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较量开始了(9)

    王寿清在曲城给乔溪凡找了一处房子,情形跟他当年在何舟金屋藏娇肖婷一样,唯一不同的是,这不是老房子,是带阁楼的西式小洋房,房龄才三年,房租去掉他一半的工资。

    林子雨知道王寿清租这套房子时,曾提出让他来支付房租,王寿清执意不肯。若领了林子雨的情,林子雨把程府的事踢皮球提到他这里来,他便不好意思再弹回去,和这块烫手山芋相比,房租显得小事一桩。

    让王寿清自己选择的话,他不会为乔溪凡租这么好的房子,偷爱寻欢在哪张床上并不重要,成本越低越好,但乔溪凡坚持要住在有品位有档次的小区里,她恨不得王寿清给她买下来,要做情妇,也得做情妇中的领头羊,为对方的经济着想,只会把自己跌价成鸡。你没钱没能力没权力的话,凭什么养情妇。

    王寿清有需要的时候会把乔溪凡叫过来,毕竟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太好,需要持续的时间很短,可王寿清心疼每月花出去的钱,别看乔溪凡低调,她喜欢低调的好东西,王寿清偷偷带她去过省城,在商场里乔溪凡看上一个包,不是LV,也不是什么爱马仕,是一个王寿清不认识的牌子,却价格不菲,最便宜的一万八。

    乔溪凡问:“老王,这包我背好看吗?”

    “不好看,太素。”王寿清违心的说。

    “素才低调,显得高雅,那些花里胡哨的包,庸俗。”乔溪凡嘟着嘴反驳道,她假装没看到吊牌,对王寿清说:“给我买了吧。”

    王寿清能不买吗,他动用了给王艳明陪嫁的钱,盛琴还不知道,王寿清刚开始心存侥幸,他以为盛琴没有发觉,慢慢的,这种侥幸变成了对乔溪凡的依赖和缠绵,索要的越多,他越想拼命占有她。

    所以,虽然他的需要持续的时间短,但他进行的频率很高,乔溪凡属于善解人意型,她清楚王寿清不行,于是基本上刚被碰到就高潮,叫的死去活来,头摇的极其**和妖娆,让王寿清每次都感慨心有余而力不足,甚至在托人帮他买美国蓝色小药丸。

    王寿清不来的时候,乔溪凡也会过来住,把沉闷的窗帘拉开,打开紧闭的窗,一袭白衣白裙,坐在窗前娇羞的对镜贴花黄,眼睛瞟着对面的楼里有没有年轻的男子在注视着她,这是高档小区,住在这里的男子但凡帅气英俊,十有**即是高富帅了,乔溪凡是心怀鬼胎的,她渴望在看她的男子能把她想成千金小姐,然后与她搭讪,最后情定终身,圆了她的豪门梦。

    这天,得知王寿清要来了,乔溪凡去拉窗帘,她看到隔着七八米距离的对面,有个男人在同她招手,胳臂摇晃的很厉害,午后的阳光刺眼,乔溪凡看不清他长什么摸样,只觉得他很白净,不阳刚,像大号的林子雨。有机会可以认识下,乔溪凡想着。

    王寿清到了,迫不及待的脱掉衣服把乔溪凡往床上推,还没进入主题,他便累的气喘吁吁,乔溪凡直想发笑,怀疑他哪一天心肌梗塞发作会死在这张床上。翻个身骑到他的胯部,前后刚摇摆几下,王寿清杀猪般的叫唤声传了出来。乔溪凡被吊的难受,无比悲愤的平躺着,还没达到的顶峰在身体里骚动。王寿清把手伸到乔溪凡的胸部,胡乱的把玩,乔溪凡感觉胸部生疼,**周围通红一片,这个老不死的,又是咬又是捏的,她忍住烦躁问道:“老王,我编制的事情有着落了吗?”

    “不要急,等我忙完手头的事,我就来专心的解决你的问题。”

    “你别的事都是大事,只有我的事是小事是吧。”乔溪凡娇嗔的发怒。

    “干嘛呢,这样就不可爱了啊,我先打个电话。”

    王寿清拨通了邱月萍的手机,他还是比较担心蔡亮当副局长的事。邱月萍正忙着,言简意赅的问:“王县长,有事吗?”

    “我想请你关照关照蔡亮的事,这几天不就面试了吗。”

    “哥哥耶,我倒想关心呢,可陶立不是出了问题,如果在面试前陶立被逮捕了,组织部长不在,这面试就得取消了啊。”

    王寿清眉头一紧,松开了停留在乔溪凡胸部的手,说道:“没这么巧吧。”

    “巧不巧你要问瞿芳,好了,我真有事,刘泯仁在呢,回头再说。”

    把手机甩到床上,乔溪凡马上贴过来,追问道:“这个蔡亮是谁?你另外一个情妇?对他的事你就这么上心,那我算什么?”

    “你说你算什么?”王寿清反问道,穿上衣服出了门,他要当面向瞿芳求情,为了女儿,他甘愿赴汤蹈火。乔溪凡光着身子蜷缩在床上,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啪嗒啪嗒往下落,她难受,她的付出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

    王寿清到唐梦诗家里时,齐大志正好不在,他长吁了一口气,不想碰到这个混小子。瞿芳很爽快,说检察院和公安局那边都联系好了,逮捕工作会放到八号以后,王寿清没想到解决的如此迅速,坐了一会就走了。

    齐大志在派出所里,他假称要替一个朋友查债务人的信息,实则想查何新奎的。他想知道何新奎的家庭成员情况,在何新奎的人口信息表中,配偶一栏里,写着“柳絮”。再查“柳絮”的人口信息表,一个何舟县竟然跳出来几十个“柳絮”。齐大志逐一筛选,找出三个和何新奎年纪相仿的,依次查找后,除了其中一人的配偶一栏里登记是“何新奎”,其它一无所获。

    按照齐大志的推理,何新奎若策划了这起**案,那么他最先会利用的是身边亲近的人,一是因为他不像陶立,后面有听话的小跟班;二是因为他没钱,应该不会找人干这事,所以齐大志想找的是何新奎的男性近亲。齐大志正沉思着,一个民警走过来问他:“齐主任,查好了吗?”

    “还没有,找不到。”

    “你想找什么?”

    “额,这个叫柳絮的人,还有这个叫何新奎的人,在结婚前,他们各自的家庭成员。”

    “这个,要查他们以前的户口迁出记录,人口信息上是查不出的。”

    “那你可以帮我查吗?”齐大志满怀期待。

    民警想了想,说道:“可以,齐主任,我叫赵洁,请你……”

    “你们市局的鲁处长是我同学,荀局长是我朋友,放心吧,我会跟他们说起你的。”

    “那谢谢齐主任了,请您跟我来吧。”

章节目录

寒门小子官路迷途:基层公务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簕杜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簕杜鹃并收藏寒门小子官路迷途:基层公务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