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殷瑶一动,果然其他的黑衣人也开始攻击。司徒间、马二等人也带人冲了上去,双方开始发生混战。黑衣人个个武功高强,戴晓天一方顿时伤亡很大。殷瑶、司徒间、紫烟放出各自的灵物,帮助对付黑衣人,其余的人退到房门钱守御。

    辛建勋带人埋伏在楼上,开枪对黑衣人射击。但那些黑衣人身手灵活,子弹只是阻挡了他们的进攻,并未产生多少杀伤力。

    一队外国兵冲了进来,眼见黑衣人凶恶无比,又悄悄的转身离去了。

    李继追着戴晓天不放,戴晓天虽然有宝刀在手,但依然被逼的左躲右闪。突然李继一脚踢飞戴晓天手中的宝刀,然后奋力一掌向其前胸击去,戴晓天躲闪不及,眼看就要中掌。

    正在这时,殷瑶猛的推开戴晓天,自己却被李继一掌击中。只听啪的一声,殷瑶的身子高高抛起,喷出一口鲜血,随后又摔在地上。

    戴晓天吓的魂飞魄散,疯狂的挥舞长刀,杀了几个黑衣人来到殷瑶身边。他刚抱起殷瑶,突然背后也中了李继一掌。这一掌宛如巨石一样重击在戴晓天后背,他宛如断线的风筝一样,高高飞起,向后落去……

    紫烟和司徒间见状,拼命抵挡。颜如玉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冲上去将戴晓天和紫烟拉入房中,连忙给戴晓天和殷瑶号脉……

    戴晓天突出一口鲜血,对颜如玉说道:“我没事,快救殷瑶!快救殷瑶!”

    殷瑶昏迷不醒,她的功力和体质都不如戴晓天,这一掌让她受了极重的内伤。颜如玉连忙说道:“好!”说完,拿出针来给殷瑶施救。

    李继带人向前冲杀,凡是阻挡者无不被其一掌毙命。

    正在危机的时刻,突然另外一群人冲了上来。为首的正是严浦堂和另一个微胖的汉子,这些人从后面直奔黑衣人杀去。

    李继刚要得手,突然听到后面有人冲上来,回头一看,咬牙切齿的说道:“严浦堂,燕天翔,你们来了,好,今天正好把你们一起都解决了!”

    原来在严浦堂身边的那个人正是戴晓天的师父燕天翔。燕天翔身法极快,那些黑衣人只觉得眼前人影一闪,顿时脖子上就中了一刀。随同他们而来的那些人,也个个武功高强,虽然人数不及黑衣人,但一交战就渐渐稳占上风。

    燕天翔和严浦堂冲到李继面前,燕天翔说道:“李继,这些年你倒是让我们找的好苦啊。跟我们来的这些,都是当年刑部的高手,我们一直在追查你的行踪,今天终于能和你一战了!”

    李继喝道:“少废话,今天我一定要将你们杀的一个不留!”说完,挥掌向严浦堂和燕天翔攻去。

    严浦堂和燕天翔双战李继,竟然也只是堪勘与其打成平手。

    这场集聚了二十多年的仇怨,此时终于像火山喷发一样爆发。一场激烈的厮杀展开,双方不时有人倒下,鲜血流淌了一地,到处都是死尸。

    戴晓天见师父和岳父来了,精神顿时大振,他关切的看着殷瑶那苍白如纸的脸色,心中悲痛莫名。缓了缓气力,然后持刀又直奔李继而去。

    严浦堂、燕天翔、戴晓天三人共斗李继,李继虽然武功极高,但也抵敌不住。

    李继怒极,左右一掌击退严浦堂和戴晓天,眼神闪过一丝妖异的光芒,想用“魔心眼”对付燕天翔。突然燕天翔手中发出一道红光,射向李继的眼睛,李继哎呦一声,不由自主的把眼睛一闭。

    戴晓天反应极快,就地附身一滚,一刀砍在李继的右腿上。只听咔嚓一声,那切金断玉的宝刀将李继一条腿砍下。李继惨叫一声,身子一侧跪在地上。严浦堂趁势击出一掌,李继忍痛出掌迎击。两人双掌相交,燕天翔一脚踢中李继小腹,李继喷出一口鲜血,终于不支倒在地上。

    虽然三人开始出手对付黑衣人,黑衣人顿时死伤惨重。杀了最后一个黑衣人,戴晓天再也支持不住,哇的吐出一口鲜血倒在地上。严浦堂和燕天翔上前扶起戴晓天,燕天翔关切的呼唤戴晓天的名字。

    戴晓天双目紧闭,只是昏迷不醒……

    浙江发生了如此重大的变故,余奇远的父亲亲自到杭州进行处理。陈思明被李继控制,有阴谋勾结天理教图谋不轨,差一点酿成巨变,因此而被免职。他不但痛失爱子,而且多年苦心经营家业在一朝之间全部失去。

    陈思明的部队人心惶惶,有发生兵变的迹象。余奇志软硬兼施,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军心稳定下来。余老先生又亲自带领浙江的官员处理善后,将李继押到南京受审,给戴晓天平反,一场大祸渐渐消弭于无形。

    严浦堂和颜如玉父女二人,用尽心力救治戴晓天和殷瑶。三天之后,戴晓天才幽幽醒来。尽管严浦堂医术如神,但也只是保住了殷瑶的性命,而她却一直昏迷不醒。戴晓天悲痛万分。

    燕天翔和戴晓天师徒相见,这才说明过往的一切。原来这三年多来,燕天翔奔走四方,联络当年戴纶手下的弟兄,查找天理教和李继的消息,追查当年案件的真相,又研究对付“魔心眼”这种邪术的办法。

    后来,终于追查到李继的下落。燕天翔亲自到日本去了一次,继续暗中调查。当知道李继即将回国的消息之后,他抢先回来,联络人手到杭州聚会,随后又派人知会严浦堂。严浦堂得到消息后,将外孙交托余奇远照顾,这才急忙奔杭州赶来。

    一众老兄弟相见,自然唏嘘不已。当他们和余奇志联系,知道戴晓天的下落赶来的时候,正好救了戴晓天等人。不过还是稍微晚了一些,戴晓天和殷瑶等人都受了重伤,而且还造成了很大的伤亡。

    戴晓天对殷瑶愧疚无比,他也顾不得其它,每天都亲自照料。但殷瑶伤重难治,虽然暂时保住了性命,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

    严浦堂最后说道:“殷姑娘的伤,可能需要传说中的‘七色灵芝’才能救醒,不过这灵芝产在云南瘴气弥漫的深山老林之中,而且百年难得一见,要找到十分的不容易,而且非常的危险!”

    戴晓天闻言,坚决的说道:“无论多么危险,我一定要找到‘七色灵芝’!我一定要把殷瑶酒性!”

    颜如玉在一旁,握着戴晓天的手柔声说道:“好,我陪你去云南,咱们一起去找‘七色灵芝’救殷瑶!无论是十年八年,就算是一辈子,也要把它找到,让殷瑶醒过来!”

    戴晓天看着爱妻,感激的点了点头。

    严浦堂摇头说道:“你们想的太容易了,‘七色灵芝’那是那么容易找到的,也许十年八年才有一株,也许一辈子也未必能找到!”

    戴晓天回答说道:“无论如何,哪怕真要找上一辈子,我也要找到‘七色灵芝’救醒殷瑶,因为我欠她太多了!”

    随后,戴晓天谢绝了南京政府方面的褒奖和重用,并辞去了警务处总探长的职务,一心只想去云南寻药。

    余奇远挽留说道:“晓天,不如这样,我派人去云南去找‘七色灵芝’,你还是留下来吧。现在国家正值多事之秋,我这边也很需要你的帮忙!”

    戴晓天摇头说道:“不行,我一定要亲自去云南寻药。这边少了我,还有别人,但能为殷瑶拼了性命找‘七色灵芝’的,也只有我了。如果我能找到‘七色灵芝’,救醒了殷瑶,余大哥需要我的时候,我还会回来!”

    余奇远也知道戴晓天的心情,更明白他的性格和为人,因此只好叹息一声放戴晓天离去。

    戴晓天带着颜如玉和儿子戴云,雇了一辆大车让殷瑶躺在车上,收拾好了东西赶奔云南。燕天翔和严浦堂已经了结多年的心愿,也正好想找个清静的地方隐居,所以他们二人陪同前往。

    马二和戴晓天共事最久,相互只见感情最深,他也辞去职务,执意陪戴晓天一起去云南。

    临行那天,余奇远和戴晓天所有的朋友前去送别。戴晓天很是感动,和众人一一握手后告辞离去。杭州的案子之后,戴晓天名声大振,被人称为“民国大侦探”!在茶余饭后,老百姓谈论起来,更是津津乐道他的那些事迹。饭馆茶肆之中,通过说书人的演绎,更是为这个曾经的湖州年轻探长加上诸多神秘色彩。

    五年之后……

    一个穿着粗布衣服的中年男人,奋力登上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这四周大小山峰,他差不多已经寻遍,虽然没有找到灵药,但却从来不放弃。五年来,他的心一如既往的坚持着,只盼奇迹能够出现。

    这一天,当他攀上一处山峰的绝壁之处,惊喜的发现一朵七种颜色、从来没有见过的灵芝出现在眼前,顿时热泪夺眶而出……这就是寻药五年的戴晓天。

    按照岳父所教的方法,采下灵芝,小心翼翼的装进盒子中包好,然后顺着山峰攀援而下,一路狂悲而去……

    一座山间小屋面前,一个绝美的白衣女子正在带着孩子,陪着一个躺在躺椅上的蓝衣女子晒太阳。那蓝衣女子宛如在熟睡中,样子却美丽如昔。

    那男孩子大约五六岁,模样长的雪白可爱之极,他用清脆的童声问道:“妈妈,怎么殷瑶阿姨每天都睡觉也不醒呢?”

    白衣女子回答说道:“殷瑶阿姨累了,所以需要休息,等你爹找到灵芝之后,我和你外公就能有办法让她就能醒过来了!”

    小男孩乖巧的点点头,拿起殷瑶的手亲了一下,然后说道:“阿姨你快点醒过来,然后陪我一起玩!”

    母子二人正说着话,只见远处戴晓天飞奔而来。白衣女子微微一笑,对儿子说道:“云儿,你殷瑶阿姨很快就要醒过来了,到时候我们陪你一起玩!”

    小男孩闻言高兴的拍手说道:“太好了,你们两个还有我爹,都要陪我玩捉迷藏才行!”

    白衣女子点头说道:“好,我们都陪你玩捉迷藏!”……

    (全书完)

章节目录

民国大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普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普渡并收藏民国大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