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放学后校园里的气氛不同于往日,俨然是如临大敌,学校虽然否认了被偷拍的少女是本校的人,但八卦小报可不管那一套,在放学之前就已经聚拢在校门口外面,拿着话筒、相机和摄像机准备拦住学生和老师进行采访。

    即使是在网络上,以女生如厕为主题的变态视频也是很罕见的,就算是有,也是风俗业人士刻意穿上Cosplay用的女生制服扮演的,穿着真正高中的制服,同时主角又是真正女高中生的真实视频几乎没有,三流报社杂志社的记者们就像闻到腥味的苍蝇一般聚拢而来。

    其实学校的高层对视频采取断然否定的态度,也是考虑到记者如果参与进来,很可能将事情闹大,无孔不入的记者们也许会根据视频上的蛛丝马迹而猜到那个女生的真实身份,这样会对学校的名誉造成极大的损害。

    平时难得一见的校长也亲临校门口,指挥着校工和警卫们维持秩序,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记者突破封锁钱,但即使如此,也不可能一直将学生送到家,等学生一走出校门,就不是学校的管辖范围了,记者们一涌而上,拦住路过的学生想采访,而大部分学生都露出困扰的表情拒绝了采访。

    记者们并没有露骨地采访学生关于视频的事,而拐弯抹角地询问学生,质疑学校的日常管理是否出现了什么纰漏,以及学校的管理层是否尸位素餐,是否真正将学生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如此正气凛然的采访,让学校的管理层很是头疼,幸亏这是四月份,新学年刚刚开学,如果事情是发生在年底或者年初,下一届招生名额恐怕都会受影响了。

    “是,是……知道了,我会小心的……”白鸟千夏小鸡啄米一样边打手机边点头,好不容易放下电话,对其他三人抱歉地说道:“我家里也听说这件事了,让我放学后尽量早点回家。”

    隆志有些遗憾地说道:“啊?是说今天的社团活动取消了?”

    “反正也只是看电视吧?把DVD拿回你家看啊!”仁介插嘴道。

    “没有,没有!”白鸟拼命摆着手,“今天的社团活动照旧哦,只是要结束得早一点而已。”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雨宫点点头。

    事实上,今天不想早结束社团活动也不行,下课铃响起之后,土井老师和福原老师再次光临教室,敦促学生们早些回家,而学校的广播里也反复强调,本周社团活动结束时间提前半小时。总之是让学生们在天黑之前离开学校。

    远远看到福原真理子老师也是校门口卫队中的一员,甚至在学生离开学校时也会跟着出去,一直将学生护送到学校门前长长坡道的尽头再返回,一来一回的距离不下四百米,让人颇为她的高跟鞋捏着一把汗,好在她的鞋跟高度并不离谱,也就半指高。

    “阿仁,你早上突然帮福原老师说话,我可是吓了一跳啊。”隆志说道,“你小子莫非喜欢熟女?不对,福原老师应该还不算熟女,那么御姐?好像也称不上,那就是教师控吧!”

    “为什么总要以我是变态为前提来思考啊?我说是为了正义和公平而帮她说话可以吗?”仁介愤慨地说道。

    “不是的,你误会了,平野肯定不是熟女控,而是地道的萝莉控,所以他冒头肯定是另有原因对吧?”雨宫说。

    “可以请你闭嘴吗?没看白鸟在悄悄远离我吗?”仁介转头对准雨宫这边,“所以我说是为了公平和正义啊……你那蔑视的表情是怎样?”

    “阿拉?不自觉地表现出来了,真是对不起呢。”雨宫轻触着自己的脸颊说道,但语气中可没有一点道歉的意思。

    “平野同学……中二病?”白鸟用试探的口吻问道。

    “中……”仁介实在是无语了,连白鸟学姐也沦陷了啊。

    “根本没有你们想得那么复杂啦……不对,是根本没有你们想得那么简单!只是土井老师既然对我们有成见,那么提升一下副班主任的好感度是很有好处的,起码能够牵制一下土井老师,这就是联刘抗曹什么的……算了,说了你们也不懂。”仁介叹息道。

    “好感度啊……”隆声理解似的点点头,“这么说来你果然是教师控喽?”

    我那么长的一句话,你就听进去一个“好感度”了?给我去好好洗洗耳朵然后恭听啊!

    “哎呀!”雨宫状作惊讶地掩着嘴,“居然是三国历史,平野同学你好博学哦……”

    你这语气让我很火大,为什么在这种时候叫我“平野同学”啊?

    至于白鸟,她的头上冒出一串几乎肉眼可见的问号,就先不管她了,反正越抹越黑。

    今天社团大楼里冷清不少,有些社团暂停了活动,仍然坚持活动的社团人数也略微减少一些,四人拾阶而上,转过一层又一层的楼梯,隆志迈着大步走在最前,一步两个台阶,雨宫的脚步频率稳定,一步一个台阶,不时望向后面,如果她是担心仁介和白鸟没跟上的话倒是很感人,问题是……

    “我警告你哦,交白卷的,不许借机在下面偷窥我的裙底,否则我会把你踹下去的。”雨宫说道。

    仁介抬起头,扶着楼梯喘息几口,连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了,每次上四楼都这么费劲儿,有时间的话真应该锻炼一下这具身体了。

    其实相比于其他自作主张将裙子改短一阵轻风吹过便有走光危险的女生,雨宫光和中岛美香的裙子算长的了,正常走路和上台阶完全不需要担心什么,所以她纯粹只是找茬吧。

    北桥高中冬春制服的格子裙很厚实也很有下垂感,跟夏秋制服轻飘飘的水手裙完全不同,而男生的制服就简单到简陋的地步,冬春和夏秋的唯一区别就是穿不穿西服式上衣。

    不过仁介还不算是落在最后的,白鸟抓住他的衣角落后半步,也是气喘连连,真不知道以前她自己每天孤零零上四楼是什么样。

    “白鸟,你还好吧?”仁介担心地问道,白鸟去年因病请了长假,虽然她说病已经好了,只需要定期复查就没事,但既然还要定期复查,就表明还没有完全康复吧?看着她费力上楼的样子,还是有点可怜。

    “没关系,没关系,这可是我每天难得的锻炼时间呢。让后辈担心,人家可一点儿也不高兴呢。”白鸟的小嘴长长地吸着气,精致的无框眼镜因为鼻翼上微微冒出的汗水而有些下滑,“再说马上就到了。”

    确实,他们已经上到了三层,雨宫则在三层半的转角处,腿快又不怕走光的隆志已经上到了四层,然而隆志的一声怪叫从四层上传来,就像猫儿被踩到脚面一样。

    “你怎么在这里?”隆志叫道。

    仁介和白鸟对视一眼,是谁在上面?

    雨宫也三步并作两步,随后走上四层,“原来是你……是来找茬的吗?”

    等仁介和白鸟好不容易爬上四层,见到侦探社的门口以高傲之姿站着一位美少女。

    “瀑布般暗红色的波浪卷长发垂落肩头,宛如爬山虎在她高耸的胸脯上蔓延,轮廓分明的脸颊格外白皙,大大的眼睛里隐然有一抹莹绿色,正是本格推理研究会的会长玲原丽莎,白鸟千夏的头号敌人,几度妄图吞并侦探社,在北桥高中拥有‘波霸侦探’的美名,并与‘人猿泰山’铃木健太和‘竹刀魔女’早川由纪齐名之人……”

    “你给我等一下!不要自顾自在那里解说……谁是‘波霸侦探’啊!我的绰号是‘火焰女王’!”铃原丽莎对擅自作出旁白解说的仁介怒目而视。

    “对不起,不好意思。”仁介咧了咧嘴,“一不小心进入旁白模式了。”

    “哈哈,阿仁,你可真会装傻啊,哈哈!话说旁白模式是什么鬼啊?”明明是大敌当前,隆志却笑得喘不上气来,白鸟也捂着嘴嗤嗤地笑,雨宫的嘴角也罕见地带上一分笑意,仁介的装傻无异于先声夺人,打乱了对方的步调,让自己这边的气势为之一振。

    铃原丽莎在这里等了有十分钟,精心准备的开场词就这么化为了泡影,一时她甚至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你是哪里来的?叫什么名字?也是侦探社的?”她冲着仁介抛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仁介刚踏上四层时,就发觉铃原丽莎好整以暇地等在那里,显然是有备而来,因此一时性起,便装了一回傻。

    “你好,铃原学姐,我叫平野仁介,姑且算是侦探社的,其实不是初次见面,不过还是请多多指教了。”仁介老老实实地回答。

    铃原狠狠地瞪了他一会儿,这才想起上周与雨宫光打赌的那天见过这位长着一张平凡脸的男生,只是很快就被她忘在了脑后。

    她精心修剪的指甲嵌进了手心,这个貌不惊人的男生……

    ;

章节目录

重生日本当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冬晶雾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冬晶雾雨并收藏重生日本当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