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姨,两罐卡布奇诺,谢谢。”

    “哎?”小卖部的阿姨闻言看去,却没看到人,一愣,再一细看,看到一只小手从柜台边缘伸出来,两指间夹着一张纸币。

    小卖部阿姨站起身,身子往前探了探,才发现柜台前站着一个头戴着白色连衣兜帽的奇怪小男孩。

    “小朋友,你还小,不能喝咖啡的哦,阿姨给你换成甜牛奶好不好呀?”小卖部阿姨微笑道。

    “不了,”小孩微微抬起头,从大大的白色兜帽下露出一个干净的下巴,他的声音显得不缓不急,“给大人买的。”

    “哦……”小卖部阿姨恍然点头,很快拿出咖啡和吸管,并且找了零钱。

    小孩出了小卖部没走两步,直接启开一罐咖啡,插入吸管施施然喝了起来……至于另一罐,他小手一挑,那罐咖啡神奇地连同吸管一起划出一个弧度飞向身后,“啪”,轻轻一声响,一只纤细的手准确地接住咖啡和吸管。

    那是一个娇小的身影,面容清丽,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黑色长发简单扎了个马尾,着一身素色运动装。

    小姑娘轻轻启开咖啡,插入吸管,整个过程都面无表情,绷着一张小脸,大大的眼睛美丽却没有多少色彩,也不看戴兜帽的男孩,不知道的定会以为是一个盲人。

    小孩没回头,走了一小段路,停了下来。小姑娘默默跟在后面,他走她也走,他停她也停。

    微热的风穿过这个巨大的城池,闷闷的,有一丝烦躁,许是周末的原因,整个街道人很多,各种各样的声音扑面而来,分不清是热闹还是喧嚣。

    小孩的目光落在街道对面的那个高大的游乐场大门。

    巨大的招牌上“TropicalPark“的字样闪闪光亮,两个大大的红色气球拖拽着长长的标语条幅飘摇在大门两侧的上空,许多人在结伴涌入入口,人声鼎沸!

    “特洛比乐园么……”小孩看了一会儿,便抬腿走向游乐场。

    游乐场内。

    “哇,天气好好!”吉田步美兴奋地在前面跑着,然后停下来,对后面挥手,“快点啊,元太!光彦!”

    后面小岛元太还有圆谷光彦抱着手臂腿哆嗦地跟着。

    肥大如鼓的小岛元太,瘦瘦的圆谷光彦,再加上活泼的吉田步美,三个七八岁的小屁孩倒是一个奇特的组合。

    “真是超级有趣!”步美满脸微笑,双手张开转了一圈,显得十分享受,“好久没出来玩了!”

    圆谷光彦却没有那么好的心情:“是超级对心脏不好吧!到现在我的腿还有些发软咧!”

    小岛元太很赞同:“是啊,步美,咱们该回去了吧!”

    “不是吧元太!你长这么壮,胆子还这么小!”步美睁大眼睛,转首又微笑道,“不过这个神秘云霄飞车应该没问题吧?”

    她伸手指向旁边云霄飞车的售票入口。

    “可是,步美,咱们回家的车费都已经不太够了!”圆谷光彦很担心。

    吉田步美一脸轻松,摆摆手:“没问题啦,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

    说着领着两人往售票口右侧走去。

    而这时候,一对少年男女刚好走到神秘云霄飞车的入口处。

    “新一,你看,神秘云霄飞车还有位子,我们快走!”毛利兰如同吉田步美一般很是雀跃,领着工藤新一往前走。

    显得懒散的工藤新一偏偏头,刚好看到吉田步美他们三个准备钻一个通风口,他无语叹道:“现在的小孩……”

    入口右侧,通风口前,吉田步美正准备钻进去,圆谷光彦和小岛元太在后面猫着腰。

    “喂,你们三个!”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啊!”吉田步美三人同时惊叫起来,“糟糕,被发现了……”

    他们僵硬着身体,慢慢回过头。

    身后不远处,一个头戴白色连衣兜帽,正轻轻摇晃空了的咖啡易拉罐的……小孩?

    吉田步美三人发现只是跟他们一般大的小孩,呼了一口气,不是被游乐场工作人员发现就好。

    “我……们只是……只是在捉迷藏……”圆谷光彦机灵地辩解。

    “是啊是啊,我们在玩捉迷藏……”吉田步美跟小岛元太赶紧附和。

    “哦?”白色兜帽男孩上前两步,微笑道,“是这样啊。”

    “嗯嗯!”三人小鸡啄米般点头。

    吉田步美偷偷拉着圆谷光彦和小岛元太的衣服,想赶紧开溜。

    “是没钱玩,想溜进去白坐?”兜帽男孩一语道破。

    三人登时露出一副完蛋了的表情。

    “嘿!”兜帽男孩一步步向吉田步美三人逼近,口里发出一声冷笑,直把被揭穿的三个小屁孩吓得往后退。最后,小岛元太怒了,他一甩膀子,踏出一步,吼道:“我们白坐又怎样!”

    兜帽男孩很明显就看出了小岛元太此刻心虚得很,他哈哈一笑,抬起头,露出一双乌黑通透的眼睛,说道:“那,既然你们没钱玩,不如我请你们玩吧!”

    三个小屁孩一愣,然后露出狂喜的表情。

    “真的吗?真的请我们玩?”三个人也不溜了,围上来追问。小岛元太更是激动大叫。

    “嗯嗯,不过不是玩这个,咱们去坐摩天轮。”兜帽男孩抬眼看了下神秘过山车的入口,然后视线划过两个正从另一条路上匆匆走来的高大黑色身影,便转身往稍远处的摩天轮走去。同时,他瞟了眼跟在后面蹦跶的三人组,小声感叹了下:“这个世界还真的是,三个七八岁的小屁孩都能出来胡闹,他们的父母都不管么……”

    四个小孩一起屁颠屁颠走向摩天轮。当然吉田步美三人没注意到后面跟着的素色运动装的少女。

    路上吉田步美三人作了自我介绍。“对了,我们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吉田步美眨巴着大眼睛。

    白色兜帽男孩已经摘下兜帽,露出一张清秀的脸孔,一头乌黑的碎发。他神秘地笑了笑,说:“先保密哦,过两天你应该就会知道了。”

    玩乐的时间总是过得异常飞快,兜帽男孩领着三个小孩玩了好一圈,摩天轮,海盗船,旋转木马……一路的惊叫与笑声。最后兜帽男孩把玩累的三人送上了回家的车。

    而兜帽男孩依旧停留在游乐场内。

    另一边,工藤新一和毛利兰的约会却颇有些不顺。过山车轨道一侧的平地上,横呈着一具盖着白布的无头尸体,地面上的鲜血有些斑驳,工藤新一跟毛利兰以及另外的几个坐过山车的人身上或多或少沾了一些血液。

    此刻,毛利兰有些怯场地躲在工藤新一的后面,轻轻拽着新一的手臂。

    而四周的人群传来阵阵的低语——

    “是工藤新一啊!”

    “什么?是工藤?”

    “是他!就是那个有名的高中生侦探!”

    “工藤新一,警察的救世主啊!”

    工藤新一倒是见多了这样的场面,轻轻拍拍毛利兰的手臂,然后走上前去。

    一个身穿卡其色制度,头戴圆边帽子的胖胖的大叔蹲在那与工藤新一看着纸上画的草图。

    胖大叔名叫目暮十三,是警视厅的一名警部。

    “也就是说,你跟小兰首先不列入嫌疑人的话……“目暮警官同工藤新一探讨。

    而刚刚走到这里的白色兜帽男孩没心思听他们的谈话,他的目光看似无意地瞥向工藤新一左后侧三步远处站着的两个黑色衣服的人。

    这两人都身材高大,一个一头淡金色长发,另一个身材魁梧戴着墨镜还提着一个黑色箱子。

    淡金色长发的男子低头看了几秒地上的草图,目光中便露出不耐烦。他冷声开口:“你快点好不好,我们可没时间陪你在这玩什么推理游戏!”

    工藤新一回头看去,却瞬间流下了一丝冷汗,“这个人……”,他皱着眉头凝视了淡金色长发男子几秒。

    白色兜帽男孩静静在人群中看着这一幕,而后他出了这个过山车场地,站在入口处等候。素色运动装少女紧随其后。

    有工藤新一出面,这个案子很快就会解决。

    果然,十分钟后,工藤新一与毛利兰走了出来,毛利兰感伤地哭出声。

    工藤新一无奈道:“不要再哭了啦!”

    “你还真平静!”毛利兰怒视新一。

    “我常在犯案现场,已经看惯了,还有四分五裂的呢。”显然工藤新一会错了意。

    “真差劲!哼!”

    工藤新一笑道:“你最好赶快忘记,这种事以后经常会有的。”

    “才不会!”毛利兰显然吓到了。

    跟在后面的白色兜帽男孩擦了擦不存在的冷汗,“果然乌鸦嘴,以前怎么没觉得……”

    就在这时,之前那个戴着墨镜的黑衣雄壮男子匆匆从他们身边跑过,奔向了漆黑的巷子。

    工藤新一看了一下,眉头一皱,突然对毛利兰说道:“对不起,兰,你先回去吧。”

    他追了出去,向后摆摆手“我很快就会追上你的!”

    毛利兰想要喊住他,却因为鞋带的突然断裂而停止。她看着工藤新一的背影,怔怔不语。

    兜帽男孩这时也停下脚步,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道:“玲衣,保护这个女孩回家。”

    说完他偏了下方向继续向前走。那个素色运动装的少女留了下来,依旧面无表情,一动不动。良久,毛利兰嘴里念着“臭新一!笨蛋新一!”的声音往家的方向走去。

    素色运动装名叫玲衣的少女悄无声息紧随其后。

    特洛比乐园一个隐蔽的空地上。

    墙角处,工藤新一偷偷看着空地上强壮黑衣人和一个矮胖中年人的交易。直到矮胖中年人匆匆跑掉。

    忽然——“侦探游戏到此结束了!”

    工藤新一猛然回头,随后“砰”地一声,他的后脑遭到重击。他向前倒伏在地上失去意识。

    “竟然被这个小鬼跟踪了!”淡金长发男子声音冰冷。

    壮硕男子急忙跑过来,“大哥,他不是那个高中生侦探么!”,他从左怀掏出左轮手枪,“把他杀了算了!”

    “等等!”淡金长发男子突然转过头环视身后的黑暗,皱着眉头。

    “怎么了大哥?”长发男子回过头来,冷声道:\"这个附近还有警察巡逻,我看还是用这个好了,\"

    他掏出一个金属盒子,打开来,里面是整齐的十二颗红白胶囊,“这是组织新开发的毒.药,中了这种毒后,人死了,毒素无法从尸体中检验出来,还没做过人体试验,就拿他做实验好了。”

    他给工藤新一灌下了在将来影响了一大群人的毒.药。

    “再见了,名侦探!”黑衣二人组匆匆消失在黑暗当中。

    半分钟后,先前长发男子环视的黑暗中,白色卫衣,戴着兜帽的男孩走了出来,他的脸隐藏在兜帽中,低声道:\"差点没忍住啊。\"

    工藤新一身体在草地上开始痉挛,汗水大量冒出,他喃喃出声:“我的身体……好热……”

    兜帽男孩赶紧上前,用一把小巧的匕首在工藤新一的手指划开浅浅的口子,血液流出来,再取出一个精致的玻璃瓶,接了一些血液。

    然后他开始检查工藤新一的伤势,熟练地将一坨黑黑的像是泥土一样的药泥涂在新一的后脑上,那里被敲肿了,流出殷红的血。神奇的是,药泥一涂上去,血就止住了。

    兜帽男孩手在工藤新一身上灵活地游走了一圈,工藤新一脸色好看了一些,不过还是在微微颤抖。

    很快,工藤新一的身体在兜帽男孩的目光之中,慢慢缩小,再缩小,兜帽男孩能清晰地听见骨头摩擦以及血肉蠕动的声响,最终工藤新一变成了一个跟兜帽男孩一般大的小男孩。

    兜帽男孩这才松开紧握的双手,喘口气。

    他踌躇了一下,最终还是转身离开。;

章节目录

名侦探柯南之守梦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夏蝉不可语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蝉不可语冰并收藏名侦探柯南之守梦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