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天后,贺碧海和楚校长追到香港,查实蒋维也来过香港,可是狡猾的他已经坐私人轮船去了马来西亚。

    因为张克明一直在马来西亚等他。

    -----------------------------------

    再说,当蒋维来到张克明在马来西亚帆锣湾的5号公寓,发现在公寓旁边停着一辆车。

    原来由于楚校长他们不能直接异国执法,所以他们和马来西亚的警方介绍了这些情况,马方了解情况之后已经派出了两个警员前往帆锣湾的5号公寓。

    当蒋维走进公寓时,他发现客厅里有两个人。一个是马来西亚特色的脸,面色苍白,高高的鼻梁,另一个是长得很健壮;他们站在窗前,两手插在裤袋里,蒋维进来的时候,他们向蒋维点了点头,让蒋维出示个人身份证。

    这两位马来西亚警员,其中一位说:“也许你还不认识我们,这位是约翰警长,我是乔治。”

    蒋维激动地说,明白、明白,他深深地鞠了一躬。

    约翰警长说道:“我们是接到了国际刑警组织的指示,前来找你的,您和张克明先生,必须呆在这里,等你们的律师来,现在开始,你们被监视居处,48小时不能随意走出这个公寓。阁下是否明白?”

    一旁的张克明从沙发里站起来叫道:“为什么?”

    蒋维却没有说话,他坐在沙发上思考着怎么逃跑。

    张克明大步走到这两位警员面前道:“听着,我们不会离开公寓,请你们放心,我会打电话叫我们的律师来。但是,没有叫你们的时候,你们不要进入公寓。”

    两个警员感到有些惊讶,他们睁大了眼睛瞧了瞧蒋维,说:“好的,我们会等你的律师。”说着,走了出去。

    张克明一面擦着额头上的汗,说道:“老蒋,事不宜迟,我们应立刻研究怎么逃出公寓。”

    “是的,咱们赶紧的跑,而且愈快愈好。”蒋维说。在此以前,一些和他一样的人都被引渡回去了,只要过了48小时。

    蒋维和张克明早就认识,因为他们都曾是塔克拉玛干花帮的成员,但是,对于身临异国的这种隐约不可捉摸的引渡,他们想起来就不寒而栗。

    时间就这样一小时一小时过去了,张克明和蒋维寻思着逃出公寓的办法。48个小时变成了24个小时,24个小时又变成了5个小时,张克明和蒋维对跑出公寓差不多失去了信心,几乎完全放弃了逃走的希望。再加上对于环绕着这个公寓的四周居民区的情况不熟悉,他们知道自己是无力逃跑的了。

    公寓的门口都已经有人严密地把守起来。没有马来西亚警方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能通过。

    他们又有什么办法呢,看来是走投无路了。

    夜里,他们坐着,千思万虑地盘算着他们逃跑的计划;但是左思右想,还是想不出什么办法可以逃脱这公寓。时间只有一个小时了!

    这是什么?万籁俱寂中,蒋维听到一阵轻微的打呼噜声。声音虽然很轻,但是在更深夜静的时候,却听得非常清晰。这个声响是由大门那边传来的。显然看守公寓的马方警员,睡着了!于是,他拉起张克明,拔下门闩,把门打开了,轻轻走了出去。

    门外一平静寂。夜色朗朗,点点繁星在头上闪烁发光。看守公寓的警员,太疲倦了,现在身体靠着墙壁正在做梦,手脚直挺挺地伸展着,睡的很瓷实。

    张克明说,他的声音低沉,“只要一上大路,咱们再走几里路,就可以到达洛渡的码头,我们去法国,轮船就在那里等着。”

    他们慢慢地、慢慢地,非常谨慎,深一脚浅一脚地穿过大门,然后立刻奔跑。跑了有一千米后,蒋维似乎已经精起力竭了,于是张克明又半扶半拖地拽着他跑。

    “快点!赶快!”张克明气喘吁吁,一次又一次地催促着,“咱们已经闯过了警戒线了。快跑!”

    一上了公路,他们就立刻快速前进了。他们骑上了一个路边的摩托车!然后消失在夜幕里。

    摩托车在马来西亚公路上疾驰,没过几分钟就下道了,绕到另一条道上,离能去法国的港口逐渐近了。

    “你不能再开快点啊。”张克明猴急的催促道。

    “急什么急,摩托车也有极限”蒋维憋红着脸道,夜风太烈了,吹的他有些晕。

    前面是个拐弯!

    蒋维将车速放缓了很多,一边要注视着前方,还要警惕追兵。

    砰!

    正在蒋维拐弯之时,摩托车的挡风玻璃被不知名物体猛烈的击碎。

    是催泪弹!

    顷刻间,张克明脸色骤变!

    怎么会突然出现狙击手呢,对方的目的是自己还是蒋维?

    这一刻,张克明脑子飞速运转,仔细的分析起来。

    如果是针对他们,马来西亚警方绝不会在这个地点伏击,因为今天来这里并不是事先做好安排的。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是花帮!

    看到已经吓傻的蒋维,急忙将他按在自己的怀里,张克明一脚猛踩在油门上,车子骤然加速向前方冲去。

    “别怕,别怕。”张克明拍着蒋维的后背,继续开车。

    但摩托车最多冲出去一百米,第二声枪响又来了,催泪弹猛烈的撞击在路边的站牌上,站牌显示,这是马来西亚的金海湖站。

    蒋维摸到了一股温热而又湿润的液体,抬起手一看,惊呼道,“啊!老板,你受伤了。”

    “嘘,我没事,别出声。”

    张克明一把将蒋维的嘴捂住,努力的让他冷静下来,“我没事,小伤而已。咱们装作倒下!”说着,他和蒋维侧倒在公路边。

    金海湖公路远处的站牌下,一个角落里,一个黑衣人露出一丝冷笑,从身上拿出一个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然后说:“目标已清除!”

    “什么,死了?谁叫你这么干的,我不是让你用催泪弹吓吓他们吗?”电话里传来一个人的咆哮。

    黑衣人冷笑,“他们只是摔倒了,昏过去了,我准备带他们回帮会”

    “你打算带我们走么?”忽然,一个男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黑衣人愕然一惊,迅速的拔出身上的催泪枪,扭头指向黑暗中声音的来源处。

    “谁?”

    “你刚才用催泪枪射击的人。”

    张克明从黑暗中走出来,借助站牌路灯微弱的灯光,大致能看清他的模样。

    黑衣人紧闭了一下嘴唇,保持着镇定,但心中吓得够呛。

    张克明从身上掏出打火机。

    借助微弱的火光,看清楚了黑衣人的样貌,他戴着花帮的身份标志,蔷薇花,这比张克明的喇叭花标志略微低些。

    “你很厉害!”黑衣人冰冷的道。

    张克明吹了吹手中打火机,轻笑道,“怎么说,我也是你的上一级。”

    黑衣人将手中的催泪枪扔掉,道,“请按花帮规矩办,您自己回花帮去,我没有权力动您”

    张克明摇了摇头,“不,我想你误会了,我想脱离花帮已经很久了,不想再混江湖,你知道,我想洗干净自己,做个老老实实的生意人”。

    黑衣人的眼神忽然冷了下来说:“既然你知道花帮的规矩,又何必这么说呢,花帮不会同意你的,我承认你很强,有本事就从我这过去。”黑衣人冲了过来。忽然,一股强大的白灰从黑衣人后边凭空出现,原来贺碧海和楚校长一直不放心马来西亚的警察,所以一直暗中监视张克明与蒋维,一路跟踪到这里,楚校长用白灰把他们给弄的昏头转向。

    等到他们看清楚时,公路上已经满是荷枪实弹的马来西亚警察。

    ;

章节目录

红楼梦大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陈容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容国并收藏红楼梦大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