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彻底暗了下来,“轰轰……”,天空翻滚的乌云聚集起来,压得很低,发出闷闷的雷声,雨水似乎很快就会倾洒下来。

    米花町二丁目。

    两辆卡车停在一家房屋的大门前已经有段时间,一辆卡车上印着某家家具店的字样,而另一辆则是印着某清洁公司的字样。

    没过多久,清洁公司的车开走了。

    从开了一半的不锈钢大门往里看,依稀可以看到一个纤瘦的女子身影在指挥忙碌。

    忙活了好一阵,搬运家具的员工终于搬完了最后一件家具。领头的人员带着员工们开车离开了。

    雨此刻也下了下来,淅淅沥沥。

    这时,一名秃顶,只有脑后留有灰白头发的中年男子正好顶着雨跑到这里。

    他戴着圆形黑框的眼镜,身穿白色的宽大工作服,挺着圆滚滚的大肚子,鞋子裤脚沾了不少泥巴。

    他有些奇怪地看着慢慢开走的两辆卡车,又看看对面那干净的大门,他挠挠头:“哎呀呀,奇怪了,对面已经好久没人住了,是谁搬过来了呢?”他突然又惊叫起来,“对了,我的发明刚研究了一半,还没完成!”

    中年男子匆忙开了门,进去搞他的研究。

    雨下得大了,朦胧的水汽弥漫。

    身穿白色卫衣,头戴兜帽的小男孩慢悠悠地从拐角走出来,身后跟着先前去送毛利兰回家的少女。

    小男孩慢步走到方才卡车停的地方,看着温和灯光照耀的宅邸,他的嘴角勾出笑容。

    他不知从哪里取出一支古旧的狼毫毛笔,狼毫上有浓重的墨色,早已蘸了墨水,但是神奇地在雨水的冲刷下竟没有墨汁低落。

    小男孩看向比他高了不少的大门旁的空白白色标牌,露出无奈的表情,他转头看向身后的少女,表情变得奇异。

    少女玲衣的发丝顺着雨水贴在脸上,显得娇弱,大眼睛冰冷地飘向看向她的男孩,嘴角噙出一丝冷笑。“嗖”地一声!玲衣纤细的手探出去抓住男孩的后领,一下子把男孩提起来与标牌齐高。速度飞快至极。

    男孩却是不惊讶,还是一脸无奈,他把狼毫笔在嘴前哈了哈,迅速在门侧的标牌上写下“夏影”二字。笔走龙蛇,完全不像一个小孩子写出来的。

    男孩被甩了下来,差点没站稳。

    他白了少女一眼,摇摇指头,“以后,我就叫夏影!”

    夏影推开门向门内走去,“我回来了!”

    少女紧随其后。

    宽阔的马路上,一个清秀的小男孩奋力奔跑着,他穿着与身材完全不符的宽大衣服,头上还留有血渍。

    正是变小的工藤新一!

    他此刻一脸活见鬼的神色,在路上跌跌撞撞,跑了将近两个小时才走到米花町二丁目。

    看见家的他神色稍稍平复了一些,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家对面的宅邸明亮的灯光。

    他扒在铁门上想要打开门,却发现个子小够不着门把手。

    “可恶!”工藤新一很是愤恨。

    突然,“轰!”他右侧邻居的围墙被强悍的爆破重开一个口子,秃顶肥胖的中年男子一声惨叫躺在了碎石上。

    工藤新一大喜,赶忙跑过去,“阿笠博士!”

    工藤家对面的宅邸二楼,夏影站在窗口,头发湿漉漉,裹着浴袍,静静看着下面的一幕。

    “还真是熟悉的一幕!却又如此模糊……”他像一个老人一样感叹。

    “咕……”

    “呀,肚子饿了。”夏影摸摸肚子,回头喊道,“玲衣!夏江!你们谁做饭了!”

    夏影隐隐只听到玲衣一声轻飘飘的冷哼,就再没有任何回应。

    “……”

    “唉?夏江咧?”

    夏影跑到二楼另一侧的一个窗口,正好看到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子在兴致勃勃地摆弄一些奇异的花草。

    此刻雨已经停了,温和的灯光下,瘦弱的女子,随意的披散着一头深棕红色长发,秀气的脸孔美得有些透明,她哼着轻快地调子,犹如夜色的精灵。

    夏影哂然一笑,目光变得有些宠溺。随后又一拍脑门,“最后又是我做饭么……这算不算虐待童工呢。”

    半分钟后,夏影对着空空的冰箱,再一次无语。

    于是他换上了一身休闲装,纯白色上衣配上浅咖色八分长的裤子,蹬着一双灰蓝色帆布鞋,准备出门买菜去。

    路过玲衣的房间门口时,顿了一下,甩下一句,“我去买菜,不用跟着了,没洗澡的话就先去冲个澡。”这一句话却是用纯正的中国普通话说的。

    夏影在玲衣又轻哼了一声后便不管她,下楼出门去了。

    雨后的空气很是清新,再加上这里的绿化做得非常好,夏影深深吸一口,舒爽到骨子里。

    “我记得米花百货店是前面路口右拐再左拐。”夏影倒是不急,慢悠悠走着。

    刚走到路口,右侧就撞过来一个身影,夏影伸手使了巧劲扶了一下,也没真撞上。

    “哎呀,小朋友,真不好意思,差点撞到你!”来人满脸歉意地说道。

    夏影嘴角一勾,哟,这不是小兰么。

    毛利兰上身穿着兰色的外套,外套帽子上是一圈绒毛,外套里面是深蓝色的薄线衫,下身穿着天蓝色短裤,很清新的装扮。再配上她纯净清秀的面庞,黑色柔顺的长发,很容易给人一种邻家大姐姐的舒适感。

    “就是有时候太呆,有时候又太暴力……”夏影暗暗腹诽了下,就抬头笑道:“没关系的,大姐姐。”

    毛利兰显然发力奔跑过来的,脸上有些汗珠,眉间有些许愁态。她呼吸了几口气,这才看清原来自己差点撞到的是一个小男孩。

    当看到夏影的样子时,毛利兰突然有一刹那的恍惚,然后又摇头失笑。

    “小朋友,你还真是可爱呢!”毛利兰蹲下身笑着说,“不过天都黑了,你怎么一个人跑出来啊,没有大人陪你么?”

    夏影摇摇头,“我是去百货商店买些东西,很近的,呐,我先走了,大姐姐!”

    夏影还饿着肚子,可不想闲聊浪费时间,家里也还有两个女孩等吃的,于是挥挥手小跑了出去。

    毛利兰看着夏影的背影消失在巷口。

    她回过神想起是来找工藤新一的,赶忙朝工藤家走去。

    米花百货商店。售货员小姐很惊奇的看着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推着只比他矮一点点的购物车在挑选食材。

    男孩像是很精通买东西,挑选商品从价格到质量都比对一番,嘴里更是念叨着譬如“这个萝卜很新鲜烧汤不错,这个肉肥瘦适中烧红烧肉吧!”的话语,搞得店里几个工作人员都满脸惊诧。

    男孩正是出来买菜的夏影。

    过了不久,夏影推着将近一购物车的食材去结账。

    “额……”售货员小姐暗暗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微笑说道,“小朋友,买这么多东西你一个人怎么搬得动,你家里的大人呢?”

    夏影早知道会是这样,他露出大大的笑脸,“大姐姐,你就放心吧,我可是很强壮的!”说着弯了弯手臂。

    售货小姐被逗乐了,最后还是结了账,并且用了结实的袋子装着,好心的售货小姐对夏影说道:“呐,小朋友,要不你先拿一些回去,其余的叫你家大人……”

    但是她话还没说完,夏影就提起两大兜东西,因为东西多,袋子有他半人高,所以他平举着,很是轻巧地向外走去,走到门口还回头笑道:“大姐姐,再见!”

    “……”

    两个售货小姐满脸呆滞地看着他走出去……

    夏影家门前,三个人影伫立,一动不动,三人的目光齐齐看向一处地方——洁白门牌上那浓黑的“夏影”二字。

    柯南盯着这两个字看得出神,尤其是那个“夏”字,良久才低下头目光闪烁,不知在想什么。

    而毛利兰更是神情恍惚。最后还是胖胖的阿笠博士打破平静。

    “我说小兰,这家人应该是今天刚搬过来的,你看会不会是……”

    “不!”毛利兰摇摇头,苦笑道:“应该不会的……吧。”

    柯南推了推没有镜片的眼镜框,抬头说道:“呐,小兰姐姐。”

    “怎么了?柯南?”

    “你看这两个字。”柯南指着门牌,“夏影!好奇怪的两个字哦,整个日本好像都没有夏影这个姓氏吧!”

    毛利兰目光闪了一下,她微笑摸摸柯南的头,“柯南好厉害,认识的字好多,连这个都知道。”

    柯南见毛利兰答非所问,还想说些什么,毛利兰却牵着他的手准备跟阿笠博士告别。

    “哎呀,大姐姐是你啊!”

    他们身后突然响起清脆的声音。

    三人同时回头,却看到一个跟柯南差不多大的小孩,手臂上套着几个大大的塑料口袋,小孩手腕向上,平举双臂才让塑料口袋不拖在地上。

    “小朋友!是你!”

    毛利兰一脸惊讶,“你怎么提那么多东西呀!”说着就要上来帮忙。

    旁边柯南略带审视地看着他。

    “大姐姐,没关系的,”夏影微笑,“我可是大力士哦。”

    他走上前,用屁股推开铁门,“呐,大姐姐,来我家坐坐吧,还有旁边的小弟弟跟老伯伯!”

    三人瞪大眼睛,同时道:“这是你家?”

    而下一秒,阿笠博士露出受伤的表情,“老……伯伯……”

    再下一秒,柯南瞪起了死鱼眼,嘴角抽搐,“小……弟弟……”

    夏影无辜地看着他们,艰难挠挠头:“对呀!不像么?”,也不知道他回应的是毛利兰三人的哪一句……

    ;

章节目录

名侦探柯南之守梦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夏蝉不可语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蝉不可语冰并收藏名侦探柯南之守梦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