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暮警官盘问馆冈,馆冈头上冒汗,他承认盘子是自己准备的,可是绝对没有在杯子里面下毒。本木导演再次使坏,提到祥子曾经要求将馆冈排除在名单之外,不知道他们有什么恩怨。目暮警官将负责宣传的佐佐木瞳叫过来,“你是否听说过什么?”瞳犹豫一下,“馆冈先生曾经偷看祥子小姐换衣服,被当场抓到过……”千钧苦笑,“这里是色狼集中营吗?”柯南也汗,“这么变T的事情也做得出来啊!”千钧低声耳语,“你还不是经常偷看小兰换衣服?”柯南吓了一跳,“别乱嚷嚷,要让小兰知道真相,我就死定了!”

    毛利冷笑,“这么说馆冈是怀恨在心了!”盐田快要睡着的样子,“他绝不是凶手!”小兰问为什么,柯南好笑,“因为他不是女人,对吧?”平八郎哈哈大笑,“你怎么知道的?”柯南汗,“这叫什么基本问题啊!”但随后柯南注意到馆冈是凶手的话,有些讲不通。两个杯子是一样的,哪个杯子放到祥子那边,完全取决于扮演女侍的英子,馆冈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

    小五郎还在逼馆冈招供,让他痛快点,不要再抵赖了。馆冈当然不会束手就擒,坚决否认自己在杯子里下毒,“那个,其实,我只是想让她受点伤而已,所以我在帘幕上动了点手脚。”说话间,整个帘幕都掉下来,小五郎大骇,及时纵身窜出。其他人都吓傻了,千钧果断出脚,劈腿将帘幕踢了出去,不幸地是帘幕磕到了刚跳到台下的小五郎。小五郎手脚扭曲栽倒在地,发出惨叫。小兰大惊,“爸爸!”

    救护车到了,小五郎被医院的救护人员抬上担架,大喊,“我不走,我要留下来!”千钧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啊,大叔,你放心,所有的医药费我都出了,我已经打电话给成实姐姐了,她会安排人给你做最好的治疗。”盐田道,“你这是什么话,你以为我为什么还坐在这里?为徒弟擦屁股是师父的责任,你就安心到医院休养吧!这件事情我会亲自把它解决的。”然后在大笑声中离开。小五郎咬牙切齿,“可恶!为什么每次有好事都落到你头上!好痛啊!”小兰急忙请救护人员将老爸送到医院去,小兰也跟着一起离去。

    目暮吩咐警员们将帘幕抬了出去,盐田和千钧回到现场。柯南依然在思索,“凶手到底用什么方法让祥子服下氰酸化合物呢?不在玻璃杯,也不在水中……”千钧道,“那么就是说在她喝水之前下毒的啦?”盐田对柯南思索的表情非常赞赏,“你现在这个表情比毛利更像一个侦探!”千钧急忙使眼色提醒他,不要让老头看出破绽。

    柯南示意明白,假装可爱,“老爷爷,你认为凶手是怎么对祥子小姐下毒的呢?”盐田却说这个答案只有神知道,“孩子,你可不要瞧不起我说的话啊!你知不知道,《蜘蛛丝》这本小说?”千钧茫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书,柯南却回答知道,芥川龙之介的小说《蜘蛛丝》,描写佛组拯救掉入地狱的罪犯的故事。盐田提示,“他曾经说过世界一切好坏的事情都在佛祖的眼中,你仔细看看台上那些人的丑态吧!”

    本木和男嚷嚷,“英子,我知道你一直在等我失败,你好趁机落井下石!”英子火气也不小,“你要一开始没用那个女人的话,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你这么说是我的错了?”台上的人在激烈争吵,互相指责。盐田狡猾地说,“愚蠢的人只会不停地争执,即使自己丑态表露无疑,还是浑然未觉。他们就跟那些自己切断佛祖伸出的援手,化成蜘蛛丝的人一样愚蠢!”柯南不满,“什么蜘蛛丝嘛!现在最重要的是查出凶手。”千钧低声道,“柯南,这个老头好像在提示我们什么,你没觉出来吗?”

    柯南一愣,猛然醒悟,“蜘蛛丝?”千钧也有些明白了,“愚蠢的人都在争执,凶手显然不是愚蠢的人!”柯南抬头发现舞台上方除了灯具外,还钓着金色的五角星星。二人跑到上面查看,发现有一颗星星正好对着台上那张桌子。盐田露出笑容,“孺子可教也!比毛利和目暮那两个笨蛋强多了!”柯南又发现了被扯断的钓线,这是因为跟星星的绳子缠住的关系。柯南这下彻底明白了蜘蛛丝的方法,只要利用这个方法就可以成功下毒。千钧也大概清楚了,暗自佩服盐田平八郎,这么快就找到了关键点。

    高木警官正在询问女演员筱原一些事情,柯南在人群里面转悠,知道了凶手是谁。千钧也猜到了凶手,笑着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柯南惊讶,“你怎么猜到的?”千钧微笑,“盐田先生说过凶手是个女人,又是一个聪明人,不会在台上跟人吵架。而到过帘幕上面的人,凑巧也有她,除了她还能是谁呢?”柯南也大为钦佩,“我一直以为那个色老头是糊涂虫,真是小看他了!”千钧也道,“他号称日本的福尔摩斯,能把毛利大叔和目暮警部压得死死的,就应该知道绝非浪得虚名!”

    柯南觉得伤脑筋了,因为小五郎不在,就把主意打到盐田身上,想要利用这位传说的名侦探。千钧急忙阻止他,“这个老头不简单,只怕清醒后会怀疑的。还是我们唱双簧来协助目暮警部解决案子吧!”柯南犹豫一下,点头答应了,用盐田的确太冒险了。

    目暮警官还在逼问馆冈,认为他的嫌疑最大。千钧突然开口,“演员都到齐了,差不多也该请主角出场了,这个人就是今天杀人案件的主角。”目暮惊喜,“千钧老弟,你说凶手另有其人吗?”柯南用变声器接过话题,“完全正确,其实凶手一直在等待那个瞬间——大家的视线都在两个主角祥子和宇田身上时,因为那是整出戏的高潮。”目暮不解,“如果在那时下毒的话,所有人都会看到的,不是吗?”

    那个时候的状况不太一样,因为聚光灯只集中在男女主角身上,相对周围就显得暗多了,凶手等的就是这一瞬间产生的盲点。目暮还是觉得不对,“就算舞台再怎么暗,任何人靠近桌子都会引起大家注意的。”盐田突然大笑,“十三,你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哈哈……”目暮头上青筋直暴,柯南用千钧的声音解释,凶手根本不需要靠近,人的注意力集中在一点上时,就会疏忽其它的事情,特别是头上的事情。

    大家抬头,目暮有点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说,毒药是从上面滴下来的吗?”本木导演认为虽然有可能,但太困难了,如果从上面滴下来,无论如何小心都会有水声的。高木也认为,从那么高滴下来,不能保证毒药一定会掉到杯子里。盐田哈哈大笑,“你这个导演太没有想象力了,这位年青警官的观察力太差了!也对,跟着目暮的家伙,能好到哪里去!”本木、高木、目暮三人气得鼻子都快歪了。

    千钧接话,“盐田先生提到过芥川龙之介的小说《蜘蛛丝》,给了我们最大的提示,目暮警官,你应该明白了吧?”目暮擦汗,“那是一本描述佛祖从云端拯救一个掉进地狱的盗匪的故事……等一下,蜘蛛丝!”见目暮终于反应过来,盐田笑了,“就是蜘蛛丝!还不如那个孩子反应快,真是的!”

    千钧(柯南)请大家注意天花板上垂下来的星星,有一个是被缠绕住的,那个就是凶手用来行凶的钓线。只要调查钓线下面的重物,就会测出氰酸反应。凶手把涂了氰酸化合物的重物吊在星星上,就能不发出任何声音放入玻璃杯中。再迅速将钓线拉起,如此一来,祥子就毫不知情地喝下去。案发当时,千钧自己却偏偏去了洗手间,没能看到这个过程。馆冈大喜道,“那出事的时候,我不在帘幕上面,就证明我是无辜的了,对吗?”

    千钧摇头,使用这个方法就算不在上面还是可能作案的。目暮有点糊涂了,“可是怎么做呢?”千钧自己也不知道,只能任由柯南发挥,“因为玻璃杯的位置是固定的,那是早就决定好了的,演员们称之为走位。”就算是凶手站在舞台两侧,也能做到,只要把钓线延长到天花板,沿着星星的路线,就能够轻易在玻璃杯里下毒。但是凶手在抽回来时,钓线却被星星的绳子缠绕住了,所以那颗星星的钓线才会一直留在天花板上。

    目暮警官急忙问,“那么凶手到底是谁啊?”千钧回答,“这个答案要看过大家的手掌才知道。”演员们纷纷起哄,“手掌?”“这小子搞什么鬼?”“就算看了手掌又怎样?”“笑死人了,他以为看了手掌就能知道凶手是谁?”千钧大怒,虽然他不明白柯南为何要坚持看大家的手掌,“我可是平成年代的华森!有名的高中生侦探!只要是心里有鬼的人,就一定不敢把她的手张开!”

    目暮警官一头雾水,“是这样子吗?”盐田摇头,“朽木不可雕也!人家都说到这份上了,还不明白吗?你这个警部是怎么混上去的?”目暮头上都是黑线,“那好吧!请大家把双手都伸到前面来!”大家只好照做,千钧让目暮警官和高木警官仔细看大家的手,二人开始分头检查。目暮发现只有佐佐木瞳束手站立,头上都是汗水,不敢抬头。目暮奇怪,“佐佐木小姐,你怎么了?不要担心,只要把手张开看看就行了。”

    瞳还是不动,高木疑惑抓起她的手,手掌上赫然有深深的线痕。目暮大惊,“这个痕迹是……”柯南接过话题,“那就是钓线缠住的时候,硬拉留下的痕迹,她当时一定是非常紧张。事件发生后,毛利叔叔告诉大家,必须留在现场不能离开,我想瞳的口袋里,一定还有作案用的钓线才对。”

    这次大家都相信了,都佩服这个怪怪的少年侦探。本木有点糊涂了,“你是祥子形影不离的宣传秘书,怎么会……”宇田却有点明白,“你是因为我离开你选择了祥子的关系吗?”瞳摇头,“不是的。你会选择祥子离开我,完全是因为你自己感情的改变,变了心的男人是拉不回来的。”原来,有一天,祥子突然提到自己跟宇田分手的事情,“他跟我想的一样,一点趣味也没有。看你表现不错,我把他还给你好了,你们可以团聚了。”然后放声大笑,瞳十分生气,她决定不再原谅祥子,祥子从头到尾都在玩感情游戏,根本不是真心的。祥子的目的只是为了将宇田抢走用来羞辱瞳。宇田这才明白小瞳和祥子的恩怨。

    瞳有些不明白,“千水先生,你是怎么怀疑我的?我好像没有露出破绽吧?”千钧笑道,“其实,刚开始我并没有怀疑你。我怀疑的是英子小姐、馆冈先生、本木导演、宇田先生他们4个。多亏了盐田平八郎先生给了我提示,他说凶手是个聪明的女人,不会参与争吵,又提示了蜘蛛丝的事情。柯南曾经说过,你在帘幕上面跟馆冈先生发生争执,这样我才开始怀疑到你身上。我想,盐田平八郎先生一开始就知道了你是凶手吧?也许他注意到了你偷着收回钓线的动作,很快就推理出了你是凶手,我说的对吗?日本的福尔摩斯先生!”

    盐田伸了个懒腰,“你这个小子挺机灵的,很好嘛,案子都解决了。我摸了那位小姐的屁股,真没想到是最后一次摸那么滑润饱满的臀部,替她做点事情也是应该的。顺便替我那个糊涂的弟子善后,谁让我又摸了小兰那丫头的屁股呢,哈哈……”大家都一脸黑线,目暮违心地称赞,“盐田先生,你这次可帮了大忙了。”高木也说,“真是百闻不如一见,沉睡的小五郎推理那么大胆,看样子都是承袭自这位师父啊!”

    盐田哈哈大笑,“其实毛利这家伙一直在学我,不过只学到了一点点皮毛而已……目暮,你要学的地方也还多着呢!”看着大肆吹嘘的盐田平八郎,柯南嘲笑,“就连你们厚颜无耻这一点也一模一样!”千钧也嘲讽,“一样的好色,喜欢摸漂亮女人屁股!一样的自大,喜欢自吹自擂!不过,这家伙比起大叔来还是有几分真本事的。”柯南也道,“我现在明白为什么目暮警部那么不喜欢他了!”

    傍晚,小兰搀扶着老爸回到侦探事务所,小五郎一脸沮丧,小兰鼓励他振作点。二人走到楼下后,都吃了一惊,小五郎的脸色非常难看,玻璃窗上毛利侦探事务所的名字已经换成了盐田平八郎侦探事务所。盐田正在跟千钧商量,“你以后就来做我的助手吧,柯南可以做我的关门弟子,怎么样?”千钧和柯南头上都是汗,这家伙还真会顺杆爬啊!小五郎怒气冲天进来,“师父,这是怎么回事?”说话间又扭到腰,千钧和小兰急忙扶大叔坐好。

    盐田大笑,“你也看到了,你现在的伤没好,我看这家侦探社不能交给你了。我就暂时勉为其难帮你照顾好了,放心吧!”小五郎气得七窍生烟,门突然被打开了,进来一位彪悍的老太婆,“孩子爹!”盐田大惊失色,“孩子娘!”原来这位是盐田夫人,“你说要到东京来看看,打算什么时候回家?你该不会是又有外遇了吧?”大家都很吃惊,这位盐田夫人真敢说啊!

    平八郎拼命摆手否认,“什么嘛,你要相信我。我真正爱的只有老太婆你一个人!”盐田夫人显然很了解丈夫,“鬼才会相信!”上前抓住盐田,“我们回家!快点走,别想着去找小妖精!”千钧叹服,“真是一物降一物,如同英理阿姨把毛利叔叔吃得死死的一样!”柯南也感叹,“看来叔叔平常拿女人没有办法,这点也完全得自师父的真传!”

    尾声,佐佐木瞳杀害大出祥子,被法庭判处4年徒刑。中山英子恐吓剧团,但没有付诸行动,被警方拘留4日以示警告。馆冈顺一肆意制造意外,意图袭击祥子,但击伤毛利小五郎,被法庭判处拘役4个月,并负责偿还毛利住院的所有费用和精神损失费。千钧破获该起舞台女演员杀人事件,警视厅给以B级奖励。本来盐田平八郎也有功劳,但目暮警官对其不爽,就把功劳都算到千钧头上了。

章节目录

名侦探柯南之华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冰火卡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冰火卡妙并收藏名侦探柯南之华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