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你没看见,就这样…哐…拽着头发就给扥下来了…”黄晓蓉唾沫横飞和刘川描述蛮婆婆发现女尸的牛逼样子,“老刺激,老带劲了…太佩服蛮婆婆!长得好,胆子还大,我是打死都不敢把手伸进去的…人家,都没犹豫,呼就伸进去了…要多牛逼有多牛逼…”

    “然后呢?”刘川并不在乎黄晓蓉眉飞色舞的表演,专心做着芝士蛋糕,“后来怎么样了?”

    “然后,老婆儿和女尸一起被警察带走呗…”黄晓蓉无力的摊在沙发上,“我们再回去看,屋里啥都没有了…那个大哥…腿也能动了,虽然还是疼,但明显见轻。蛮婆婆给他们写了点中药偏方,确定没事之后,我们就走了…这一天啊,上午挑婚纱累个半死,下午又抓鬼刺激个半死,可累死本宫了…”

    “蓉娘娘…貌似买婚纱抓鬼的都是人家柯以蛮吧…”刘川端着一块樱桃红色芝士蛋糕走过来说,“蓉娘娘…您压压惊,赏脸尝尝…”

    黄晓蓉没用甜品勺,直接用手指杵起一块放进嘴里,闭眼细细咀嚼做沉思状,“偏甜,樱桃酱味道太重,把芝士味道盖过去了…小川子,还要努力啊…”

    “喳…”刘川扭身放下蛋糕,嘬嘬嘴唇,深吸一口气,仿佛给自己加油一样。附身而去,一下子扑在正窝在沙发里的黄晓蓉身上,把她压在身下。

    黄晓蓉猝不及防,非常尴尬,脸微微发红,扭过头,“你…你要干嘛…”

    “没事…我也累…就一个沙发,你让我躺哪儿?”刘川攥住黄晓蓉的一只手,不自觉稍微用力,“手够凉啊,蓉娘娘…”

    “没地儿躺是吧…”黄晓蓉伸出另一只手,一指禅捅向刘川腰眼儿,刘川受痒躺不稳,黄晓蓉一脚给他踹翻在地,倒地时刘川还在咯咯直笑,“以后再不正经,就这么对付你…”

    “谋杀亲夫啊…天理何在…”刘川躺在地上,仰面高呼。

    人流量排行榜,医院绝对能进前五名,黄晓蓉去姐姐医院拿完鞋子,下楼时等电梯等了十分钟,每趟电梯全是满员,她不耐烦的决定走楼梯。下到三层,居然遇到来医院开药的韩明教授。

    “韩教授…”黄晓蓉说,“在这儿都能碰到熟人啊…”

    “是啊…人生处处有惊喜…”韩明教授说,“楼梯间还可以遇到这么可爱的小姐…”

    “您可真会说话…”黄晓蓉笑开花。

    黄晓蓉这个人最大的缺点是厚颜无耻,韩明教授礼貌性问黄晓蓉是否需要搭便车,她一口答应,。韩教授的座驾是一辆奥迪a6,宽敞舒适,空调给力,不知是不是空调太凉,坐了没一会儿,黄晓蓉肚子拧着一样疼,便便呼之欲出。

    “韩教授…”黄晓蓉皱着眉捂着肚子说,“您就把我放路边吧…我有点闹肚子…”

    韩明教授关切的问,“还能坚持一分钟吗?我家就在前面…”

    韩明教授家在西青区一个别墅群,车停下后,黄晓蓉以光速冲入韩教授的卫生间。人这辈子,憋不住藏不下的有两种东西,便便和贫穷。屎人黄晓蓉在这五谷循环处,将早晨吃下的五谷全部呼呼排除后,顿感世界这么明亮,心情这么开朗,整个人清爽无比。

    “韩教授…太不好意思了…”厚脸皮的黄晓蓉腼腆起来。

    “千万别这么说…”韩教授递上一杯热茶,“你们年轻人,循环快…”

    二层大别墅貌似只韩教授一个人居住,说话稍大些声音,回音四起。

    “您一个人住吗?”黄晓蓉问。

    “是啊…一个人…”韩教授说,“我特别喜欢学生来家做客…”

    黄晓蓉本想问“为啥一个人啊?您这岁数没结婚吗?木有儿女吗?”一想这种问题过于三八,就咽了回去。

    “今天谢谢您…”黄晓蓉起身准备告辞,客厅壁柜上的一张照片引起了她的注意。照片背景是湛蓝的天空,巍峨的雪山,一名中年女子挽着韩教授微笑而立。

    “哇塞…这是什么山啊?真漂亮!”黄晓蓉问。

    “喜马拉雅山…”

    “嚯…您真厉害!看这照片,您那时不年轻了吧…”

    “五十岁…”

    “哇哦~太厉害了~佩服佩服~”黄晓蓉三八心陡升,“这位是?”

    “我太太…”

    “您太太啊…”黄晓蓉只顾盯着照片,背对着韩明教授,未留意身后发生的一切,“真幸福啊…”

    “纳尼?太太?有太太怎么还独居?纳尼?五十岁还能登珠峰?纳尼?三厢车?纳尼?韩教授也能看到**?纳尼?卧槽!”一连串疑问像决堤洪水涌入黄晓蓉内心,出于本能,她想带着这一堆疑问回去和刘川商量,可一切已经来不及。一百三十四斤微胖界女神黄晓蓉被一只力大如牛的手钳住手腕,脖子瞬间被另一只手掐住,头在这股怪力的冲击下,撞向墙面。“duang”黄晓蓉顿感头晕目眩,模模糊糊看到韩明冲向自己,韩明飞起一脚踢在黄晓蓉头上,血腥味布满口腔,黄晓蓉发不出声音,可心里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刚要召唤吕平湖,韩明又是一拳,打在黄晓蓉肚子上,黄晓蓉感觉一股无法形容的剧痛从肚子向全身蔓延,韩明一把扯掉黄晓蓉掉出身外的挂坠(召唤吕平湖的刀尖和头发在里面),这一拽,黄晓蓉应声倒地,只感觉一座石头大山一样的东西压在身上,黄晓蓉嘴里被鲜血填满,不能发出一丝声音,韩明骑住黄晓蓉,疯狂抽打她的脸庞,直至身下的女孩子失去意识。

    时间,不知过去多久。

    “晓蓉…晓蓉…醒醒…别睡啊…晓蓉”是姥姥的声音。

    “这是在哪儿?我死了吗?”黄晓蓉听到姥姥的呼喊,迷迷糊糊想睁开眼睛,可眼睛肿胀到无法张开,她试着动了下手指,胳膊可以轻微移动,可左腿稍微挪动一点就钻心疼痛,黄晓蓉不停呛血,“豆包,你在吗,豆包…”

    “我在…晓蓉姐…”豆包嚎啕大哭,“我们怎么办,韩明…韩明就是那个凶手…可我…我们怎么办…”

    “听我说…”黄晓蓉用意念和豆包交流,“去找蛮婆婆,她能看到你…把刘川的电话给蛮婆婆…救我…救我…”说罢,黄晓蓉第二次失去意识。

    一股难以忍受的疼痛再次让黄晓蓉醒来,韩明踩在黄晓蓉肚子上,用手指扒开她的眼皮,目露凶光说,“还没死…”

    “你…这个恶魔还他妈没死…我是不会咽气的…”

    啪…一个嘴巴打下来,脸上的皮肤仿佛炸开一般,黄晓蓉的脸被打木了。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今天的一切,是你自己造成的!”韩明嚷道。

    “不是我…是大便造成的…”黄晓蓉肿胀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都要死了…我他妈还这么乐观…”

    “叫啊…叫!”韩明在黄晓蓉肚子上狠跺两脚。黄晓蓉的血从嘴里汩汩冒出。

    “别…别费劲了…”黄晓蓉说,“不会…我不会叫…的!”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呼救?”韩明揪着黄晓蓉的衣领将她揪离地面,疯狂摇晃着,“叫啊…叫啊!”

    “呸…”黄晓蓉一口血淬在韩明脸上,“想从我身上找到待宰羔羊的快感?死心吧!看到照片时,我就都知道了…你…你…是连环杀手…”

    韩明把黄晓蓉扔在地上,“很聪明…这份聪明害了你!”

    “天网恢恢…你杀了我…也掩盖不了…你是魔鬼的事实…”黄晓蓉断断续续说。

    “对,杀了你,什么都改变不了。”韩明阴森一笑,“可,多个人,黄泉路上不孤单。行了,黄晓蓉,我对你印象很好,临了…临了…给你个痛快…”

    一把锋利的尖刀,刺入黄晓蓉的心脏。

    “嗯?”韩明疑惑不解的往下按着尖刀,“为什么?!刺不进去?”

    黄晓蓉用尽生命最后一点力气,攥住刀刃,嘲笑着说,“你这个傻逼!”

章节目录

私鬼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澄天琢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澄天琢磨并收藏私鬼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