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这个想法,她对邓晓光说“我知道了,你的话我会记得的,你回公司吧,我没有事了”

    “呵呵,知己知彼,百战百胜”邓晓光笑着说。

    等邓晓光一走,对着他的身影骂道“百战百胜个屁呀,我都被人家玩弄了,算什么胜利?纯一个大傻瓜而已”

    想到这里,戴椎难劬里又涌出了泪水,她长那么大,还没有被人欺骗过。

    她回到宿舍,趴在床上,任凭泪水流,心里的不平总让她心里难以忍下这口气。

    忘不了,曾经相拥在树荫下,笑揽旖旎而吻;浅浅的笑容是总让人迷情。

    断不了深情,是衣带渐宽终不悔的执着;相依相恋是她想追逐的梦

    无数个黄昏来临时,她都是喜欢一个人,静静的回味着与田慈安的那短暂的时光,在世人面前掩藏着她的心迹。任心沦陷在回忆的幸福里,总想着轻轻捧起记忆的一抹馨香,抛向风中,让风儿告诉他的心声。

    她的心痛现在无法隐遁,忧伤总无处安放。她躺在床上拼命捂住耳朵,以为听不见声音的世界便不再有回忆纠缠,可是,她错了,原来,没有声音的世界依旧有一幕独播循环,那就是他冷漠地看着她提起包冲下楼离开的那一幕。

    就在戴拙澜岬貌恍械氖焙颍她的电话再次响起。

    她通过朦朦胧胧的泪眼看了一下手机,显示是她姑父单雄坤打来的。

    她不想接听这个电话,就关机了。

    她知道无非就是周春雨那起案子到现在还没有侦破,姑父找她绝对部分就是这件事情。

    她在床上躺了一会儿,感觉眼泪减轻了心上的伤痛之后,她起身收拾行李了。

    她想着这世上哪有不散的宴席?

    她刚出宿舍,田慈安就匆匆忙忙来了,他见戴滋嶙判欣钗省澳悖你怎么要走呀?你二妈说请你回去的,祝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朋友也是亲戚,总体来说是我对不起你,你原谅我吧”

    戴桌淅涞赝着他问“难道你真忘记了我们当初相恋时的情形?”

    “我没有忘记,真的,我到现在还是爱你的”

    戴妆墒拥匦ψ盼省澳训滥愠龉能带上我不成?”

    “我,我确实被迫的……我……”他好像非常委屈的样子,很多话无法表达出来。

    “你和谁我都不在乎,最终我们还没有订婚,说吧,你爱上了谁?”

    “她……她……何甜甜”

    戴鬃钪栈故谴铀嘴巴里听到一个她非常讨厌的名字。

    她皱了皱眉头问“仅仅她是当官的女儿?还是……?”

    “我们家和她家是世交,她为了我隐身多年,我,我实在感觉愧对于她……”

    “好了,别说了,不是说了吗?无非她就是高官的女儿,她又是高官又怎么样?只要我戴紫胍的东西,没有我得不到了,切!田慈安,你等着瞧,你去哪个国家我一定会遇到你的,再见,田慈安老板”

    戴姿盗苏馔话,觉得很解恨,心里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她仰起头,哼着歌儿故作潇洒地走了。

    把发愣的田慈安甩在身后。

    她觉得这样走很潇洒。

    戴鬃咦牛总想着田慈安会来追赶她,总想着她身后有焦急的呼喊声,然而,一切都没有。

    当她站在律师楼前的那个公交站时,总希望有人从律师楼里跑出一个人来,拦住她,要她别走。

    然而,直到公交车来了,还是没有人。

    她都不知道田慈安为什么躲在宿舍不追着出来?

    想着这一切该谢幕了。

    正当她要上公交的时候,邓晓光一声大喊“戴祝别走”

    戴着せ赝房醇邓晓光跑下楼时,她哭了。

    终究有人来挽留她了。

    公交上的售票员问她:你上还是不上?

    “不上了”

    她想着邓晓光一定会是田慈安派来挽留她的。

    然而,邓晓光站在她面前时说了一句“我送送你,我想你暂时回避一下也好”

    说着,就打算开公司里的那辆皮卡车送她回去。

    戴淄了一下那破车,想着车里的温柔,都引起她的一种恨意。

    邓晓光一说这话她就来气,对邓晓光说“什么回避?我辞职不干了,谁他妈的想干这破事?’

    戴兹滩蛔”┝艘痪浯挚凇

    邓晓光笑着解释说“你别不识好人心好不好,你这个性太强盛,谁忍受得了?”

    “你滚一边儿去,谁要你送?”戴撞坏讼光的情,对他翻着白眼。

    失望加希望等于绝望,她彻底对田慈安绝望了。

    就在这时,一辆黑色奔驰开到她的面前。

    一个熟悉的脸伸出来问“戴祝你怎么了?回家?”是姑父单雄坤。

    “姑父,我辞职了”

    “哦,也好,我正商量谈论这件事情呢,上车吧,跟我去烟草”

    站在戴酌媲暗牡讼光听见她喊那人姑父,还他说去烟草?,眼睛一亮,瞪着眼睛看着眼前开着奔驰的这个油光泛面的男人难道就是烟草局局长?也是戴椎那灼荩俊

    为了证实这点,他故意问戴住澳愎酶妇褪茄滩莸牡ゾ殖ぐ桑俊

    单雄坤笑着问“呵呵,戴祝你同事问你呢?”

    戴渍恼得慌,脸上没有一丝笑意,对着邓晓光没有好神色地说“既然你认识,你问我干吗?”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不好意思,打扰了,戴子谢会再联系好吧”

    说完,帮戴滋嶙判欣钌狭顺怠

    邓晓光望着远去的车屁股狠狠地骂一句“神气什么?还不是一只破鞋,到时候有你求我的时候”

    戴赘兆撸田慈安就从小区里出来了,看邓晓光站在那里就问“你站在这里做什么?”

    小光笑笑说“本来我打算送戴滓怀痰模她一个亲戚开着奔驰车接她走了”

    “哦,是吧,走了也好,免得我尴尬,这样吧,等几天我把公司里的事情交接完毕之后,我给她一笔钱,你帮我送去,别说是我送的”

    “老板,好呀,既然老板相信我,我就办的好好的”

    他正愁找不到理由跟戴滋捉乎呢。

    “嗯,最近公司里生意怎么样?”田慈安问着邓晓光。

    “不是太好,有几个打官司的,听说价钱贵都没有来了”

    “哦,高健和林萧呢?”

    “嘿嘿,说真的,我的脚痛,加上我的父亲在医院住院,我只有上半天都呆在医院里,公司里都是戴状蚶淼模情况如何你得问问她才行”

    “哦,知道了”

    田慈安等戴椎亩妈妈也是他堂姐走了之后,想去给戴捉馐腿ス外之行的目的。

    在最后这几分钟里,终于看出了戴椎母鲂苑浅G坑玻于是,他决定什么都不用解释了;曾经觉得心中有愧的心里也被她的藐视烟飞烟灭了;那一抹觉得戴孜氯岫识大体的知识女性的形象顿时化为乌有。

    他觉得自己的决定是对的,何甜甜到底是长期与高官打交道的人,心里素质远比野性的戴子泻养。

    虽然觉得何甜甜长相不及戴啄敲**、那么水灵;这又有什么呢?青春是个易老的东西,比手中的钱还花的还快。

    戴拙湍敲蠢肟律师事务所,上了姑父的车,一种失落涌向心头。

    坐在车上,心就空落落的;她觉得魂儿都丢了。

    单雄坤对戴姿怠拔颐窍热ノ野旃室拿东西,然后去二哥那里;我担心着周春雨这案子,我今天一早就被罗军的一个心腹叫上后,给我说了罗军已经被隔壁审查了,要我找找二哥;你想想看,要是追究起来,只要罗军一开口,我不玩了吗?”

    戴渍伤感着,此时无心听他的话,于是心不在焉地说“怕什么?公安局不是有二伯罩着吗?”

    “唉,你不知道二哥这个人的脾气,真摊上什么事情翻脸不认人的,三哥和你爸爸不就是他害的?”

    这句话总算让戴滋清楚了,二伯害三伯和她爸爸?

    戴坠瞬坏糜巧耍总想解开谜团的问题让姑父一句话就解释。

    她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很疑惑地问了一句“是二伯害的?”戴椎勺叛劬看着正开车的单雄坤。

    单雄坤装出一副一时说漏了嘴的样子,说了一句”你看看我这臭嘴,说什么不好,又扯到这事情上去了”又装出想掩盖想纠正的样子说“不,不是,唉……”

    一种无可奈何的样子。

    “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戴咨斐鲆恢皇炙浪赖刈プ∷的手,简直不能让他动弹了。

    他赶忙说“别,我在开车呢,有什么话到我办公室去说,单位分了内部烟,想你家几条”

    “哈,你怎么会想起给我家几条?可是,我爸爸只抽2,5一包的便宜烟,而我哥哥从来还不抽烟呢”

    “别鄙视我好不好,以往是我们亏欠你们的,我改正不行吗?这些年我也想开了,看开了,都是欲望惹的祸;今天,我想让你陪着我去二哥那里一趟,跟他说说罗军的事情;还有我想辞职这件事情”

    “哦,罗军?辞职?为什么?”戴紫胱懦了前几天他给她打了一个电话说周春雨是为了逃脱罪责,趁机逃跑时摔死了时,就让她吃惊不小,现在听到有是罗军出事,就知道事情绕得太复杂了。

    但姑父为什么要辞职?难道他真怕了?

    “不为什么,就是钱多了的缘故,好多人不是说我有钱吗?这句话确实不假,我有几个亿,都藏起来了,你们看到的都是浮在外面的东西,那什么玉玺都是我的小玩儿,丢了就丢了,不算什么,我担心的就是怕翻船,船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趁还没有发现什么,我想辞职后做一个企业家,多自在”

    戴准负跤械悴幌嘈潘说的话,就问“烟草公司又不是你家开的,那钱怎么会乖乖地进你的腰包?你公司里管财务的吃屎去了?”

    “呵呵,你就不懂了,鼻子朝下长,谁个不贪财?”

    接着单雄坤给戴姿盗艘桓鲂⌒〉拿诺馈

    他说“你还记得你那次找我要赵家垭村的补贴吗?还有我说了烟叶分很多种优质、很多种劣质等级的烟叶么?这些都是我们敛财的门道。

    本身很好的一级烟叶,到我们嘴里就是3级烟叶,这个差价就是6块以上,你算算看我们每天都是几十万吨的烟叶,你看差价是多少?还有那个补贴,只要我们张口,说多少就是多少,有时候我们对上面都不好意思说那个数目了;这就是官场”

    他说这话时,车已经开到烟草局的大门边了,他按了几声喇叭,从门卫里出来一个人,点头哈腰地对他打招呼。

    单雄坤像没有看见的一样,就把车开进去停在他停车的专用车棚里。

    然后把车钥匙丢给那门卫说“先把我车洗干净,然后把分的烟搬到我车里。

    从单雄坤嘴里这么一说她明白了那些贪官从何而来?又知道为什么人人都喜欢当官了,这样能发号施令很多人觉得是一种威风和享受。

    到了他的办公室,戴鬃罟匦牡亩伯如何加害于三伯和爸爸的。

    还没有等戴卓口,单雄坤又说一件事情“听说你老板去了国外?他把律师事务所交给了他堂姐,你知道他堂姐是谁吗?”

    “这事你也知道?”戴滋他这么一说,总算明白了,好多事情都是自己一无所知的,这就是所谓的生活阅历。

    “知道呀,因为他父亲的弟弟是主要陷害你父亲和三哥的主要成员之一”单雄坤边说着,脱了外套挂在衣架上后,给戴椎沽

    一杯郁香的茉莉花茶送到她的手里,看着她一张惊秫的眼睛。

    “你不用那么看我,其实,我只是帮了一点点凶,那就是做了一个伪证,我给你300万,其实就是我弥补你家的亏心钱;我知道这不能弥补给你爸爸和家庭带来的伤害;可是,我和你二伯比,是不是强了很多?”

    他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

    “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戴装巡璺诺讲杓干希然后坐在那豪华的米黄色真皮沙发上,翘起了两只木马腿;用一双厉眼看着他。

    单雄坤见事情没有躲避的余地,把他所知道的的事情都告诉了戴祝但后面补充了一句:“他们原本可能想利用职务之便想贪财,结果出了漏洞没有补上后才找一个垫背的”。

    戴滋完,气得牙齿咬得咯咯响,瞪着双眼看着单雄坤,厉声问道“还有那几个人参与此事?”

    “据我所知,就他们几个,第一是二哥,第二是田昭源就是田丽丽的哥哥,因为当时就是他开了一家出口外贸公司,而我仅仅是说了有购买机器的那回事,出示了一份合同”

    “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那合同还在不在?”

    “没有了,其他的我真不知道了;但那份合同当时我就留了一个心眼留了一份”

    听完单雄坤这样一说,戴鬃不住了对姑父说“把合同给我”说完伸出手找单雄坤要。并抓起包就想站起身来。

    “现在还不能拿出来,拿出来意味着什么么?那不成了要挟的把柄了?你会认为二哥吃一套吗?案件已经过了那么多年了,想翻案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单雄坤马上问“干嘛去?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

    说着伸手拉她坐下。

    “我今天一听说罗军被隔离审核了,就觉得不妙,他原来答应提升罗军职位的,不知为什么,却把他抓了起来;我知道二哥的秉性,六亲不认的家伙,你想想看这么多年了,他对你家和二哥补偿了什么?他根本就没有恻隐之心;我想了又想,罗军也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二哥当初答应得好好的让他担任副局长之职,可是,似乎情况有所变化。想当初他曾答应三嫂和四哥的话,到现在几乎没有做任何事情,但我还是把戴荣招进烟草,起码给他一份有保障的工作;所以,面对着这些,我不得不防;如果你出头帮我问问,是最合适的了”单雄坤说完这些,就点燃一支烟吸了起来。

    “为什么要我出头?”

    “我想你家和二哥家的事情总该有所结果了,你父亲不是去了新疆吗?我昨晚去了一趟家里,你妈妈告诉我的,最后我打电话问四哥,四哥说二哥病重,想回家;唉,这人呀,要是到了六亲不认的情分上,也就没有其他可挽救了,我想着这事情你出头是最好的,起码你懂得用法律为你爸爸和二伯讨回公道”

    戴滋出他的意思了,无非就是想拿当年的旧账让二伯就范。

    戴紫胱虐职趾投伯受到了那么多年的委屈,就是没有姑父的事情,也会出头的。

    “好吧,你把那份合同给我,我会在恰当的时候出示证据”

    “行,”说完,单雄坤丢下烟蒂在烟灰缸里就起身了。

    一个密封得很好的牛皮纸袋,厚厚的。

    戴酌挥锌矗顺手就放进了包里。

    然后对单雄坤说“先送我回家,然后去市公安局”她拍了拍包,说“这东西重要,先等我看一遍之后再答复你”

    “好,这件事情就委托你办了”

    这次,单雄坤带着戴兹チ艘桓霰冉铣戮傻睦献≌区的一所房子里停了。

    戴撞幻靼拙臀省澳愦我到这里干什么?”

    “跟我上来就知道了”

    “哦?”戴滓苫蟮乜纯此,单雄坤笑着“般东西,这里也是我的房子,买了好多年了,这里我打算送你住,你看可以么?”

    见戴酌挥谐錾,赶忙又说了一句“这里马上要撤迁了,撤迁之后就会补偿新房子和钱,很划算的;这都是规划好的”

    说着,他在前面走,戴自诤竺娓着。

    到了三楼,开了一个防盗门。

    当戴鬃呓这房间一看,惊呆了……。

章节目录

女律师偷窥高官隐私:官场禁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梅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梅子并收藏女律师偷窥高官隐私:官场禁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