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接电话啊……还没解决么?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嘟嘟声,艾米不禁皱了皱眉头,心中顿时多出一丝不安感,她倒是想赶紧回去,可在案件没有解决之前警察是不会放任何一个人离开,换句话说,她现在就在一座临时监牢之中.

    看来“她”也参与了这场杀人案,说不定这个舞台就是为了困住我而设计的。~顶~点~小!~说~~艾米淡淡一笑,眼睛不停扫视四周,如果按照“她”的性格,恐怕“她”已经潜入这里了,以她的伪装技术,想发现她简直是天方夜谭。

    “她”应该知道我在这个酒店里,并不知道我是谁,目前为止我们还是在同一起跑线上。想到这里,艾米压了压帽檐,幸好出门之前伪装一下,否则“她”就比自己领先一步了,对于自己的化妆技术,艾米还是蛮有信心的。

    只能靠夏洛克侦探社的人解决这起案件了!烦恼一阵后,艾米就将脱离的唯一希望放在郑寒飞身上,让她意外的是郑寒飞居然受了严重的伤,如果是平日的郑寒飞,恐怕早就解决这起案件了,不过她对夏洛克侦探社的其他成员评价也不差,所以她只能耐心等待案件结束了。

    可惜艾米没有料到郑寒飞的推理已经错了,此刻郑寒飞正在烦恼着,夏洛克侦探社的其他成员也一筹莫展,不管怎么说,他们已经步入凶手的陷阱中,如果不快点逃脱陷阱,说不定凌华警官会往凶手预先设计好的道路推理。

    到底怎么回事啊。郑寒飞烦得想抓头了,没办法,为了冷静一下发热的头脑,郑寒飞决定暂时不想这些事情,走到餐桌旁边,拿起一杯果汁咕嘟咕嘟的喝了下去,正当他想将杯子放回原处,不远处的破碎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怎么回事?!”异常的声音也吸引了凌华和夏洛克侦探社的其他人,闻声望去,发现单毅的头上和衣服上沾满橙汁,而姬妍则是倒在他旁边,地面上都是玻璃碎屑,可能是单毅有些精神错乱,根本没注意到橙汁洒满他的全身,身体不停哆嗦,眼睛中充满惊恐之色,看样子死者在他身旁死去对他的打击很大。

    “不是我摔倒的,是他突然伸出脚绊倒我的!”姬妍连忙从地上爬起来掩饰,可周围客人的眼睛中充满不信之色,毕竟姬妍冒失的样子他们看见过,谁也不会相信有一个精神错乱的人会突然绊她一脚,只能归纳为姬妍本身不小心摔倒了。

    “给,快擦擦吧。”酒店的一个工作人员将毛巾递给单毅和姬妍,两人同时道谢,慌乱的擦了擦头,单毅突然提出要回房间换件衣服,对此,凌华没有任何异议,只不过嘱咐他换完衣服赶紧回到现场,不管怎么说他身上的嫌疑很大,不能轻易将他从嫌疑人中消除。

    “对不起,我也去换一件衣服。”姬妍看了看自己,上半身倒是没什么,可裤子上也沾满橙汁,于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跟凌华提出这个要求,凌华也不能说什么,只好答应。

    这场闹剧很快就结束了,郑寒飞从头看到尾,眼睛闪过一丝疑惑之色,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刚才的情景有一丝异样感,具体是哪里他却说不清楚,只能作罢,正当他想看看最后一位嫌疑人在干什么时,突然瞪大眼睛,于斯启消失了,会场的哪个角落也看不到他的身影。

    “小飞!那个叫于斯启的人呢?”南若熏一边喊着一边跑到郑寒飞身边,面对南若熏的提问,郑寒飞只好摇了摇头,除了他以外,夏洛克侦探社的其他人也发现他不见了。

    不应该啊!郑寒飞有些纳闷,以他的那个邋遢样,凭郑寒飞的记忆力不可能忘记监视他,可现实却不是如此,但郑寒飞不想继续思考下去了,与其在这没完没了的想他是如何消失的,还不如赶紧行动起来,找找他跑到哪里去了。

    “他刚才去卫生间了。”这时,郑寒飞的耳边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回头望去,发现一位戴着帽子的少年靠在墙上,眼睛盯着他,朝卫生间的方向努了努嘴,意思是让郑寒飞赶紧去。

    “谢谢了!”虽然对那位少年的身份有些怀疑,但郑寒飞不能懒费时间,对少年道谢了一句,便急急忙忙往卫生间的方向跑去,南若熏则是跟在郑寒飞身后。

    应该没发现是我。看到郑寒飞的表情,少年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没错,这位少年就是伪装后的艾米,正因为她伪装成男生,再加上没有什么破绽,才自信满满的说跟那位“伪装达人”站在同一起跑线上,而郑寒飞没有立即识破她的身份,更让艾米觉得自己这身伪装是不可能被识破的。

    回想起郑寒飞要寻找的于斯启,艾米的眼睛中闪过一丝凝重,案件发生后她并没有闲着,根据周围客人的情报,她也将斯启归纳入嫌疑人行列中,可不知为何,她经常忽视于斯启的存在,要不是于斯启上卫生间的时候与她擦身而过,恐怕她也会像郑寒飞那样失去于斯启的踪迹。

    那个人该不会是……想到这里艾米顿时紧张起来,随即摇了摇头,认为自己的想法实在太荒唐了,那位“伪装达人”并没有那种能力,而且于斯启那身邋遢样根本像是伪装而成的,对于之前的现象,艾米只能认为于斯启本人就容易被人进场忽视。

    找到了!冲进卫生间,郑寒飞就看到正在洗手的于斯启,不紧不慢的速度让郑寒飞有些怀疑他到底在这里洗了多长时间,不过郑寒飞松了口气,对方没有逃走,仔细一想,觉得于斯启不可能做出这种无谓的举动,逃走只会让警方增加对他的怀疑,相信没有那个凶手会笨到从警方封锁的案发现场逃走。

    “小子,你想干什么?”于斯启抬头看了郑寒飞一眼,与其颇为不满,没办法,郑寒飞进来的时候太匆忙了,而且看到于斯启还松了口气,再加上卫生间只有他一个人,只要不是笨蛋,在这个节骨眼上,相信脑袋稍微一转就会明白是怎么回事,他不知道郑寒飞到底是什么人,可无缘无故将嫌疑人扣在他的身上,是个人都会生气。

    郑寒飞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随即默默地走进卫生间,他现在说不出话,即使他能说出话,他也不可能告诉于斯启他是杀死死者的嫌疑人之一,他还没有那么笨,这种事情还是凌华亲口对他说吧。

    “切,莫名其妙!”于斯启吐了口唾沫,摇摇晃晃的离开卫生间,待他走远后,郑寒飞终于松了口气,便离开卫生间,发现南若熏一直在等他,看了南若薰一眼,南若熏将手指指向某个方向,郑寒飞顿时点了点头,招呼南若熏跟紧自己。

    还要上狙击地点那里看看啊,那里一定存在着自己和南若熏没有发现的线索。郑寒飞一边想着一边往通往楼梯那里走去,剩下的时间可不多了,要是再不快点,凶手的诡计就要得逞了!

    ……

    “啊,是!如你所料,这里果然发生了杀人事件,恩,她也潜入这里了,只是我还没识破她的身份,放心,没有几个人看见我,都是熟人,这里就交给我吧,这次我不会让她跑掉的,你那边没问题吧,好,如果有什么事情我再联络你,再见!”通话结束后,刑夜樱将手机收了起来,俯视人山人海的会场,嘴唇微微蠕动,然后将左手做出手枪的样子,朝死者倒地的方向开了一枪,突然她似乎明白了什么。

    这倒是一个不错的提示,不知道小侦探有没有发现。望着做出手枪姿势的左手,刑夜樱的脸上勾起一丝弧度,目前她敢肯定两件事情,第一,凶手就在那三个嫌疑人当中;第二,用那种方法的确可以形成高度差,让人以为凶手是从高处射杀死者的,剩下的就是所谓的红外线了。

    小侦探,你可要快点啊,要不然我就比你早一步知道凶手是谁了,那样的话可就不好玩了!

章节目录

少年侦探之谜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剑舞神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舞神天并收藏少年侦探之谜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