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心乱急了,李雪的那句话和她那无心的天真太有迷惑性了,且杀伤力极大,而我当时犹豫不决兼懦弱的那一小下,更让让陈小清误会了,她的心里恨极了我。

    陈小清车开的很急,有几次差点撞上了行人,车子,还有路边的护栏。我小心地建议说,我来开,她不理我,只恼了句:闭嘴!

    车后面坐着陈倩清,李雪还有杨花花母女三人。而陈倩清看向陈小清时神秘的笑意和如观赏待宰羔羊的目光,让我心中发冷却又不得其解。这个缘故让我无法集中心力,去想该如何向陈小清解释,当然还有李雪,这个丫片子古灵精怪的,我吃不头她,谁知道会在我向陈小清解释时搞出什么幺蛾子,她现在可是对陈小清没有善意。

    我只所以迷惑,是因为现在事情已经搞清楚了,是这样的:

    当年的一个晚上,当时只有两三岁的尹梦倩(也就是陈清倩)发了高烧刚刚好转,便哭闹着要吃冰棒,杨花花自然不许,正哄着,尹相生从外面回来了。尹相生当时喝了不少的酒,脸色也十分的难看,早就被他打怕了的杨花花,见此,吓得六神无主,手一抖,便碰到了小梦倩。

    尹相生便不由分说对杨花花进行毒打,小梦倩在一边哭着说不要打妈妈,尹相生便将小梦倩锁进了卧室,然后继续毒打。不知过了多久,许是累了,尹相生便回卧室睡觉了,也不管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杨花花的死活。

    杨花花从昏死中醒来时,已是凌晨四五点钟。醒来后,杨花花第一个念头就是离开这个如地狱般的家,便一点点地往门口爬,她拼尽了最后一丝气力,打开了门,却又昏倒在门口。

    这天,刚好李崖在楼上的同学家玩的比较晚,便没有回学校宿舍。因离学校很远,便早早的起来,走下楼时,便看到了昏死的杨花花。也没多想,便背起杨花花去了医院。

    杨花花在医院住了两天,刚有些好转,便又牵挂起女儿来。李崖不放心,便偷偷地跟在后面。

    杨花花回到家,发现家里竟搬进了陌生人,一问才知道,原来尹相生已被医院开除了,这房子是医院的,自然又分给了其他人,而里面的一应家具等也被尹相生变卖给了这新住户。

    杨花花当时心都要碎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一个人在门口哭了起来。过了一会,她想明白了,一定要活着,只有活着才有机会再见到女儿,于是她去了纺织厂。可到了厂里才知道,她已经被开除了。杨花花的天塌了,还好,李崖又给她撑起了一片天。

    杨花花和李崖走到一起后,因为怕尹相生这个恶魔不知什么时候会出现,便改了名字。这些年,杨花花和李崖也一直在找尹梦倩,只是没想到她也改了名字叫陈倩清。

    杨花花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女儿,可是没想到,今天陈倩清却自己找上了门。杨花花自然是喜极而泣,母女俩诉说一番数十年离别的苦难后,陈倩清便说明了来意。

    原来,尹相生此时确实已患了重病,而且朝不保夕,临死前,想到过往种种对妻子的毒打,心中很是后悔,便想着,当面说一声忏悔。

    杨花花对他,自然是只有厌恶,可是又不能让女儿伤心,也不想瞒着李崖。便给李崖打电话说了此事,李崖却是令人敬服,不仅支持妻子前去,还大方地让李雪买些东西,代他前去看往。

    杨花花和陈国清一点关系没有,那将陈国清和尹相生父女连在一起的一定是当年那场事故,再结合((苦情花))这本书,我虽还没看内容,也能猜到,因为那场医疗事故我已经想到是什么了!

    想到这里,我怕了,我不知道,当陈小清的天塌了后,我能否像李崖为杨花花一样,也能为她撑起一片天呢?也许我根本没有资格,还有马車呢。咦,想到马車为何有种奇怪的感觉呢?哪里不对呢?

    啊,我突然全身都在颤抖,是匪夷所思,也是愤怒。因为我突然明白了,这个局是怎样的残忍。

    如果我所料不差,马車和陈小清走到一起,决不是偶然。为什么警校四年连面都没见过,实习的时候,却神奇的同时收到对方表达的爱慕。还有我以前怀疑苏娅的问题,也没有错,那个男人应就是马車的父亲。可是为什么尹相生父女就那么肯定陈小清不是陈国清的女儿呢?因为苏娅并没有阻止马車和陈小清的交往,她不可能不知道马車是情人的儿子,这就证明她一直以为陈小清是陈国清的亲生女儿。可陈国清和尹相生却知道不是,因为当年陈国清应是在解决生育障碍的手术中才出的事。

    想通这些,我终于明白陈倩清为何像看羔羊一样地看陈小清。这对恶毒的父女彻底激怒了我,在医院病护室的走廊上,我将正在我前方要走入病房的陈倩清推倒在地,摁在身下,质问她为何要害陈小清,她的冷笑让我彻底没了理性,可却发现两只胳膊被人架了起来,两边一看,正是李富贵和许建国。

    可怜的陈小清还以为我是在像她表忠心,走到我跟前欣喜地责备道\"好啦,人家知道了,大白天的打一个女人,多毁形象,可以等到晚上啊\"。

    她此时很开心,一脸的孩子气,还不知道等着她的就要来临的残酷,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时候,李雪听到动静,已从病房里走了出来,直接无视掉陈小清的敌意,道\"好啊,刘准你胆子变大了啊,这么快就忘了那天在办公室的事了,忘了当时你是怎么光着身子求我的啦?\"

    我的左脸还在火辣地疼,陈小清是彻底地怒了,手下的很重。我绝望了,知道这盘杀局其实早就无解了。李雪还在不时地向我做着鬼脸,她不会明白,她的那句也许无心而让人误解的话对陈小清意味着什么,只是,我该怪她吗?

    陈小清手里拿着一本((苦情花)),陈倩清已告诉她真相,并说其实我早就知道了,我知道她的歹毒用意,可是却无法向陈小清解释,因为她已不再相信这个世界。

    陈小清双眸挂满了晶莹的泪珠,哑着嗓子问我\"这是真的吗?\"

    我想将她拥入怀中,却被她一把推开,一路喊着\"骗子\"跑了下去。

    等我们回过神来,追了出去,在她家楼下,碰到了失魂落魄的马車,叫他也不应,突然疯了似的跑了出去,李富贵与许建国忙追了上去,而我牵挂着陈小清,便急赶上楼。

    门没有关,我走了进去,叫了声小清,很安静。一间卧室的门开着,亮着灯,我走了进去,见苏娅一身白纱,躺在床上,双手抱着那本((苦情花))在腹,嘴角挂着一抹红。却不见陈小清。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是陈小清,道\"刘准,你来了吗?我要去找爸爸妈妈了,想再看你一眼,我在天堂的路上,大侦探猜一下吧,只有一分钟时间,晚了,就叫你秒哥。\"

    我拼命地往楼顶跑去,陈小清正站在哪里,见到我笑着泪眼道\"好了,就站在哪里吧,再前一步,我就生气了\"。

    \"不许说话,因为改变不了什么,不是吗?我知道,这些天,总是让我欺负你,你一直惯着我的任性,再惯我一次好吗?可能是要走了,我真的好想说话,说给你听。\"

    \"还有,答应我件事,我走后样子一定很吓人,不许看\"。

    \"谢谢你来送我,让我知道,这个世界还有你爱真心过我。刘准,我也爱你,可惜还差一点点\"。

    我最终没能走进陈小清的心里,为她撑起一片天,只差一点点,因为我不够勇敢。所以,当陈小清跳下去的时候,我只能傻傻地看着。这盘棋也一样,杀局开始了,而我也只能看着。没有人能阻止,这棋局要收尾了,陈国清败了。

    那些天,我很消沉。李雪来看过我几次 ,我知道这不是她的错。她是无心的,可我还是无法原谅她。

    后来我才知道,那天马車跑在街上被车撞成了植物人,而就在第二天,网上出现了一个贴子,大致内容是:

    \"W省公安厅副厅长马天宇多年来与一个教授的妻子勾搭成双,并育有一女。发帖人声称自己也是被马天宇bao养的众多情fu之一,受其诱骗,今年5月底,设局陷害这教授在梦露酒店piao娼,让其身败名裂。教授被构陷后,又威逼其离家出走,后惨死他乡。\"

    \"马天宇的儿子与这其私生女同在一个警校上学,二人在不知道其实是同父兄妹的情况下,发展成了恋人。得知真相后,就在昨天,一个跳楼,一个精神失常被车撞了\"。

    \"发帖人陈倩清称自己之所以良心发现,说出真相,是因为自己父亲在弥留之际,告诉自己。原来,这教授,在多年以前因不能生育,在治疗时出了事故,而当时的主刀医生就是乃父。因感亏欠教授太多,且已无法挽回,发帖人随不顾个人生死名誉,实名举bao马天宇。\"

    陈倩清因涉嫌造谣,被带到公安局问话,在问询室咬舌自尽了。

    马天宇被纪委双规了,不久便自杀了。

    至此,棋局结束,局中人无一幸免。

    过了许久,我才将这盘棋完完全全的看明白。

    1.陈国清的棋盘

    当年,陈国清和苏娅刚刚结婚,两人如胶似漆的,却总不见爱的结晶。陈国清不想责备妻子,便自己偷偷地去了医院。

    问题不大,只需一个小手术,主刀医生是尹相生。可是,这尹相生当时因为又控制不住毒打了妻子,而正深深地自责难过,女儿连日的高烧不退,也让他心神不宁。于是,一个不小心,便毁了陈国清男人的根基。

    陈国清不知道该怎么跟妻子说这件事,可是纸始终包不住火,面对妻子每晚的渴求,他只得入睡前,在妻子喝的水里放些安眠药。可很快发现,这对妻子身体的伤害很大,连月事都乱了。陈国清便又只得夜不归宿,可没多久,发现自己再也无法忍受这种煎熬,终于下定决心,向妻子言明真相,取得谅解。

    回到家后,还不等说,妻子却高兴地告诉他,怀孕了。陈国清慌了,他无法苛责妻子的背叛,可却怕总有一天会失去妻子。

    陈国清很快想到了办法,就是原谅妻子,然后对孩子好,跟自己亲生的一样好。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留住妻子的人,然后等,等老了的时候,再收回妻子的心。

    可\"原谅\"这个字眼很重,陈国清并没有真的做到。自己的无能,妻子的背叛,这些却又无法言说,还要不停的作践自己以掩饰。

    陈小清要毕业了,苏娅的表现让陈国清突然明白,妻子终于留不下了。他想告诉苏娅这些年的真相,可又怕苏娅知道了,会羞愧自责。陈国清很矛盾,压抑苦闷又无从发泄,于是将一生的辛酸苦泪写进了书里,这书就是((苦情花))。

    至此,棋盘成了,二十几年的心结终于织成了纵横交错的网格,将包括苏娅,陈小清在内的所有人网进局中,这点是陈国清当时并没有想到的。

    2.陈倩清的杀局

    其实,当年尹相生并没有对陈国清有多少愧疚,因为他觉得自己丢了工作,老婆也跟人跑了,已经受了报应,而且将自己唯一的女儿也跟他姓了陈,是以他并不觉得还欠陈国清多少。

    可陈倩清却鬼使神差的走进了陈国清的棋盘之中。当陈倩清第一次见到陈国清时,她还不知道陈国清的秘密。因为尹相生只告诉她,自己因为对陈国清有愧,才让她跟了姓陈,其他的并没有说过。

    没想到的是,因为好奇心,陈倩清有意地接近陈国清并知道了他的秘密,然后就爱上了他。她相信,陈国清也是爱她的。可是她没想到的是,她的爱打开了陈国清的心结,让陈国清终于明白了,真爱是简单而纯洁的,两个人背靠着背,心贴着心,其它的只不过都是附带着的,并不是那么的复杂。

    陈倩清无法接受这些,于是她布了个针对苏娅的杀局。

    可是让她没想到的是,陈国清也布了个局,想要破开她的这个局。可惜的是,陈国清失败了,死了。

    于是,陈倩清的爱念彻底化成了杀念,她的局更加的疯狂而血腥。

    3.陈国清的破局

    那晚,苏娅回房睡后,陈国清一直在客厅里想如何破陈倩清的局,他知道,必须要在苏娅知道真相前解开心结,不然后果将无法想象。

    于是他想到了老家的苦情树坡,曾经见证了他与苏娅纯洁爱情的地方。

    那一年秋天,苏娅送陈国清去大学报到,路过苦情树坡,便哀怨地给他讲了一个\"从前有个秀才进京赶考一去不返,妻子粉扇苦守一生,最后临死立誓死后化作苦情花\"的故事,陈国清没有说话,只是径自折了株苦情树枝放进书包里。苏娅笑了,很甜。

    那一年苦情花开,满山坡都是,美极了,陈国清学业有成,回来迎娶苏娅。将当年折的那株已经枯干的苦情树枝,拿给苏娅看。苏娅哭了,很幸福。

    陈国清擦拭了苏娅的泪水,深情地说\"以后,不要再傻了,我对你的爱,从开始便已注定要到永远,永远不会变\"然后与苏娅一起握着那株早已干枯的苦情树枝,发誓道\"哪怕有一天,你变了,我也会等,就在这片枯树花坡上等,一直到死,你还为花,我还为叶,生生世世,做一朵合欢花!\"

    可惜,这个誓言,苏娅终归是没有想起。。

    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将苏娅,还有陈小清的骨灰,送到苦情坡,与陈国清团聚。

    

章节目录

东厂侦探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淮水小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淮水小生并收藏东厂侦探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