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天早上,这天天还没亮,电话铃响了。

    叮铃铃……

    “喂喂,是谁?”

    “是我,我是邓局长。”

    “原来是邓局啊。这么早打电话,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不然你是不会打电话给我的。说吧,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你过来公安局一趟,由于这件事情的事态比较严重,我在电话里也说不清楚这件事的严重性。”

    “好的,我马上过去。”

    到达公安局附近时,我看见有许多人围在公安局门口,似乎在议论者某件事情。门口全都围着警戒线。但是从人们的脸上不难看出人们恐慌的心情。

    我看见邓局长站在警戒线的旁边,立马走过去到邓局身边,看到旁边地上放着深色的塑料袋。法医们将塑料袋打开,我跑过去到法医身边,看到深色塑料袋里装满白色的骨头,还有一个骷髅头。那场景看得令人头皮发麻,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

    许多市民看见这一幕情景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很多人都纷纷把头移走不敢看这一幕。就连公安机关人员和我经历过许多案件,但是碰到这一幕还是会觉得头皮发凉。

    “邓局,我想问的是这一袋骨头是谁先发现的呢?”我问。

    “第一发现者是由一位清洁工人发现的。”邓局回答着。

    “那么这位清洁工人现在人在哪里?”

    “就在警戒线外。旁边有两个侦查员还在安慰她。她刚才只是受了惊吓,现在脑子有点混乱,记不清一些事情,等她稍微稳定下状态,再问吧。如果现在问,恐怕也问不出什么有用的线索。”

    “哦,没事。我有办法。”

    我走出警戒线外,看见一位清洁工人正面容惊恐地看着警戒线内,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深色的塑料袋,估计被这幕吓到了。我双手在她眼前晃动,可是她还是没有任何反应,于是我轻轻地拍拍了她的肩膀,她似乎才回过神。

    “怎么样,现在你没事吧?”

    “我还好,只是被吓到了。”

    “那你能把当时情形和我说说看吗?”

    “可以。当时,天还没亮,我负责出来打扫公安局这片空地。可就在把所有垃圾倒进垃圾桶时,看见垃圾桶内有一袋用深色塑料袋包裹着的东西。我当时想看看有什么废品之类,可以拿去废品店卖钱的东西或者有什么有用的物品可以继续使用,于是从垃圾桶拿出塑料袋。当时我并不知道那里面装有什么东西,只是觉得比较沉重,以为是废铁金属的物品。心想正好可以拿去卖钱,可是当我打开塑料袋一看,发现塑料袋里有白白的、很坚固的东西,心里以为那是废铝之类的东西。当把塑料袋全部打开的时候,仔细一看,发现有大大小小的骨头还有一个骷髅头。我吓得屁股坐在地上,两脚发软,立刻就将袋子扔掉,里面的骨头全都撒了出来。过了大约半个小时,等心情稍微平静下来,我马上打电话到公安局报案去。”

    “那你记得当时是几点吗?”

    “我记得天还没亮,按照我平常打扫时间来算的话,那个时间大概是五点三十分至五点四十五分。”

    “你有没有注意到什么可疑的人呢?”

    “没有。当时天还没亮,黑压压的,因此根本没有看见有可疑的陌生人。”

    “哦,好的。谢谢了。我知道整个案件大概的情况了。”

    “邓局,麻烦你把所有的骨头、骷髅头和塑料袋一起带回公安局去,等会我会过去一趟。我现在还有事情要先回事务所一趟,交代某些事情。待会见,邓局。”

    我一回到事务所,看见雅慧,玲瑶、紫薇还有小璐都正在收拾行李。

    “你们买到了票吗?”

    “买到了,今天晚上的票呢。”

    “不了,有可能今天晚上我们去不了杭州了,因为就在刚才发生了一件命案,比较严重。你们去赶紧换票,换成明晚的飞机票。”

    “嗯,没问题。那件你说的命案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头绪?”

    “没有。跟失踪案一样,还是毫无头绪。不知道凶手是谁。所以等下我还,得去公安局一趟。你们几个自己待在事务所里,注意安全。”我又说,“对了,小璐,你这几天就住在事务所里,我们几个明天晚上一起走。”

    “好的。等下我回家先收拾下行李再来。”

    “那我先走了,你们自己先收拾一下。拜。”

    我从车库里开出自己的小汽车,直奔公安局去。

    刚到公安局,看见警察们都在工作中,很匆忙的样子。想必是为了今早的骨头案件而忙个不停。但是从那些警察们的神情看,眉头紧锁,应该还是没有任何线索。

    “请问你们的邓局在办公室吗?”我向正从我身边走过的一位侦查人员问道。

    “在。不过他现在正在法医室内。”

    “好的,谢谢。”

    其实我对公安局已是再熟悉不过了。我经常会为了关于某些严重刑事案件的材料线索,如尸检照片,尸检报告,现场照片等等而来到公安局。尤其是法医室,因为有时法医部的人手不够,。常常要去出现场,所以就由我来当法医帮忙尸体解剖。我曾经也考过法医资格证,拥有解剖尸体资格。虽然我是自学本科法医,但是我的技术可是拥有专家的水平。

    一进法医室里,就可以闻到一股福尔马林的味道和尸体腐烂散发的臭味。这是法医室里独有的气味。其实那种味道真心不好闻,福尔马林味和尸臭味混合在一起了,别提有多难闻了,不过,习惯了这种味道就好多了。

    但是,我现在可没有闲工夫去管那些难闻的味道,还是案件比较重要。

    “李法医,你们查清楚死者的身份吗?”

    “这个是知道了。我们通过对死者口腔内牙齿内部里的牙釉质所提取到的DNA分析比对,再与失踪者人口库里的DNA进行认定,我们发现死者正是王秋楠。”

    “王秋楠!?你们能确定就是她吗?”

    “能!我们能百分之百的确定这就是她的尸骨。DNA分析比对结果是不会出差错的,概率为0.01%。”

    “怎么样,李法医?有什么发现吗?”

    “暂时还没有。”

    我心想:这与我的直觉不谋而合,王秋楠果然已经遭人杀害了。没想到凶手居然会这么残忍。可恶!我一定会为你找出事实最后的真相。

    “既然这样,那我先走了。”

    “等一下。思凯,待会走。我有新发现了。”李法医兴高采烈地说。

    “快说快说。是什么新发现啊?”我迫不及待地催促着李法医快说他的新发现。

    “你们看死者的头骨,有轻微地凹陷痕迹,必须要借助强光和放大镜仔细一点才能看清楚。否则是发现不了这个痕迹的。”

    “李法医,难道说这就是死者的死因吗?”

    “应该不是。头骨的凹陷痕根本不能置人于死地,只能让死者处于暂时昏迷的状态。因为敲击的程度轻。”

    “那么知道死者的死因吗?”

    “目前还不知道。死因我们法医还在做进一步的调查中。”李法医回答我的问题。

    “好样的,谢啦。你们也赶快去调查吧。我先回去了。我也会尽快调查线索的。”

    回到事务所中,心生一顿疑惑,怎么灯全关了呢?不可能呀!我明明叫她们不要出去的,难道说她们都出事了?

    “喂,有没有人呀?”我心里一阵恐慌、惊吓。

    突然的一声,“砰……”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没有。我们吓你的。”

    “好呀,你们敢吓我,看我怎么教训你们。”

    “不是我们出的主意,是她出的。她叫我们吓你的。”

    “她是谁?”

    我思考了一会儿。顺势说道:“哦,我明白了。原来就是那个调皮捣蛋、古灵精怪的雨儿妹。尽出些怪主意来吓唬哥哥。”

    雨儿突然从她们四人的身后跳了出来。

    “因为好玩呀。就只有我一个人和老爸老妈待在美国,好无聊的,没有人陪我玩,然后就只好来中国找哥哥。刚刚只是惩罚哥哥这几天都不来美国陪妹妹。”

    “哎……妹妹不生气啦,妹妹接下来几年搬过来跟哥哥住吧。”

    “好呀。哥哥最好咯。”

    “哥哥等下跟老爸老妈商量一下就可以了。对了,妹妹你怎么来了,也不跟哥哥说一句。哥哥好去接你哦。”

    “其实不用麻烦哥哥咯。。雨儿知道哥哥天天办案,比较辛苦,所以不想打扰哥哥休息,就直接乘计程车过来了。

    “你们大家都快洗洗睡吧,我还有很多案子要办。”

    “好的。”

    “雨儿,你和小璐一同去我的房间睡吧,我就不进去了。”

    嘟嘟嘟……

    “喂,老妈。雨儿现在在我这边。我让她在我这里住上一段时间再回美国吧。”

    “嗯,现在也只能这样的。你要帮我照顾好雨儿哦!”

    “嗯。我会好好照顾雨儿的。晚安老妈。”

    这一夜似乎特别安静,仿佛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

    

章节目录

骨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鬼才侦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鬼才侦探并收藏骨语最新章节