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钧见状,大为恼火,“看你,咋像个女人,这成什么样子了,你到底是嫌犯还是警察?这身制服你要是不想穿,干脆就给我麻溜儿地扒下来!”

    史所长闻言,吓得立即噤声了,在昱城公安内部,“扒下制服”可是被踢出公安队伍的代名词。史所长不知道万钧这么说,究竟是何用意,就仍跪在地上,抬起眼,可怜巴巴地望着万钧。

    看到他这副德行,万钧心里更来气了。

    去年,有人曾向市局发来一封匿名举报信,举报这个史所长刑讯逼供,信中还附了一张手机存储卡,里面有一段不知是怎么录下来的视频。

    作为市局执法规范化建设领导小组的成员,艾高也看到了那段视频。虽然有些模糊,也没有声音,但视频中史所长虎狼般咆哮怒吼、张牙舞爪的模样却清晰可辨。不过,视频中并没有出现刑讯逼供的直接镜头,举报信中举报的内容,也大多无法查证,最后也就不了了之。

    艾高无论如何也无法将眼前这个可怜虫一样的史所长与视频中那副凶神恶煞般的嘴脸联系起来,这二者的反差也忒大了些吧。怪不得老百姓都反映,时下昱城的官员们都长了两副面孔,在老百姓面前是一副虎狼之相,在领导面前就变成了乖顺的小绵羊,或者就像现在的史所长这个样子,成了可怜巴巴的鼻涕虫。

    “起来,坐椅子上去!”万钧命令道。

    史所长不敢怠慢,赶紧立起身子,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但依然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蜷缩着身子,一副可怜相。

    万钧见状,也不便再继续训斥,自己还有事儿要着落到他身上呢。前面的这一切其实只不过是铺垫,就是要先给他一记杀威棒,后面的事儿也就顺理成章了。万钧和缓了语气,叹口气道,“老史呀,不是我说你,你做这城西所的所长,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事儿了吧,怎么连这点起码的原则都不懂,你这是在无中生有、制造冤假错案,你懂不懂?这事儿不只害了你,还连累到我身上了呢。”

    史所长更加恐慌了,“万局,我……”

    万钧摆摆手,“人家韩阳的家里人,到市局投诉来了,幸好是撞到了我的门上。人家要投诉你们草菅人命、无中生有,还说要是市局不给个说法,就要到市里上访,你说这事儿咋办?”

    “万局,这……”

    “你知道这韩阳的姐姐是谁不?”

    “报告万局,我不……,不知道。”

    “人家是电视台的新闻主播,跟市里领导都熟着呢,到市里告上我们一状,你说是不是够你我喝一壶的?”

    史所长一听,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更加惶恐无主了,“是,是,万局,这……,这可如何是好?”

    万钧没有正面回答,看着史所长惶惶然不知所措的样子,觉得火候也差不多了,就问道,“这韩阳的命案,坐实了没有?”

    说起韩阳案子的细节,史所长的紧张情绪才稍稍有些缓解,抹了把脸上的汗道,“还不能坐实,我们手里就只有韩阳的供述笔录和现潮验报告。”

    “没有旁证?比如目击证人啥的?”

    “这个,倒没有。”史所长老老实实地回答,搞不清楚万钧为什么突然问起了这个事儿。

    “证物呢?”

    “除了那根棍子,没……,没有其他证物。”

    “混账!你们一向就是这样办案的?”万钧勃然大怒,手掌猛然拍击了一下桌子,史所长正低着头,没有注意到万钧的动作,万钧掌击桌面的“啪”的一声大响,把他吓了一个趔趄,差点儿从椅子上栽了下来。

    “万局,我们,我们就……,就是这个案子,是……,是这样。还不是因为立……,立功心切,急……,急躁了点。”史所长嗫嚅着,“所里工作一直没有什么亮点,我就想借这个案子……,借这个案子……”

    万钧似乎根本没有在听史所长在说什么,沉吟了一下,仿佛猛然间想起了什么,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道,“嗯,这样倒也好,这事儿就好办多了。”

    万钧的声音很小,史所长没有听清楚,他见万钧脸上的怒气有所收敛,就大着胆子问了一句,“万局,您说什么?”

    万钧摆摆手,示意他不要说话,似乎怕他打断了自己的思路,又想了一会儿,才和颜悦色地说,“老史啊,你看,这事儿我是这样想的啊。韩阳这个事儿,如果没有人死亡的话,也就是个普通的打架斗殴事件,是不是?”

    史所长一时不明白万钧的用意,没敢说话,只是疑惑地点了点头。

    “现在这案子吧,虽然有人死亡,但我们又没有什么目击证人,怎么就能证实这人就是韩阳致死的呢?会不会是两人在争吵的过程中,死者失足跌落床下身亡的呢?”

    “可万局,韩阳自己交代说……”

    艾高举了下手,阻止史所长继续说下去,“幸亏人家韩阳的家里人现在还没有去抓这个理儿,只是要投诉你们将韩阳冤枉成了连环凶杀案的嫌犯。”现在还没有去抓这个理儿呢,我估计只是还没回过这个味儿来,并不代表人家将来不会去抓这个理儿,到那时,你们可就更被动了。我呢,也得跟着你们吃瘪。”

    “万局,可……,这……”

    “我知道,你说这是韩阳自己交代的,也有他签名画押的笔录为证,是不是?”

    史所长赶紧点了下头,事情本来就是这个样子嘛。

    “可你不要忘了,那也许只是他看到人死了,一时惶急,才这么交代的,如果他一开始就说死者是自己失足跌死的呢?”

    史所长摇了摇头,他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如果他一上来就这么咬定,还真不好确定事情的真相。

    “如果,我说是如果啊,他现在突然反咬你们一口,就一口咬定说,他这样交代是被你们逼的,是你们刑讯逼供的结果。他甚至还可以自残,将自己搞得遍体鳞伤,就说是你们刑讯时弄出来的,你们怎么应对?”

    史所长彻底懵了,这确实是个大问题!要是出现这种结果,麻烦可就大了,自己还不得又加上一条刑讯逼供的罪名啊,上次被人举报刑讯逼供,要不是自己打点及时,差点就栽进去了。现在要是这谎报军情、刑讯逼供这几项过失都加一块儿,别说这所长保不住了,就是这身制服还能不能穿得住,都是两说着呢?他这才明白,万钧为什么会发这么大的火,敢情这还真的不是件小事儿啊。

    “那……,这……,万局,这可怎么办?”史所长惶急地问,似乎自己马上就要被推上被告席似的。

    “嗯,如果我们将韩阳的事件儿定性为普通打架斗殴事件,死者又是自己失足跌落床下身亡的,这韩阳会判什么罪行?”万钧没有直接回答史所长惶急的发问,顾自按照自己的思路说了下去。

    “也就是行政拘留几天的事儿吧,可……”

    &n

    sp; “如果是过失杀人呢?”

    “那至少也得判个几年吧。”

    “嗯,那这样就好办多了。”万钧似乎很满意史所长的这回答,“如果你们想个辙儿,让这个韩阳无罪释放,他们家里人会不会觉得是捡了个大便宜,他那个主播姐姐还会不会再去市里大吵大闹?”

    “这……,当然不会。”这种情况下,无罪释放,当然是个大便宜,韩阳家里人怎么可能还会去闹呢。这韩阳的罪案要是坐实了,至少也得是个过失杀人,甚至还有可能被判成故意杀人,到时就得全看法院怎么掌握了。

    想到这里,史所长突然有些明白万钧的意思了。

    “万局,我明白了,我这就去办。”

    万钧一举手,“哎,这事儿可不是我要你去办的,我这是给你提个醒儿,免得你到时候被动。”

    “明白,明白,谢谢万局。”

    万钧一挥手,“去吧。”

    史所长如释重负地正要告辞,万钧又叫住了他,从抽屉里拿出一沓钱,扔给了他。

    史所长接住了,却大惑不解,“万局,这是……”

    “你虽然捅下这么个大娄子,可也不能让所里的兄弟们跟着你顶缸,是不是?再说,这韩阳案子后面擦屁股的事儿还得靠所里的兄弟们齐心协力不是?你拿这钱请他们撮一顿,不能让所里的弟兄们白忙活、白辛苦啊。”

    史所长连连道谢,却推让着不敢接那钱,“万局,这娄子是我捅的,理应我出钱才是,怎么能让您……”

    万钧摆摆手,“行了,把你那儿的屁股给我擦干净些,别再留下什么后患,给我惹麻烦就行了。”

    史所长感激涕零地揣起钱走了。|||

章节目录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拈花微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拈花微笑并收藏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