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明强没想到尚妍黛竟然会是这姿态,心里暗道尚妍黛这是什么意思?当时看了看在座的人,最后刘明强还是说道:“那你说怎么办?难道要赌一下吗?”。刘明强这么说来源于对自己酒量的绝对自信,另外也有被尚妍黛给逼的下不了台没办法所致。

    “赌就赌啊,大家觉得呢?”尚妍黛怪异对着刘明强笑了笑,然后转脸对着众人说道。

    在座的人都不是什么好鸟,一听当即一个个都大声叫着“赌,好”,其中以何建林和李军两个贱人叫的最凶。

    刘明强望着尚妍黛,感觉自己好像上了圈套似的。但是到了这个时候也没办法了,自己也下不了台了,于是狠狠地说道:“赌就赌,赌什么你们大家说吧”。

    这可把大家给难住了,这赌什么都不对啊?一般来说这酒桌上男女对赌的话无非是一些暧昧带着H的小条件,小的是女的亲男的一下,或者男自己说几句淫荡的话。赌大点就是女的自己脱件衣服,但是如今这条件都不符合。尚妍黛是林阳市市委书记的老婆,刘明强是省委书记的女婿。而且刘明强面前还有这么一大堆的下属,这么带点下作的条件可都不敢说,但是不说点刺激点的这赌局也就没意思了。

    最后何建林开口说道:“这样吧,我在楼上订了一个KTV,等下吃完饭我们都去唱歌。今天刘区长和尚区长两人,谁输了就必须唱一首对方要求点的歌,无论对方点什么,都必须得唱。当然,跳舞也行”。

    “这个提议好,提议好。要是刘区长先醉我建议尚区长让刘区长跳小天鹅或者是钢管舞之类的”李军当即淫荡地说着,要是这酒可真是好东西。平时谁会这么放荡地对刘明强这么说话,但是一旦喝了酒就不同了,说话的不会顾忌这顾忌那,而听话的人也不会介意这些。

    “我觉得不好,要是喝醉了还怎么唱呢?要不这样吧,我们改喝啤酒,就赌谁先憋不住要去上厕所。这样可好多了是不是?敢不敢来啊?刘区长”尚妍黛一脸挑衅地望着刘明强。

    刘明强被一个女人这么挑衅能说不来吗?当即便应了下来。何建林一听,当即便出去叫了服务员,又提了一箱子啤酒进来,全部打开放在桌子上。

    和女人拼酒这种事刘明强还真没做过,犹豫了很久,最后一咬牙拿起一瓶啤酒,说道:“是吹瓶子还是论杯喝?”。

    “你吹瓶子,我用杯子喝。你喝一瓶我喝一杯,怎么样?公平吧”尚妍黛一边拿着啤酒瓶给自己倒着酒说着。

    “什么?”刘明强差点连酒瓶都没拿稳,这都是什么跟什么?自己喝一瓶她才喝一杯?这不是比酒量这可是比肚量啊?

    “别这么惊讶,你是男人对不对?你一个大男人难道还要和我一个女人来争吗?大家说对吗?”尚妍黛带着点俏皮对刘明强说道。

    众人听过之后一脸的黑线,这逻辑思维太强了。貌似一分钟之前还说过男女平等来着。

    “对”只有李军随声应和,貌似这小子就等着看刘明强出洋相。

    刘明强咬着牙齿望着李军,最后沉声说道:“行”。

    然后拿起一瓶啤酒就开始吹了,一口气喝完,旁边的尚妍黛也慢慢地拿着一个一次性酒瓶喝了一瓶。本来尚妍黛是准备拿喝白酒的酒杯喝的,不过刘明强打死都不肯,开玩笑,一瓶啤酒用一次性酒瓶可以倒三杯,要是用白酒的酒杯倒的话估计要倒无数杯了,哪还比个屁啊。

    喝完一瓶之后,刘明强侧脸看着喝完一杯的尚妍黛,发现尚妍黛脸上的红晕又多了一层,顿时大喜,二话不说又拿起一瓶喝了下去,刘明强的策略是比肚量男女是一样的,自己不可能有尚妍黛三倍的肚量,而且前面自己还喝了一瓶左右的白酒了。所以他觉得走曲线救国路线,和尚妍黛比酒量,他准备在自己憋不住之前把尚妍黛给灌醉,这样不就胜利了吗?见到尚妍黛红着脸刘明强确信尚妍黛的酒量不怎么样,暗道估计四五杯的样子就倒了,可是他忘了,有一种人天生就是沾酒就脸红,但是却偏偏是千杯不醉的。而且还有一种说话是脸红的人不容易醉,因为脸红的人更容易把酒精蒸发。

    刘明强为了赶时间,赶在自己憋不住之前把尚妍黛灌醉,便一个劲的猛喝,同时催促着尚妍黛赶紧喝,喝的越急就越容易醉。刘明强一口气喝了四五瓶了,把自己喝的肚子胀的要命不说,头也开始昏昏沉沉了。反转连看一旁的尚妍黛,确实是一张脸变的娇艳无比,但是姿态却依旧非常的恬雅,一点要醉的样子都没有,这下刘明强开始意识到不对劲了,暗道照这个趋势自己醉了尚妍黛也不会醉啊?

    不确信地又仰头连喝下三瓶啤酒,再看尚妍黛,还是那副模样,这样刘明强知道自己碰到高手了。但是刘明强还是一位有一丝的机会,因为酒精发酵需要一段时间,特别是浓度不高的啤酒,坐在那忍受着肚子里的剧痛,把膀胱压的紧紧的又等了几分钟,再看尚妍黛依旧是那副模样。刘明强知道自己输了。

    黑着脸悄悄地对尚妍黛说道:“你故意得是不是?竟然在这扮猪吃老虎,我上了你的当了”。

    “终于知道了?谁让你骗我过来吃饭来着,你要知道,我可是答应我女儿的。不给你点教训你让我心理怎么平衡”尚妍黛衣服你终于知道了的表情。

    “算你狠”刘明强狠狠地说道,然后起身说道:“我输了,我得去解决一下了”。

    说完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走出包间往洗手间而去,娘的,一瓶白酒,八瓶啤酒。如来佛主的那个大肚子也装不下这么多的液体啊。

    痛痛快快的到洗手间把一肚子的酒水全部放了出来,刘明强都不知道自己是否把膀胱给憋成了膀胱炎了。发觉自己已经有点醉意了,连忙洗了把脸,然后走出来了。

    一出洗手间的门便看见何建林站在门口。

    何建林看到刘明强出来,连忙问道:“大哥,你没事吧?”。

    “没事,英明一世,结果却在一个女人身上翻了船了”刘明强一边用纸巾擦着脸上的水一边说道。

    “你没醉就好,看你喝了这么多我还以为你醉了呢。你要是醉了这接下来就不知道该怎么玩了”何建林担心地说道。

    “该怎么玩就怎么玩吧。其实吃个饭就够了,大家心眼都是有九个洞的,谁会故意跟你作对?”刘明强一边点着烟一边说道。

    “还是多玩一会儿吧,我都预定好了,而且以后需要这些部门帮忙的地方太多了,不先垫个底以后也不好总是麻烦吧。先有个基础以后才好进一步发展”何建林笑着说道。

    刘明强想了想,也对。中国不比国外,有些东西是见不得光的,但是你却必须得重视,你要是把这些当做没看到保准你什么都干不成。

    “那好吧,我现在给办公室打个电话,我在这陪一会。等这些人上去了我再找个机会出来。晚饭我是绝对不能在这吃了,我得去医院”刘明强想了想对策后说道。

    “那太感谢你了”何建林感激涕零地说着。

    一进包间,刘明强便喊着大家去唱歌,有刘明强发话在做的谁敢说不去呢?再加上大家是真的想看看刘明强跳艳舞的摸样,一个个便把正事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一个劲地往楼上而去。

    刘明强故意和尚妍黛撇开众人,两人独自坐了后面一辆电梯。

    &

    nbsp;一进电梯刘明强就苦着脸说道:“我的尚大姐,今天我可真的再也伤不起了。您老等下一定得发发慈悲,千万别太为难我了,给我留点面子行不行?你总不会让我以后在这些人面前都抬不起头来吧?”。

    “那我可不管,我等下可要看心情了”尚妍黛哈哈大笑后突然严肃地说着。

    “要不这样,你等下随便罚我点什么。我下次一定请你吃饭好不好?绝对没有外人。大姐,你看中不中啊?”刘明强换了一副地方口音说着。

    “可以考虑一下”尚妍黛用手支撑着自己的下巴,一脸犹豫后说着。

    刘明强脸上全是黑线,汗如雨下。暗道这都是什么世界尽出些什么女人啊。这都是生了女儿的女人了,怎么还想董琳那小姑娘一样学会记仇了呢?

    “说正事吧,那边事情怎么样了?你和克劳瑞丝见过面谈了没有?”刘明强笑了笑,说起了正事。

    “谈了,不过没什么作用,她都是按照你说的来评判的。而且说了,一切等他考察过咱们高工区之后再和你当面谈。我说的话可没你管用”尚妍黛白了刘明强一眼后说道,刘明强感觉空气之中有着一丝微微的酸味,只是刘明强不知道尚妍黛是在吃自己的醋呢还是在吃克劳瑞丝的醋,这让刘明强觉得很怪异。

    “只要她能来这里考察就大有希望。你明天再布置一下接待工作吧,我大致的都强调了一下。咱们尽量争取吧,不过我想艾德集团最终会选择我们林阳高工区的可能性非常大,因为这里确实是最适合他们的地方”刘明强等电梯门开了之后一边走出去一边说道。

    “希望如此吧,如果这一单真的能坐下,我觉得我们高工区的工作就算是顺利地完成了第一步了”尚妍黛也点着头说道。两人冷静的完全没有刚刚酒桌上喧嚣放荡的摸样了,由此可见,官场上的人每个人都有着两幅面孔,甚至于多副面孔。

章节目录

官场风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风流小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流小二并收藏官场风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