一下打在了他的头顶上!

    “吼——”

    金色异兽重重地甩头,四足也有些踉跄。就像刚才被声波震得头晕的方瑞,如今眼前发花的变成了它。

    然而兽性与人性毕竟不同,在感觉到多年没有过的剧烈疼痛后,金色异兽越发愤怒起来,几近狂化。它拼命的跳跃甩动,想要把背上的人甩脱下去,同时它的兽头也努力地后摆,似乎想要利用头上犄角,给凯斯来一个对穿!

    不过下一瞬,这一点希望也破灭了。

    凯斯直接在异兽后背上站了起来,就像是脚下生了钉子一样,竟无论异兽怎样癫狂,都能稳稳地站立在那脊背之上。

    然后他发足而奔,跳上了异兽的后颈,再踩上了它的脑袋。

    异兽的脑袋动得更加剧烈,却完全不能动噎斯的任何举动。只见这个仿若钢铸的男人踏上头颅顶部,屈膝半跪,双臂就抱在了那粗长的犄角上!

    “咔咔——”

    清脆的响声伴随着异兽的惨叫,原来凯斯竟然双臂一扭,就把那其中一根犄角用力掰断!之后没过几秒,又毫不留情地拗断了另一根,终于让那异兽疼痛地弯下了膝盖,躺倒在地翻滚起来。

    凯斯在它试图用体型碾压自己的瞬间就从它身上跳了下去,手里两根犄角还在,分量不轻,质地也堪比合金。算有点用处。凯斯眸光一沉,犄角就被收入了次空间里,消失在他的两手之间。

    异兽持续地打滚,疼痛让它再无法注意到其他,只顾着哀嚎嘶吼。庞大的身躯压断了树木,爆发的兽吼也让无数低级异兽瑟瑟发抖,乃至被其中蕴含的凄厉悲恸震死——可凯斯仍然没准备放过它。

    让阿瑞流血的罪过是不可以饶恕的,尤其是在一心保护弟弟的凯斯眼皮子底下。这让原以为自己一定能够保护弟弟周全的凯斯很伤自尊,同时也怒火交加。

    所以,他根本没有释放铁羽,而是决定用更加让自己满意的方法炮制这一头胆大妄为的异兽。

    于是很快地,凯斯再度跳上了金色异兽的身子,用两条腿狠狠地夹住它的脖颈——就如同一个铁箍。

    而后他一拳砸向异兽的头顶,随即是第二拳、第三拳……到后来拳头犹如雨点倾泻而下,哪怕是异兽的七窍里都溢出血丝来,也没有停止。

    渐渐地,鲜艳的血液流了一地,汇聚成一滩滩蜿蜒的溪流,集合成无数大大小小的血泊。这头异兽的挣扎也逐渐变得微弱,最终完全消失……

    它死了。

    凯斯最后一拳直接把它的脑袋砸出了一个大窟窿,之后才不顾指缝间还不断落下血水,从异兽的身上重新跳了下来。

    总算是将心里的火气发泄了,他呼吸一口空气中动人的血腥味,从次空间里取出一个大桶,从头顶将水淋了下来。

    “阿瑞,可以出来了。”凯斯甩一下头上的水,朝着“屠戮者”开口道。

    方瑞在“屠戮者”中早就看呆了,他很久没见过自家大哥这么剽悍的一面,之前对异兽的狩猎也往往是铁羽飞过就大功告成。而今天这一场,却显得格外野蛮也个外地……美丽。

    默默地从“屠戮者”中走出来,方瑞过去拥抱了凯斯。

    “大哥,我没事了,不用担心。”

    凯斯回了一个拥抱:“刚才没保护好你。”

    方瑞摇头:“是我自己太莽撞了嘛。而且声波这种东西也太突然了,根本不是大哥的错啊……”

    两兄弟静静地搂抱了一会儿,凯斯去割下了这只S级异兽的头颅装好,觉得这一次的徽章争夺无论会出什么意外,应该都不可能有人赢过他们才是。

    再然后,凯斯拿出了发射器。

    每一个进来完全控制区的小组都拥有一个发射器,在出去时间到了的时候,发射器会自动发射讯号,就会有飞行器来迎接小组的成员了。当然,这也同样能够确定在控制区里死亡的人员及身份。

    刚刚被S级异兽惊吓过,蒙蛮象牛也早已经烤熟了。只是因为金色异兽的剽悍而被打翻,目前外皮上也免不了沾上一些泥土。

    值得庆幸的是蒙蛮象牛的外皮很厚,方瑞用匕首把表层死去后,就露出了里面喷香的熟肉。

    跟自家大哥切下大块,自己也切下一块,方瑞有些脱力地坐在平坦的石台上,一口一口地吃东西。

    不管怎么说,之前还是有些吓到的……

    很快时间过去两小时,兄弟俩也吃饱了,正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

    突然间,手里的发射器发出一声尖锐的鸣叫,某种看不见的光线直冲云霄,同一时间,凯斯也将负责监听的纽扣从次空间里拿了出来。

    没过多久,空中投下来一片阴影,并不算太大,方瑞抬头一看,一个类似于钢化版热气球的飞行器出现在上空,在打开的舱门口,他看到了科斯·莱伊的身影。这是属于莱伊家的飞行器吗?

    事实告诉他,的确是莱伊家的没错。

    凯斯和方瑞一起被迎了上去,从科斯口里得知,原来发射器也是有不同类型的。在这一次狩猎结束后,每一个世家的家主负责将自己的人带回来,这也是为了防止其他的家族暗地里打什么小心思。

    所以当他们两个的发射器产生作用后,早已准备好的科斯就立刻过来了。

    大概是运气好,方瑞和凯斯正好是科斯发现的第一组。

    “下面要把其他人都找到?”方瑞被凯斯搂进怀里,看着莱伊家主问道。

    科斯点头:“是的,到西边37°的方向两里路处,就是离我们最近的第二组了。希望他们还活着。”

    方瑞和凯斯对视一眼,他现在想的却是蓝珠。

    不知道他和沃夫两人怎么样了……这么多天以来,也不知道这个安全控制区到底有多大,他们竟然从来没有遇到过。

    第二组并不是方瑞所希望的蓝珠和沃夫,而是属于艾斯琼尼的人,并且人数达到六人,想必是后来遇到的。能活到最后一天只受了不太重的伤,甚至还似乎都颇有收获,这让方瑞刷新了对艾斯琼尼实力的进一步认知。

    再接下去又断断续续地接了一些人,但始终没有发现蓝珠和沃夫。

    科斯的表情逐渐有些不对,也开始不时留意方瑞的神态。

    方瑞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妥,然而心里却有些疑虑。

    这个控制区里的异兽,应该不会对蓝珠跟沃夫造成什么威胁才对啊……先不说蓝珠七铁羽的实力,单是沃夫身上蕴含的力量,就绝对非同猩。

    ……那么,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大家的关心,我今天的情况比昨天好一些了,也有喝过一些甜的东西,甚至还用热水袋捂了小腹一会儿- -被老妈嘲笑了?。

    我还是很努力地更新了,mua口,谢谢大家体谅我

章节目录

机甲触手时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衣落成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衣落成火并收藏机甲触手时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