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流动的水中携带着娇艳的残碎,让毛利兰很是惊喜:“这不是樱花的花瓣吗?”

    “嗯,山上的樱花凋零后,花瓣就顺着水势漂下来。”宽念转过身仰望着长廊前的雄伟高山和垂落的瀑布水流,满脸的笑容和陶醉。

    “真雅致!”毛利小五郎也是不禁感叹的直视着,毛利兰也再次赞叹了一句,柯南自是应是,我就不知道了,这有什么好看的?那不就是块比较大的石头和水流而已。

    在许久后,宽念估摸着时间,对着我们说道:“回去吧!晚饭应该准备好了!”

    在吃饭期间,众人边吃边聊,时不时的开些玩笑,说些寻常事迹,附耳嘀咕些某个人的一些笑话隐私,倒也显得颇为热闹。

    晚饭之后,我似是无意般的提起雾天狗这个话题,然而那四个年轻和尚却是突然的神色有些变幻,尤其宽念反应最大,在得知是从住持口中泄露,忍不住的语气有些重的质问了一句,天永住持倒是并无多大情绪,缓缓的说着雾天狗的传说,期间有些恶作剧的吓唬了一下毛利兰,最后语气轻松的说:“这不过是传说而已,不必放在心上!”

    然而继宽念之后,木念也是神色颇有异常,不禁不觉间的就要说出了一些有关那修炼室两年前的隐秘事迹,但却被宽念制止,这自然让我们的越发的好奇了。

    于是想用毛利小五郎的名气来试探试探,看看能否有些收获,但没想到只是名字却让天永住持神色大变,在四个年轻和尚要说出口之前,阻住了四人的口,将四人赶回了房间,更是想让毛利小五郎赶紧离去,让我们感觉到了其中的一些不正常,“看来这老和尚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怕被发现啊!”

    但想知道也是无法,只能去睡觉了,虽然是睡在榻榻米上,但好在被子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味道,因此倒也睡得算是可以。

    在半夜的凌晨两点时,发生了个小插曲

    “爸爸……”声音很小。

    “……”

    “爸爸……”声音大了点。

    “……”

    “爸爸……”声音再大点,见毛利小五郎那不省人事的睡样,毛利兰顿时是一个掀被子。

    “嗯……”像是翻身时无意发出的声音。

    “爸爸,起来了!”正常的声音中,毛利兰直接将毛利小五郎拖了起来。

    “哎?嗯?怎么啦……”毛利小五郎迷迷糊糊的。

    “跟我去个地方啦!”见毛利小五郎起来后,顺便把身边的柯南顺带我也拉了起来。

    “去哪啊?不去。”毛利小五郎拿过被子就要继续睡。

    “你真的不去吗?”毛利兰这时的声音有点恐怖了,有一种你不去我拖你去的架势。

    “……,我穿衣服……”毛利小五郎身体一僵,哎,只能去了……

    ……………………

    “真受不了!半夜被小兰这家伙叫醒!”这个声音中充满了抱怨和困意,想来毛利小五郎是被用暴力叫起来的,“半夜两点耶!都念高中了还不敢一个人上厕所。”

    呼啊~我和柯南满脸困倦的样子。

    “可是人家害怕!没办法啦!”听到抱怨,厕所里的毛利兰也是有些不好意思。

    “叫毛利大叔就可以了嘛!干嘛还要叫上我一个小孩子啊!”我的话,柯南也是赞同的点了点头。

    “对了,关于雾天狗……”我这时清醒了一点。

    “嗯,也的确让人怀疑。”哈啊~柯南打了个哈欠说道。

    “人家不说,我们也不好问啊!”毛利小五郎也是等得无事,接口说道:“但世上怎么可能有雾天狗嘛!”

    “是吗?”毛利兰这时出来了,带着恐怖的面具突然出现在毛利小五郎身边。

    “那你看看我啊!”

    “哇啊————”毛利小五郎转过头看到这暗红而恐怖的面庞,顿时是被吓得差点胆破,一声尖喊传遍了整个寺庙。

    “真是……”我一头黑线拉了下来,而柯南却是没多大反应。

    毛利兰被毛利小五郎的反应反吓一跳,摘下面具没好气的说道:“你自己还不是害怕!”

    “小兰,你怎么会有那个面具?”毛利小五郎脸色发青的看着毛利兰手中的面具,心有余悸的说道。

    “挂在厕所里嘛!”毛利拿面具的手背于身后指着厕所说道。

    “你……!”毛利小五郎能说什么……

    “发生什么事了?”这时宽念急冲冲的快速跑过来询问道。

    “不,没什么!”毛利小五郎顿时满面笑容的说道,只是脸色有些不对,看得颇令人奇怪。

    “晚安,宽念师傅!”毛利兰迅速的把面具藏了起来。

    “啊嗯!既然没事那我就走了!”在确认的确是真的没什么事后,宽念才带着一脸疑惑的走了。

    “走吧!睡觉去……”毛利小五郎要走时突然想起:“哦…对了,小兰,你把面具放回去。”要是毛利兰晚上突然恶作剧的带着这么个面具在把他叫起来。啊!简直不人道啊……

    “哦……”毛利兰有些可惜的看了看面具,最后还是放了回去。真不知道在可惜什么……

    就这样,一个晚上过去了。

    翌日,早饭时间。

    “几位施主,早餐准备好了。”从我们房间打开的门缝,秀念推开些许后有些困倦的说道。

    这时候我们已经起床穿衣准备了,毛利兰则在叠着被子应了一声:“好喔!”

    “嘿嘿……”我看着柯南突然莫名其妙的小声笑了起来。

    “嗯?你在笑什么?”正在系领带的毛利小五郎被吸引了过来。

    “可恶……”柯南带着些许气愤和羞恼的把手中的衣服甩向了我。

    “柯南!”毛利兰接住柯南手中的衣服,帮柯南穿了起来。

    “嘿嘿嘿……”我的笑容中带着一丝古怪,更是让柯南气愤不已。

    “走啦!”毛利小五郎自是一阵的莫名其妙的,想不明白后也不在管这些不明不白的事。

    “哼!”柯南就也跟着毛利小五郎走了出去。

    “呼哈~”在门外的秀念精神有些不好,打了个哈欠。

    “你好像很困耶!秀念师傅。”继柯南之后的我走出门后,毛利小五郎把门关上,让毛利兰整理一下房间,顺便换一身衣服。

    “哈啊~”抹了一把哈欠后不禁湿润的眼睛后,秀念说道:“嗯,昨天念书念到很晚。”

    一路上慢悠悠的走着,等待着毛利兰,在毛利兰跟上后,我们也走到了吃饭的房间,只有秀念在后面歪歪倒倒的停停走走。

    “呼啊~”在进入房间后,发现木念也是哈欠连连,毛利小五郎不禁疑问:“木念师傅也熬夜?”

    “还不都是你们的叫声害的!害得我毛毛的根本睡不着!”木念突然咆哮了起来,头上冒出了一个大大的井字。

    “对、对不起……”毛利小五郎见到早餐的喜悦的笑顿时变成了干笑。

    “我还好,屯念根本连睡都没睡一下!”木念说着,看着屯念那副恹恹的样子,语气有些不好,毛利小五郎顿时是非常尴尬。

    “咦?”毛利兰也是不好意思,视线有些漂移不定,却发现少了人,不禁问道:“老和尚跟宽念师傅呢?”

    木念问道:“这个我不清楚,屯念你知道吗?”

    屯念半闭着眼睛,许久后才回答道:“宽念没看到师傅,现在正在找呢!反正一定是在哪间房里喝酒了!”

    这时秀念才姗姗来迟,跪坐在矮桌边。

    “哇啊————”一个声音忽然从远处传来。

    除我之外的众人神色顿时一变,屯念道:“那是宽念的声音。”

    “好像是从修行室那传来的……”秀念带着肯定说道,柯南闻言立马起身便跑去,毛利小五郎等人也跟了上去。

    修行室?我深深地注视了秀念一眼。

    片刻奔跑之后,柯南和毛利小五郎同时打开了门进入,却是看见修行室内宽念瘫坐在地上,不禁叫一声:“宽念师傅!”

    “天……天狗……”宽念身体颤抖着,看着天花板惊慌失措着喃喃道:“雾天狗的杰作……”

    我和秀念等人也随后跟随着过来了。

    这个修行室内,一条绳子,一把斧头,角落处的一个破洞,十米高的横梁上吊着天永住持,其它的就只有樱花花瓣了。

    “有什么发现?”在柯南的身旁,我小声的问道。

    “除了这个奇怪的破洞,并没有多少发现。”柯南将我拉到那个一米左右高度的破洞说道。

    我摸了摸破洞的边缘,“没有多少明显的细小毛刺,不像是人力破坏的。”

    “哦!是吗!”柯南对我这句话保持着怀疑的态度,但也点头认同,“也的确不像是被人力破坏的。”

    “那我们先进行假设,天永老和尚的死亡属于自杀,那么这个破洞存在的原因是什么?”我从破洞穿过,来到走廊上看着破洞说道。

    “这样根本想不明白,如果真是自杀,这个更令我感到奇怪。”柯南跟着穿过破洞,观察着走廊残留的碎屑和护栏上浅得看不到的痕迹,“这些木碎,和奇怪的痕迹……”

    “呵~,看不明白的先放一边,想想有可能是被杀的原因有可能是什么?”我倚靠在不远处看着柯南说道。

    “应该是那件事吧!”柯南想了想,又摇了摇头,“现在也得不到原因,还是想这个洞形成的可能吧!”

    “算了,你想吧!”我看着这状态下的柯南,不由得叹口气:“提醒你个事,秀念和尚比较可疑,你可以想想疑点。”

    “秀念和尚?”柯南顿时把注意转了过来,稍许后点了点头,“好,我记住了!”

    柯南找了个地方盘坐了起来,捏着下巴沉思:秀念和尚……昨天……今天……

    “你们在做什么啊?弟弟。”许久后,秀念走过来,看见了我们神色一愣,随后问道。

    我侧头看去,没说什么,柯南被打断思绪,抬头一看见到秀念,“秀念和尚……”

    在打量了一下秀念后,柯南站起身走到秀念身旁,拉起他的衣袖,手臂露了出来。

    这个人是一年前才来的……手这么细也不像是能在墙上打出这么大个洞……柯南仔细的看一眼后,放下了衣袖。

    我看着这一幕嘴角微微抽搐,真不知道你有什么不敢做的……

    柯南站到一边后,问道:“你昨天念书很晚才睡的吧!”

    “嗯!”秀念想了想后回答:“应该是三点多吧!”

    柯南点了点头,继续问:“你有没有注意到什么?譬如……”柯南忽然逼近,直视着秀念的双眼,“跑步的声音,敲东西的声音,或者,尖叫声什么的。”

    “没…没有……”被这一突然的逼迫,秀念不经思索的说道:“什么声音都没有!昨晚很安静。”

    一听这话,我和柯南顿是一愣,我问道:“真的什么声音都没听到?柯南的叫声不小啊!”

    “什么我的叫声啊!不要乱说……”柯南一转头有些气愤的喊道。

    “秀念!过来帮下忙。”屯念的声音这时传来,秀念应了一声后跑了过去。

    柯南看着秀念离去的身影不言不语,我走过去拍了拍柯南的肩膀说道:“看来真有很大可能是他了!”

    “不要妄下结论。”柯南摇了摇头说道:“先上去那条走廊看看吧!”

    “你去看吧!我下那片树林看看。”我看着下面的树林说道。

    在一翻的搜索和猜测之后,目暮也来了,到了这时候,自然是推理的时间了。

    却说柯南在目暮将一切都调查完了之后,将毛利小五郎引到修行室天窗处的走廊上,可不成想也实在倒霉,脚下一滑,脑后磕到护栏上,顿时是晕了。

    “额……居然自己滑倒撞晕了……”我看着这一幕,除了感叹其倒霉外,也不知该说什么了。

    “你下去和我配合着吧!”柯南边说边拿着一个东西贴在毛利小五郎额头上,将毛利小五郎扶到天窗上趴着,“哦,对了!帮我拿一个胶布过来。”

    “嗯,行!”我点了点头,走了。

    “警官,我知道凶手是谁了!”柯南的声音痛过变声器后,毛利小五郎的声音从额头上的那个东西传进了修行室里。

    “什么?你知道凶手是谁了?”目暮惊讶的抬头一看,修行室上当的天窗伸进了毛利小五郎的头。

    柯南:“嗯!看似自杀的老和尚其实是被吊上去的……”

    目暮诧异道:“喂!老和尚是被吊在十米高的横梁上的耶!谁有能力在不留其它痕迹的情况下办到啊!”

    柯南:“有啊!从下往上漂到横梁的正下方,将绳子绑到横梁上,再把尸体吊上去啊!”

    目暮-_-:“飘起来?你在做白梦吧!人类怎么可能办得到!”

    柯南:“你听得……胶布放下……”越来越小声。

    目暮(?):“你在说什么?说大声点。”

    柯南一阵汗:“没什么,你听到有什么声音吗?”

    目暮直接说道:“你的声音啊!”

    柯南青筋隐现,捏了捏拳头:“除了我的之外。”

    “嘶嘶嘶嘶……”一阵漏气般的笑声隐隐传来。

    “你想死吗?”天窗边的柯南冒起。

    目暮仔细听了听:“一阵奇怪的声音和瀑布的声音。”

    柯南有些咬牙切齿:“嗯,瀑布的声音,如果把瀑布的水引入这个房间,让这个房间充满水的话,再用橡皮艇,你说能不能漂上来呢?”

    “橡皮艇?”目暮一愣,对宽念等人问道:“你这有这种东西吗?”

    宽念点了点头:“嗯,有的。”

    柯南:“如果把尸体放在橡皮艇里,就可以慢慢的抵达天花板,如果怕弄湿尸体的话,盖上一层塑胶布就可以了。”

    “可是天窗和瀑布还有一段距离,这不太可能吧!”目暮想了想天窗走廊的情况说道。

    似是报复,或是将仇恨转移,柯南用木板将水从天窗引入修行室时也不提醒一句,目暮直接就被淋了个落汤鸡形象。

    柯南说道:“用胶带把走廊这里的木板和修行室里的缝隙贴起来,再把瀑布的水从天窗引入修行室里,等水位升到接近横梁时,自然也就可以不留痕迹的将尸体吊在横梁上。”

    柯南详细的,一步一步的说出了自己的推理,解答了目暮和所有人的任何疑惑,拿出可以证实的证据,慢慢的,推理到了最后的关键答案,犯人是谁?

    “秀念师傅,你说你昨晚读书读到凌晨三点左右,那么,在凌晨两点左右时,你应该听到惨叫声吧!”柯南问道:“除了我(指毛利小五郎)之外,还有谁呢?”秀念的脸色变得苍白。

    “秀念?”宽念等人这时明白了凶手是谁了,但又不希望是真的。

    “告诉我们吧!”柯南逼问道。

    “是……”秀念带着勉强的笑容,心中略微升起一丝暗喜说道:“是那个带着眼睛的小弟弟啊!”

    “哎?”毛利兰一愣,宽念等人也是一呆,“秀念……你……”

    “咦?”暗暗欣喜的秀念看见几人表情心中忽的觉的不对。

    “秀念师傅,当时尖叫的另一个人不是柯南,而是小兰才对,还是在房间里时小声的惊叫。”说到这,柯南脸上忽的有些泛红。

    “嘿嘿嘿……”一阵莫名其妙的笑声。

    “第二个证据是警官你手中的那条胶带上,可以找到秀念和尚的指纹!”柯南有些气急败坏,但又无可奈何。

    宽念等人无法相信,只能质疑,说出了两年前的事和现在的这个事很相同,不可能是秀念所作所为。

    柯南这时也平静了一点:“两年前的事我不清楚是谁做出来的,但这次的犯案者的确是秀念师傅没错。而我猜测,这件事的起因应该是两年前的那件事,而那件事的犯案者可能和天永老和尚有关系,被杀的那个人可能就和秀念师傅有关系,在秀念师傅知道那件事的背后详情后,将那件事的手法施与天永老和尚的身上。是吧?秀念师傅!”

    “呵呵……没错!”在沉默许久后,秀念慢慢的述说起了事起缘由和作案动机。

    原来那件事真和这件事一样,而那个被杀的人是秀念的哥哥,也是这座寺庙的和尚,称为忠念。

    忠念被杀的原因说起来也可笑,单纯是因为一个女人,天永老和尚的女儿,为了让她能嫁给大寺庙的继承人,把私奔还未开始的忠念杀死了。

    在秀念得知后想要天永老和尚自首,但天永老和尚以没有证据而拒绝,而且还嘲笑那个忠念让寺庙名声大噪等等一系列话,顿时让秀念怒火攻心,用天永老和尚杀死忠念的方法将天永老和尚“失手”勒死了,在别无选择之下,秀念也将这个近乎完美的犯案手法实施在天永老和尚身上,可惜运气不好,而且心不够细,被柯南抓住了尾巴并顺手扯了出来。

    “可惜啊!侦探先生!”秀念没有了压力之后,露出了一个由心的笑容:“如果你两年前来这间寺庙的话…………我可能……”

    柯南静静的将蝴蝶结系了回去,虽然破案了,他并没有感到开心。

    “呵……”柯南闭上了眼睛,心情很复杂,有愁闷,有苦涩。

    “寻找真相,是侦探的责任,不管真相的背后有什么,你都阻止不了你自己。”我从没有哪一刻这么自责:我当初为什么不把那块碎片扔掉呢……

    我不是侦探,所以我没必要遵循侦探的规则……

    柯南沉默许久,情绪低落的说:“是啊……人之间为什么这么复杂呢?”

    “当你有牵挂的时候,它就复杂了,没有为什么……”我说到这,忽然笑了起来:“我觉得我们还是想昨晚的事吧!”

    “嗯?昨晚的……事……”柯南心中的愁闷忽然被砍掉了一大半:“没……没必要想那些没用的……”

    “嗯嗯……”我满脸笑容的看着柯南,眼中的**和调笑让人清晰可见。

    “你……”柯南顿时气急,向我扑了过来。

    我一个不查顿时被压倒,不禁凄惨的喊道:“小兰姐姐,柯南欺负我……”

    “柯南!”毛利兰一听到我那声音顿时跑了过来把柯南拎了起来。

    “小兰姐姐,柯南说今晚还要和你抱着睡哦……”我坏坏的说道。

    “没没……没有,不要乱说。”被拎着的柯南一阵手舞足蹈,脸色通红。

    “是吗?……”毛利兰脸上泛起红丝,带着笑容。

    “小兰,带着那两个小子,我们回去了……”毛利小五郎的喊声传遍寺庙,传到了我们耳中。

    “嘿嘿嘿嘿……”我带着莫名其妙的笑声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

    “小、小兰姐姐,你不要听小御乱说……”柯南脸色更是红了,扭过头看向毛利兰。

    “不要害羞哦!”毛利兰说道,也向寺庙门口轻轻跑去。

    就在这不正常的气氛下,我们坐着警车回去了。

    “跟着柯南你啊!估计以后都得坐警车了……”

    “你说这话怎么感觉怪怪的……”

    ;

章节目录

名侦探柯南之千水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FLE虚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FLE虚幻并收藏名侦探柯南之千水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