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规矩,席位是分开的。

    凯斯坐在最上首,前方是长形的青矿岩石,独属于他个人,陪坐的不能同桌享用食物。

    而左右两边的下首处,各坐着几个同样皮肤黝黑的男人,同样身形彪壮。分别是听从域主召唤极快赶来的次金族五个分族族长。他们的身前也放着单独的石桌,但相比起凯斯面前的那张,宽度和长度都要小上很多。

    每一位族长的脸上都带着热情而尊敬的笑意,他们看着走进来的美貌奴隶们,期待着祖大人能够满意他们的招待。

    金族人喜好食用各种肝脏,除了原本就跟爱兰人对立的野兽外,还包括比他们弱小的、同为爱兰人的种族。作为附庸的次金族人同样也喜好食用肝脏,在招待尊贵客人的宴席最初,他们往往都会把自己亲手猎到的最凶猛的野兽肝脏拿出来,烹制成美味的菜肴供奉。

    因此,最为美貌的奴隶们跪在地上,膝行着高举食盘,把三成熟的还带着血腥味的肝脏恭敬奉上。

    方瑞看着被举在面前的一溜儿不同颜色的肝脏——还冒着热气的,默默地动了动痉挛的喉头。这不是食欲,而是忍耐。

    凯斯当然明白弟弟的喜好,他摆手:“拿下去。”

    听到这话,所有的奴隶都露出了惊恐的神色,而四周作为陪客的、所有的次金族大小头领都同样感觉到慌乱。

    供奉的食物不被接受,这难道是祖大人要发怒的先兆吗?

    阿肯马拉也同样心中忐忑,但他好歹也是一位域主,有着其他族人所没有的冷静。他强作镇定地看向上座的祖大人,顺着那位祖大人的视线,将目光落在了他怀里的宠物少年身上。

    脸色很……难看?

    阿肯马拉一瞬间就理解了。

    看起来,这个少年比他想象的还要受宠爱。

    明白不是自己这边的问题后,阿肯马拉的理智回来,大脑也能够更加快速地转动。他当机立断,摆手让举着肝脏的奴隶们都退下去,跟着对迈尔进行了一阵耳语。

    迈尔脸上露出些许疑惑,但很快地躬身退下了。

    阿肯马拉胸有成竹,既然祖大人的宠物少年不喜欢肝脏,那么就换一种东西。他相信,尽管边缘区再怎样荒芜,可也同样有着他们独有的特产。

    总有一项能让祖大人满意。

    没多久,几个壮汉抬进来一个长三米、宽和高都是两米的大盆——或者说小池子。[].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做成的,但从外面是无法看到里面的东西的。

    隐隐约约的,池子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游动,发出有时柔顺有时扑腾的波澜声。更奇异的是,还有似乎人耳难以捕捉的、异常动人又仿佛有些可怕的声音。

    方瑞不解,但很快,池子被壮汉们放到了地面上。

    但是陪客们的脸上则都显示出期待和欣喜的神情——看起来,似乎这里面的东西很不平常?

    凯斯似乎明白了什么,他拍拍方瑞的头,有些想和之前一样把弟弟的头按进怀里,不让他看到接下来的东西。

    然而方瑞的表情不变,又让凯斯有些犹豫起来。

    当池子被放下,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正不断发出水声的池子上面。

    这时候,跟自家大哥一起坐得高高在上的方瑞,竟然也能看到池面上的水花。

    无数水花飞溅而起,在池面上突然出现了好几个漩涡,有规律地旋转着,过了一会儿,一具雪白的突然从水面上冒出来,长长的水藻一样的金发在空气里划出绚烂的色彩,几乎晃花了人的眼睛。

    那是一个女人,一个比起满屋子的宠物奴隶都更加美丽迷人的、充满了诱惑力的女人。

    她拥有灿烂的犹如碎金的美丽长发,有湖绿色的闪烁着粼粼波光的动人双眸,她的肌肤好像白雪,笑容好似最甜美的醴酿。她裸|露着上身,不着片缕,浑圆的美|乳颤巍巍地抖动,鲜亮的水珠因为她伸展身体的动作悄然滑下,沿着腹部一直蔓延到水中……

    这个女人就好像具有一种魔性,让人在看到的刹那就忍不住被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力,不能丝毫地移开目光。

    但是很奇怪的是,满屋子习惯了□的男人,却只在她出现的刹那稍微恍惚了一下,随即很快地就醒过神来,完全没有半点痴迷。

    然后很快地,另外几个漩涡也剧烈地运动,在那里又浮起了好几个同样绝色的美貌女人,她们带着甘美的笑容和第一个女人搂在了一起,美丽的脸庞不断地互相摩擦,身体也淫|靡地搅在了一起……带给人仿佛能引起人饕餮般的视觉盛宴!

    方瑞在联邦呆了这几年,已经好久没有看到过这样的嘲了。一时之间忍不住屏住呼吸,但很快地就把目光挪开。

    这景色美则美矣,但总觉得……很奇怪。

    凯斯很满意弟弟没有被女□惑,他自己当然更不会被诱惑。而他比方瑞更加明白的是,这些“女人”的作用,并不是让人享受□。

    而是……

    突然间,水声更大,一条银白色的蛇尾猛然从水中窜出,高高地拍打在空气中!紧接着是第二条、第三条……绿色和蓝色……甚至还有红色的蛇尾,也都齐齐地跃出了水面,互相纠缠在一起,鳞片与鳞片亲昵地摩擦,带着奇异而特殊的意味。

    那彼此互相磨蹭着的美人张开了口,开始唱歌。

    歌声悦耳悠扬,带着空灵的气息,它们在水面上掠过,就好似最圣洁的风铃,却又带着似有若无的、引诱的味道。

    仿佛要将人的灵魂拉入地狱……

    她们并不是人——或者说,没有被爱兰星人归类在他们的麾下,也不承认她们是爱兰帝国的一份子。

    而是海妖。

    海妖并不是爱兰人,而是一种仅仅是长相类人的野兽罢了。

    有野兽的凶性,有隐藏在樱唇后锐利的獠牙,还有柔软却含有剧毒的手指……只要刺破猎物的表皮,就能注入大量的毒素。

    凯斯在方瑞的耳边低声解释了这种生物的存在,让方瑞有些好奇地看了过去。海妖的传说曾经在地球上也有,难道在这里她们是真实存在的?而听凯斯提起海妖的特性后,就越发让他觉得,这种生物跟他曾经听过的神奇传说多么相似。

    就好比他忠实属下的另一半血统来源,那个二等人中的强悍大族阿达拉,也好像是传说中的美人鱼。只不过,要比童话里的那种强悍太多了。

    &nbsp

    方瑞听着海妖的歌声,觉得相当动人。但他也同时察觉到了声线里那让人堕落的意味,但他没有动摇。A级精神力的强度是惊人的,可以让他无视大部分的精神攻击——海妖的歌声,说白了也就是精神攻击而已。

    在场的战士们听着歌声也都露出享受的神情,难道这就是用来招待自家大哥的娱乐节目?如果是的话,虽然也算是不错,但还是有点普通了。

    ……如果方瑞知道等一下会发生什么的话,他会宁愿普通也不要在心里产生那样的疑惑。

    海妖的歌声此起彼伏,在空气里荡漾起阵阵音波。终于仿佛是一首歌曲唱完了,她们似乎有些疲惫,慢慢地游到池子的边缘,你挨着我我挨着你地依靠在彼此的身上,耳鬓厮磨,那甜腻的笑容,却一直也没有从她们的脸上消失。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次金族的壮汉站了起来。他喝了一声,黝黑的皮肤表面顿时浮起了一层光滑的流质,在空气里飞快地硬化,形成了坚硬的角质——不,应该是仿佛金属一样的外皮。他整个人就如同浇铸了金属的汁液,变成了一尊红色的铁人。他是赤金族的,也是阿肯马拉手下得力的干将。

    其他四族的人将嫉妒的眼光投向他,但谁让他们的族长并不是域主呢?这一个讨好祖大人的机会,也只能是赤金族的了。

    难道还有什么意外的表演吗?

    方瑞诧异地看着这个赤金族壮汉,他似乎想要表现自己的武力,才会将皮肤金属化……

    下一刻,他就知道了壮汉到底要做什么了。

    只见那壮汉大步走到池边,用手攀着石壁,一个纵身,整个人跳上了池子的边缘。而后他伸出手,一把抓住了其中一只海妖的长发。

    美丽的海妖被迫昂起了头,她娇艳的身躯正对着壮汉低下的头,然而壮汉的眼里流露的却不是贪欲,而是残忍。

    另外几只海妖发出一声尖叫,飞快地潜伏到水下,一个猛子扎得影子也看不见。壮汉也不以为怪,他只是拽着海妖的头发将她拎起,带着她一起跳了下来。

    而后他把海妖往地面重重一掼,鲜嫩的顿时在地上形成了一个极其娇媚的姿态,那长长的蛇尾也摆出了极为诱惑而优美的形状。

    海妖在陆地上是没有行动力的,她半点也不挣扎,只是娇柔地看着四周的男人,露出恳求哀怜的神色。

    而壮汉却再次跳上了池子,这回他潜进了池子里,卷起了很大的波浪。

    惊恐的叫声从池底传来,又一只海妖被扔了出来,摔倒在第一只海妖的身侧。而壮汉再度出水的时候,最后的两只海妖,也都被他提在了双手之中。

    海妖们挤在一起,每一张面容上都是楚楚可怜的表情。

    方瑞顿了一下,他以为眼前就要上演淫|乱的场面,毕竟海妖的美艳惊人,在这种地方被玩弄,也是惯常的情景。

    然而方瑞没有想到的是,事情跟他所猜测的完全不一样。

    作者有话要说:要粗掉的……

章节目录

机甲触手时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衣落成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衣落成火并收藏机甲触手时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