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下的临海市少了往日的那份喧嚣,不过十一二点,整个城市就已经陷入沉睡,这和往日那个有着不夜城之称的临海市大相径庭。这事啊,还要从半个月前那第一宗谋杀案说起。

    临海市市区的弥宫道大街,在城内素有繁华之名。几条街鳞次栉比的KTV、酒吧等娱乐场所昭示着此处的繁华,再往后越过一条街,八十八层的临海商厦,亦是临海市有名的标志性建筑。

    然而,就在半个多月前,弥宫道大街在深夜时分发生了一宗凶杀案。

    最为离奇的是,死者的尸首消失不见,案发地点只留有一滩死者的血迹。因为没有找到死者的尸体,所以也有人认为受害者并不一定死亡。但是一连几天的寻找,受害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一般消失不见。在那以后,每隔三天,便有一人消失于弥宫道大街的各处。案发地点也都和第一宗案子一样,留有一滩血迹。

    经调查,受害的几人无任何关联,也没有什么共同的仇家。凶手作案动机不明,作案手法不明,甚至连一丝一毫的线索也没有留下,案件至此一度陷入僵局。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仅仅几天之后,媒体开始大肆报道这些案件,一时间,临海市人心惶惶,而一向繁华的弥宫道,也成了人人谈之色变的禁地!

    这天也是一个深夜,弥宫道不复往日的繁华,几条干支街道空荡荡的,静的可怕。所有的娱乐场所都停业了。

    街道上,一家名为帝豪的酒吧之内,十几名警察潜伏于此。临近的几家娱乐场所也都有警察埋伏。弥宫道大街以及几处干支街道,也都布下了天罗地网的监控探头。

    帝豪酒吧内的十几名警察静静潜伏着,为首之人五十多岁模样,不时望向手表,焦虑之情溢于言表。

    这名警察正是临海市公安局副局长,黄涛。当这几件案子闹得满城风雨,人心惶惶的时候。黄涛接手了这几件案子,并迅速成立了专案小组,几件案子并为一件,专案组定名为弥宫道特大杀人案件小组。

    当手表指针指向午夜十二点整,黄涛精神一正。低声道:“行动!”

    话音刚落,黄涛身边一个换好便衣的警察朝黄涛应了一声,推开门出了酒吧,向着街道深处而去。这人是黄涛的副手,林振。跟着黄涛一起侦破过无数案件,两人多年的关系,亲似兄弟。

    黄涛望着林振的背影,心里没由来的一悸。

    然而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强压下心中的不安,黄涛迅速命令下去,各个隐藏于角落的监控设施,严密监控着便衣警察的行踪。

    对于这种守株待兔式的方法,说实话,连黄涛自己都没有抓到凶手的信心。但他实在是没有其他办法了,凶手竟然没有留下任何一点线索,这让侦破过无数案件的黄涛感到不可思议。

    紧盯着监控屏幕上独自游走在空荡荡的街道上的副手,黄涛头上也渐渐布满一层细密的汗水。凶手今夜会不会出来,凶手会不会已经逃离临海市?这些,黄涛都已经无暇考虑。上级已经给了限期破案的指示,如今之计,黄涛只有死马当活马医,以便衣警察装扮平民,诱使凶手出手作案!

    正当黄涛愣神的功夫,一台监控屏幕上闪动了一下,紧接着,像是传染似的,所有的监控屏幕都完全黑了下去。一时间,布控于街道几家酒吧的警察纷纷传来监控黑屏的消息。

    糟了!黄涛暗道一声!

    掏出配枪,指示那些布控的警察出动,往便衣警察那儿奔去。

    黄涛及其手下刚推开酒吧门口的刹那,一声惨嚎由街道幽暗的最深处传来。黄涛听得明白,那分明是自己副手的声音!

    一时间,黄涛心神俱震。

    等到布控的警察赶到便衣所在之地,哪里还有人,只留下一滩殷红的续集,像是在嘲笑临海市警察的无能。

    “追!凶手必定没有走远,或许他正挟持着受伤的林振,更是不可能走远!还有,通知巡警,封锁各街道出口!挖地三尺也要把凶手揪出来!”最后一句话,黄涛几乎是用吼的。说完,怒极攻心的黄涛眼前陡然一黑,栽倒在地。

    等黄涛幽幽醒转过来,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之上,而时间已经过去几个小时,临海市的天空也微微泛起鱼肚白。黄涛第一时间唤来了守候在病房门外的警察,询问起追捕凶手的情况。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可在听到毫无收获,甚至连黄涛的副手林振也没有找到,是生是死,尚未可知,这样的消息的时候,黄涛还是差点又气昏过去。

    ……

    “社长,你看今天的报纸。”

    方痕接过方露手中的报纸,扫了一眼标题“弥宫道杀人案凶手,众目睽睽之下击伤挟持便衣警察从容逃走”“是挑衅?是宣战?弥宫道杀人案最新进展!”诸如此类的标题占据整个版面。

    “社长,我听人家说,当时上百个在弥宫道布控的警察,愣是连案犯的人影都没见着。”方露越过自己的办公桌,来到方痕面前问道:“社长,你觉不觉得这件案子很诡异啊?我们要不要去看看?”

    方痕正想说不去,电话突然响了。

    打来电话的是临海市公安局局长杜磊,和方痕也算是老相识了。这次打电话过来,正是为弥宫道案件而来,杜磊局长希望方痕出手,协助专案组侦破这件离奇的案子。

    接完电话,方痕对方露笑笑道:“小露,走吧。”

    “啊?去哪?”

    “你不是说要去弥宫道看看嘛,怎么?不想去?”

    “去,当然要去!

    “那个社长,我们去弥宫道,要不你先陪我逛逛临海商厦吧。”

    “…”我们是去办案唉!方痕看着又是换衣服,又是打扮的方露,无奈的想道。

    ……

    即使是发生了多起命案,弥宫道白天还是一如既往的繁华,方痕最终还是没有拗过方露的执着。在她的软磨硬泡之下,等方痕回过神来,两人已经是在临海商厦的门口了。

    “目标,一至十楼的服装区!耶!”说完方露兴奋的比了个胜利的手势。

    事已至此,方痕只有无奈的被方露拉进了商厦。

    只要有人的地方永远不缺少八卦,尤其是有一堆女人的地方,比如说现在。

    方痕神色尴尬的坐在位于十搂,某间女性内衣店的休息厅。坐在方痕对面的是三四个少妇,讨论的话题无所不包,当然也有最近闹得人心惶惶的弥宫道事件,不过更多的是诸如此类的对话。

    “唉,小丽,你以前不是C罩杯的么,今天怎么换成D罩杯的啦?”

    “不知道啊,只是最近觉得C罩杯的太紧。”

    “唉,你们看对面那个帅哥,眼神很诱人啊!”

    “你个浪蹄子,又发春了吧!”

    “去你的,你才发春了呢。”

    好吧,我们的方痕社长在一群脂粉包围中,呃,貌似尴尬但实际上他很享受。

    “社长!”方露今天显得很开心,蹦蹦跳跳的跑到方痕旁边,不过就是手上拿的东西让方痕很尴尬罢了。那是一件蕾丝花边的白色文胸。

    “社长,你看这件怎么样?”

    “这个…”

    好吧,方痕败退了。借口出去透透气,方痕狼狈的逃出这家内衣店。方痕突然觉得以前别人说陪女孩逛街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果然说的不错!

    转过身,正准备离开的方痕,却忽然愣住,他看到一个满脸愁容的中年男子正在不远处徘徊。让方痕感到惊讶的是,他在这男子身上感受到一股诡异的阴冷气息。并不是他所常见的,附着在人身上的妖气或是鬼气,而是从这男子身体里面所散发出的诡异阴冷。

    “先生,在等人?”

    黄涛细细打量眼前说话的陌生年轻男子,指了指方痕刚刚走出的内衣店。“等我老婆。你有什么事?”

    方痕递出自己的名片,笑了笑道:“只是看先生满脸忧愁的,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

    名片上写着方氏侦探社和一个电话,除此之外再无任何字样。黄涛却觉得方氏侦探社几个字有些眼熟,忽然想起,局长说找了一个临海市的能人帮忙,好像就是方氏侦探社的人。

    想到这,黄涛不由一喜,忙问道:“先生是不是名叫方痕?和临海公安局杜局长认识?”

    ;

章节目录

方氏侦探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明朝混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朝混混并收藏方氏侦探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