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了一会,看见前面一户人家的窗户仍有灯光,心想这要是有人出来看到那可就糟了,一时不觉停下了脚步来。

    那女的轻声说道:“这是我家的灯,不用害怕。”

    苏自坚嗯了一声,加快了脚步,毕竟以有一段时间没作那事儿了,加之又喝了酒,此时涨得他煞是难受。

    到了门口前,苏自坚松开了她的手,道:“你先进去,我撒泡尿再来。”

    那女的掩嘴一笑,也松开了他,便自开门进屋,苏自坚则是走到墙脚旁掏出他那大家伙,就象是开了开关的水龙头那样一冲而出,足足拉了好几分钟才罢事,只觉痛快之极。

    把那家伙塞了回去,把头朝门内探去,那女的虽说家里没人,可他多少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一个不小心那可就倒霉了,就似欧雁梅那件事吧,就是因为自己的粗心大意才害得人家被放逐到下面小粮所去,而自己也同样遭了殃,这女的万一要是骗了自己,而她家中却是有人的话岂不又要倒霉了。

    但想小心方能使得万年船,总比粗心大意的好。

    里面即没动静,也没人影,他稍稍地放下心来,走了进去,却不见那女的站在屋内。

    而里面房内的灯也在亮着,悄悄走进一看,只见那女的躺在床上,半个身体依在床前,一双脉脉有情的眼睛在看着他。

    在这瞬间,苏自坚什么也不顾得了,把身上的衣服全都脱掉,朝床上扑了去。

    一把掀开被子,见她里面什么都没有穿,原来她早就等不及就自个脱个干净在等着他。

    苏自坚哈地一笑,把她扑倒压将下来,一时那还管得了那许多,此时他趁着酒意上头,只想作个痛快,没什么前奏就直奔主题而去。

    也不知作了几回,苏自坚身心具疲,沉沉睡去。

    天色明亮之际才醒了过来,睁开双眼一看,不禁令他大吃了一惊。

    昨晚明明与那女的成了好事,在她家中过的夜,此时起身一看,自己则是睡在一片荒地上,这里杂草纵生,参天古树延伸而去,更甚者有几座墓在树底之下,山藤横延爬满在坟墓上,连墓碑也没有,看不出有多少年岁的事物了。

    苏自坚拍了拍头,细细的梳理了一下昨夜的际遇,十分肯定自己确是与一个女子相遇,而不是睡梦中的事儿,因为此时自己身上没穿衣服,脱下来的衣服丢在一旁,而下身也有作了那事儿后的痕迹。

    苏自坚不明白自己所遇的是什么事,不过从自己在这墓旁睡觉的情景来看,只怕这事儿真个不假,暗道:难道老子遇鬼了。

    这么一想,只觉一股寒意从心底涌将上来。

    急急地起身拿起衣服穿上,这才仔细地打量了四周,参天的古树,甚是荒芜,几座古墓上山藤环绕,莽草纵生,墓前又没石碑什么的,上前看了会也搞不清楚是啥时候的,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古墓无疑。

    苏自坚心里透着寒气,叫道:我的妈呀,真是夜路走得多了终遇鬼,可我苏自坚也没搞过几个女人呀,怎就叫我给遇上了……

章节目录

与寡妇的孽缘:权色官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飘逸居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飘逸居士并收藏与寡妇的孽缘:权色官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