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高云,你这个混蛋,你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就是一个人渣!”张妙香本来是想试探一下朱高云的,没想到朱高云还真是那么一个邪恶的混蛋,她顿时就粉脸盛怒。

    朱高云哈哈一笑,道:“骂得好!不过,亲爱的张书记,我都还没有威胁你,你干嘛那么紧张呢?我是说这是一个好办法,又没有说一定要这样做,唉,既然你这么紧张,那我还是不勉强你了,我一个大男人,没有女人的帮助,我还真不信办不成事儿!”

    说罢,朱高云就把电话挂了,他还真的没有那么龌蹉,用艳照威胁女书记来帮助自己,那样的话,自己还是个男人么?

    而张妙香听着朱高云挂了电话,就是一愣,原以为朱高云真的会威胁自己,但人家只是开个玩笑,在想到朱高云被贬到山村的事情,张妙香还是明白了,朱高云这年轻人有些血性!现在这样的男人可是少见了!

    张妙香一阵茫然,试探之后,反而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帮他还是不帮他呢?想了一下,张妙香觉得朱高云办的是好事,是为民谋利益的好事,再说,朱高云平民一个,什么关系也没有,那里是周文平的对手,叹了一声,张妙香从副书记这个角度出发,决定还是帮他一下。

    再说,朱高云还丢下了一棵寒兰给自己,昨天经过鉴证,是那种十分罕见的寒兰,复色红荷,名贵兰花,现在市场价格最少为一百万。

    于是,张妙香拨通了自己司机的电话,打完电话,她就有些茫然地躺在椅子上,芳心一片混乱,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对朱高云是什么心情,恨他吧,可心里老是回想起他强暴自己时的那种勇猛,那种销魂舒服的滋味。

    第二天,收购站被查封了整整一天了,滕子峰还是没有消息传来,朱高云就有些担忧了,滕子峰那边估计是找不上能人了,这事怎么办呢?

    正担忧着,突然,手机响了,又是一个陌生号码,刘长生感到怪怪的,就接了道:“你好。”

    “你好,请问你是朱高云吗?春江镇的大学生村官?”一个十分陌生的男人的声音。

    朱高云说:“对,是我,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

    “哦,朱助理,是这样的,我叫钟林,是市里张书记的司机,”男人微微笑道。

    啊,居然是张妙香的司机,朱高云一震,急忙道:“是、是钟哥啊,不知道找我有什么事?”

    钟林道:“是这样的,张书记说前几天回老家,得到你送了一棵兰花,现在鉴定是名贵品种,所以,老板让我跟你联系一下。”

    名贵兰花!就是自己丢在烤烟棚的那棵兰花,朱高云微微吃惊,自己强暴了张妙香,还真是把兰花忘在那里了,可即使是名贵品种,他现在也不可能要回来,兰花再名贵,恐怕也抵不了自己强暴女书记的罪行,他不知道张妙香让司机找自己是什么意思,就道:“钟哥,那兰花就送给张书记了。”

    “朱助理,老板说了,谢谢你的兰花,但她不能白拿你的东西,让我明天把3万块给你送过来,以资助你做收购站,”钟林道,他也有些不解,老板怎么突然给一个不认识的小村官送钱去,但老板怎么说他就得怎么做。

    朱高云想了想,没有明白张妙香的意思,捡到了自己的兰花,却把钱给自己送来,难道这是向自己示好,以防自己用艳照威胁她,而司机不知情,朱高云摇摇头,想到修路以后要花钱的地方多着呢,有3万算3万,于是说:“行,你们老板既然喜欢兰花,也省得我再麻烦去卖了,那就麻烦钟哥了。”

    挂了电话,朱高云心里怪怪的疑惑不安,那盆寒兰真的是名品吗?要真是名品,价值一百万的话,那自己还真得再去死亡峡谷找一找。

    这一天,收购站就休息了一天,张永军跟大家颓丧着脸,闷闷不乐。第二天一早,朱高云骑摩托车到了收购站,装作轻松的样子,跟大家说说笑笑,给大家鼓鼓劲。但心里清楚,要是过了今天,滕子峰还不能搞定,那肯定就麻烦了。

    米秀娟做好了早饭,大伙正往厨房准备去吃饭,朱高云的手机响了,哦,是钟林的电话,还朱高云这才想起钟林给自己送钱来了?他急忙地接下:“钟哥,早上好啊。”

    钟林哈哈一笑:“你在哪?我马上要到你们镇上了,老板见你决心为老百姓修路,很受感动,让我早点把钱给你送过来。”

    “钟哥,那太感谢你了,我正好在收购站,我在马路边等你。”

    几分钟后,朱高云在收购站前,果然等到钟林开着一辆越野车来了,他一看越野车,不正是张妙香的那辆车么,心里一愣,笑呵呵地上前跟他握手:“钟哥,这么早出门,太麻烦你了,来来,跟我们一起吃顿乡村饭吧。”

    “好呀,我也正好没有吃早饭,那我就不客气了,”钟林哈哈一笑,朝收购站四处看了看,说,“兄弟,我看厨房比较窄,干脆搬到那院坝上去吃吧。没想到认识你这么豪爽的朋友,我们喝杯啤酒如何?”

    朱高云注意到他对自己的称呼变了,这表明了他对自己的尊重,好像是真的把自己当做投缘的朋友了,他也哈哈大笑道:“行,钟哥也是豪爽之人,有朋自远方来,自然得喝一杯酒。”

    很快,张永军和大家就把饭桌摆到了院坝上,面对着大马路,几个男人热热闹闹地喝上了。

    推杯换盏间,朱高云跟钟林越聊投机,钟林对他被贬了还决心修路的事大为赞赏。

    就在两人喝得正热的时候,张永军忽然瞟见街边拐弯处,远远的有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好像在偷偷看着他们。

    他眼尖,一下就认出来了,他悄悄跟朱高云附耳说:“朱助理,周文平那个走狗田斌在偷看我们,妈妈的,肯定又是想给我们使坏,要不我去揍他一顿!”

    朱高云拉住他,轻轻说:“算了,吃个饭,他爱看就看吧。来,钟哥,我再敬你。”

    他们之间的对话,声音并不是很小,钟林好像也听到了,他脸上泛着微微笑容,好像有点得意的味道,昨天老板交代了,让他来送钱的时候,要把车子停在显眼的位置,最好是跟朱高云喝几杯酒。司机当然明白老板的意思,这是要让大家知道朱高云跟老板是有关系的。

    田斌知道自己被张永军发现了,急忙溜回镇里,慌慌张张地向周文平汇报:“周书记,那、那个越野车又、又来了!”

    “哪个越野车?”周文平一惊。

    “就是上次跟朱高云见面的那辆,区委的。”

    啊,周文平震惊地站了起来,昨天整天都没有再接到电话,以为朱高云跟区委并不是很深的关系,也刚下定了整顿他的决心,没想到那辆车子又来了。

    “还是张、张书记么?看清他们在干什么没有?”周文平着急地问。

    田斌结结巴巴地说:“只、只有一个司机来,他们正坐在一起吃饭喝酒,看样子,好像老朋友一样。”

    “哦,”周文平突然感到背后一阵凉飕飕的,这事越看越玄乎,那司机跟朱高云的亲热不像是假的,如果是真的,那自己可不能再错下去了。

    />

    周文平在办公室里踱着方步,思索着着朱高云来的时候,自己是调查过的,真的没有什么背景,可现在突然就冒出那辆越野车,那可是区委的车子啊!

    对于一个从政的人来说,对任何事情都是极度敏感的,尤其是这司机居然大清早来跟朱高云喝酒吃饭,加上昨天那个省政府办的电话,周文平越想越坐立不安了。

    难道真是来镀金的贵族子弟,而且是暗地里镀金?想到这里,周文平心中一震,浑身打了一个激灵,对,肯定是这样!周文平心中有了定论。

    这时,田斌畏畏缩缩地问道:“周书记,怎么办?”

    “你带队马上去给张永军的收购站,把封条给我撕了,让他们正常营业,马上去!”周文平大声命令道,他想要做给那个司机看,算是一种示好的用意,要是真被区委看不顺眼了,那自己可就危险了。

    “啊,”田斌愣着想不通,“昨天才封,今天又去,我、我这没面子啊?”

    “叫你去你就去,区委的车子都到了收购站,你是面子重要还是帽子重要?快去!”

    见周文平虎着脸发了这么大的火,田斌立刻就明白了,转身摸摸头顶,妈妈的,还是帽子重要,他带着吴雪梅等人,飞快地向收购站奔去。

    米秀娟从厨房添一碗腊肉出来,一眼就瞧见了田斌们直奔而来,大惊失色道:“朱助理,快看,他们又来了!”

    哦,朱高云抬头一望,果然来了,他心里一惊,难道封了还不算,要来拆了我的收购站才放心。

    心里虽然担惊,但他脸上却从容淡定地说:“别怕,我们是正规营生,谅他们也不敢乱来!”

章节目录

桃运仕途:征服官场美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开山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开山斧并收藏桃运仕途:征服官场美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