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一出世就夭折的孩子就被埋在寺庙后边的桃花林中,张兰与主持道别之后就直径走进了桃花林。

    在那芬芳盈溢的桃花树下的小土堆已开满了不知名的野花,其中夹着飘落的桃花花瓣。

    不经意的抬起头,轻盈的花瓣飘拂过张兰的面颊,闭上眼,呼吸着芬芳。

    踏出桃花林时夜幕已降临,洒下的月光没有丝毫的寒意,却带着一股朦胧之感,欧阳柳致的身影却真真切切。

    月光下的他一袭素雅的白衣,腰间系着黑色的精致腰带,衣襟高高的立着,细白的颈脖落隐落现,黑长的发被镶玉的发带高高地扎起,依然优雅却倍显精干。

    微微闭着双目,睫毛静静的颤抖着;似听见来人的脚步声,与之对望。

    与张兰相视的双眸乌黑如墨,似有温柔在静静地流淌,带着强烈的眷恋,与忧伤。

    半晌,张兰先开了口:“你一直跟着我?”

    他看着她许久,带着忧伤却扯出一抹笑:“是的。”

    张兰仅剩的那只眼中透着黯淡,心中涌起阵阵苦涩:“你……知道了?也是,只要是你想知道的,就一定能知道……”

    “不……正如此刻,我想知道的仅仅是你的内心,可是我却……慌忙的不知如何是好。”

    “你真想知道?”

    欧阳柳致那深邃得的双眸温柔地看着她,仿佛真的试图看穿她的内心。

    “我明白的,一直都明白,你只不过是因为这只右眼,只不过是因为那刚出生却夭折的孩子……你会出现在城外的小木屋外,并不是为了来接我,更不是因为选择了我,甚至,那时的你,根本就不记得我……”

    “可是当你将我抱紧时,当你昏倒在我的怀中时,当你流泪的那一刻,我的右眼也会跟着哭泣……冥冥之中,我们总是紧紧的被命运捆绑在一起,哪怕当时的我并不记得你……”

    “柳致……能这样唤你,对我来说已足以……你真的不必因为知道了这一切而牺牲自己的幸福……”

    “我没有这么伟大!”

    “那么,如果当时的你,没有失去对我的记忆;如果当时先帝也不曾将换眼之事告诉你;如果当时你醒来之后,得知我会在巫阳等我……如果这一切都没有意外,你不会来巫阳,也不会再次见到我……”

    “原来如此……那你又何必留那么一句话让先帝告知我?”

    “何必?是啊,我这又是何必呢?就好像从爱上你的那一刻,明知道是不该,可还是……我总是在做这样庸人自扰的事……你就当那是我给自己留下的些许幻想吧……”

    欧阳柳致眸中有了怒意,却始终不曾爆发,他咬着牙:“张兰,我真不知道,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

    “自卑!呵呵……我一直都是这般自卑……只是年轻时,还不懂事,总是幻想着能够让你接受我这卑微的爱……如今已释然便罢了!”

    “罢了?好,那我就告诉你,你可听好了!”

    欧阳柳致口气极其强硬,眼中的怒意让他霎时有了一股凶狠的劲头,却并不是冲着张兰,反而是冲着他自己:“如果当时的我,没有失去对你的记忆;如果当时先帝也不曾将换眼之事告诉我;如果当时我醒来之后,得知你会在巫阳等我……如果这一切都没有意外,我会在第一时间赶往巫阳,来到你的身边……这样,就不会放你一个人,面对世人误解的蜚语,面对一个人十月怀胎的艰辛,也不会放你一个人独自承受失去孩子的沉痛……”

    张兰与欧阳柳致隔着一段不长不短的距离,两人依旧这般望着,愈加的不真切;欧阳柳致那番话,说到最后几乎哽咽,却让张兰无法回应。

    “张兰,你听明白了么?我选择的是你……早在与赫连蓝大婚时,我当场悔婚,牵起了你的手……那就是我的选择!”

    清风拂来,带着桃花林中飘落的花瓣,漫天飞舞……

    迎着这漫天飞舞的花瓣,欧阳柳致踮起脚尖,轻轻向上一弹,便横跨了他与张兰之间的距离:他在半空中伸开双臂,缓缓降落的瞬间便将张兰拥入怀中,紧紧地。

    “你可知,你于我,是已融进骨头里一般的存在,不知不觉、无声无息……对不起,让你等了这么久,苦了这么久,疼了这么久……”

    谢谢,依然站在这儿的你,哪怕早已遍体鳞伤……

    张兰颈间能够清晰地感觉到从欧阳柳致鼻息间呼出的温热气息,如此的真切,真切到让张兰再也无法控制地放声哭泣;而当她这般哭泣时,只愿有欧阳柳致一人给予安慰便足以。

    思绪间,不禁想起“蜘蛛与小草”的故事,住持大师说的那番话似乎还在耳边回响:缘生缘灭,缘起缘落……世间最珍贵的,莫过于眼前的幸福。有些缘分是注定要失去的。有些缘分是永远都不会有好结果的。爱情可遇不可求,有缘则聚,无缘则散、只要心有所依,心有所盼,心有所想,情感就有了依托,心也就不再因失落而伤痛……如此,张施主又何必过多的纠结于过往呢?

    住持大师给了故事一个圆满的结局,而这一次,张兰决定,为自己的故事画上一个幸福的句点。

    他与她这夜是注定的缠绵,他低下头将吻上了张兰半张的小嘴,勾着舌尖缠住,趁机将舌头伸进张兰的嘴里。

    他仔细的吻着她的每一寸肌肤,她的肌肤并不光滑,也不白皙,可是他却灼热而又仔细地爱抚着她的每一寸肌肤,这般珍惜,好似她真是如此美好。

    在他与她融为一体时,她反手环住了他的身体,激动地喘息着尽力扭摆着腰部配合他的温暖的撞击,张兰生涩的配合让欧阳柳致到达了顶峰。

    “恩……”

    欧阳柳致一声细微的低吼,将灼热的液体洒在了张兰的体内,他从内心到身体都不曾如此激动过。

    清晨,张兰醒来时身边却不见欧阳柳致,寻了元北来,才知欧阳柳致是出门办事,晚一些回来。既然这样,张兰也没闲住,找来篓筐去了城外……

    能够与欧阳柳致在一起,张兰的心满满的,她的人生似乎也圆满了,只是有些事她必须坚持,不为别的,是为了自己。

    当她同往常一样,背着一箩筐布袋莲来到娘家的后院准备喂猪时,眼前的一幕却让她惊呆了。

    那个俊美异常的男人,正卷着袖子,拎着装满了布袋莲的箩筐,动作笨拙地喂着猪,肮脏的潲水溅了他一身。一旁猪圈的围栏上挂着从他身上脱下的锦服长袍脱,男人似乎对这些肥嘟嘟的动物有些不适应,他的额头冒着汗珠,却因为太过专注而不予理会。

    张兰她爹娘畏惧地站在一旁不知所措,见张兰这时出现赶忙围了上去,她娘亲昵地在她耳边说道:“兰儿,柳

    致一早来的,说是替你来喂猪……”

    张兰疑惑地看向她娘,怎么她娘这般亲切的喊“柳致”,她娘一看她的眼神就知道她在寻思什么,立马得意的说:“这可是他要我们这么喊的!”

    张兰她爹有些严肃地开口:“兰儿啊,他可是当今的相国大人,你,你们这是怎么一回事?他一大早背着一箩筐布袋莲上门来提亲,可把你娘吓了一大跳……这伙儿又自顾自地到后院喂起猪来,这,这叫我们如何是好啊!你来的正好,快过去,他堂堂一个相国大人,岂能在这喂猪,这不是折煞我和你娘么……”

    还没等张兰她爹把话说完,欧阳柳致已经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微笑着看向三人。

    “以后,我替你来喂猪可好!”

    “好!”

    阳光下,她在他的瞳孔里清楚地看见了属于自己的影子。

    她,在他的世界里。

    江南巫阳,这个不起眼的普通后院,此时此刻却溢满阳光;这个不起眼的后院,曾经有过一个被幸福遗忘的小女孩,这个后院承载着许多关于她对幸福的渴望。

    (完)

章节目录

痴恋冷相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茶不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茶不二并收藏痴恋冷相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